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由一起医疗纠纷案件试析举证责任倒置适用的先决条件
【英文标题】 Analyse the Suitable Precondition to the Inversion of Proof Burden from a Medical Trouble Case
【作者】 王军【作者单位】 皖南医学院
【分类】 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举证责任倒置 因果关系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6
【页码】 138
【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第4条第8款规定在医疗侵权诉讼中实行举证责任倒置,但是该规定在案件的实际审理应用中产生了较大的分歧,笔者结合案例对此进行分析,并提出了举证责任倒置适用的先决条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231    
  一、案情概述
  芜湖市市民杨某因头部脱发前往某医院求治,经诊断为脂溢性脱发。2002年1月至4月间,该院医生对杨某进行药物治疗,并在其头部使用“梅花针”针刺方法进行辅助治疗。为避免交叉感染,杨某自购了一套新针具,交医院保管,专针专用。5月,杨某因身体不适前往该医院就诊,经肝功能检查得知其已患乙肝,杨某认为自己既往无乙肝病史,肯定是医院在针具保管上出了问题,没有做到专针专用,导致交叉感染,遂以此为由诉至法院,要求医院承担医疗费用及其他各项损失。
  二、争议焦点
  该案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案件,争议的焦点就在于被告的诊疗行为是否导致了原告感染乙肝,医院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一种意见认为可以认定,理由如下:首先,该医院对杨某实施辅助治疗的方法是在头顶喷上外用药水后用“梅花针”针刺,使皮肤充血并有点状渗血,这种方法完全有可能使患者感染上乙肝病毒;其次,原告称既往无乙肝病史,又提供了其父母在某医院的化验单,证明其父母均无乙肝,排除了遗传感染的可能,因此可以断定是在医院治疗期间染上了乙肝;第三,为确保专针专用,医院应将针具交原告自己保管,而不应代管,现在医院虽坚称决无交叉使用针具的情况,但又拿不出充分的证据,因此交叉感染的可能性无法排除;第四,乙肝病毒(HBV)的潜伏期为30—160天,结合原告发病和诊疗的时间,几乎可以确定原告的感染就是被告的过失行为所致。因此,医院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另一种意见认为不能认定,理由如下:首先,乙肝病毒的传播途径有很多种,不能排除原告通过其他途径感染的可能性;其次,原告在治疗前没有做过关于肝炎方面的检查,虽自称既往无乙肝病史,但却无法提供其健康的有力证明,即便他提供了父母的健康证明,也仍无法排除杨某在治疗前就已感染乙肝的可能性。因此,医院的诊疗行为与原告患乙肝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原告要求赔偿的理由难以成立。
  三、本案最终审理结果
  原告杨某主张被告承担医药费共计8435.36元,并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人民币10000元。芜湖市新芜区法院经过公开审理,仅支持了原告部分观点及主张,判决被告医院赔偿原告杨某人民币6000元。事后双方均未上诉。
  四、评析
  对于本案的审理结果,很多人都认为似乎不妥,因为按照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条第8款的通说理解,应根据举证责任倒置规则,由医院就医疗行为无过错及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举证,医院应提供有力的证据证明无交叉使用针具的情况,如举证不能,就应推定医疗行为有过错和相应因果关系成立,因而承担完全的侵权赔偿责任。
  但如此适用举证责任倒置是否公允?一般来说,医疗构成要件:侵权行为、损害后果、行为人主观过错,侵权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医院的诊疗行为和杨某感染乙肝的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关于“因果关系”的内涵,一般认为: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必须存在直接的、必然的联系,才能构成因果关系,如不符合此要求或者二者之间是间接的、偶然的联系,则不能认定有因果关系。这就是民法上通说的“必然因果关系理论”。[1]而事实上,在本案中造成原告感染的可能性至少有好几种:(1)原告就诊前就已通过别的途径被感染:(2)原告自购的针具本身不洁造成感染(此责不在医院);(3)医院交叉使用针具造成感染;(4)原告在4月份最后一次治疗到5月份体检之前,通过其他途径被感染(潜伏期也能吻合)。在这种“多因一果”的复杂可能性中。由于其他可能性不能被合理地排除,因此,无法认定医院诊疗行为和杨某感染后果之间必然存在因果关系。
  即使是用目前流行的、比较宽泛的“相当因果关系理论”来解释,也难以自圆其说:该说认为,某一原因仅于现实情形发生某种结果的,尚不能判定有因果关系,还须依照一般观察,有同一条件存在即能发生同一结果的,才能认定成立因果关系,反之则不成立。简而言之,即“有此行为通常足以生此结果”、“无此行为必不生此结果”。[2]然则依本案而论,第一句话是符合的,而第二句话却不符合,因为即便无医疗的诊疗行为存在,杨某仍可能从其他途径被感染,因此“相当因果关系”也难以成立。
  既然因果关系无法认定,则欲令医方承担侵权责任,显然于法无据。那么,仅仅因为医院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没有交叉使用针具”,就武断地凭“举证责任倒置”推定医疗过错和因果关系的存在,并将上述“多因一果,中其他可能性带来的责任与风险不分青红皂白一概压给医方承受,如此适用举证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卧槽不见了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23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