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大国际法评论》
论国际法的编纂与逐渐发展
【副标题】 纪念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成立七十周年
【英文标题】 On Progressive Development and Codif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Law
【英文副标题】 In Commemoration of 70 Years of the International Law Commission
【作者】 黄惠康
【作者单位】 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中国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客座教授}、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博士生导师}
【中文关键词】 国际法;国际法委员会;国际法的编纂;国际法的逐渐发展
【英文关键词】 international law; International Law Commission; codif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law; progressive developmant of international law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1
【摘要】 “没有法典,就没有正义。”国际法法典化是法学家的梦想,也是联合国宪章确定的目标。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的成立是国际法百年编纂与发展史的转折点。本文旨在通过对国际法委员会70年工作及其贡献的回顾和对国际法编纂与发展现状的客观分析,探讨进一步增强国际法委员会能力和贡献的方式方法。文章认为,国际法委员会在法律编纂、拟定公约方面成就卓著,尤以外交、领事、条约、海洋、国际刑法诸领域突出;在逐渐发展和研究方面,也取得多项重大理论突破。但受制于国际关系的现实以及国家的政治意愿,其作用仍有待加强。国家始终是国际法逐渐发展和编纂的源动力和驱动力,应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国际法委员会本身的工作方法问题也不容忽视。世界要和平,各国要发展,都离不开法治和秩序。国际法委员会使命神圣,作用不可替代。70周年是契机,要为未来谋平衡,努力实现国际关系法治化目标。
【英文摘要】 “To be without a code is to be without justice.” It has long been a dream to embody in codes all rules of international law. UN & ILC represented a turning point in this regard.70th anniversary of ILC provides an ideal opportunity to celebrate its achievements and contemplate its future work. ILC has played an indispensable role in setting forth basic rules in key areas such as diplomatic and consular relations, the law of treaties, the law of the sea and international criminal justice. It has also contributed in a substantial way to the progressive development of the law. However, subject to the realit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the political will of states, its role still needs to be strengthened. The states have always been the source and driving force for the progressive development and codif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law. Suggestions are thereby made to draw a balance for the future. All countries should work together to build an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and based on the justice and rule of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753    
  2018年是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成立70周年,联合国在纽约和日内瓦分别举办了“为未来谋平衡”主题纪念活动。与会各方充分肯定国际法委员会70年来在国际法编纂与逐渐发展方面所取得的卓越成就,并展望其未来3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工作,以期实现联合国宪章所确定的国际关系法治化的目标。[1]
  一
  “没有法典,就没有正义。”自从有了国家,就有了国家间的交往,相应地也就产生了调整国家间关系的法律,即国际法,旧时称“万国公法”,其核心是构建一个正义与和平的世界。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国际法主要由习惯规范组成。正如著名国际法学家布莱尔利教授在《万国公法》一书中写道,“就有权制定对世界各国或人民有拘束力的法律机构而言,国际立法机构并不存在。对于法律的发展,国际社会一直满足于习惯的缓慢成长”。[2]然而,习惯是不成文的,并且形成起来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难以适应国际关系的发展。因此,自近代国际法形成以来,以缔结公约的方式将国际法法典化遂成为许多国际法学家追求的目标。早在18世纪80年代,英国哲学家、法学家边沁就开始倡导编纂整个国际法。[3]此后,众多的学者、团体、政府以及国际组织作出了积极努力,并在规范某些单一的法律问题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比如,应美国总统林肯的要求,法学家利伯(Francis Li-eber)于1863年为美国海军起草了战争法训令。1年后,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创始人杜南特(Henry Dunant)的感召下,首个战争法公约在日内瓦缔结。1899年第一次海牙和平会议通过了《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公约》等3个公约。但在联合国成立之前,在世界范围内就国际法的某一部门法(如外交关系法、条约法等)进行编纂方面的成就则十分有限。[4]1930年在国际联盟主持下召开的首次海牙国际法编纂会议被普遍认为是一次不太成功的尝试,因为会议未能实现预期的目标,会议成果十分有限,仅在国籍和领水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而在国家责任方面则未能达成任何协议。联合国及其国际法委员会的成立是国际法编纂与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点,从此国际法的编纂和发展进入了有组织、有规划的新阶段。
  国际法法典化不仅是法学家的梦想,也是联合国宪章确定的目标。1944年8月21日至10月7日,中、美、英、苏四个联合国发起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关于国际和平与安全组织的华盛顿对话会”(敦巴顿橡树园会议),根据1943年10月30日在莫斯科签署的《四国普遍安全宣言》的精神,草拟《关于建立普遍性安全组织的建议草案》(《联合国宪章草案》)。会上,正义及国际法的重要性受到重视。中国代表提出了7条补充建议,其中包括:处理国际争端应注重正义和国际公法原则;国际公法之发展与修改,应由大会提倡研究并建议;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应促进教育及其文化合作事业。这3条建议得到了与会各方的认同,最后写入了宪章草案。经1945年旧金山制宪会议,正式成为宪章的相关条款。[5]宪章序言宣称,联合国的目的之一是“创造适当环境,俾克维持正义,尊重由条约与国际法其他渊源而起之义务”。进而,联合国宪章第13条第1款规定:大会应“发动研究,并作成建议……:(子)以促进政治上之国际合作,并提倡国际法之逐渐发展与编纂……”为履行这项责任,大会于1947年11月21日通过第174(II)号决议,决定建立国际法委员会,作为大会的附属机构,专门从事国际法的逐渐发展与编纂。国际法委员会委员由各会员国政府提名,经联大无记名投票选举产生,每届任期5年,得连选连任。委员以个人身份任职,而非本国政府代表。委员的候选资格是“公认的在国际法方面具有专长的人士”。国际法委员会作为一个整体,应能代表“世界各主要文明形式和主要法系”。[6]
  《国际法委员会规约》第1条第1款规定,国际法委员会以促进国际法的逐渐发展和编纂为宗旨。依该条第2款,国际法委员会应主要关注国际公法,但不妨碍它介入国际私法的领域。为便利起见,“国际法之逐渐发展”被定义为“就国际法尚未订立规章或各国惯例尚未充分发展成法律的各项主题,拟定公约草案”;“国际法之编纂”则被定义为“更精确地制定并系统整理广泛存在国际惯例、判例和学说的国际法规则”。但实际上,国际法的逐渐发展与编纂的界限并非总是清晰的。在许多情况下,即使严格意义上的习惯国际法的编纂,也不可避免地会涉及特定领域国际法规则的微小改变。[7]
  在1949年第一届会议上,国际法委员会在秘书处《关于国际法委员会编纂工作的国际法概览》备忘录的基础上,草拟了一份由下列14项专题组成的可供编纂的临时清单,作为其最初的长期工作计划:国家和政府的承认;国家和政府的继承;国家及其财产的司法豁免;对于在国家领土以外犯罪的管辖权;公海制度;领水制度;国籍,包括无国籍;外国人的待遇;庇护权;条约法;外交交往和豁免;领事交往和豁免;国家责任;仲裁程序。[8]
  除1949年清单列举的专题之外,另有多个专题由联合国大会提交国际法委员会审议,其中包括:国家权利义务宣言草案;纽伦堡原则的系统表述;国际刑事管辖问题;多边条约的保留;侵略定义问题;违反和平和人类安全治罪法;国家与国际组织的关系;历史性水域包括历史性海湾在内的法律制度;特别使团;扩大在国际联盟主持下缔结的一般性多边条约问题;最惠国条款;国家与国际组织间或两个或两个以上国际组织相互间缔结的条约问题;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外交代表及其他依国际法应受特别保护人员的保护和不受侵犯问题;关于国际法不加禁止的行为所产生的损害性后果的国际责任;外交信使和没有外交信使护送的外交邮袋的地位;多边条约拟定程序的审查;与条约的保留有关的法律和实践;国家继承及其对自然人和法人国籍的影响;国际法不成体系的问题;武装冲突对条约的影响;与条约解释相关的嗣后协定和嗣后实践;习惯国际法的识别;一般国际法强制性规范(强行法);发生灾害时的人员保护;危害人类罪;驱逐外国人等。此外,国际法委员会还依据其章程第24条审议了“使习惯国际法的证据更易于考查的方法”。
  自1949年开始正式运作以来,国际法委员会已审议45项专题,其中的36项已完成,其最终成果包括22套旨在就特定事项缔结国际公约的条款草案,余下的9个议题正在审议之中,包括2018年第70届会议开始审议的1个新议题。国际法委员会目前正在审议的专题有:国家官员的外国刑事管辖豁免;与条约解释相关的嗣后协定和嗣后实践;条约的暂时适用;习惯国际法的识别;与武装冲突有关的环境保护;保护大气层;一般国际法强制性规范(强行法);国家责任方面的国家继承;一般法律原则。[9]
  在国际法委员会拟订的条款草案的基础上,由联合国主持的外交会议或联合国大会审议通过了17个多边公约和6个任择议定书,其中公约部分包括:《领海及毗连区公约》(1958)、《公海公约》(1958)、《捕鱼及养护公海生物资源公约》(1958)、《大陆架公约》(1958)、《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1961)、《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1961)、《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1963)、《特别使团公约》(1969)、《维也纳条约法公约》(1969)、《关于防止和惩处侵害应受国际保护人员包括外交代表的罪行的公约》(1973)、《维也纳关于国家在其对普遍性国际组织关系上的代表权公约》(1975)、《关于国家在条约方面的继承的维也纳公约》(1978)、《关于国家对国家财产、档案和债务的继承的维也纳公约》(1983)、《关于国家和国际组织间或国际组织相互间条约法的维也纳公约》(1986)、《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1997)、《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1998)、《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2005)。[10]这些公约已成为现代国际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表1是国际法委员会70年工作及其成果概览。
  表1国际法委员会70年工作成果概览

┌──┬─────┬────┬────┬──────────┬─────────┐
│序号│专题名称 │授权来源│工作期间│成果形式      │联大后续行动   │
│  │     │    │(年)  │          │         │
├──┼─────┼────┼────┼──────────┼─────────┤
│1  │国家权利义│联合国大│1949  │含有14个条文和评注的│邀请各会员国提出意│
│  │务宣言草案│会   │    │宣言草案,阐述了国际│见和建议。由于所收│
│  │     │    │    │法的一般原则,这些原│到的回复不多,联大│
│  │     │    │    │则的适用和适用方式将│于1951年决定暂缓审│
│  │     │    │    │由更为准确的规则来规│议,此后未采取进一│
│  │     │    │    │定。        │步行动。     │
├──┼─────┼────┼────┼──────────┼─────────┤
│2  │使习惯国际│国际法委│1949—19│专题报告,含具体建议│联大采纳了其中的多│
│  │法的证据更│员会规约│50   │。         │数建议。     │
│  │易于考查的│第24条 │    │          │         │
│  │方法   │    │    │          │         │
├──┼─────┼────┼────┼──────────┼─────────┤
│3  │纽伦堡原则│联合国大│1949—19│含有7项原则和评注的 │送交各会员国征求意│
│  │的系统表述│会   │50   │系统表述文本,对纽伦│见,要求国际法委员│
│  │     │    │    │堡法庭组织法和该法庭│会在审议危害人类和│
│  │     │    │    │的判决书中所确认的国│平及安全治罪法草案│
│  │     │    │    │际法原则作了系统表述│,参照会员国的评论│
│  │     │    │    │。         │意见,未采取进一步│
│  │     │    │    │          │行动。      │
└──┴─────┴────┴────┴──────────┴─────────┘


┌──┬──────┬────┬─────┬──────────┬─────────┐
│4  │国际刑事审判│联合国大│1949—1950│专题报告(1950),认为│联合国大会决定于19│
│  │机构问题  │会   │,1992—199│设立一个国际司法机构│98年在罗马召开外交│
│  │      │    │4     │来审判被控犯有种族灭│大会,会议审议通过│
│  │      │    │     │绝罪和其他罪行的人是│了《国际刑事法院罗│
│  │      │    │     │适宜的可能的;国际刑│马规约》。    │
│  │      │    │     │事法院规约草案(1994)│         │
│  │      │    │     │,建议以缔结多边条约│         │
│  │      │    │     │的形式建立国际刑事法│         │
│  │      │    │     │院。        │         │
├──┼──────┼────┼─────┼──────────┼─────────┤
│5  │多边条约保留│联合国大│1951   │专题报告,认为秘书长│报告被大会认可,在│
│  │      │会   │     │所遵循的惯例经修订即│拟订条约法公约时采│
│  │      │    │     │可成为适合于大多数情│取了进一步的行动。│
│  │      │    │     │况的规则,建议在以后│         │
│  │      │    │     │的公约中应有关于保留│         │
│  │      │    │     │的条款。      │         │
├──┼──────┼────┼─────┼──────────┼─────────┤
│6  │侵略定义问题│联合国大│1951   │专题报告,认为通过详│联大于1952年设立了│
│  │      │会   │     │细列举侵略行为来给侵│侵略定义特委会,并│
│  │      │    │     │略下定义是不可取的,│于1974年通过了特委│
│  │      │    │     │唯一可行的途径是制定│会建议的侵略定义。│
│  │      │    │     │一项抽象的定义,但委│         │
│  │      │    │     │员会未能就定义案文达│         │
│  │      │    │     │成一致。      │         │
├──┼──────┼────┼─────┼──────────┼─────────┤
│7  │危害人类和平│联合国大│1951—1954│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联大于1998年在罗马│
│  │及安全治罪法│会   │;    │          │召开外交会议,危害│
│  │草案    │    │1982—1996│          │人类和平及安全治罪│
│  │      │    │     │          │法草案融入了《国际│
│  │      │    │     │          │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  │      │    │     │          │。        │
├──┼──────┼────┼─────┼──────────┼─────────┤
│8  │国籍,包括无│1949年清│1950—1954│附有评注的两个公约草│1959年和1961年  │
│  │国籍状态  │单   │     │案:消除未来无国籍状│分两期召开外交大会│
│  │      │    │     │态公约草案,减少未来│,通过了《减少无国│
│  │      │    │     │无国籍状态公约草案,│籍状态公约》。  │
│  │      │    │     │由联大决定何者优先。│         │
├──┼──────┼────┼─────┼──────────┼─────────┤
│9  │海洋法   │1949年清│1949—1956│关于海洋法的最后报告│1958年在日内瓦召开│
│  │      │单   │     │,附有73条条文和评注│联合国海洋法会议,│
│  │      │    │     │,包括了1套连贯的和 │通过了4个独立的公 │
│  │      │    │     │系统化的海洋法规则. │约和1个任择议定书 │
│  │      │    │     │          │:《领海及毗连区公│
│  │      │    │     │          │约》《公海公约》《│
│  │      │    │     │          │捕鱼及养护公海生物│
│  │      │    │     │          │资源公约》《大陆架│
│  │      │    │     │          │公约》《关于强制解│
│  │      │    │     │          │决争端的任择议定书│
│  │      │    │     │          │》。       │
├──┼──────┼────┼─────┼──────────┼─────────┤
│10 │仲裁程序  │1949年清│1954—1958│附有仲裁程序的条款草│以缔约公约目的条款│
│  │      │单   │     │案(1953);关于仲裁程│草案未被接受;示范│
│  │      │    │     │序的示范规则(1958)。│规则供各国参照。 │
├──┼──────┼────┼─────┼──────────┼─────────┤
│11 │外交交往和豁│1949年清│1954—1958│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1961年在维也纳召开│
│  │免     │单   │     │          │联合国外交交往和豁│
│  │      │    │     │          │免会议,通过了《维│
│  │      │    │     │          │也纳外交关系公约》│
│  │      │    │     │          │和2个任择议定书。 │
├──┼──────┼────┼─────┼──────────┼─────────┤
│12 │领事交往和豁│1949年清│1955—1961│附评注条款草案   │1963年在维也纳召开│
│  │免     │单   │     │          │联合国领事关系会议│
│  │      │    │     │          │,通过了《维也纳领│
│  │      │    │     │          │事关系公约》和2个 │
│  │      │    │     │          │任择议定书    │
├──┼──────┼────┼─────┼──────────┼─────────┤
│13 │扩大参加在国│联合国大│1962—1963│专题报告,认为大会有│建议被联大认可。 │
│  │际联盟主持下│会   │     │权指派联合国的1个机 │         │
│  │所缔结的一般│    │     │构,承担和履行根据所│         │
│  │多边公约  │    │     │述条约的参加条款以前│         │
│  │      │    │     │可由国联行政院行使的│         │
│  │      │    │     │权力。       │         │
├──┼──────┼────┼─────┼──────────┼─────────┤
│14 │条约法   │1949年清│1949—1966│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1968、1969年分2期 │
│  │      │单   │     │          │在维也纳召开联合国│
│  │      │    │     │          │条约法会议,通过了│
│  │      │    │     │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
│  │      │    │     │          │》。       │
├──┼──────┼────┼─────┼──────────┼─────────┤
│15 │特别使团  │联合国大│1958—1967│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联合国大会于1969年│
│  │      │会   │     │          │通过了《特别使团公│
│  │      │    │     │          │约》和1项任择议定 │
│  │      │    │     │          │书。       │
├──┼──────┼────┼─────┼──────────┼─────────┤
│16 │国家和国际组│联合国大│1962—1971│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1975年在维也纳召开│
│  │织的关系  │会   │     │          │外交会议,通过了《│
│  │      │    │     │          │维也纳关于国家在其│
│  │      │    │     │          │对普遍性国际组织关│
│  │      │    │     │          │系上的代表权公约》│
│  │      │    │     │          │。        │
├──┼──────┼────┼─────┼──────────┼─────────┤
│17 │关于条约的国│1949年清│1962—1974│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1977、1978年分2  │
│  │家继承   │单   │     │          │期在维也纳召开联合│
│  │      │    │     │          │国关于条约的国家继│
│  │      │    │     │          │承的外交会议,通过│
│  │      │    │     │          │了《关于国家在条约│
│  │      │    │     │          │方面的继承的维也纳│
│  │      │    │     │          │公约》。     │
└──┴──────┴────┴─────┴──────────┴─────────┘

  续表

┌──┬──────┬───┬─────┬───────┬───────────┐
│18 │外交代表及其│联合国│1972   │附有评注的条款│联合国大会于1973年通过│
│  │他依国际法应│大会 │     │草案。    │《关于防止和惩处侵害应│
│  │受特别保护人│   │     │       │受国际保护人员包括外交│
│  │员的保护和不│   │     │       │代表的罪行的公约》。 │
│  │可侵犯   │   │     │       │           │
├──┼──────┼───┼─────┼───────┼───────────┤
│19 │最惠国条款 │联合国│1967—1978│附有评注的条款│第32届联大决定征求会员│
│  │      │大会 │     │草案。    │国对最惠国条款草案的意│
│  │      │   │     │       │见,但未能就缔结公约达│
│  │      │   │     │       │成一致。       │
├──┼──────┼───┼─────┼───────┼───────────┤
│20 │条约以外事项│1949清│1967—1981│附有评注的条款│1983年联合国在维也纳召│
│  │的国家继承 │单  │     │草案。    │开外交大会,通过了《关│
│  │      │   │     │       │于国家在国家财产、档案│
│  │      │   │     │       │和债务方面的继承的维也│
│  │      │   │     │       │纳公约》。      │
├──┼──────┼───┼─────┼───────┼───────────┤
│21 │国家和国际组│联合国│1970—1982│附有评注的条款│1986年联合国在维也纳召│
│  │织间或2个或2│大会 │     │草案。    │开外交会议,通过了《关│
│  │个以上国际组│   │     │       │于国家和国际组织间或国│
│  │织相互间缔结│   │     │       │际组织相互间条约法的维│
│  │的条约问题 │   │     │       │也纳公约》。     │
├──┼──────┼───┼─────┼───────┼───────────┤
│22 │外交信使和没│联合国│1977—1789│附有评注的条款│联合国大会于1990年开始│
│  │有外交信使护│大会 │     │草案和2个任择 │审议,尚未就缔约公约事│
│  │送的外交邮袋│   │     │议定书草案。 │项达成一致。     │
│  │的地位   │   │     │       │           │
├──┼──────┼───┼─────┼───────┼───────────┤
│23 │国家及其财产│联合国│1978—1991│附有评注的条款│联大于1991年开始审议,│
│  │的管辖豁免 │大会 │     │草案。    │2004年12月16日,第59届│
│  │      │   │     │       │联大通过了《联合国国家│
│  │      │   │     │       │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
│  │      │   │     │       │。          │
├──┼──────┼───┼─────┼───────┼───────────┤
│24 │国际水道非航│联合国│1971—1994│附有评注的条款│联大于1997年通过了《国│
│  │行使用法  │大会 │     │草案。    │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
│  │      │   │     │       │》。         │
└──┴──────┴───┴─────┴───────┴───────────┘

  续表

┌──┬──────┬────┬──────┬─────────┬─────────┐
│25 │国家责任  │1949年清│1955—2001 │附有评注的关于国家│联大于2001年11月26│
│  │      │单   │      │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日通过了条款草案;│
│  │      │    │      │任条款草案。   │2016年,大会决定考│
│  │      │    │      │         │虑将条款草案转化为│
│  │      │    │      │         │公约的问题。   │
├──┼──────┼────┼──────┼─────────┼─────────┤
│26 │关于国际法不│1949年清│1997—2001 │附评注条款草案。 │联大于2006年开始审│
│  │加禁止的行为│单   │      │         │议,目前仍在审议。│
│  │所产生的损害│    │      │         │         │
│  │性后果的国际│    │      │         │         │
│  │责任(预防) │    │      │         │         │
├──┼──────┼────┼──────┼─────────┼─────────┤
│27 │与对条约的保│联合国大│1994—2011 │附有评注的关于条约│联大于2011年决议注│
│  │留有关的法律│会   │      │保留的实践指南草案│意到实践指南,鼓励│
│  │和实践   │    │      │。        │尽可能广泛传播委员│
│  │      │    │      │         │会的这一工作成果。│
├──┼──────┼────┼──────┼─────────┼─────────┤
│28 │国家继承及其│联合国大│1994—1999 │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联大于1999年决议邀│
│  │对自然人和法│会   │      │。        │请成员国在适当时候│
│  │人国籍的影响│    │      │         │就国家继承的自然人│
│  │      │    │      │         │国籍考虑有关条款草│
│  │      │    │      │         │案;鼓励各国在区域│
│  │      │    │      │         │或次区域一级酌情考│
│  │      │    │      │         │虑拟定相关法律文书│
│  │      │    │      │         │;在适当时候再次审│
│  │      │    │      │         │议本议题。    │
├──┼──────┼────┼──────┼─────────┼─────────┤
│29 │关于国际法不│1949年清│2002—2006 │附有评注的原则草案│联大于2007年通过原│
│  │加禁止的行为│单   │      │。        │则草案,并邀请各国│
│  │所产生的损害│    │      │         │政府就曰后拟定公约│
│  │性后果的国际│    │      │         │的建议发表评论。 │
│  │责任(跨界) │    │      │         │         │
├──┼──────┼────┼──────┼─────────┼─────────┤
│30 │国际法不成体│联合国大│2002—2006 │附有42条结论草案的│联大注意到国际法委│
│  │系的问题  │会   │      │报告。      │员会提交的结论草案│
│  │      │    │      │         │。        │
├──┼──────┼────┼──────┼─────────┼─────────┤
│31 │武装冲突对条│联合国大│2004—2011 │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联大邀请各国在适当│
│  │约的影响  │会   │      │。        │时以该条款草案作参│
│  │      │    │      │         │考,并在适当时候将│
│  │      │    │      │         │其转化为公约。  │
└──┴──────┴────┴──────┴─────────┴─────────┘

  续表

┌──┬───────┬────┬──────┬─────────┬────────┐
│32 │与条约解释相关│联合国大│2008—2018 │国际法委员会二读通│联大正在审议。 │
│  │的嗣后协定和嗣│会   │      │过了附评注的结论草│        │
│  │后实践    │    │      │案。       │        │
├──┼───────┼────┼──────┼─────────┼────────┤
│33 │外交保护   │联合国大│1997—2006 │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联大于2006开始审│
│  │       │会   │      │。        │议;2016年决定于│
│  │       │    │      │         │2019年继续审议。│
├──┼───────┼────┼──────┼─────────┼────────┤
│34 │国家的单方面行│联合国大│1997—2006 │附有评注的指导原则│联大于2006年开始│
│  │为      │会   │      │。        │审议,未采取进一│
│  │       │    │      │         │步的行动。   │
├──┼───────┼────┼──────┼─────────┼────────┤
│35 │国际组织的责任│联合国大│2002—2011 │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联大于2011年开始│
│  │       │会   │      │。        │审议,目前仍在审│
│  │       │    │      │         │议之中。    │
├──┼───────┼────┼──────┼─────────┼────────┤
│36 │发生灾害时的人│联合国大│2007—2016 │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联合国大会邀请各│
│  │员保护    │会   │      │。        │国就国际法委员会│
│  │       │    │      │         │拟定公约的建议提│
│  │       │    │      │         │交评论。    │
├──┼───────┼────┼──────┼─────────┼────────┤
│37 │或引渡或起诉的│委员会长│2005—2014年│专题报告。    │联大仍在审议。 │
│  │义务     │期工作计│      │         │        │
│  │       │划   │      │         │        │
├──┼───────┼────┼──────┼─────────┼────────┤
│38 │驱逐外国人  │联合国大│2004—2014 │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联大于2014年开始│
│  │       │会   │      │。        │审议,目前仍在审│
│  │       │    │      │         │议之中。    │
├──┼───────┼────┼──────┼─────────┼────────┤
│39 │危害人类罪  │委员会长│2014—   │国际法委员会于2017│        │
│  │       │期工作计│      │年一读通过了附有评│        │
│  │       │划   │      │注的条款草案。  │        │
├──┼───────┼────┼──────┼─────────┼────────┤
│40 │条约的暂时适用│联合国大│2012—   │         │        │
│  │       │会   │      │         │        │
├──┼───────┼────┼──────┼─────────┼────────┤
│41 │保护大气层  │联合国大│2012—   │         │        │
│  │       │会   │      │         │        │
├──┼───────┼────┼──────┼─────────┼────────┤
│42 │习惯国际法的识│联合国大│2012—2018 │附有评注的结论草案│联大正在审议  │
│  │别      │会   │      │         │        │
├──┼───────┼────┼──────┼─────────┼────────┤
│43 │一般国际法强制│联合国大│2015—   │         │        │
│  │性规范(强行法)│会   │      │         │        │
├──┼───────┼────┼──────┼─────────┼────────┤
│44 │关于国家责任方│联合国大│2017—   │         │        │
│  │面的国家继承 │会   │      │         │        │
├──┼───────┼────┼──────┼─────────┼────────┤
│45 │一般法律原则 │联合国大│2018—   │         │        │
│  │       │会   │      │         │        │
└──┴───────┴────┴──────┴─────────┴────────┘

  二
  70年来,国际法委员会在国际法的逐渐发展和编纂方面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对当代国际法的形成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它成功地进行了多项法典编纂,在委员会草拟的条款草案的基础上产生了包括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1963年《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1969年《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等具有一般法典性质的公约在内的17个“造法性公约”,[11]在许多方面填补了法律的空白。国际法委员会的非公约性成果,在澄清法律问题、提供习惯国际法的证据以及促进国际法理论研究及传播等方面,也极具价值。国际法委员会所取得的成就是自边沁18世纪末提倡国际法编纂以来的200多年间从未取得过的。
  (一)对国际法形成的贡献:基于国际法委员会条款草案的国际公约
  国际法委员会对国际法形成的直接贡献在外交关系法、领事关系法、条约法、海洋法、国际刑法诸领域表现得最为突出、最为明显。长期以来,这些领域的国际法一直以习惯规则为主,而成文的一般性、法典性国际公约则几近空白。国际法委员会成立后,致力于这些领域的法律编纂和逐渐发展,成果卓著。
  1.外交关系法。外交关系是最基本的国家关系之一。几乎所有的国家都通过互派外交使团和外交代表的方式维系正常的国家关系。无论是在古代、近代,还是在现代,外交关系法始终是国际法的一个最主要的分支。然而,外交法的形成和发展及其法典化则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在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缔结之前,国家间的外交关系主要是由习惯和惯例来调整的。1815年规定外交使节的种类、位次和礼宾顺序的《维也纳议定书》和修订该议定书的1818年《亚琛议定书》是此前这一领域中仅有的2个一般性国际公约。
  国际法委员会在其1949年首届会议上,选择了“外交交往和豁免”作为编纂的专题之一,并于1954年第六届会议开始着手该专题的工作。[12]1957年,国际法委员会第九届会议在特别报告员桑德斯特罗姆提交的报告的基础上,拟订并一读通过了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请大会向各国政府分发,征求意见。1958年,国际法委员会第十届会议根据各国政府的评论和意见以及1957年联大六委讨论该草案过程中提出的意见,修改了该草案,并二读通过了包括45个条款草案和评注的最终报告。[13]国际法委员会建议大会向联合国会员国推荐该草案,以便缔结一项国际公约。[14]1960年,国际法委员会进一步向大会提交了关于特别使节的3个条款草案,以便与永久外交关系条款一并加以审议。
  依联大第1450(XIV)号决议,联合国外交交往和豁免会议于1961年3月2日至4月14日在维也纳召开,81个国家派代表出席。会议通过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15]该公约共53条,涉及各国间经常外交关系的最主要方面。会议还通过了《关于取得国籍的任择议定书》和《关于强制解决争端的任择议定书》。《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及2项任择议定书于1964年4月24日生效。至2018年9月30日,191个国家成为公约的缔约国,达到了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程度。51个国家为《关于取得国籍的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71个国家为《关于强制解决争端的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此后,国际法委员会还就特别使团、外交代表及其他依国际法应受特别保护人员的保护和不可侵犯问题、国家和国际组织间的关系、外交信使和没有外交信使护送的外交邮袋的地位等4项专题进行了编纂,向联合国大会提交了条款草案,其中前3项专题已在相关条款草案的基础上缔结了《特别使团公约》(1969)、《关于防止和惩处侵犯应受国际保护人员包括外交代表罪行的公约》(1973)和《维也纳关于国家在其对普遍性国际组织关系上的代表权公约》(1975)。这些公约对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作了补充,特别是对1961年公约所没有涉及的非经常性外交关系作出了规定。[16]
  《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缔结使外交关系法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法典化。该公约的多数规定基于长期国家实践中所形成的国际习惯和惯例,但也有不少内容属于“国际法之逐渐发展”的范畴。鉴于该公约已被世界各国普遍接受,该公约的各项规定,无论是习惯规则的编纂,还是新的国际法规则的制定,均可被视为普遍适用的一般国际法的最好证据。这一点已得到国际法学界的一致赞同,并在国际司法实践中得以确认。[17]国际法院曾在美国驻德黑兰外交和领事人员案的判决中认定:当事国依《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所承担的义务不仅仅是契约性的,而且是必须履行的一般国际法上的义务。[18]
  2.领事关系法。领事关系法的成文化和法典化是国际法委员会对现代国际法作出的另一大贡献。
  领事关系比外交关系的历史更为悠久。它起源于古代希腊城邦,16世纪起有了较大发展,开始成为一项普遍的制度。但是制定调整领事关系的一般国际法规则的进程不够快,跟不上商业活动扩大的步伐,于是一些国家采取订立双边协定的办法来进行弥补。1769年,法国和西班牙签订了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领事条约。此后,各国间缔结了数百个领事关系条约。从19世纪起,商务条约中也常包含有关领事义务的条款,因此对领事职责和领事特权的确认也在更大程度上一致起来。然而,制定一部明确而又被普遍接受的领事法典的愿望直到国际法委员会时期才得以实现。而在此前数百年间,领事制度一直是建立在习惯国际法、双边通商协定、专门领事条约以及各国的国内立法之上。虽然,美洲曾于1928年产生了一项旨在向美洲各国阐明“依照有关惯例和协定,确立义务、权利、特权和豁免”的“领事人员公约”,但领事关系法的法典化一直未能实现。在1963年《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产生之前,国际上还没有一项旨在普遍适用、具有一般拘束力的关于领事制度的国际公约。[19]
  领事交往和豁免在1949年被确定为可供选择的编纂专题之一。国际法委员会于1955年开始着手研究,1961年完成了附有评注的共71项条款的最后草案。国际法委员会建议联合国大会召开国际全权代表会议,审议委员会的草案,并就此问题缔结一项或多项公约。[20]1963年3月4日至4月22日,在维也纳召开了由95个国家代表出席的联合国领事关系会议。会议在国际法委员会拟定的公约草案的基础上通过了《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及关于取得国籍和强制解决争端的2项任择议定书。该公约和2项任择议定书于1967年3月19日生效。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约的缔约国已达179个,从而为调整领事关系提供了一套较完整的、可普遍适用的一般国际法规范。
  3.条约法。条约法是国际法委员会在国际法编纂与逐渐发展方面取得重大成就的又一领域。条约在国际法上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构成现代国际法的主要渊源。远在近代国际法成长之前,条约就早已出现于国家间的。[21]随着近代国际关系和国际法的发展,条约的重要性日趋明显,遂成为国际交往最重要的法律形式。近代国际法的奠基人雨果·格劳秀斯在其名著《战争与和平法》中,用了相当多的篇幅讨论条约,并强调信义原则、条约必须遵守原则。[22]自1815年维也纳公会后,各国间缔结条约的数目大大地增加了。然而,规范缔结条约的原则和程序的条约法制度一直是建立在国际习惯法和各国的国内立法及实践的基础之上的。虽然曾有过学术性的条约法编纂的尝试,如1935年哈佛研究部发表的《条约法公约草案》,也有过区域性的条约法编纂,如1928年《哈瓦那条约法公约》,但是系统的、普遍适用的条约法编纂直到国际法委员会成立之后才开始。
  国际法委员会在1949年第一届会议上将条约法选定为研究专题之一。经过10多年的努力,于1966年完成了条约法公约草案的拟定。1968年和1969年,联合国分2期在维也纳召开外交会议,讨论国际法委员会提出的条约法公约草案,并于1969年5月23日通过了《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该公约于1980年1月27日生效,截至2018年6月底,现有缔约国116个。虽然《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缔约国数比外交关系公约和领事关系公约要少,但其重要性绝不比后者低。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包括序言、85条条文和1个附件。该公约是对条约法系统的、全面的编纂,其中大部分规定是现有习惯规则的条文化,但也包含了不少新内容。鉴于该公约是在联合国外交会议上由绝大多数国家投票赞成通过的,[23]其规定又多是习惯国际法的编纂,该公约在很大程度上已被各国和国际法学界视为一般条约法法典和条约法的首要渊源。[24]联合国条约法外交会议全体委员会主席伊莱亚斯曾指出:自《维也纳条约法公约》于1969年5月23日正式签署以来,无论是联合国会员国或非会员国,其外交部几乎不可能不使用该公约作为最权威的资料,来指导其国际关系的处理。公法学家经常引证该公约作为说明和分析国际法协定和条约的起点……尽管它的批准有可以理解的拖延,但可以稳妥地说,该公约现在已是当代国际法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25]国际法院在纳米比亚案的咨询意见中曾指出,《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关于因违约而终止条约关系的规则(无异议通过)在许多方面可以被看做有关这一问题的现有习惯规则的编纂。[26]就该公约非当事国而言,一般也是参照《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有关规定来处理条约法问题的,如美国国务院在1979年宣布:虽然美国不是1969年《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缔约国,但美国承认该公约是当前条约法律和实践的权威指导。[27]
  除《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外,在国际法委员会条款草案基础上缔结的有关条约方面的国际公约还有1978年《关于国家在条约方面的继承的维也纳公约》和1986年《关于国家和国际组织间或国际组织相互间条约法的维也纳公约》。这些公约都是在国际法委员会拟订的条款草案的基础上由联合国召开的外交大会通过的。因此,可以说,当代条约法主要是由国际法委员会拟订的公约草案基础上通过的公约组成的。[28]
  4.海洋法。海洋法是国际法最重要的也是最古老的部门法之一,但与外交关系法等部门法一样,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一直以习惯规则为主。在国际法委员会之前,曾经有过多次的编纂尝试,但成效不大。1930年国际联盟在海牙召开的编纂会议,曾将领水作为进行编纂的专题之一,然而,由于各国未能就领海宽度这一关键问题达成一致,缔结海洋法公约的努力未获成功。[29]
  从一开始,国际法委员会就对海洋法的编纂和发展给予了高度重视,将其作为优先专题予以审议。在1956年第八届会议上,国际法委员会通过载有73条条文和评注的海洋法最后报告,提交联大审议。根据国际法委员会的建议,联合国于1958年在日内瓦召开海洋法会议,会议在国际法委员会最后报告的基础上通过了4个独立的公约,即《领海及毗连区公约》《公海公约》《捕鱼及养护公海生物资源公约》《大陆架公约》,简称“日内瓦四公约”。日内瓦四公约的缔结是海洋法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虽然1958年后国际关系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导致联合国决定于1973年由联合国会员国直接就缔结新的海洋法公约进行谈判,并于1982年产生了一部新的综合性的海洋法法典——《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75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