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人权三论
【英文标题】 Three Understandings on Human Rights【作者】 范进学
【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人权;性质;道德义务;价值
【英文关键词】 human rights;nature;moral obligation;value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5【页码】 74
【摘要】 人权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的权利,应当在人权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上分别之,在自然属性上它是事实权利,在社会性上它才是道德权利。作为人权概念基础的问题是政府对待其公民的道德态度问题,把政府对待人权的方式表达为人权对政府义务上的束缚与限制,人类对人权的渴求和理想转化为政府具体的道德义务行动,这有利于推动人权的现实化和可操作性。从人权的自然性与社会性上来评价,人权对主体的人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权利信仰价值与促进民主宪政的成长价值。
【英文摘要】 What is human fight’s nature?Human right is a fact right in nature.but it is moral fight in society.The issue that underlies the concept of human rights is the government’s moral treatment of its citizens.The manner of the government to human rights can be described as bondages and constraints on duty of government,the craving and ideal turns to action of moral obligation of government.it is beneficial to reality of human rights and working human right.The value to human rights to human principally embodies in right belief and promotes growth of democracy and constitutionalis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418    
  一、人权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的权利?
  人权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的权利,我国学界迄今获得的普遍共识是把人权视为道德权利,即人人应当具有的权利。我认为,这种对人权性质的定性固然有其合理性,但却存在极大的缺陷,那就是在阐释人权的性质时把人权在社会属性上的权利性质当作了自然属性上的权利性质。
  众所周知,人权初始于自然法和自然权利的思想。在近代,自然权利是启蒙思想家们依据人性和经验而假定的人类社会之原始状态下人们所享有的、因而也是人类所固有的实然权利。霍布斯认为,在自然状态下,人们的自然权利就是生命自由权,即“每个人按照自己所愿意的方式运用自己的力量保全自己的生命的自由。”{1}(P97)对自然权利或人权论证与表述最具影响力和典型意义的是洛克,他认为,人类原初的自然状态是一种完全自由的状态(a State of perfect Freedom)和平等的状态(a State of Equality)。在这种状态下,“任何人皆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2}(P6)由此推之,自然状态下人人都享有生命、健康、自由和财产的权利。这些自然权利就被表达为人权(Human rights),即人的权利。确切地说,“人权就是一个人仅仅因为他是人而具有的权利。”{3}(P1)以人权宣言的形式宣布自然权利的最早实践者是1776年6月12日的《弗吉尼亚权利法案》,它一开始即宣布:“人人生而同等自由与独立,并享有某些天赋权利,在他们进入社会状态时,他们不能用任何契约来褫夺或剥夺他们的后代所享有的这些权利;这些权利是:对生命与自由的享受,取得财产和占有财产的手段,以及对幸福和安全的追求和获得。”22天之后,被马克思誉为第一个世界人权宣言的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再次庄严地宣告:“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里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紧随其后的对自然权利作出宣告的是1789年法国的《人和公民的权利宣言》,该宣言开篇伊始就宣称:“不知人权、忽视人权或轻蔑人权是公众不幸和政府腐败的唯一原因,所以决定把自然的、不可剥夺的和神圣的人权阐明于庄严的宣言之中”,即“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这些“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动摇的权利”就是“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
  从自然状态下的自然权利,到《人权宣言》中的“人权”,无论是设计自然状态与自然权利的启蒙思想家们,还是起草人权宣言的政治家们,都是在自然属性上界定和使用人权这一概念的,他们皆秉承同一种理念,那就是人作为人的权利就是人权,人权在其自然属性上,是人人生而就具有的、自然的、不可转让、不可剥夺与不可动摇的、因而是固有的权利。所谓“固有”,言指“本来如此”、“本来就有”之义,人权就是人作为人直接拥有的,每一个人一出生便拥有人权。只要是一个人,那么人权便与之相伴,不附带任何条件。在这个意义上,人权是一项主体权利。本来就有的固有物在知识属性上被判断为实然而不是应然的知识。显而易见,他们对自然权利或人权性质的表述是一种事物是怎样的事实判断,而不是事物应当是怎样的价值判断,它回答的是人权在自然状态下的一种客观存在,没有涉及对人权在自然状态下应当是怎样的价值评断。
  但人在本质上是一种政治和社会性动物,人类一旦迈入社会和法律状态之中,人权立即就成为一切政治结合的终极的目的性价值,因为人权的提出和价值指向原本就是针对国家政府的,它不是自人类社会一开始就相伴生的范畴。近现代“自然法在早期是被清教徒、平等论者、议员们以及密尔顿、海尔、格老秀斯、洛克,以及后来的布莱克斯通用来反对国王的。”{4}(P426)之后英国人把其在人权上所取得的进步与成果写进了《权利请愿书》、《权利法案》等人权文件之中。自1776年之后,包括《弗吉尼亚权利法案》、《独立宣言》和1791年美国的《权利法案》以及法国的《人和公民的权利宣言》,其中所宣示和载明的人权皆把矛头指向国家政府,人权宣言中每宣告一项人权,都是为国家划定了一个不可逾越的界限,国家目的的正当性恰恰在于对人权的尊重与保障上。最后至19世纪与20世纪,各国在宪法上大都确认了国家政府对本国人权维护的规定。
  然而,经验表明,人权的实现并非在于纸上的规定,真正的问题是能否在实际上得到承认和保证。因为“人权要求的本质是超法律的,它的主要目的是向现存的制度、实际活动或者规范,尤其是法律制度挑战,或者改变它。”{5}(P9)如同《世界人权宣言》所指出的那样,人权是“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这种共同标准是评判国家政府合法性与道德性的基础,如果政府尊重和保护人权,它们本身及其活动就是合法的、正当的,否则就是“公众不幸和政府腐败的唯一原因”,政府行为就失去了道德上的合法性与正当性而面临被“改变”的危险。所以,当且仅当人权成为国家或政府行为的价值评价指标时,人权的性质才是一种道德性权利,它针对国家或政府而言,是值得尊重和保障的价值,是一套道德指标体系。
  二、一种作为道德义务的人权观
  人权在社会性上作为一种道德权利,其权利主体是所有人即人人;而作为道德义务,其义务主体则为国家政府,单个人或组织不构成人权实现的道德义务的主体或侵害人权的主体。这是由人权产生的目的所决定的。因为人权的萌生是出于对使人不成其为人的国家的普遍抵抗,人权的每一项内容的宣告都昭示着国家不容干预的义务性界碑。人们从人权宣言的规定中便知,美国《独立宣言》在宣告了人人所应当具有的平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人权之后,即把人权保障与实现的义务视为政府应尽的义务,而一旦当一个政府恶贯满盈、倒行逆施、一贯奉行一种绝对专制的统治、公然企图把人民置于绝对专制主义的淫威之下时,就意味着政府未履行其义务,那么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能够实现人权的新政府。1948年联合国大会鉴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政府对人权的肆意无视、侮辱和践踏之教训、以避免其成员国政府重蹈覆辙而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宣言明确宣布:这一世界人权宣言是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目标。可见,人权从其提出就把这一道德权利实现的义务看作是国家政府的义务。从社会契约看,契约的一方是所有自然人,他们是自然权利的享有者,契约的另一方则是政府,它是自然权利的实现的责任承担者,是义务主体;当义务主体违背契约之约定,契约效力即终止,政府亦随之解散。所以,无论从人权的起源与目的,还是从现代政府产生的合法性基础,都表明人权的实现之义务主体乃为政府,只有政府才能保障人人皆有与该有的人权得以最大可能的实现。
  把人权作为对政府的道德义务,其实就是政府对待人权的态度,也是判断一个政府良善与否的尺度。作为义务的形式,一种是作为的义务,一种是不作为的义务,“作为”的义务模式表现为政府采取特定行动的命令式的道德要求,“不作为”的义务模式则表现为政府必须避免一种特殊的结果或特殊的程序的禁止限制式的道德要求。所以,政府对待人权的方式表达为人权对政府义务上的束缚与限制,人类对人权的渴求和理想转化为政府具体的义务行动,从而大大推动人权的现实化和可操作性。
  从人权内容上看,公民的政治权利和自由属于政府不得干预即可现实的人权,不论是思想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出版自由,还是禁止酷刑或奴役等,皆为消极性人权,只要政府不作为,这种人权即可得以实现,所以这种消极性人权对于政府的限制就是不作为的义务,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关于“国会不得制定关于确立宗教或禁止信仰自由、剥夺言论或出版自由……的法律”的规定就是该模式的典型表述。然而,这种传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霍布斯.利维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
{2}(英)洛克.政府论:下篇(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4.
{3} Jack Donnelly.The Concept of Human Rights(M).Preston King,1985.
{4}(英)戴维·M·沃克.牛津法律大辞典(C).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
{5}(美)杰克·唐纳利.普遍人权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6}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词典(C).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
{7}(德)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原理(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
{8}(瑞士)托马斯·弗莱纳.人权是什么?(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
{9}梅多·卡霍.宗教心理学(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
{10}(美)罗伯特·诺齐克.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
{11}Jack Hayward,After the French Revolution:Six Critics of Democracy and Nationalism,New York(M).Harvester Wheat sheaf.1991.
{12}徐显明,法理学教程(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
{13}(德)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上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41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