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环境权主体研究
【英文标题】 A Study on the Subjects of Environmental Rights
【作者】 吕欣李杰赓【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
【分类】 环境保护法【中文关键词】 环境权主体;法律关系;人;权利
【英文关键词】 subjects of environmental rights;legal relation;person;rights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6【页码】 95
【摘要】

环境权自提出以来发展至今,在理论和实践上都面临着困境。本文试图从法理学的角度对环境权的主体进行分析,来突破这一困境。因为有了主体,权利才有了归属。只有环境权的主体明确,分析环境权的客体、内容才有意义。环境权主体属于权利主体的范畴,又有其自身的特征。环境权的主体包括:自然人和人类,而不包括单位、国家和自然体。

【英文摘要】

Ever since the notion of environmental rights was advanced,it has been in dilemma both in theory and in practice.This thesis tries to solve this problem in the view of legal theory hy analyzing the subjects of environmental rights.Only when there are subjects,the objects and the contents are possible.Subjects of environmental rights are in the category of subjects of rights,but have their own characteristics.The subjects of environmental rights include natural person and human being as a whole,but exclude institutions,state and natur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458    
  一、环境权立法实践和理论发展概况
  环境权,这一新兴的权利,其主张自从1960年原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一位医生提出以来,到现在为止已有40多年,关于环境权的立法实践和环境权理论,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在环境权的立法实践方面,1972年的斯德哥尔摩联合国人类环境大会对此取得了极其显著的进步,此次会议宣布:“人有在足以保持尊严和福利的环境中享受自由、平等和丰富的生活的基本条件”。正如日本著名学者松昌悦曾指出,环境权作为一项新的人权是继法国《人权宣言》、苏联宪法、《世界人权宣言》之后人权历史发展的第四里程碑。继《斯德哥尔摩宣言》之后,有关的国际性和区域性的条约纷纷涌现,如1973年的欧洲环境部长会议的《欧洲自然资源人权草案》、1981年的《非洲人类环境与发展宣言》、1982年的《世界自然宪章》、1986年的《阿拉伯联盟环境与发展宣言》、1988年《美洲人权公约》、1992年的《里约热内卢宣言》、1998年《阿尔胡斯公约》等。除了在国际性和区域性条约对环境权有所规定以外,也可以发现于一些国家的国内法中。如1967的日本《公害对策基本法》、1969年的日本《东京都公害防止条例》、1969年的美国《国家环境政策法》、1973年的美国《濒危物种法》、1978年的《西班牙宪法》、1979年的《秘鲁宪法》、1993年的《俄罗斯联邦宪法》、1994年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环境权利法案》、1995年的《挪威宪法》和《芬兰宪法》修正案、1998年《瑞典环境法典》、2003年的法国《环境宪章》。但是,环境权的立法实践大多显示了这样特点:用宣言式的或是原则性的语言加以表述,或是避免用“权利”一词,如《里约热内卢宣言》仅宣称:“人类是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应当享有健康、富足、与自然和谐统一的生活。”对于我国来讲,还没有将环境权写入宪法,只是在宪法26条中规定了:“国家保护和改善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
  环境权的理论与环境权的立法实践交相辉映,相互渗透相互影响。日本的水俣病事件、四日市废气事件、爱知糠油事件、富山的痛痛病事件,促使了环境权在日本的提出,1970年日本的仁腾一和池尾隆良两位律师在《“环境权”的法理》中提出了环境权。在原挪威首相布伦特兰(Brundland)夫人的《我们共同的未来》中,环境权得到了重申。环境权的提出引起了学界的极大反响,需要对原有的认知重新考察加以完善,特别是原有的人权理论、法学理论等相关的理论;要重新审视人权的主体类别和内容,重新认识法学的调整对象、公权和私权划分的界限,以及怎样看待动物环境权、代际公平理论和公共信托理论等问题。对于环境权的性质也有着不同学说,如人权说、人格权说、财产权说、人类权说等。由于对环境权性质的不同界定,因此,环境权的主体、客体和内容也就十分迥异。自从1982年蔡守秋先生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了《环境权初探》一文,我国学者对环境权研究公开发表的文章百余篇之多。不同的学者从自己独特的视角去看待环境权,构建环境权。然而也有观点否认环境权存在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二、环境权主体理论各说
  对环境权内涵的不同界定,也就形成了不同的对环境权主体的认识。美国学者J.范伯格在《自由、权利和社会正义》中指出,赋予无义务的权利,使义务免除不是任意的,他认为动物也可以有权利。他举例说,“由于各种动物可能感到痛苦,有些人就要求它们也有权不受虐待,但由于它们不是理性的生物,因此它们就没有承担义务的能力。于是,动物就构成了道德相关学说的一种例外情况,而婴儿和白痴也许是同类性质的另一些例外情况。”{1}(P8788)英国伦理学家彼得·辛格在《动物解放》中指出动物与人平等,也应该享有权利。还有的学者认为植物也应享有权利,如斯通在《树木应有诉讼资格:自然体的法律权利》中就坚持这一观点。西方学者大多倾向于赋予动植物以及其它自然体以权利。他们大多从环境伦理学的动植物及其他自然体具有内在价值为其立论前提的。
  在我国对环境权主体的界定也有不同的说法。如蔡守秋老师将环境权的主体划分为:个人、单位、国家和人类。吕忠梅老师将环境权的主体界定为:当代人和后代人,具体为“公民”。陈泉生老师指出,“环境权的权利主体为全体人民,它不仅包括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国家乃至全人类,还包括尚未出生的后代人。”{2}(P60)有的学者从不同的维度对环境权主体加以界分,指出“环境权的主体从横向上看包括公民、法人、国家、国际组织等,从纵向上看,即包括当代人,也包括后代人。”{3}(P52)还有的学者认为“环境权的主体是国家、单位和个人。”{4}(P109)另外,对环境权的主体有人还将其具体化,如具体化为妇女的环境权、儿童的环境权、土著居民的环境权等等。人丑就要多读书
  可见,无论是中国的学者还是外国的学者,一般谈到环境权的主体大都涉及到以下几类中的一类或是某几类:个人(公民)、单位(法人)、国家、国际组织、人类(当代人和后代人)、生物(动物或是植物)。笔者试从下面的分析对前面学者所谈到的主体进行界定。
  三、从权利主体到环境权主体
  权利的主体首先应当是法律关系主体,只有参加到法律关系中来,才有可能享有法定权利,才有可能成为权利主体。因此说权利主体这一范畴应放在法律关系主体这一更大的范畴来界定。法律关系应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学者之所以把人对物、人与自然的关系也说成是法律关系,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忽略了法律关系的相关性、对称性、可逆性和双向性,没有注意到人对物、人与自然的关系实质上不具有严格意义上的相互性。”{5}(P97)不能成为法律关系主体自然也就不能成为权利主体。我们知道,成为法律关系主体的前提是具有权利能力,即享有权利和履行义务的资格。据此,在我国的宪法中,将法律关系主体分为:人民、民族、国家和国家机关、个人和法人。因此说,权利主体,应当是人或是人与人所构成的组织(如法人、合伙等),权利主体的外延中不应包括动物、植物和其他自然体。
  顾名思义,权利主体,则是指享有权利的法律关系的主体。从身份到契约的法律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享有权利,权利主体范围逐渐扩大。给更多的人以权利,给人以更多的权利,则标志着法制文明的发展与进步。权利主体的权利的实现,要以义务主体(包括权力的享有者)的存在为依托。有权利主体的存在,必将存在义务主体来协助或配合权利主体实现权利。在某种情况下,权利主体同时还是义务主体。但有时,权利主体与义务主体是截然分开的,一方享有权利,而另一方负有义务。但在总量上,权利和义务是等值的。权利主体享有多少权利和享有什么样的权利,要受到经济发展水平、政治和文化的文明程度的约束。同时,权利主体的权利的实现,也是要受到法律的约束,而有一定界限。
  环境权的主体,首先应当属于权利主体的范畴,应当具有权利主体的一般特征。但环境权又有别于权利范畴下的其他权利(如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和民事权利),环境权正如其他人权一样,都是作为人应该享有的权利,是与生俱来的权利,因此环境权的主体也应当具有自己独有的特征。笔者认为,环境权主体应具有如下特征。第一,环境权的主体是能够参加到环境法律关系中来的主体。只有参与到环境法律关系中来,才有可能享有权利、承担义务,才有可能成为环境法律关系主体,才有可能成为环境权主体。第二,环境权的主体应当是在环境法律关系中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主体,并以权利为本位,即其所附义务为其权利实现服务。第三,环境权的主体是基于对环境的保护和资源的开发利用来谋求自身发展而享有权利的主体。第四,环境权的主体所享有的权利内容应是广泛的,形式应是多样的,即涉及到对环境要素的各项权利,不仅为实体权利还包括程序性权利。因此,我们可以给环境权的主体这样一个界定:即参加到环境法律关系中的基于对环境的保护和资源的开发利用来谋求自身发展而享有内容广泛、形式多样的权利的主体。环境权主体包括自然人和以类概念存在的人类。人类又可以细化为:当代人和后代人。
  首先,为什么自然人是环境权的主体?
  在哲学的层面上讲人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不可能脱离群体而存在,否则它就不是人了。但就是单个个体的有血有肉的人才是构成类概念上人的因素。对于权利的享有虽是众人之事,但如果作为个体的人不享有权利,则权利的设置则是虚幻或是非正义的。对环境的状况好坏与否的感受首先是个人及其个人复数的感受。在立法时,给人以权利去享有良好的环境,则是自然权利的要求。因为作为人来讲,这是他(她)生存、生活必不可少的条件。如果,他(她)没有享受良好环境的权利,他(她)的身体健康会受到损害,他(她)的人格尊严将遭到践踏,因此,他(她)也不再作为人来看待。人是法的始点也是法的终点,人是法的价值核心。法通过给与人以权利,来实现法的价值。因此,在环境立法时给自然人以权利才能充分体现环境法的价值。为了享有良好的环境,自然人可以通过一定的途径来实现环境权,如在立法时应给予自然人以良好环境的享受权、环境立法和决策的公共参与权以及良好环境的享受权遭到侵害时的救济权。
  有的学者用“公民”这一概念替换“自然人”这一概念。笔者认为,这样有些不妥。公民是取得一国国籍的人,国籍是确定公民资格的唯一条件。而自然人则包括本国公民、外国人和无国籍人。因此说,自然人的外延要比公民的外延大。在保护的范围上来讲,如果用公民这一概念,则不能避免一国对他国国民在环境权益上的歧视待遇。用自然人这一概念,外国人和无国籍人才有可能在环境权遭到侵害时得到救济的机会,这样才能更好地满足作为人的基本的权利——环境权的内在要求,才能更全面地保护作为基本人权之一的环境权。
  其次,为什么人类也是环境权的主体?
  每个人都有在良好环境中生活的权利,那么从“类”的角度来看,人类也享有在一个良好环境、具有自我平衡和自我恢复的生态系统中存在发展的权利,在这个意义上讲环境权是人类谋求自身发展的途径和手段,这个权利是集体性的权利。权利的享有和实现是有一定界限的,环境权也不例外。每个人在实现自身环境权的同时,不得损害他人的环境权,更不得损害人类的环境权。同时,各个国家在行使主权时,不得损害他国的人民享有良好环境的权利,更不能损害人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J.范伯格.自由、权利和社会正义——现代社会哲学(M).贵州人民出版社.1998.

{2}周训芳.环境权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3}张文显,矫波.法制与可持续发展的法哲学分析(M).法理学论丛(第2卷).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4}张忠潮.再论环境权主体(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4).你怀了我的猴子

{5}{6}{7}张文显.法哲学范畴研究(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

{8}陈泉生.论环境权的种类和内容(J).福建论坛(经济社会版),1998。(5).

{9}张忠潮.再论环境权主体(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4).

{10}王曦.国际环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11}周永坤.全球性时代的人权(J).江苏社会科学,2002,(2).

{12}(英)弗里德利希·冯·哈耶克.法律、立法与自由(M).邓正来,张守东,李静冰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0.

{13}高清海.重新认识“人”.中国大学人文启思录(第3卷)(M).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45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