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东海大陆架划界争端国际法依据辨证
【英文标题】 The International Legal Basis on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of East China Sea
【作者】 李广义【作者单位】 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中文关键词】 大陆架;中间线;自然延伸;海洋法公约
【英文关键词】 continental shelf;equidistant line;natural prolongation:UNCLOS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3【页码】 103
【摘要】

由于对东海大陆架丰富油气资源的乐观估计,[1]以及对国际公约关于大陆架划界适用上.的不同主张,中日两国在东海大陆架划界上存在着分歧。日本所主张的“中间线”划分方法不构成划界的国际法规范,不具备约束力;中国所主张的“自然延伸”原则,不仅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明文规定的最基本的客观标准,也是国际司法实践确立的基本规则。冲绳海槽地形、地质、地貌特征,构成了中日东海大陆架的“自然分界线”。

【英文摘要】

Due to the optimistic estimate of oil and natural gas resources in the continental shelf of East China Sea,and the different position for the delimitation of continental shelf in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s.there’s di.vergence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in the delimitation of continental shelf of East China Sea.The stand of equidistant line by Japan is not binding because it doesn’t conform to international legal norms therein:the principle of natural prolongation hold by China,however,is not only the basic criteria in UNCLOS.but also the basic rule by international practices.Seeing from the topographic,geological and geographic characteristics,Okinawa Trough constitutes the limit between the two natural prolongation of China and Japan respective—l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371    
  
  “善意履行国际条约”是国际法的一项基本原则。所谓“善意”是指诚实和公平地,即按照条约的真实含义和精神去履行。中日是“一衣带水”的近邻。由于东海大陆架丰富油气资源的初步估计,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实施,提升和加剧了中日两国在东海大陆架划界问题上的争端。双方不仅划界的主张不同,而且国际法依据也有着很大甚至原则性的区别。到底谁的划界主张和根据更符合国际公约和国际司法实践的真实含义和精神,需要认真辨证,以利于公平划界。
  一、东海大陆架争端的起因和争端各方的划界主张
  大陆架概念最初起源于地质学,后来形成地理和法律上的区分。地理学上的大陆架是海岸向海延伸到大陆坡为止的一段比较平坦的海底区域,包括大陆棚、大陆坡和大陆边三个组成部分。法律上的大陆架与地理上的大陆架有联系,但又不同。法律上的大陆架概念,是1945年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大陆架公告》中最先提出来的。国际法委员会1950年开始研究大陆架的法律问题。1958年联合国第一次海洋法会议通过的《大陆架公约》确立了国际法上的大陆架概念;第三次海洋法会议给大陆架确定了一个新的概念,即法律上的大陆架终止在大陆边外缘的海床和底土。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76条的规定,“大陆边包括沿海国陆块没入水中的延伸部分,由陆架、陆坡和陆基的海床和底土构成”,属于大陆的一部分。平均坡度约为1.7—2%,平均深度为60米,陆架边缘水深平均达130米,一般不超过220000米。在古代,人们由于无法测量海洋的深度,因而把海底看得很神秘。20世纪20年代特别是60年代以来,随着回声测深仪的发明以及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对海底的面貌逐渐有了比较深入的认识,开发利用海洋资源成为可能。大陆架作为蕴藏资源丰富及开采相对便利的海域,加之其所具有的军事价值,不可避免地成为海洋邻国之间划界争端及资源争夺的焦点之一。
  东海是中国大陆东岸与日本海之间的一个半封闭海,西接中国,东面邻接日本的九洲和琉球列岛,北面濒临韩国的济洲岛和黄海,南以台湾海峡与南海相通。在“联合国勘探亚洲海底矿产资源协调委员会”赞助下,由美国地质学家埃默里为首的中、美、日、韩4国的12位专家,在对东海与黄海进行了为期6周的地球物理和地质构造勘测后提出的技术报告(1969年出版,简称埃默里报告)中称,“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大陆架可望成为世界上油气储藏量最丰富的地区之一”。{1}(P32—33)由于这一未经证实的估计,使油气资源十分贫乏的日本对这一地区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1994年11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正式生效,以及随之而来的世界范围内的海洋事业的迅猛发展,各国以资源为重心,争夺海洋权益的斗争日益激烈,海洋划界争端不断。不光是日本,很多国家都在加紧进行大陆架延伸的勘探工作。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于中日两国对新公约关于大陆架划界适用上的分歧,东海大陆架划界问题遂成为中日两国一个新的争端。
  在东海东部的大陆架上,中日、中韩、日韩存在着大片重叠区。1974年,在未经中国同意的情况下,日本与韩国签定了《日韩东海大陆架共同开发协定》,所划定的共同开发区包括了我国主张的大陆架的一部分。日本海上保安厅从1983年起就开始对日本大陆架的地形、地质和大陆架资源情况进行各方面的调查,为下一步“日本能够将目前的大陆架外侧界线从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开始,向外延伸至350海里处”,以解决困扰日本发展几百年的资源问题。更令人值得关注的是,日本政府决定从2004年度开始用6年时间,投入1000亿日元对包括日本东部、东南部太平洋上的小笠原诸岛、南鸟岛、冲鸟岛以及中国领土钓鱼岛、日韩有争议的竹岛(韩国称为独岛)周围涉及65万平方公里的9个海域的大陆架的地形、地质等,进行全面调查和勘探工作,钻探调查地点达299处,海底测量线82条,以争取在2009年5月前向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提交有关日本大陆架的测量数据及证明材料的报告,以证明东海大陆架是日本陆地的自然延伸,更远的动机是要把日本东海大陆架延伸到超过中间线以外的350海里处。日本的调查,既涉及到尚未划界的东海大陆架,又包括中国钓鱼岛及其周围海域。
  毫无疑问,中日两国在这个问题上是有争议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一是划界原则。日本主张“中间线”方法,认为“中间线”是合适的界线。中国主张在“自然延伸”和“公平原则”的基础上,考虑一切有关因素,通过协商加以解决。并认为中间线方法只有符合公平原则,才能被接受。{2}(P137)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规定我国“与海岸相邻或者相向国家关于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张重叠的,在国际法的基础上按照公平原则以协议划定界限”。{3}(P172)国际法根据主要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国际法院有关判例。二是钓鱼群岛及冲绳海槽在大陆架划界中的地位。日本坚持对中国的钓鱼岛拥有主权,认为由于钓鱼岛的大陆架超过冲绳海槽,日本理应以中间线划分东海大陆架。中国认为,钓鱼岛属于台湾岛的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固有领土,而且根据海洋法公约规定,钓鱼岛不应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日本坚持冲绳海槽只是东海大陆架连续上的偶然凹陷,不构成划界中的地理标志和法律效力。{4}(P95)中国认为,冲绳海槽是中日之间的天然分界线,中日不共大陆架。如果按照日本主张的“中间线”方法和所谓的依据划分,中国将损失东海大陆架约近一半的面积及资源主权,丧失对钓鱼岛及其领海的主权。显然,日本的主张及所采取的行为是中国所不能接受的。
  二、“中间线”方法不构成东海大陆架划界的国际法规范,不具备法律效力
  日本主张与海岸相向国家之间的大陆架划界采用中间线方法,即应以一条其每一点均与测算各方领海宽度的基线的最近点距离相等的界线为基准,划定大陆架疆界。13本的法律根据是:《大陆架公约》、《日韩东海大陆架共同开发协定》(日韩以协议方式制定的)、日本《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有关国际司法实践。这里,有必要逐一进行辨证。
  (一)如何诠释《大陆架公约》中所指的“中间线”方法装完逼就跑
  由于日本认为1958年的《大陆架公约》规定了“定居种的生物”属于大陆架上的自然资源,[2]对日本捕获松叶蟹有影响,因而反对这个条约,不是公约的当事国,公约对其没有适用效力。退一步讲,即使按照日本所认为的那样,“中间线”方法是《大陆架公约》所确认的一般原则,是公平、合理的标准,这种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大陆架公约》对大陆架划界的规定是,“同一大陆架邻接两个或两个以上海岸相对的国家时,则分属各有关国家的大陆架的界限由这些国家协商决定。如无决定,除根据特殊情况可以另定界线外,分界线应采用每点均与划定各国领海宽度的基线最近点距离相等的中线”,“同一大陆架邻接两个领土相邻的国家时,其界线应采用每点均与划定两国中领海宽度的基线最近点距离相等的中线”。[3]显然,这里说的是比较清楚的。首先,大陆架划界要由有关国家进行协商或以协议决定。其次,要考虑大陆架的“特殊情况”。第三,在考虑了上述两种情况之后,才是等距离中间线。这里,“中间线”既不是首要的、第一位的方法,也不是孤立、单独的方法,它必须和协定、特殊情况结合起来考虑。尽管公约没有明确提及“自然延伸”和“公平原则”,但公约第1条用“邻接海岸”一词,就肯定了大陆架是沿海国陆地领土的自然延伸,起码可以看作是“自然延伸”的初步的意思表示;要考虑“特殊情况”,国际社会司法实践一般理解为,应是指大陆架地质、地貌、地形等基本特征和明显标志。考虑“特殊情况”的目的和目标是为了达到公平合理。尽管中日在东海大陆架尚未签定划界协定,但“冲绳海槽”理应作为东海大陆架划界必须考虑的“特殊情况”,如果把这种“特殊情况”抛在一边,单独以“中间线”作为划界标准,无疑,它既违背了大陆架公约的真实含义和精神,也是背离公平原则和公平目标的。由此可见,大陆架公约并未抛开“特殊情况”与协定解决而单独规定“中间线”方法。{5}(P71)因而不能说《大陆架公约》确立了“中间线”原则。
  (二)如何看待《日韩东海大陆架共同开发协定》中确立的“中间线”方法
  《日韩东海大陆架共同开发协定》是日韩当局为了在东海共同开发石油,背着中国政府于1974年1月30日签定的,有效期50年,双方国会均已批准此协定。“协定”在东海海域片面划了面积约8万平方公里的大陆架,作为双方“共同开发区”,费用均摊,资源平分。“开发区”位于日韩假想中间线的日本一侧,西部已深人中国东海大陆架中部。在中国政府提出严重抗议之后,日本政府当年就有人辩解称,“日韩联合开发地区是我国同中国之间的等距离中间线,限定于日本方面设置的。”{6}(P368)现在又有人提出,这一方法同样适用于日中东海大陆架的划分。中国政府对日韩以中间线方法片面划定东海一些海域大陆架作为共同开发区、侵犯中国主权和海洋权益的行为,多次表示强烈抗议,而且郑重声明,日韩背着当事国中国签订的所谓协定,“完全是非法的,无效的”。[4]中方既不接受日方所谓的“中间线”方法,而且认为“中间线”并不是海域划界公认的国际法原则。[5]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4条关于“条约非经第三国同意,不为该国创设义务或权利”的规定,日韩之间的协定以及划分共同开发区的划界方法,对中国是不发生效力的,更谈不上适用于当前东海大陆架的划界问题。中国政府认为,根据大陆架是陆地领土自然延伸的基本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东海大陆架拥有不容侵犯的主权权利。主张东海大陆架涉及其他国家的部分,理应由中国和有关国家通过协商加以划分,任何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做法都是缺乏法理依据的。
  (三)从日本国内法对大陆架的规定与其签定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相互关系上看,日本既把国内法凌驾于公认的国际公约之上,又强加于人
  日本参加了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在讨论大陆架的外部界限时,日本认为深度标准和自然延伸会导致不公平结果,为此,主张大陆架的最大宽度不应超过200海里。[6]但日本还是署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于1996年6月2日批准了该公约。因为日本认为,公约将会产生稳定效果并能满足日本和其他国家的长期利益。{7}(P136)在日本政府签署公约之后、国会批准之前,却正式颁布了本国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确认根据公约第76条的规定,“日本的大陆架……同领海基线的最近点的距离等于200海里的线以内的海域的海床及其底土。如果大陆架的外部界线的任何部分超过了中间线,中间线将代替那一部分线”;而且还规定,日本政府将另行规定200海里范围以外的海域的海床和底土。{8}(P188)日本的这一规定既不符合公约的基本精神,又是前后矛盾的。
  第一,日本的大陆架法说是根据海洋法公约的规定,采取“中间线”方法划分大陆架的。查遍公约的所有部分,特别是第六部分专门规定大陆架的第76条到第85条,没有一条一款确认“中间线”为划界原则的。
  第二,日本的大陆架法称根据公约第76条规定,日本政府有权另行规定200海里以外的大陆架。公约第76条专门讲大陆架是沿海国陆地领土的“全部自然延伸”,而且主张“如果从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到大陆边的外缘的距离不到200海里,则扩展到200海里的距离”。这个200海里是沿海国领土“全部自然延伸”的结果,是在不妨碍其他国家“自然延伸”的情况下,由本国决定的。这样一来,似乎日本又是主张以“自然延伸”来划分大陆架的。其实不然,联系前后两项规定分析可以看出,在按规定划分大陆架对其不利时,则主张采用“中间线”方法划分。在对其有利时,则主张按照“自然延伸”原则划分。一个国家的一部法律,如此前后矛盾,反映了其浓厚的功利主义色彩。说穿了,就是按照自己的私利来划分。
  第三,从日本大陆架法与海洋法公约的关系上看,日本签署公约在前,颁布大陆架法在后。按照“条约必须信守”的原则,日本既要善意履行海洋法公约,又不得制定或援引其国内法的规定为理由不履行条约,一旦违背其义务,便构成该国的国际不法行为。在日本,条约和国际习惯,都不必经过特别立法程序,就当然具有国内法的效力。日本以自己的国内立法曲解海洋法公约,起码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更无权把本国规定的“中间线”方法强加给中国。
  (四)“中间线”是诸多划界方法中的一种便利方法,但它必须符合公平原则,否则就不适用
  从《大陆架公约》实施到60年代末,国际上有15起大陆架划界争端采用了“中间线”方法。所有的国际司法与仲裁实践都表明,“中间线”方法是诸多方法中的一个非常便利的方法,但它“不足以使该方法成为一条法律规则”,它不是实在法,也不是正在出现的习惯国际法规则。[7]而且争端的当事国也并不认为它受“中间线”方法的约束。这说明无论在划界实践中还是在国际公约中,它从来没有上升到真正法律原则的高度,作为国际法确认的划界“原则”并不存在,它只是从属于公平原则、受公平原则支配的一种划界方法。因此,日本没有任何权利把这一方法强加给中国,中国也没有任何义务必须接受或优先使用这一方法。
  三、自然延伸是公平原则适用时应首先和必须考虑的因素,是最基本的客观标准
  中国主张与海岸相向的日本、韩国在东海大陆架划界问题上采取“自然延伸”原则,是有着充分国际法理依据的。
  (一)“自然延伸”原则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明确规定的最主要、最基本也是最符合公平原则的客观标准,最适用于东海大陆架的划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金森,高之国.亚太地区的海洋政策(M).海洋出版社,1990.

{2}邵津.国际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3}魏海.海洋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7.

{4}(韩)朴椿浩.海洋法与东亚(英文)(M).韩国:汉城大学,1988.

{5}赵理海.海洋法问题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6}杨东,施伟.1972年以来的中13关系(M).陕西:陕西旅游出版社,1988.

{7}(荷)诺德霍尔特.东海大陆架划界(M).《荷兰国际法评论》(Netherlands International Law Review).1985

{8}袁古洁.国际海洋划界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9}连春城.大陆架划界原则问题.中国国际法年刊(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3.

{10}曾令良,余敏友.国际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11}吴光年.从国际法论中日钓鱼岛争端及其解决前景(J).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1,(3).

{12}翟世奎,陈丽荣.冲绳海槽的岩浆作用于海底热液活动(M).北京:海军出版社,200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37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