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海商法研究》
中国邮轮产业发展的国际法空间
【副标题】 以GATS、FTAs及双边协定中的国际法义务为中心[1]
【英文标题】 The legal space of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cruise industry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英文副标题】 centering on obligations of China under the GATS, FTAs and bilateral treaties
【作者】 向力【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
【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中文关键词】 邮轮产业;GATS;市场准入;国民待遇
【英文关键词】 cruise industry; GATS; market access; national treatment
【文章编码】 2096-028X (2016)01-0040-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1
【页码】 40
【摘要】

GATS、FTAS以及双边协定共同编织了中国邮轮产业发展的国际法空间,相关国内法规范以及政府行为均栖身其中。邮轮产业所涉GATS一般性义务包括提供最惠国待遇、国内监管接受约束以及竞争法领域的一般义务三项,市场准入与国民待遇的具体承诺涉及邮轮旅游和邮轮航运两大领域。针对具体承诺现状,今后在双边协定中不应给予对方服务和服务提供者实质性优惠待遇,国内监管应更注重监管方式的合理、客观和公正。同时,继续不开放内水邮轮产业,维持对香港独资设立旅行社的数量限制,继续将邮轮出境旅游服务保留给中国非外商投资的邮轮企业。

【英文摘要】

The GATS, FTAs and bilateral treaties together constitute a legal space of cruise industry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wherein related domestic law and regulations and governmental actions exist in it. General obligations under the GATS which are related to the cruise industry include: providing the MFN treatment, domestic regulation is under supervision, and obligations in antitrust law. As to specific commitments on market access and national treatment, they mainly involve cruise tourism and passenger transportation. Taking the current specific commitments into consideration, substantial preferential treatment should be withheld from service and service provider from contracting state in future bilateral treaties, and domestic regulation should be performed in a reasonable, objective and impartial manner. Meanwhile, inland cruise industry and outbound cruise tourism should be withheld from foreign-invested cruise enterprises, and the quantitative limitation on wholly-owned travel agencies in Hong Kong should be maintain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3512    
  
  邮轮产业,是由邮轮建造、邮轮租赁、邮轮旅游、邮轮港口服务等构成的庞大产业链,属于资本、人才、技术皆密集型的高门槛产业,市场集中度高,经济体量巨大。国际邮轮协会(Cruise Lines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CLIA)统计数据显示,该协会旗下邮轮提供了近90万个工作机会,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规模高达1170亿美元。{1}中国邮轮产业起步很晚,但发展迅猛,市场前景广阔。2006年仅有一艘900舱位的邮轮试水运营,2014年邮轮已达八艘共1.8万个舱位,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发展最快的邮轮旅游市场。2014年,中国邮轮业运营466个航次,出人境游客达172.34万人次,游客人次同比增长43.36%。{2}中国目前邮轮旅游的渗透率在0.05%左右,以2020年邮轮旅客数量达到450万人(对应渗透率约0.35%),人均消费4000元人民币估算,中国邮轮旅游的市场空间将达到每年180亿元。{3}梳理中国晚近政策可发现,邮轮产业已逐步被确立为重点发展的产业,晚近诸多政府规范性文件突出强调了该产业的发展[2]。从中国在全球邮轮旅游市场格局中的地位而言,中国不仅在客源提供上有巨大潜力,同时是亚洲夏季邮轮航线的重要起始港与目的地以及冬季邮轮航线的重要停靠点,还是全球环游世界航线的必经之地,加上丰富的旅游资源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中国必然成为全球邮轮旅游服务的必争之地。{4}
  近年来,学界围绕邮轮产业的发展进行了诸多有益的探索。现有研究可概分为如下五类:其一,就中国邮轮产业发展面临的邮轮母港规划、海上旅客运输、邮轮旅客通关、旅游服务的外资准入等法律问题进行宏观研究[3];其二,就特定区域邮轮产业发展所涉法律问题进行个别研究[4];其三,就域外邮轮产业所涉法律问题进行跟踪研究[5];其四,就邮轮所涉案件作个案评析[6];其五,从部门法的角度就邮轮产业所涉法律问题进行研究[7]。现有研究为邮轮产业所涉法律问题的预防和应对提供了有益的思路、借鉴及具体对策。正如邮轮产业在中国才刚刚起步一样,围绕邮轮产业进行的法学研究亦处于萌芽阶段,尚待开疆扩土和精耕细作。综观现有研究,最大的缺憾在于未能走出国内法的藩篱,从国际法视角思考中国邮轮产业面临的紧迫法律问题。
  在国际法层面,中国作为WTO的成员方,同时作为位列世界前茅的庞大经济体,其国内产业已受到且将持续地受到WTO法律制度的巨大影响。按照WTO对服务部门的分类,邮轮产业主要涉及“旅游及旅行相关服务”和“海运服务”。中国在《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下承担的一般义务以及就上述服务部门作出的具体承诺乃约束中国邮轮产业的主要国际法规范。在WTO体系之外,中国对外缔结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FTA)[8]就服务贸易规定的一般义务以及就“旅游及旅行相关服务”“海运服务”作出的具体承诺是约束中国邮轮产业的重要国际法规范。此外,中国就旅游、海运对外缔结的双边协定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邮轮产业。GATS、 FTAs以及双边协定共同编织了中国邮轮产业发展的国际法制度空间,与邮轮产业相关的法律、法规、规章、政府规范性文件以及培育、促进该产业发展实施的所有政府行为都栖居于这一制度空间内。鉴于此,法学研究须认真梳理中国与邮轮产业紧密相关的国际法义务,廓清邮轮产业发展的国际法空间,为这一产业的发展保驾护航。
  一、邮轮产业所涉GATS一般义务
  GATS第二部分“一般义务和纪律”适用于WTO所有成员方,该部分绝大多数规定适用于所有服务门类。该部分列明的一般义务和纪律包括:最惠国待遇、透明度、增进发展中国家的参与、经济一体化、国内监管、服务及服务资格证明的相互承认、对本国垄断和专营服务提供者的约束、对损害竞争和限制贸易的商业惯例的规制、紧急保障措施、国际支付与转移、对保障支付平衡的限制、政府采购、一般例外以及补贴[9]。其中,与中国邮轮产业直接关联的一般义务包括如下诸项。
  (―)最惠国待遇原则
  gats要求其成员方对于任何其他成员方的服务和服务提供者,应立即和无条件地给予最惠国待遇。作为非歧视原则的重要体现,WTO体系中的最惠国待遇具有自动传导特性,一国给予任何一国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的待遇将自动传导给其他所有WTO成员方。GATS就该原则规定的例外是,成员方对那些被列入豁免清单且符合GATS《关于第2条豁免的附件》规定条件的服务无须承担最惠国待遇义务。同时,GATS第5条允许成员方之间在经济一体化协定下给予对方更优惠的待遇。事实上,在各种区域和双边安排盛行的情形下,最惠国待遇原则已被严重侵蚀,已从基本原则蜕变为一个例外,其更合适的称谓或许是“最差国待遇”(Least-Favored-Nation treatment)。{5}此外,根据GATS第2条第3款,成员方可以就毗邻的边境地区进行当地生产和消费的服务的交换给予优惠待遇。
  (二)国内管制接受约束
  贸易自由化和国内监管权之间的关系是国际贸易中最为重要和困难的问题之一。WTO一方面渐进地促进国际贸易的自由化,另一方面在自由化的进程中又必须保护各成员方对贸易进行必要管制的自主权。{6}在此种二元目标的平衡中,gats为努力避免因国内法规的实施而产生服务贸易壁垒,要求各成员方在已作出具体承诺的服务部门,保证所有影响服务贸易的普遍适用措施以合理、客观、公正的方式实施。同时,GATS还要求各成员方维持或尽快设立司法机构、仲裁庭、行政庭或程序,在受影响的服务提供者要求下,对影响服务贸易的行政决定迅速进行客观与公正的审查[10]。
  (三)竞争法领域的一般义务
  为避免规定的成员义务太过具体而在电信和交通运输业等垄断行业产生漏洞,GATS要求各成员保证其垄断和专营服务提供者,不以违反最惠国待遇或减让表承诺的方式提供服务。{7}此种义务具体规定于GATS第8条[11]。当WTO成员方有理由相信任何其他成员方的垄断服务提供者的行为不符合CATS第8条第1款和第2款的规定而向服务贸易理事会提出请求时,理事会可要求建立、维持或批准上述服务提供者的成员方提交有关经营的具体资料。在垄断之外,处于市场优势地位的服务提供者的某些商业惯例也会抑制竞争从而限制服务贸易。对此,GATS第9条“商业惯例”要求,每一成员方应任何其他成员方的请求,应就取消商业惯例与其进行礎商。被要求的成员方对此类请求应给予充分和同情的考虑,并通过提供与该事项有关的、公开的非机密性资料予以合作。
  二、邮轮产业市场的准入承诺及其限制条件
  GATS实行逐步的有保留的市场准入,该项义务属具体承诺义务,包括两方面内容:其一,成员方就减让表包括的所有服务部门作出的水平承诺[12];其二,成员方就减让表每一部门及分部门作出的市场准入承诺。GATS第16条第1款规定:“每一成员方对任何其他成员方的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给与的待遇,不得低于其在具体承诺减让表中同意和列明的条款、限制和条件。”同条第2款就成员方在承担市场准入承诺的部门中不得采取的措施进行了列举[13]。在GATS之外,中国与特定国家、地区以及国家集团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中,也就服务贸易的市场准入作出了具体承诺。
  (一)邮轮旅游服务领域的市场准入承诺
  中国在GATS下就旅行社和旅游经营者[14]的市场准入所作具体承诺,过渡期之后尚存如下一些:对跨境服务模式和境外消费模式不设限制;对于商业存在模式,对合资经营旅行社设立分支机构不设限制,对外国投资设立旅行社的注册资本不设限制;对于自然人存在模式,除中国作出的水平承诺外,不受约束。{8}在中国与新加坡、智利、东盟、冰岛、新西兰签订的早期自由贸易协定中,与中国人世初期在GATS下作出的承诺一致,对商业存在模式的市场准入存在较多限制[15]。在中国与瑞士、澳大利亚、哥斯达黎加、韩国、秘鲁、巴基斯坦签订的晚近自由贸易协定中,对于跨境交付、境外消费和商业存在三种服务提供方式,中国不设限制;对于自然人移动,除水平承诺中的内容外,不作承诺[16]。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北大法宝,版权所有》(CEPA)下就服务贸易作出的安排,对旅行社和旅游经营者服务下的出境游服务限制了服务提供者的数量:独资设立旅行社试点经营内地居民前往香港及澳门以外目的地(不含台湾)的团队出境游业务限于5家[17]。
  (二)邮轮海运服务领域的市场准入承诺
  中国在GATS下就海运服务的市场准入有如下具体承诺。对于跨境服务模式,对班轮运输(包括客运)不设限制,对散货运输、不定期货运以及包括客运的其他国际运输,也不设限制;对于境外消费模式,不设限制。对于商业存在模式:(a)为悬挂中国国旗从事船舶营运而设立注册公司的:允许外国服务提供者设立合资经营航运公司;外国投资不得超过合资经营企业注册资本的49%;董事会主席和合资经营企业总经理由中方任命;(b)对以其他商业存在形式提供国际海运服务的,中国不受约束。对于自然人存在模式,在船员方面,除中国作出的水平承诺外,不受约束;对在其他商业存在模式下雇佣的关键人员,除中国作出的水平承诺外,不受约束。{8}在中国目前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就海运服务市场准入作出了同样的承诺[18]。
  此外,对于内水运输服务领域,由于中国在具体承诺清单上仅列出了货物运输(freight transportation ,CPC 7222)一项,未提及旅客运输,这意味着对于内水邮轮产业,中国保留了完整的自主权,暂时不会涉及市场准入[19]。对此,中国交通运输部于2009年10月19日发布《关于外国籍邮轮在华特许开展多点挂靠业务的公告》。该公告在“基本原则”中明确提出:“外国籍邮轮在华多点挂靠,其在中国两个以上沿海港口间的运输,在性质上属于国内运输,须经特案批准方可开展。经批准开展外国籍邮轮在华多点挂靠业务的经营人,不得允许我港口间承载的旅客离船不归。”值得指出的是,在内地与香港的服务贸易安排中,内地沿海水路运输服务向香港开放,但设置了三项条件:第一,在拟经营的范围内,内地水路运输经营者无法满足需求;第二,应当具有经营水路运输业务的良好业绩和运营记录;第三,限于合资、合作,且香港服务提供者的出资额低于50%[20]。
  三、邮轮产业的国民待遇承诺及其例外情形
  GATS中的国民待遇义务并非一般义务,其仅限于成员方在其减让表中作出的具体承诺。此种承诺既包括针对减让表包括的所有服务部门作出的水平承诺[21],也包括就减让表每一部门及分部门作出的特别承诺。gats第17条规定:“对于列入减让表的部门,在遵守其中所列任何条件和资格的前提下,每一成员在影响服务提供者的所有措施方面给予任何其他成员方的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的待遇,不得低于其给予本国同类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的待遇。”在GATS之外,中国与特定国家、地区签订的FTA及双边协定中,就服务贸易的国民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2014 CLIA annual report [EB/OL].(2015-02-23)[2015-10-27].http://test, cruising, org/docs/default-source/annual-reports/clia-2014_annual_report-final.pdf?sfvrsn=2.

{2}中交协邮轮游艇分会.中国成仅次美国全球发展最快邮轮市场[EB/OL].(2015-10-28)[2015-10-30].http://www.ccyia.com/news/xingyexinwen/2015/1028/2624.html.

China Cruise & Yacht Industry Association. China becomes the second developed cruise market after the United States [EB/OL].(2015-10-28)[2015-10-30].http://www.ccyia.com/news/xingyexinwen/2015/1028/2624.html.(in Chinese)

{3}陈韶秀.餐饮旅游行业深度报告:乘风破浪,拥抱海上邮轮旅游[EB/OL].(2014-12-31)[2015-10-21].http://vip.stock.finance.sina.com.cn/q/go.php/vReport_Show/kind/industry/rptid/2612071/index.phtml.

CHEN Shao-xiu. In-depth report on restaurant and turism[EB/OL].(2014-12-31)[2015-10-21].http://vip.stock, finance, sina.com.cii/q/go.php/vReport_Show/kind/industiy/rptid/2612071/index, phtml.(in Chinese)

{4}杨彦锋,吴雪娇.中国邮轮旅游市场供给特征研究[J].特区经济,2011(9):164-167.

YANG Yan-feng, WU Xue-jiao. An research on the market supply characteristics of cruise tourism in China[J]. Special Zone Economy, 2011(9):164-167.(in Chinese)

{5}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The future of the WTO: addressing institutional challenges in the new millennium[EB/OL].(2004-09-23)[2015-10-27].https://www.wto.org/english/thewto_e/10anniv_e/future_wto_e.pdf.

{6}曾炜.论WTO中贸易自由化和国内监管权的平衡——以GATT第20条必要性检验为例[J].世界贸易组织动态与研究,2013(4):5-17.

ZENG Wei. On the balance of trade liberalization and domestic regulatory sovereignty: centered on the necessity test of GATT Article 20[J].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Focus,2013(4):5-17.(in Chinese)小词儿都挺能整

{7}黄东黎,杨国华.世界贸易组织法:理论·条约·中国案例[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576.

HUANG Dong-li, YANG Guo-hua. The rales of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M]. Beijing: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2013:576.(in Chinese)

{8}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The People, s Republic of China Schedule of Specific Commitments [EB/OL].(2002-02-14)[2015-10-27].https://www.wto.org/english/tratop_e/serv_e/serv_commitments_e, htm#commit_exempt.

{9}杨建明.邮轮旅游研究的回顾与前瞻——基于国外英文期刊论文的评述[J].世界地理研究,2015,24(1):130-139.

YANG Jian-ming. Review and prospect of cruise tourism research: commentary on the English journal articles [J]. World Regional Studies,2015,24(1):130-139.(in Chinese)

{10}石静霞,胡荣国.试从GATS第6条与第16条的关系角度评“美国博彩案”[J].法学,2005(8):99-106.

SHI Jing-xia, HU Rong-guo. A review on the US-Gambling Cas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Article 6 and 16 of GATS[J]. Law Science,2005(8):99-106.(in Chinese)

{11}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United States—measures affecting the cross-border supply of gambling and betting services [EB/OL].(2005-04-07)[2015-10-30].https://docs.wto.org/dol2fe/Pages/FE_Search/FE_S_S009-DP.aspx? language=E&C atalogueldList=77750,57247&CurrentCatalogueIdIndex=1&FullTextHash=.

{12}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Hong Kong Schedule of Specific Commitments [EB/OL].(1994-04-15)[2015-10-30].https://www.wto.org/english/thewto_e/countries_e/hong_kong_china_e.htm.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351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