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商标注册无效制度的体系化研究
【作者】 曹博【作者单位】 重庆市梁平县人民法院
【分类】 商标法
【中文关键词】 商标注册无效;绝对无效;相对无效;不使用抗辩
【英文关键词】 invalidity of trademark registration; absolute invalidity; relative invalidity; non-use defense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4
【页码】 112
【摘要】

商标注册无效制度是商标确权法律体系中的一项重要制度,与异议制度一起,纠正主管机关审查工作中的失误,保障注册商标符合商标法的要求,进而为商标保护提供坚实的基础,促成商标法立法目的的实现。对我国注册商标无效制度进行体系化解读,可得出如下认识:商标注册无效分为绝对无效和相对无效,二者的构成要件、启动程序、申请时限均不相同;我国注册商标无效制度在无效事由、抗辩事由、效力补正等方面存在一些缺陷,有待完善。

【英文摘要】

The invalidity System of trademark registration is an important part to the legal System of trademark right verification, along with the Opposition System, it could correct the mistakes of competent authority in examination process, ensure a registered trademark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trademark law, then provide solid foundation for trademark protection, contribute to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legislative purpose of the trademark law. Through an systematic explanation on invalidity System of trademark registration in China, it can be concluded as follows: trademark invalidity is divided into absolute invalidity and relative invalidity, of which the constitutive requirements, starting procedure, time limit for application of them are quite different; there exist some defects need to be corrected in invalidity System of trademark registration in china, such as ground for invalidity and defense, effect correc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3256    
  
  依据学者的见解,人们寻找法律背后合理性基础的冲动是法律发展体系化的动力:“人类力求将公平正义以可靠而且可以理解的方法实现在人间的努力,已促使法律学采用体系思维向体系化的方向运动。”[1]而体系化在法学研究中的技术价值,在于其“总结功能、发展功能、约束功能和移植功能”[2],体系化的研究方法对理解、评价和完善各项法律制度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本文将采用体系化的思考方法,从商标注册无效制度在商标法中的地位和作用、无效制度与商标法相关制度的关系、商标法各相关制度的衔接协调,以及商标注册无效制度与民事行为无效制度的理论渊源等方面,对我国注册商标无效制度进行深入研究,揭示其理论依据、立法理由,检视其进步与不足,并提出改进和完善的建议。
  一、商标注册无效制度在商标法中的地位和作用
  (一)商标注册无效制度在商标法中的地位
  商标法以“商标权”作为制度设计的起点,综观商标法的所有制度,除一些原则性的规定外,大体可分为两个体系:一是确权,即通过审查授权、异议、无效程序来确认商标权;二是保护,即对依法确认之商标权通过法律保护,禁止假冒、仿冒等侵权行为,对商标权人提供救济。
  确权制度包括商标标识制度、注册申请制度、审查核准制度、异议制度、无效宣告制度和注册商标撤销制度。其中,审查核准制度规定审查程序,审查依据,初步审定公告,异议,核准注册,以及对商标局作出的不予注册决定的复审和司法救济。在这一程序中,异议既是向利害关系人提供的救济程序,使之可以利用该程序保护自己的在先权利,也是让利害关系人帮助审查机关发现和纠正审查失误的程序。这部分规定与注册商标无效宣告制度的关系十分密切。无效宣告实质上就是对核准商标注册决定效力的否定,是纠正商标核准注册的失误、保证商标注册正确的最后一道程序。无效宣告与异议的区别在于,异议程序在核准注册之前,其作用是防止不符合注册条件的注册申请被核准注册;无效宣告程序在注册之后,其作用是纠正已经发生的注册错误。概而言之,注册商标无效制度属于商标确权制度体系中的最后一道程序,该制度于纠正商标注册工作中的失误,保证注册商标实质上的正确性,具有重要的意义。
  (二)商标注册无效制度的必要性
  既然商标法已设异议制度帮助审查机关纠正审查失误,为什么还要设功能基本相同的无效宣告制度?对这一问题,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分析:
  首先,该制度是程序正义的体现。程序正义的一个要求就是争议双方都应有平等享受司法保护的权利。[3]《TRIPS协定》也要求有关获得或维持知识产权的行政终决应受司法或准司法当局的审查。[4]我国新商标法规定,利害关系人对初步审定公告的注册申请提出异议的,如果商标局经审查认为异议不成立,即可直接核准注册,异议人不能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更不能向法院起诉;而如果商标局认为异议成立,驳回注册申请,申请人则可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对复审决定不服,还可以向法院起诉。如果不给予异议人申请注册商标无效的程序权利,则双方当事人的程序权利失衡,显然违背程序正义的要求,也不符合《TRIPS协定》的要求。
  其次,从商标确权的实际情况来看,无效宣告制度也是必须的。商标注册审查颇为复杂,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否有应当驳回申请的事由,特别是相对事由,很多情况下不易判断。因此,商标局在审查过程中出现一些判断失误往往难以避免,这也是各国商标法都规定有异议制度的实质性原因。即使经过异议程序,也难免有一些失误仍然不能被发现和纠正,因为,异议期限只有自初步审定公告之日起三个月,很多利害关系人可能根本不知道他的商标已经被他人申请注册并初步审定,无从提出异议,就此剥夺他们寻求救济的权利,未免不合情理。
  第三,注册商标是否会与自己在先注册或在先使用的商标或其他在先商业标识在市场上产生混淆,在很多情况下,只有在经营过程中才能显现出来,三个月的异议期显然无法适应这种客观情况的需要。因此,在注册之后安排一个无效程序就很有必要。
  (三)商标注册无效制度的作用
  1.纠错功能
  如前所述,商标注册申请的审查难免发生失误,异议制度和商标注册无效制度就是为了纠正审查失误而设置的。通过无效程序,在社会公众和利害关系人的参与下,对注册商标是否符合商标法的规定,应当予以维持还是宣告注册无效,能够做出最接近正确的判断。
  2.权利救济功能
  从在先权利人的角度看,商标注册无效制度是向在先权利(权益)人提供的一种权利救济机制。在先权利(权益)人如果发现注册商标侵害或者有可能侵害自己的在先权利(权益),可以提起无效请求,通过宣告注册商标无效,恢复自己权利的圆满状态。
  3.权利确定功能
  新《商标法
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第45条规定,在先权利人和利害关系人申请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期限是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即是说,除抢注驰名商标以外,商标注册满五年,其法律效力便确定下来,他人不得再以侵害在先权利为由申请宣告注册无效,[5]商标注册的效力因此得以确定,不可争议。这对于稳定商标注册秩序和市场父易秩序都具有重要意义。
  二、商标注册无效的类型
  新商标法规定了两种性质不同的注册商标无效。[6]下面将结合民法中民事行为无效和可撤销理论对其体系性与合理性展开讨论。
  (一)绝对无效的民事行为和相对无效的民事行为
  按照民法原理,民事行为包括民事法律行为、无效民事行为、可变更可撤销的民事行为(以下简称可撤销的民事行为)、效力待定的民事行为。欠缺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要件,不能按行为人的意思表示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行为是无效的民事行为,无效民事行为又被称为绝对无效的民事行为。可撤销的民事行为是指民事行为欠缺法律规定的有效要件,因该行为受到损害的当事人可以请求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撤销该民事行为,使其权利义务的内容发生改变,或者效力归于消灭的民事行为,可撤销民事行为又称为相对无效的民事行为。
  关于民事行为无效与可撤销的实质区别,学理上普遍认为,对于欠缺有效要件的民事行为,如果有关公益,则使之无效,如仅有关私益,则使之可撤销。[7]
  (二)商标注册绝对无效
  按民法原理,房地产登记、商标注册等行为,虽然有行政机关的行为介入,但本质上属于民事主体依法获取民事权利的民事行为,《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和民法学的相关理论,应当可以指导对商标注册无效等相关制度的分析。
  新《商标法》第44条规定,对于违反本法第101112条规定,或者以欺骗的或其他不正
  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商标局应当依职权或应请求宣告商标注册无效。细加探查即可发现,新《商标法》第44条规定的商标注册的情形,均是直接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商标注册,而不是对相对人私人利益的损害。为了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和商标注册秩序,法律赋予商标局依其职权宣告商标注册无效的权力。为了发挥公众在监督商标注册工作、维护社会公共利益方面的作用和积极性,法律同时规定,“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对此类注册商标,无论是依职权还是依申请宣告无效,都没有时间的限制。
  (三)商标注册相对无效
  新《商标法》第45条规定,对于违反本法第13条第2款和第3款、第15条、第16条第1款、第30条、第31条、第32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5年内,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对恶意注册的,不受5年时间的限制。通观《商标法》第45条规定的注册商标无效事由,都是损害他人在先权利或者在先存在的正当利益的行为,而不直接涉及公共利益和商标注册秩序。因此,此类事由虽然可以引起注册商标无效的法律后果,但是,无效宣告程序必须经由受注册商标损害的相对人申请启动,商标局不能依职权宣告注册无效,相对人申请无效亦有期限的限制。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比较《商标法》第44条与第45条规定的两种注册商标无效宣告制度,可以发现二者在无效事由、无效宣告程序的启动主体和启动时限方面存在明显差别。第44条规定的无效事由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序良俗,商标局可以依职权启动无效宣告程序,其他任何社会主体也可以请求宣告注册无效,且无时间限制。第45条规定的无效事由,损害的是相关民事主体的私人利益,不直接关乎社会公共利益,[8]商标局不能自主启动无效宣告程序,其他民事主体也不能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而只能由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提出请求,启动该程序,提出请求的时间亦限制在自商标注册之日起5年以内。[9]但是,两种无效宣告的法律效果是一样的,即“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325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