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论所有权保留买卖与善意第三人的保护
【英文标题】 Sale of Title Retention and The Protection of Third Party in Good Faith
【作者】 龙著华【作者单位】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分类】 合同法
【中文关键词】 所有权保留买卖;所有权保留;权利冲突;善意第三人
【英文关键词】 sale of title retention;title retention;conflicts of rights;third party in good faith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3【页码】 55
【摘要】 保留所有权的约定是现代民法权利分化的一种现象。基于该权利分化机制,出卖人与买受人的利益都得到了均衡保护。但该约定的相对隐蔽性,又使出卖人与买受人的利益极易与善意第三人的权益发生冲突。所有权保留制度应当为这种冲突的解决提供制度上的救济。
【英文摘要】 The engagement for title retention is a kind of phenomenon as a result of what modem civil rights disintegrated.The protection of the interests of the seller and the buyer been made impartial.based onthe system of rights’disintegration.But the relative concealment property for this engagement makes it easy to create the conflicts between the rights of the seller and the third party in good faith.So the system of title retention should apply the remedies for settling such conflicts at institutional leve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388    
  
  在所有权保留买卖中,保留所有权的约定是现代法上权利分化的一种现象。{1}(P134)基于该约定,出卖人在收回全部价款之前,取得以所有权为基础的担保,其债权的实现有较充分的保障;买受人则享有对标的物所有权的期待权,并可先行对物占有、使用。这种利益平衡机制,使所有权保留制度获得了旺盛的生命力。[1]但应当看到,一方面,出卖人与买受人有关保留所有权约定的相对隐蔽性,使建立在该约定基础上的利益平衡机制很容易为第三人的行为所打破;另一方面,对该约定效力的扩张解释,又会使第三人利益遭受不测的风险,并进而影响交易的安全与秩序。因此,对善意第三人合法利益的保护,应是所有权保留制度中的应有之义。本文拟从三个方面探讨对善意第三人权益的保护问题。
  一、出卖人再让与标的物与善意第三人的保护
  在所有权保留买卖中,在条件成就前,出卖人基于其所有权人的地位,仍可进行标的物的再让与。然而,再让与的结果不仅直接威胁了买受人期待权的实现,也可能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如法律对此熟视无睹,则将使买受人期待权人的地位形同虚设,并将严重影响交易的安全。依照“有损害,必有救济”的现代法治理念,法律应设立保护和救济机制。为论述之便利,笔者区分两种情形,分别加以说明:
  (一)所有权保留买卖已经登记
  依照物权变动的一般原则,[2]保留所有权买卖一经登记,买受人期待权即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理由在于:(1)登记是物权变动的公示方法之一,其“目的在于确认依公示方法所取得的物权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2}(P136)在所有权保留买卖中,当事人经斟酌情事后,之所以申请登记,其目的就在于欲借助登记的对抗效力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如果当事人在缴纳登记费用、依法办理登记手续后,其利益仍有不能实现之虞,实在难称公平。登记的公信力也将荡然无存。(2)公示原则在于使人知,公信原则在于使人信。{3}(P43)所有权保留买卖当事人既已借助登记制度告知第三人标的物之上的物权状态,第三人就应不再从事针对该物的交易。否则,应当视为该第三人自愿承受可能产生的风险。
  所以,在所有权保留买卖已经登记的情况下,若出卖人将标的物的所有权再行让与第三人,无论第三人此时是善意还是恶意,该让与行为对买受人均不生效力;买受人在条件成就时,仍可取得标的物所有权。有学者认为,此时出卖人再让与标的物的行为属于相对无效的民事行为,因为这种处分行为“对于期待权人而言,并未给其造成任何伤害,他仍可实现约定的利益,对于出卖人和第三人,则有极大便利。”“当所有权保留买卖被解除,或期待权人自愿放弃其利益或认可出卖人的处分行为时,”出卖人与第三人“不必再重新进行交涉,另行签订合同,这有利于节省交易费用,加速交易的完成。”{4}(P635)笔者不以为然,因为:其一,出卖人再让与标的物的行为,实质上是对买受人期待权的侵害,其结果是妨碍买受人期待权的实现,造成的“伤害”显而易见。其二,买受人期待权是一种具有物权性质的期待权,如解除所有权保留买卖合同,或者认可出卖人的再让与行为,买受人的地位即由具有较强效力的物权期待权人转化为仅有较弱效力的普通债权人,[3]买受人实现利益的风险由然增加,更无从谈起有“极大便利”。其三,为“节省交易费用,加速交易的完成”,而放弃法律公平与正义,实有舍本逐末之嫌。
  (二)所有权保留买卖未经登记
  此时,买受人的期待权因欠缺法定的公示方法,不能假借登记的效力对抗第三人。因此,对期待权的保护,应视出卖人交付标的物的方式[4]及第三人接受让与时主观心理状态的不同而有所区别。(1)以现实交付方式让与所有权。所有权保留买卖,以买受人占有标的物为原则,但不排除某些情形下可由出卖人占有标的物。在出卖人占有标的物时,若出卖人以现实交付方式向第三人让与标的物所有权,第三人又系善意,则买受人的期待权因受善意取得制度阻却,不能实现;但如第三人为恶意时,则依“恶意不受保护”的原则,买受人期待权仍可实现。(2)以指示交付[5]方式让与所有权。《德国民法典》第936条规定:以返还请求权方式让与所有权,第三人对标的物享有权利者,其权利对善意第三人仍不消灭。笔者以为,我国民法虽无明确规定,但基于该交付方式的弱公示性以及买受人期待权的性质,应作相同解释。因此,在出卖人以指示交付方式将标的物再让与第三人时,买受人的期待权仍得继续存在于该物之上,并于清偿全部价款、完成特定条件时,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善意第三人不能以善意取得制度对抗买受人的期待权,而只能借助债法规则向出卖人主张合同上的权利。
  二、买受人处分标的物与第三人的保护
  从物权变动的角度看,在当事人约定的条件成就前,标的物所有权仍属于出卖人。此间,如买受人未经出卖人同意,擅自以出售、互易等方式处分标的物时,也涉及到对第三人利益的保护问题。对此,各国立法、判例与学说的主张不尽一致。英美法国家虽然承认在条件成就前,买受人未经出卖人同意,不得擅自处分标的物于第三人的原则,但依美国《统一商法典》的规定,买受人在条件成就前擅自处分标的物的行为,并非绝对无效,而是取决于出卖人对担保利益的选择。
  当出卖人对买受人处分标的物所获得的收益主张取回权时,因担保利益系置于该收益之上,故买受人的行为为有效民事行为。但笔者认为,这种制度设计存在如下问题:(1)如买受人恶意处分标的物,即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转让标的物时,出卖人即使取回收益,其价金债权仍可能无法得到全部满足。(2)出卖人对标的物的取回权,[6]是基于其所有人身份所固有一项权利,如将对物的取回权转变为对价金债权的请求权,出卖人的地位则由所有人降为普通债权人,这明显背离了所有权保留制度的宗旨。
  本文认为,应依所有权保留买卖是否登记及第三人受让时的主观心理状态来决定第三人的地位。
  其一,保留所有权买卖已经登记。保留所有权买卖一经登记,出卖人的所有权就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此时,无论第三人在受让时是善意还是恶意,出卖人都有权基于其保留的所有权,追及至第三人处取回标的物。善意第三人仅能向买受人主张违约责任。
  其二,保留所有权买卖未经登记。由于买受人是标的物的直接占有人,从占有的事实状态中,第三人无从了解出卖人与买受人关于保留所有权的约定。所以如第三人在受让标的物时为善意,即可依善意取得制度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并可借此阻却出卖人取回权的行使。出卖人只能向买受人主张权利。应当说明的是,出卖人此时对买受人享有两个独立的请求权,即发生所谓请求权的竞合:其一是基于所有权被侵害所产生的侵权行为法上的请求权;其二是基于所有权保留买卖合同所享有的合同法上的请求权。出卖人可选择对自己利益最有利的方式主张权利,但不得同时行使两个请求权。[7]
  三、所有权保留与担保物权竞合[8]时第三人的保护
  (一)所有权保留与动产抵押竞合时第三人的保护
  因动产抵押与所有权保留的关联而产生的对第三人利益的保护问题,可区分如下两种情形予以分析:
  1.先抵押后保留。依我国《担保法》的规定,抵押权的成立不以抵押权人占有担保物为必要,抵押人可以继续占有抵押物,因此,在同一动产上,先抵押后为所有权保留是完全可能的。笔者认为,此时应区分两种情形来讨论对第三人利益的保护。(1)动产抵押已办理登记的。《担保法》第49条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转让已办理登记的抵押物的,应当通知抵押权人并告知受让人转让物已经抵押的情况;抵押人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告知受让人的,转让行为无效。”据此,在动产抵押已办理登记时,如抵押人再为所有权保留买卖,买受人的利益将难以得到保护。因为如抵押人已履行“通知”与“告知”义务,则买受人属于明知标的物有抵押权存在而为所有权保留买卖,故此不存在善意取得问题;如抵押人未履行通知与告知的义务而为所有权保留行为,则该行为依法归于无效,买受人基于无效转让行为所取得的“利益”当然不能对抗合法成立的抵押权。(2)动产抵押未办理登记的。依照《担保法》第41、43条之规定,[9]当事人以动产设定抵押的,实行强制登记与自愿登记相结合的原则,即以该法第42条[10]规定的财产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物登记,抵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以其他财产抵押的,登记不是抵押合同生效的条件,但未经登记,不能对抗第三人。由此可见,如属强制登记的动产抵押未办理登记,则抵押合同不生效,抵押人有权为所有权保留买卖,买受人的期待权应受保护;如系自愿登记的动产抵押未办理登记,抵押合同虽得以生效,但不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M).(第一册).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2}王利明.物权法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3}钱明星.物权法原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
{4}王轶.所有权保留制度研究(J).民商法论丛(第六卷).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5}汪贻祥.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理论与实务(Z).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
{6}史尚宽.物权法论(M).(台)荣泰印书股份有限公司.197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3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