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如何科学认识构建社会和谐的法制保障
【副标题】 从江苏徐州一起出租车纠纷案件谈起【作者】 吴建斌
【作者单位】 南京大学法学院【分类】 法律教育
【中文关键词】 司法公正 社会和谐 对立统一 案件分析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6
【页码】 84
【摘要】 我国转折时期的法院,有时不得不面临司法公正与社会和谐的两难选择,牺牲司法公正只能维持表面的暂时和谐与稳定,严格执法可引导社会尊崇法制,定纷止争。2004年发生在江苏徐州的一起出租车纠纷案件,法院因担心激化矛盾,向违约方一再退让,甚至不执行终审判决。结果,不但群体事件没有平息,违约行为迅速蔓延,而且导致胜诉方出租车公司管理失控、濒临破产,行业秩序陷于混乱。究竟如何达致社会和谐,维护法制的重要性何在,该案的经验教训很值得深思。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215    
  
  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正处于历史性的转折时期,各种社会矛盾错综复杂、异常突出。作为拥有最终审查裁断权的各级法院,不但经常处于风口浪尖,而且往往面临坚持司法公正与实现社会和谐的两难选择,承受巨大的社会压力。此时,应当如何科学理解构建社会和谐的法制保障,颇费斟酌。在我们看来,表面上似乎处于对立地位的司法公正与社会和谐的关系,在本质上还是有机统一的。牺牲司法公正不能换取社会和谐与稳定,最多只能临时维持,最终很可能引起长期的更大的动荡。2004年发生在江苏徐帅的一起出租车纠纷案件,最终的结果却是,不但群体事件没有平息,违约行为迅速蔓延,还导致银行贷款不能收回,政府规费无法收取,无证车辆照样营运,行业秩序陷于混乱,胜诉方出租车公司濒临破产,国家大力推行的公车公营模式也面临夭折。
  该案的一方当事人为江苏滴洋汽车客运有限公司及其徐州分公司(下称滴洋公司),另一方为刘某等驾驶员。2002年初,滴洋公司利用政府倡议更新出租车营运车辆的机会,在徐州市率先改变过去驾驶员买车挂靠的办法,第一家试行公车公营模式,贷款购买100余辆桑塔纳出租给驾驶员,所有车辆均为正规渠道的合格产品。双方按照政府核定的经营权期限,确定合同有效期为8年。驾驶员交付抵押金1万元,安全优质服务保证金2万元取得车辆的承租营运权。每月缴纳包括政府规费在内的3900元租金等综合费用,第7年、第8年每月减为1760元。[1]合同除了对滴洋公司的义务和责任作了约定之外,还约定驾驶员不按时缴纳租金等的,按100元/日标准向滴洋公司支付滞纳金,迟缴款10日以上,即构成严重违约,须按租赁合同未履行期间欠费金额的10%,加上相当于保证金的数额支付违约金,滴洋公司有权解除合同,收回车辆及经营权,抵押金不予退回。在未确定第三方承受本合同之前,违约方仍按原合同约定缴纳租金等。
  2004年初,有10余名驾驶员反映车辆在过了保修期不久出现“烧机油”现象[2]。滴洋公司认为租赁合同起始时间不同,有的相差两年左右,车辆不可能同时出现质量问题,可能是有的驾驶员嫌合同期限太长,寻找借口解除合同,要求退车还款。不过,滴洋公司还是认真听取驾驶员的意见,在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下,通知上海大众售后服务人员到场处理,当地政府也随即介入。此时,有人趁机组织驾驶员签字统一口径,先后有数十人出具证词证明车辆“烧机油”,并策划部分驾驶员连续围堵徐外大众特约维修站,驾车绕城示威。2004年6月,在上海大众坚持车辆没有任何质量瑕疵的情况下,滴洋公司按徐州市委市政府领导“维护社会稳定”的协调指示精神做出重大让步,与部分驾驶员代表签订了免费维护保养协议,花费100多万元补偿驾驶员的损失,包括围堵大众特约维修站的每天100多元“误工损失”,使得80%以上的驾驶员重新恢复了营运。但有个别驾驶员见无人过问其违法行为,倒是滴洋公司作了让步,而更换新车、解除合同、退车还款的目的又没有达到,便得寸进尺,组织其他十余名驾驶员继续纠缠,在长达1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先后10多次围堵市委市政府,1次去南京,3次去北京。
  2004年8月,滴洋公司先选择刘某一人起诉到法院,请求解除合同,并追究其违约责任。刘某以滴洋公司提供的车辆存在质量瑕疵,导致其无法实现营运获利目的为由提起反诉,请求解除合同,由滴洋公司退还抵押金、保证金并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因不仅“烧机油”的事实无法证明,而且“烧机油”是否由车辆本身的质量瑕疵引起也很难确认,故合议庭多次询问刘某是否申请鉴定,均被回绝。尽管刘某还提出滴洋公司存在不实宣传的欺诈嫌疑、合同格式条款无效等理由,且庭审时组织数十辆出租车到法院门口示威,一审法院还是在2004年11月28日判决认定合同合法有效,滴洋公司按约履行了交付租赁物的义务,刘某拒付租赁费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滴洋公司有权按约解除合同并收回车辆及经营权。这个判决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一审法院认定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显然偏高,故根据刘某的申请予以适当调整,按照刘某应补交租赁费的30%计算。抵押金全额退还,保证金扣除6000元,返还14000元。[3]判决书没有阐明合同约定的哪些违约金偏高、与什么样的参照物相比偏高,也未就为何确定按照补交租赁费的30%计算,以及为何扣除6000元保证金做出说明。滴洋公司很有意见,但考虑到案件拖延的不利后果,本着早日实现稳定、息事宁人的想法,没有上诉。
  刘某上诉后,一直不缴上诉费,而是找公司谈判,直到2005年3月,徐州中院才突然通知接受刘某的上诉,并同意其暂缓交纳上诉费。在二审期间的“3·15”前后,个别驾驶员及其家属为了向政府、法院及公司施加压力,进行了一系列打、砸、抢活动。公司多次报警,都是不了了之。
  2005年6月8日,徐州中院做出(2005)徐民二终字第171号终审判决。合议庭几乎采纳了滴洋公司的所有答辩意见,认定租赁物合格,合同合法有效,违约方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但在关键的如何认定违约金数额问题上,囿于当地政府缓和矛盾、稳定社会的意见,法院不得不在支持滴洋公司的主张、保护其合法权益的同时斟酌平衡,不但没有纠正一审判决的偏差,反而变更为按人民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损失,其他予以维持。[4]
  我国1999年的《合同法》实行充分尊重当事人的自愿、当事人约定效力高于法定效力的适用规则,只要合同约定的内容不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等的情节,就对当事人产生法律约束力。否则,合同就对当事人失去意义,社会经济活动就将毫无规矩而陷于混乱。法院的裁量,应当符合法理情理,在有法律或者合同依据时,首先应当符合约定或者法律的规定。不能因为考虑到案件背后的群体事件,就犹疑不决或者放弃原则、破坏法制、一味退让。假如不讲原则、抛弃法律、不守规矩、片面求稳,很可能在严重损害恪守法律的人的合法利益的同时,极大地助长不法分子践踏法律、胡作非为的嚣张气焰,并向整个社会发出极其错误的信号,引导人们做出逆向选择。即便如此,在终审判决下达后,原审法院仍以市政府要求不激化矛盾为由拒绝强制执行,使得终审判决成为一纸空文。面对这样的局面,旅居海外的滴洋公司董事长对徐州的投资环境失去信心,取消了原定赴徐的多个境外招商团。其消极影响可见一斑。
  早在得到刘某案件一审判决的风声后,就有40多位驾驶员集体起诉滴洋公司,后来虽有半数撤诉,仍剩下20多位。大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21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