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大国际法评论》
欧盟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领域国际私法的统一化
【副标题】 2016年《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述评
【英文标题】 The Unification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in the European Union in matters of the Property Consequences of Registered Partnerships
【英文副标题】 A Review on Council Regulation (EU)2016/1104
【作者】 邹国勇林萌
【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武汉大学国际教育学院{2016级国际法学硕士研究生}
【中文关键词】 欧盟国际私法;《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管辖权准据法
【英文关键词】 EU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council regulation (eu)2016/1104; matters of the property consequences of registered partnerships; jurisdiction; applicable law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117
【摘要】 欧盟理事会于2016年6月24日通过的《关于在注册伴侣财产效力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以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领域强化合作的第2016/1104号条例》,是以欧盟内注册伴侣迅速发展为现实背景,以“联盟法”方法解决注册伴侣在财产效力事项方面的复杂的法律冲突的结果,旨在欧洲联盟范围内实现上述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以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规则的统一。在管辖权方面,该条例规定了牵连管辖、以“惯常居所”为首要依据的阶梯式管辖、有限的协议管辖和应诉管辖等;在法律适用方面,该条例体现了有限制的意思自治原则、保护善意第三人原则以及灵活性和确定性并重原则,所指定的准据法具有直接适用效力和统一适用效力;在判决的承认与执行方面,以成员国之间自动执行为原则、不予执行为例外。但是,该条例未明确“惯常居所”的含义、未规定保护弱方当事人利益的实体导向规则、未区分注册伴侣具体结合模式且面临实效减损的风险。目前我国关于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的实体法和国际私法仍然缺位,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可以借助识别或公共秩序保留制度予以处理,同时立法者应跟进时势、稳健立法以便参与全球性法律竞争。
【英文摘要】 On June 24, 2016, The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Vrion has adopted the Council Regulation (EU)2016/1104 implementing enhanced cooperation in the area of jurisdiction, applicable law and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decisions in matters of the property consequences of registered partnerships, which is the result of the adoption of the “union law approach” to resolve the relevant conflicts of laws, aiming at the unification in the area of jurisdiction, applicable law and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decisions in such matters within EU. The Regulation has introduced the rules on implicated jurisdiction, ladder jurisdiction which puts the connecting factor of “habitual residence” as the primary base, responding jurisdiction and so on. Its conflict law rules embody the principles of limited party autonomy , of protecting the third party in good faith and of balance between flexibility and certainty. The applicable law designated will be applied with direct and universal effect. The judgments related shall be executed automatically among member states in principle. However, the Regulation has neither defined "habitual residence" nor provided the special protection to the weak party and its actual effect risks depletion. At present, there is still legal vacancy in domestic law and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in China In practice, Chinese courts have recoursed to identification rules or public order reservation, and the legislator should also enact relevant rules stage by stage in the future to take part in the globally legal competi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752    
  
  为了响应欧盟首脑理事会在2009年12月制定的“斯德哥尔摩计划——一个服务于并保护公民的开放而安全的欧洲”[1],将互惠原则扩展适用于婚姻财产权等领域,消除那些影响个人自由流动的障碍并解决国际伴侣在处分或者分割财产时面临的困境,欧盟委员会于2011年3月16日通过了《欧盟理事会关于婚姻财产制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以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的条例(建议稿)》和《欧盟理事会关于在注册伴侣财产效力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以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的条例(建议稿)》。然而,由于欧盟成员国之间未能就上述2个条例草案达成一致,因此联盟作为一个整体在该领域进行合作的目标无法实现。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比利时、捷克、保加利亚、德国、法国、希腊、西班牙、克罗地亚、意大利、卢森堡、马耳他、荷兰、奥地利、葡萄牙、斯洛文尼亚、芬兰、瑞典、塞浦路斯等国向欧盟委员会提出请求,表示希望强化彼此间在注册伴侣财产效力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以及判决承认与执行方面的合作,并请求欧盟委员会向欧盟理事会提交相应的议案。2016年6月9日,欧盟理事会通过了《关于在国际伴侣财产制——包括婚姻财产制和注册伴侣财产效力事项——上的管辖权、准据法以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领域加强合作的第2016/954号决议》[2],批准强化该领域的合作。根据该决议,欧盟理事会于2016年6月24日同时通过了《关于在婚姻财产制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以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领域加强合作的第2016/1103号条例》[3](以下简称《婚姻财产制条例》)和《关于在注册伴侣财产效力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以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领域加强合作的第2016/1104号条例》[4](以下简称《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这2个条例自2016年7月29日生效后,在整体上具有约束力,并在参与上述合作的各成员国境内直接适用[5],从而成为欧盟在国际伴侣财产制——包括婚姻财产制和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方面的最新统一国际私法立法。
  一、《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的制定背景
  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通过之前,欧盟成员国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方面的规定呈现出“碎片化”的状态。随着欧洲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注册伴侣财产事项上的法律冲突愈加复杂,欧盟成员国对于统一该领域国际私法规则的需求也愈加强烈。
  (一)注册伴侣在欧盟的迅速发展
  注册伴侣(registered partnership)系当事人通过依法注册所建立的、不同于婚姻关系的一种法定结合。注册伴侣最初是作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高级表现形式[6]而出现的,但目前有些国家,比如法国,其注册伴侣制度也同时对异性伴侣开放。该制度在各成员国的具体名称和形态有所不同。在英国,类似的实体权利义务被集中规定在其2004年《民事伴侣关系法》(Civil Partnership Act 2004)中;在其他国家,与注册伴侣关系类似的还有“国内伴侣关系(domestic partnership)”、“永久性伴侣结合(permanent couple union)”以及“合法同居(statutory union)”等。[7]虽然成员国的注册伴侣制度形态存在差异,但本质上均为婚姻之外具有官方性和合法性的结合,均为《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中的“registered partnership”这一概念所涵盖。
  近年来,非婚结合在世界范围内大量存在并呈增长趋势。以美国为例,2010年其境内已经居住着750万对未婚异性夫妇和62万对同性伴侣,这占据了美国家庭总数的48%以上。[8]在欧盟,存在将近1600万对跨国夫妻,其财产分布于不同成员国境内。[9]财产方面的不确定性问题使欧盟境内以注册伴侣形式生活的跨国夫妇每年由此产生的花费高达1700万英镑。[10]就欧盟具体成员国而言,相关数据也较为可观,例如,2012年法国境内就已存在160200对协议同居伴侣。[11]
  可见,世界范围内注册伴侣的规模不小并且增势明显。随着国际交往的深入,预计欧盟地区的人员流动将更加频繁、更具规模、更加深入,与欧盟有关的、包含跨境因素的注册伴侣及其财产效力事项方面的争议也将随之增多。
  (二)欧盟各国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上的法律冲突具有复杂性
  欧盟成员国之间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方面的法律冲突具有复杂性,这种复杂性既涉及实体法层面,也涉及冲突法层面。
  在实体法层面,各成员国关于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的立法歧异较大。首先,由于在宗教信仰、经济发展水平以及民事法律制度等方面存在差异,保加利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6个成员国目前尚无注册伴侣制度。[12]依其他成员国法律有效成立的注册伴侣关系可能无法得到上述成员国的认可,从而成为“跛脚的注册伴侣关系”。其次,即使是规定了注册伴侣制度的成员国,其国内法律所规定的具体权利义务也不尽一致,甚至一个成员国内部的不同地区之间关于注册伴侣制度的实体法规定也可能存在差别,从而在国际法律冲突的基础上另外产生区际法律冲突。比如,英国2004年通过的《民事伴侣关系法》对英格兰及威尔士、苏格兰、北爱尔兰以及海外民事伴侣关系作出区分,相关权利和义务存在差异,侧重点有所不同。[13]再次,由于注册伴侣财产事项还涉及价值观念、道德伦理和意识形态等,依靠成员国的单方努力难以统一协调。最后,同性伴侣无法自然孕育,常常通过收养或者代孕等方式建立完整家庭,这使得相关财产问题更为复杂。
  在冲突法层面,成员国之间关于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的法律适用规则也存在较大差异。在2016年以前,《德国民法典施行法》第17(b)条第1款规定:“注册的同性伴侣关系的建立、一般效力、财产法效力及其解除,依照注册地国的实体规定。”[14]根据该规定,注册伴侣在财产法方面的效力,依照该注册伴侣注册地国的实体法规定。《奥地利关于国际私法的联邦法》第27(c)条则规定:“经注册的同性伴侣关系的财产制,依照当事人双方明示选择的法律判定。如果未进行法律选择,则依照经注册的同性伴侣关系成立地国的法律判定。”[15]据此,奥地利法院在审理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方面的争议时,首先应适用双方当事人明示选择的法律;在当事人没有选择法律时,则适用注册伴侣关系成立地国的法律。可见,德国和奥地利对于注册伴侣财产事项虽然都规定了法律适用规则,但不同的是,奥地利的立法首先尊重当事人的法律选择权,其次才适用注册伴侣关系成立地国的实体法。
  (三)以“联盟法”方法解决该领域的法律冲突更为切实可行
  2000年11月30日,欧盟理事会和委员会共同制定的《践行相互承认民商事司法判决原则的措施计划》规定,应起草有关未婚伴侣离异时财产效力的法律文件。2004年11月4—5日,欧盟首脑理事会通过了“海牙计划”,指出应在有关婚姻财产制冲突法领域——包括管辖权和互相承认问题——制定一部法律文件。2006年7月17日,欧盟委员会通过的关于婚姻财产制的冲突规范以及管辖权和相互承认判决的绿皮书,涉及以注册伴侣身份共同生活的伴侣所面临的所有国际私法问题。2009年12月1日生效的《里斯本条约》将《建立欧洲共同体条约》更名为《欧洲联盟运行条约》(Treaty on the Functioning of the European Union),赋予欧洲联盟以完整、独立的法律人格并全面取代了欧洲共同体,从此欧洲一体化进入“后里斯本条约模式”[16]时代。此后,在婚姻家庭领域,成员国之间越来越多地以“联盟法”形式寻求协调一致。2009年12月欧盟首脑理事会通过的“斯德哥尔摩计划”认为,互相承认原则应当被扩展适用于目前未被涵盖、但对于日常生活实属必要的领域。2010年10月27日,欧盟委员会在《2010年欧盟公民权报告:消除行使欧盟公民权之障碍》中宣布:其将提交一份立法提案以消除个人自由流动之障碍,尤其是要解决夫妻在处分或者分割其财产时所面临的难题。
  对于欧盟各成员国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上的实体法规则和国际私法规则的碎片化状态,理论上有2种解决方法:统一实体法方法和统一国际私法方法。
  就统一实体法方法而言,由于注册伴侣财产事项具有人身性、伦理性和国别性,欧盟各成员国关于注册伴侣的实体法规则参差多样,因此暂时难以在这些领域实现实体法的统一。
  根据欧盟国际私法统一化的历史,笔者将欧盟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领域国际私法的统一化路径总结为以下3种:第一种为“国内法路径”,即各成员国的相关国际私法规则趋于一致从而间接地实现欧盟范围内立法的统一;第二种为“国际法路径”,即相关成员国以缔结双边条约或多边公约的方式解决共同面临的法律冲突问题,比如欧共体成员国在1980年就合同领域内的法律冲突缔结了《关于合同之债法律适用的公约》[17](即1980年《罗马公约》);第三种为“联盟法路径”,即由欧盟制定关于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的条例、指令等,一体性地解决该领域的法律冲突。将上述3种路径进行比较可知,采用“国内法路径”不能充分促进联盟内人员的自由流动,难以调整伴侣关系存续期间以及在财产清算之时双方之间及双方与第三人的财产关系,也不利于提高准据法的可预见性和法律确定性;“国际法路径”则仍然保留了欧洲冲突法的国家性,即便是成员国普遍参与的“公约”(con-vention),在性质上也属于“条约”(treaty)而无法构成“欧盟的内部文件”(Union instruments)[18];而采用“联盟法路径”,即通过在适当情形下加强成员国之间合作的方式能更好地实现上述目标。《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就是成员国集体采取“联盟法路径”解决跨境注册伴侣财产事项上的国际私法问题的一项成果。
  (四)欧盟已在若干领域实现了国际私法立法的统一化
  21世纪以来,随着欧盟理事会立法权能的扩大,它在欧盟统一国际私法尤其是国际民事程序法的立法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先后制定了《关于破产程序的第1346/2000号条例》[19]、《关于在成员国送达民事或商事司法及司法外文书的第1348/2000号条例》[20](以下简称《送达条例》)、《关于民商事管辖权及判决的承认与执行的第44/2001号条例》[21](以下简称《布鲁塞尔条例I》)等法律文件。《欧洲宪法条约》的流产,并没有阻挡欧盟国际私法统一化的步伐。随着《里斯本条约》的生效,欧盟国际私法的统一化进入了新阶段,民事司法合作的重心由单纯的国际民事程序法向冲突法领域转移,[22]不仅在2007年11月13日通过了新的《欧盟送达条例》[23],还在非合同之债[24]、合同[25]、离婚[26]等领域进行了一系列的国际私法立法,为欧盟内部市场的顺畅运作以及成员国之间的人员、服务、资金和货物流动提供了法律保障。为了实施“斯德哥尔摩计划”,将互惠原则扩展适用于婚姻财产权领域,消除个人流动自由的障碍并解决国际伴侣在处分或者分割财产时面临的困境,可见,进行有关注册伴侣关系财产事项的统一国际私法立法势在必行。
  二、《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的适用范围和相关定义
  《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包括序言和正文2大部分。正文共计6章70条,即第一章“适用范围和定义”(第1~3条)、第二章“司法管辖权”(第4~19条)、第三章“准据法”(第20~35条)、第四章“判决的承认、可执行性及执行”(第36~57条)、第五章“公文书与法院和解”(第58~60条)以及第六章“一般规定和最终条款”(第61~70条)。
  在规范类型方面,《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与《婚姻财产制条例》一样,不仅规定了关于具有跨国因素的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的准据法,而且规定了国际裁判管辖权规则以及关于判决的承认、可执行性和执行规则。在这一点上,《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采取了与欧盟议会及理事会2012年7月4日通过的《关于继承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判决的承认与执行、公文书的接受与执行以及关于创制欧洲继承证书的第650/2012号条例》[27](以下简称《遗产继承条例》)相同的体例模式,这反映了欧盟统一国际私法的新近发展趋势——国际私法规则的统一化、集中化。此外,《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与《婚姻财产制条例》在现实背景、指导原则、具体规则以及行文措辞等方面保持较高程度的相似乃至一致,二者几乎互为“镜像”(mirror)。[28]
  (一)实质性适用范围
  《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采用“正面概括+负面清单”的模式明确界定了其实质性适用范围。总体而言,该条例适用于具有跨境因素的注册伴侣财产效力的民事事项,既包括注册伴侣共同财产的日常管理,也包括因注册伴侣关系解除或者伴侣一方死亡而引起的财产分割。
  但是,并非所有与注册伴侣财产效力有关的民事事项均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的适用范围之内。根据第1条第1款第2句,该条例不适用于财税、关税或行政事项。同时,出于明晰化的考量,许多可能被视为与注册伴侣的财产效力事项有关联的问题,被明确排除在该条例的适用范围之外。该条例第1条第2款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列举了被排除适用的8类事项:(1)伴侣的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2)注册伴侣关系的存续、效力及承认;(3)扶养义务;(4)伴侣一方死亡后的遗产继承;(5)社会保障;(6)在注册伴侣关系解除或无效的情形下,伴侣之间享有的转移或调整注册伴侣关系存续期间获得的、并且在该期间不属于退休金收入的养老金或无谋生能力者退休金的权利;(7)有关财产的物权性质;(8)在登记机关对于动产和不动产权利进行的任何注册,包括此种注册的法定条件、在登记机关注册或不注册此种权利的效果。
  上述8类排除事项可以进一步划分为3类。第一类属于先决问题,包括第(1)项和第(2)项。该类问题明显与注册伴侣关系存在紧密的先决性的关联,由成员国包括国际私法在内的国内法调整。[29]第二类为已被欧盟相关立法文件有效调整的事项,其中第(3)项已由欧盟理事会有关扶养义务事项的《第4/2009号条例》[30]调整,第(4)项已由2012年《遗产继承条例》所调整。第三类则为具有强烈的社会法属性的事项,即第(5)项和第(6)项。
  (二)空间上的适用范围
  根据《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第70条第2款规定,该条例应适用于参加由《(欧盟)第2016/954号决议》所确立的在国际伴侣财产制——包括婚姻财产制和注册伴侣财产效力事项——的管辖权、准据法、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领域加强合作计划的成员国。而加入该合作计划的成员国共计18个,分别为比利时、保加利亚、捷克、德国、希腊、西班牙、法国、克罗地亚、意大利、卢森堡、马耳他、荷兰、奥地利、葡萄牙、斯洛文尼亚、芬兰、瑞典和塞浦路斯,其他10个成员国暂时不适用该条例。
  (三)时间上的适用范围
  根据《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第69条规定,该条例整体自2019年1月29日起施行。具体而言,其程序法条款适用于2019年1月28日之后提起的诉讼,但是,如果某诉讼在2019年1月29日之前提起,但有待于承认的判决在该日期之后作出,并且所适用的管辖权条款符合该条例的规定时,也可以适用该条例;该条例的冲突法条款适用于自2019年1月29日起建立的注册伴侣关系以及所作的法律选择。[31]但是,为了该条例的顺利实施,第70条第1款规定第63条(信息公开)和第64条(关于联系方式和程序的信息)自2018年4月29日起施行,第65条(其他机构和法律专业人士的信息清单制作及其后续修正)、第66条(相关证明及格式的制作及其后续修正)、第67条(执行委员会程序)自2016年7月29日起施行。对于根据《欧盟运行条约》第331条第1款第2段或第3段所通过的决议而参与加强合作的各成员国,该条例自有关决议指定的日期起施行。
  (四)相关定义
  针对成员国之间在法律观念、法律制度和法律概念方面歧见丛生的情况,为了实现法律概念的统一,更好地体现《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的宗旨,第3条对其语境下的“注册伴侣关系”、“注册伴侣关系的财产效力”、“注册伴侣的财产协议”、“公文书”、“判决”、“法院和解”、“原审成员国”以及“执行成员国”等诸多法律概念作出明确定义。比如,该条规定“注册伴侣关系”系指两个人共同生活的一种法定制度,包括各种正式建立的伴侣关系,[32]其注册应受相关法律规定的强制性约束,其成立应满足相关条款所规定的法定形式,但是其实际内涵应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目的范围内根据各成员国的国内法确定,[33]即一方面允许成员国采用实质等同于“注册伴侣”的不同法律概念或称谓,比如民事结合(civil union)、同居伴侣(domestic partnership),另一方面对各成员国注册伴侣的性别、注册的实质条件和程序条件不作严格限制而由成员国保留和确定。
  三、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的管辖权规则
  虽然欧盟于2015年4月11日批准加入海牙《选择法院协议公约》(Convention on Choice of Couvt Agreements),但是该公约第2条第3款明确规定不适用于“其他家庭法事项,包括婚姻财产制以及由婚姻或者类似关系产生的其他财产权利”[34],此处所指的“类似关系”就包括注册伴侣在内的各种非婚姻的结合形态。因此,海牙《选择法院协议公约》不适用于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则弥补了上述空缺,为欧盟在确定该事项上的司法管辖权方面提供了统一的规则。
  (一)牵连管辖
  为了适应国际伴侣流动性不断加强的趋势,促进司法的有序运作,使公民能够将彼此相互关联的诉讼交由同一成员国的法院集中审理[35],《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规定了牵连管辖原则。
  根据第4条之规定,依据2012年《遗产继承条例》受理因伴侣一方死亡而引起的遗产继承案件的成员国法院,有权审理与该遗产有关的注册伴侣财产事项。该条规定包含两层含义:(1)对于与该遗产“有关的”注册伴侣财产事项,应由该受理遗产继承案件的法院管辖;(2)对于与该遗产“无关的”但与该注册伴侣关系有关的财产效力事项,则适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相关规则确定管辖权。
  根据第5条之规定,若当事人双方同意,则解除该注册伴侣关系或宣告其无效的法院对于有关该注册伴侣关系的财产效力事项具有裁判管辖权。
  笔者认为,牵连管辖原则不仅可以降低因不同法院分别管辖而作出冲突判决的风险,而且有利于为司法审判提供更大便利和及时定纷止争,以促进人员、资本等经济要素的跨境流动,这与建立“共同内部市场”的总目标是一致的。
  (二)以“惯常居所”为首要依据的阶梯式管辖
  如果注册伴侣财产效力事项与一成员国法院所审理的、与注册伴侣一方的继承有关或者与解除注册伴侣关系、宣告注册伴侣关系无效的未决诉讼没有任何关联,该条例规定了据以确定管辖权的连结点顺位。根据第6条之规定,当任何成员国的法院根据第4条和第5条的规定均无管辖权时,或者在这些条款规定之外的特殊情形下,注册伴侣财产效力事项依次由下列法院管辖:(1)起诉时伴侣双方的共同惯常居所地法院;(2)伴侣一方在起诉时仍惯常居住的、伴侣双方最后的共同惯常居所地法院;(3)起诉时被告的惯常居所地法院;(4)起诉时伴侣双方的共同国籍所属国法院;(5)据以建立注册伴侣关系的法律所属国法院。由此可知,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所采用的阶梯式连结点中,“惯常居所”是确定管辖权的首要依据。只有在无法确定“惯常居所”时,才有可能考虑“共同国籍国”、“依其法注册该关系的国家”等其他连结因素,相应的查明难度呈现出梯度下降的特点。这些连结因素的选定,反映了公民流动性不断增强的状况,并确保在伴侣双方与行使管辖权的成员国法院之间存在真实的联系。[36]
  (三)有限的协议管辖
  协议管辖的制度价值表现为可以避免管辖权争议、防止平行诉讼的发生,并且还体现了当事人对所选法院的共同信赖。[37]为了增强法律的确定性、准据法的可预见性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性,《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也允许在特定情形下达成法院选择协议。根据该条例第7条规定,在第6条所述情形下,注册伴侣双方可以以书面协议选择管辖法院,但仅限于选择准据法所属的成员国法院或者注册伴侣关系建立地的成员国法院。相关法院一旦被当事人选定,便获得了对该事项的排他性管辖权。
  《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采用这种“有限制的意思自治”原则不仅顺应了欧盟近几年在婚姻、继承等家事领域的立法趋势,也体现了国际社会在协议管辖制度方面的两大态势——宽松化趋势和合理限制趋势——之间的博弈与平衡:[38]一方面,意思自治原则已经扩展到了传统主权性极强的管辖权领域,但另一方面,各国均对意思自治在管辖权领域的冲击有所戒备和抵制。
  (四)应诉管辖
  《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第8条第1款规定,如果原告在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的准据法所属国法院起诉,而被告出庭应诉(提出管辖权异议及伴侣一方死亡的情形除外),则该成员国法院具有管辖权。由此可知,该条例规定了应诉管辖权,这是合意管辖的表现形式之一。[39]
  (五)补充管辖和必要管辖
  确定管辖权并依此裁判案件的主要目的在于定纷止争,继而结束当事人之间权利和义务的不确定、不稳定状态。但是“迟来的救济非救济”,立法规制和司法审判必须在追求公正性的同时把握及时性以兼顾效率价值。为了使纠纷在被指定的法院“管辖不能”的情况下及时得到处理,《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规定了补充管辖权和必要管辖权。
  第10条规定,如果根据第4条(伴侣一方死亡时的管辖权)、第5条(在解除注册伴侣关系或宣告注册伴侣关系无效情形下的管辖权)、第6条(其他情形下的管辖权)、第7条(协议选择法院)、第8条(应诉管辖权),任何成员国的法院均无管辖权,或者所有法院根据第9条(选择管辖权)规定均拒绝管辖,则由伴侣一方或双方的不动产所在的成员国法院管辖,但此时受诉法院仅对所争议的不动产事项具有裁判管辖权。
  同时,为了对拒绝司法管辖的情形进行救济,该条例也规定了必要管辖制度。第11条规定,如果根据第4~8条规定任何成员国的法院均无管辖权或者所有法院根据第9条规定拒绝管辖,并且依照第6条e项、第7条、第8条或第10条的规定也没有任何成员国的法院可以行使管辖权,如果诉讼程序不能合理地或者无法在与案件有密切联系的第三国启动或进行,则成员国的法院可以例外地对注册伴侣财产事项行使管辖权。该规定首先为第三国法院管辖提供了可能,但是以“成员国管辖不能”和“该国与案件有密切联系”为必要条件。倘若第三国管辖尚不可行,则作为例外可以由受诉法院管辖案件,但是受诉法院所在的成员国与案件必须有“充分的联系”,才能以必要管辖为基础行使管辖权。这有利于受诉法院及时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从而使得“悬空”的法律关系落地、给当事人以公平之体验、给社会以公平之观感。
  四、注册伴侣财产事项准据法的确定
  在准据法方面,《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以时间为逻辑主线,主要围绕“选法”问题——准据法的确定、“用法”问题——准据法的适用以及准据法的效力问题作出规定。
  (一)确定准据法的原则
  1.有限意思自治原则
  为了便利注册伴侣处分其财产,《注册伴侣财产事项条例》第22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或者变更其注册伴侣财产事项的准据法,而不论该财产的性质或所在地。这种法律选择可以在注册伴侣关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75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