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行政法学研究》
从恭敬到不从命
【副标题】 在知识产权审判中法院对待行政行为公定力的态度变迁
【英文标题】 From Obedience to Challenge
【英文副标题】 Change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courts and administration agencies in the cases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作者】 杜强强【作者单位】 首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
【分类】 法院【中文关键词】 行政行为;公定力;知识产权
【英文关键词】 Administrative act;Facto force;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文章编码】 1005—0078(2006)04—055—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4
【页码】 55
【摘要】 在知识产权案件审判中最高法院对待行政行为公定力的态度,经历了一个从绝对承认到相对不承认的发展过程。这种态度变迁的主要缘由,在于最高法院对知识产权案件审判效率的追求、妥当解决知识产权的权利冲突问题,以及对行政机关决定民事权利法律事实之权力的质疑。这对我国行政法学理论有关行政行为公定力原理提出了强有力的挑战,值得行政法学理论认真对待和反思。
【英文摘要】 The Supreme Court has changed its attitude towards the validity of facto force from obedience to relatively disavowal.The reason lies in the aim of trial efficiency,the proper resolution of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conflicts,and also the doubt on the power of the administrative organ to decide the civil rights.This change has strongly challenged the facto force principle of the administrative act which we have to treat and review seriousl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372    
  现代社会经济生活日益复杂,在很多情形下,当事人之间民事争议的解决,取决于行政机关的有关决定。行政行为的效力因此成为解决民事争议中的关键问题。问题的关键是:由于行政行为具有公定力,法院是否必须遵照行政机关的先前的行政行为来解决相关的民事争议?本文拟对我国最高法院数则有关知识产权的司法解释进行分析,展现其间最高法院的态度变迁,并探究其大致的缘由。
  一、对行政行为公定力的完全承认
  1985年2月16日最高法院《关于开展专利审判工作的几个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在专利侵权的诉讼过程中,遇有被告反诉专利权无效时,受理专利侵权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被告按照《专利法》第48条和第49条的规定办理。在此期间,受理专利侵权诉讼的法院可根据《民事诉讼法(试行)》第118条第4项的规定中止诉讼,待专利权有效或无效的问题解决后,再恢复专利侵权诉讼。
  按照这个规定,法院在审理专利侵权案件中,如果当事人对专利权之有效性提出挑战,那么法院必须中止审理,待专利复审委员会就专利权效力问题作出裁断后,再恢复审判。这一司法解释完全承认了行政行为的公定力。不过,由于法院对行政机关之行为公定力的完全承认,使得法院的审判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行政机关对相关法律事实的认定。法院的审判权因此受制于行政权:如果行政行为错误,法院也必须作出“错误”的判决;行政机关如果改正了错误,法院也得“改正”原判。“衡阳市钛白粉厂诉上海钛白粉厂案”[1]非常典型地说明了这一问题。在该案中,由于在商标续展转类时商标局审核不严,导致了原告原国内分类第26类2小类应转入国际分类第1类而转入第2类,而被告原国内分类第28类4小类应转入国际分类第2类却转入第2类。被告在取得续展后仍生产原来的产品,形成自己的商标权与生产商品的不一致,导致被控侵权。面对这种情形,一审法院在行政机关没有撤销原告注册商标专有权的情况下,明知原告的商标权具有明显瑕疵,但仍然判决确定原告权利有效存续并令被告承担侵权责任。而在二审时,行政机关撤销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有权,法院于是判决撤销原判。虽然一审判决被撤销,但是二审法院也承认一审法院实际上处于两难境地,二审法院阐述道:由于商标注册核准是一种行政行为,而纠正该行为的程序,依商标法规定.应由当事人提起,并由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在行政撤销之前,已作出授权和发出的商标注册证是有法律效力的,法院无权作出任何影响商标权利的决定。本案的一审法院就处于这样的两难之中。从实质上看,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存在瑕疵,但从形式上看,其权利又是存在的。……。因此一审法院在当时情况下依据法律事实状况进行审理并判决被告败诉是正确的。[2]
  “正确的”一审判决却被二审撤销!在这里,法院似乎是在惟行政机关之命而是从。在案件一审时,由于原告的商标权并没有被行政机关撤销,因此尽管法院明知该商标权有法律瑕疵,但法院仍不得不承认该商标权的效力;二审时,由于原告的商标权已经被行政机关撤销,法院即裁判被告不构成侵权。明知行政机关之决定不当,但法院却无力拒绝,行政机关成了法院判决预先的指导者,而法院则成了行政机关事后的橡皮图章。
  二、法院有权对行政行为的效力予以审查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
  在专利侵权案件中,法院裁定诉讼中止带来了被告滥用权利,以及对专利权保护不周延的问题,司法实践对此表示了强烈的不满,[3]最高法院开始改变了态度,认为即使当事人提出了专利权无效之抗辩,但法院在规定的条件下也可以不中止审理。1992年12月29日,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以下简称《解答》)规定:在人民法院审理专利侵权案件中,经常发生侵权人利用请求宣告专利权无效故意拖延诉讼,继续实施侵权行为。为了有效地依法保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避免侵权损害的扩大,特规定如下:(1)人民法院受理实用新型或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后,在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时,应当通知被告如欲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须在答辩期间内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被告在答辩期间内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中止诉讼。专利权人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并提供担保的,人民法院认为必要时,在裁定中止诉讼的同时责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或者采取其他制止侵权损害继续扩大的措施。被告在答辩期间内未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而在其后的审理过程中提出无效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不中止诉讼。(2)人民法院受理的发明专利侵权案件或经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维持专利权的实用新型专利侵权案件,被告在答辩期间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不中止诉讼。
  在这个司法解释中,最高法院是将问题一分为二:对于实用新型或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被告在答辩期间内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无效的,法院应当中止诉讼;对于发明专利侵权案件,被告在答辩期间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无效的,法院可以不中止诉讼。之所以采取二分法,就在于按照我国对于实用新型或外观设计专利采取初步审查制,即登记制,而不就该专利的新颖性等问题进行实质性审查。因此,从总体上说实用新型或外观设计专利之授予是不严格的,其专利权的存在是脆弱的。专利侵权诉讼的成立取决于专利权之有效性,因此法院在审理中必须先探询行政机关有关专利权有效性问题的态度。而我国对于发明专利采取实质审查制,专利权的存在基础是牢固的,因此法院无需再次探询行政机关的意见,不需要中止审理。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当事人均拥有专利权应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
  在实践中,由于行政机关的错误行为,导致当事人之间发生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情形时有发生。例如某企业经过合法注册的商标被另外的企业“合法”注册为企业名称,这导致了商标与商号的权利冲突;又比如两个企业在相同的产品上同时获得了专利行政机关授予的专利,这导致了当事人之间专利权的权利冲突。1993年8月16日最高法院在《关于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当事人均拥有专利权应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中,第一次对行政机关不当之专利权授予决定的效力问题作出了直接说明。该《批复》内容如下:在专利侵权诉讼中,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中国专利局授予的有效专利权作为法律保护的客体,审查其是否受到侵害。至于原告的专利权或者原、被告双方各自拥有的专利权是否真正符合专利性条件,应当由诉讼当事人通过撤销程序或者无效程序解决;诉讼当事人不向专利复审委员会请求撤销或者宣告对方专利权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诉讼当事人拥有的专利权有效。……。因此,人民法院不应当仅以被告拥有专利权为由,不进行是否构成专利侵权的分析判断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而应当分析被告拥有专利权的具体情况以及与原告专利权的关系.从而判定是否构成侵权。
  这是一个似乎前后矛盾的司法解释。在《批复》的一开始,最高法院的解释似乎严格遵循行政行为的公定力理论,它宣称:“在专利侵权诉讼中,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中国专利局授予的有效专利权作为法律保护的客体,审查其是否受到侵害。……。诉讼当事人不向专利复审委员会请求撤销或者宣告对方专利权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诉讼当事人拥有的专利权有效”。但是,“知识产权是一种独占性的权利,在同一个创造性劳动成果之上就应当只存在一项知识产权。……。在先一项知识产权的有效存在,本身就足以否定其后在相同知识产权保护对象上同类知识产权的产生余地”。[4]问题恰恰在于,由于行政机关的疏漏,在同一件产品上出现了两个专利权。虽然法院不能直接宣告行政机关错误授予的专利权为无效,但是法院“不应当仅以被告拥有专利权为由,不进行是否构成专利侵权的分析判断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而应当分析被告拥有专利权的具体情况以及与原告专利权的关系,从而判定是否构成侵权。”如果法院作出专利侵权的判断,实际上就意味着在形式上享有“合法专利权”的一方构成侵权,这是对行政机关错误授权的实质性否定。换言之,在最高法院看来,法院在审理专利侵权案件中可以直接否定行政机关错误作出的行政行为的效力。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
  2001年6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第9、10、11条分别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的侵犯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被告在答辩期间内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中止诉讼,但具备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不中止诉讼:(一)原告出具的检索报告未发现导致实用新型专利丧失新颖性、创造性的技术文献的;(二)被告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其使用的技术已经公知的;(三)被告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所提供的证据或者依据的理由明显不充分的;(四)人民法院认为不应当中止诉讼的其他情形。
  人民法院受理的侵犯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被告在答辩期间届满后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的,人民法院不应中止诉讼,但经审查认为有必要中止诉讼的除外。
  人民法院受理的侵犯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或者经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维持专利权的侵犯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被告在答辩期间内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不中止诉讼。
  与1992年《解答》相比,这一司法解释更前进了一步。按照它的规定,法院对于侵犯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被告在答辩期间内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的,法院原则上应当中止审理,留待行政机关对专利权的效力问题作出决定。但是,在该司法解释规定的四种情形下,法院自己就可以对专利权的有效性问题作出决定,而不必等待行政机关的决定!换言之,在这里法院实质上代替行政机关行使了其专利审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37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