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应附条件视为程序终结
【副标题】 以非刑事司法赔偿案件的审理为视角【作者】 赵海永张娟庞辉
【作者单位】 山东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邹平市司法局
【分类】 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31【页码】 56
【摘要】

执行错误案件提起非刑事司法赔偿时,因审判中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是否属于程序终结存有争议,作为先决条件的程序终结往往会成为阻却事由。实践中,可遵循有利于受害人原则,进行合目的性解释,将提起赔偿申请时无可供执行财产、案件处于无法采取有效措施状态、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满两年的案件,视为程序终结,准予赔偿请求人提起国家赔偿申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1915    
  
  

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10月1日出台的《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非刑事司法赔偿司法解释》),对于非刑事司法赔偿中的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规范。该《解释》第19条规定,除特殊情形外,非刑事司法赔偿应在民事、行政诉讼程序或者执行程序终结后提出。程序终结作为司法赔偿的前置条件具有其合理性,如诉讼或执行程序尚未终结即就法律行为请求赔偿,将会造成诉讼或执行程序与司法赔偿程序并存的混乱局面,赔偿程序在此情况下也无法进行终局性审查。[1]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尤其是在处理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以下简称终本)的非刑事司法赔偿案件中,程序终结却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赔偿请求权人提起赔偿申请的阻却事由。

目前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多以终本方式结案,对此情况是否可以提起非刑事司法赔偿存在争议:一方面从形式终结角度来看,终本后执行程序具有恢复的可能性,因而执行尚未终结,不可提起司法赔偿;另一方面从实质终结角度来看,此类案件恢复执行可能性小且执行到位率低,以此否定赔偿请求权人的申请权,违反国家赔偿法有利于当事人原则,难以实现国家赔偿的救济功能。因此,从形式与实质相统一的角度,对终本案件是否属于执行程序终结进行合理界定,有利于赔偿请求权人权利救济获得充分保障。

一、终本是否属于程序终结:观点与处理方式

经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收集到涉及本文研究主题的国家赔偿决定书、不予受理决定书、驳回申诉通知书80份。该80份文书对终本案件是否属于程序终结采取了3种处理方式。

第1种处理方式:终本不属于非刑事司法赔偿中的程序终结。该类文书有76份。在张振生、金加全申请滦平县人民法院因违法保全赔偿案中,承德中院的理由是,赔偿义务机关滦平县法院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裁定,执行部门或执行申请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可以随时申请执行。持类似观点的案件有李秀生与潼关县人民法院违法保全国家赔偿案,黄石阳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黄石市下陆区阳光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违法保全赔偿案等。其他一些赔偿决定虽然表述有差异,但均认定终本非程序终结。在黄淑波与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因错误执行国家赔偿案中,郴州中院认为黄淑波申请强制执行案件的执行程序没有终结,不能根据案情全方位分析案件,无法作出终局性的审查处理。在长春建工集团汇达建筑公司申请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违法保全国家赔偿案中,松原中院认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民事裁定,只是针对本次执行作出的结论,并不是永久终止执行汇达公司的民事案件,只要有新的可供执行的财产,人民法院仍然会继续启动执行程序。吉林高院进而认为汇达公司申请执行的案件未执行终结,汇达公司的赔偿申请尚不能进入国家赔偿程序,应予驳回,松原中院对该案进行实体审理不当。

第2种处理方式:在认定案件无财产可供执行或无法在执行程序中补救的基础上认定终本属于非刑事司法赔偿中的程序终结。该类文书有3份。在莱芜市林阳经贸有限公司以违法保全申请莱芜市钢城区人民法院国家赔偿案赔偿决定书中,莱芜中院认为无可供执行财产而终结本次执行的情况下,启动国家赔偿程序,符合国家赔偿立法精神,应予以支持。在徐涛、赵庆杰分别因新泰市人民法院错误执行提起的国家赔偿案中,山东高院认为执行行为违法且无法在执行程序中予以补救,应适用《非刑事司法赔偿司法解释》第19条第(4)款之规定。

第3种处理方式:在认定案件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基础上适用兜底条款。该类文书仅有1份,即刘连舫与湖北省京山县人民法院违法保全国家赔偿案的赔偿决定书。荆门中院认为,京山法院(2016)鄂0821执7-6号执行裁定认定该案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无法实现债权的事实客观存在,该案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丁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9条第1款第(6)项规定的其他无需等待执行程序最终终结的情形。刘连舫以京山法院违法保全申请国家赔偿应予受理。快醒醒开学了

上述案件情况基本类似,即赔偿请求人提起国家赔偿申请时,案件均处于因无可供执行财产而终本,且案件执行工作无进展。因对终本的理解不同,采用了不同的处理方式,体现出3种不同的裁判观点。第1种处理方式采用形式终结观点,即只要案件属于终本,便不再进行实体审理,径直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赔偿请求,此种观点占绝大多数;第2种处理方式采用实质终结的观点,即案件长期无进展且无执行可能性,便可认定程序终结;第3种处理方式采用的是调和的观点,即案件虽未程序终结,但已无财产可供执行,可以适用兜底条款。第2、3种观点占极少数。

二、终本非为程序终结:困境与误区

(一)终本非为程序终结的困境

终本制度起源于司法实践,最终以司法解释的形式正式确立,并为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提供了正式结案方式,解决了长期以来执行积案带来的一系列问题。[2]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本后,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再次申请执行,因此执行案件尚未最终终结。以上规定,在案件执行方面体现的是对申请执行人权利的保护,防止被执行人因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而获利。[3]终本程序有利于执行案件的实施和管理,有利于申请执行人债权的维护和实现,但如果不考虑非刑事司法赔偿的基本原理和司法实践的困境,机械地将终本不属于程序终结的观点贯穿于非刑事司法赔偿案件审理中,终本程序实际上成了当事人实现国家赔偿请求权的阻却因素。

目前终本案件占了执行结案的绝大多数。如深圳中院在2011—2014年,分别有88%、74%、78%、93%的终本案件的执结率在10%以下。[4]北京三中院2013年至2017年共受理首次执行案件2928件,结案2825件。其中,以终本方式结案1267件;以执行完毕方式结案1390件;以其他方式结案168件。[5]如果继续采用绝对化的终本不属于执行结案的观点,则除本文第一部分所述的第二、三类极特殊情况外的绝大多数执行错误案件,都将难以提起非刑事司法赔偿。

(二)终本非为程序终结的误区

程序终结的规定本是为了避免执行程序与非刑事司法赔偿程序之间的混乱,使两种程序有序衔接、接续展开,充分发挥各自的功能作用。非刑事司法赔偿中,将终本认定为执行程序尚未终结的观点,其主要理由是申请执行人在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后,可再次申请执行。因此,将程序终结拘泥于形式结案,针对已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提起的国家赔偿,一律以执行程序尚未终结为由驳回其申请。[6]错误执行往往导致执行无法最终结案,只有将错误执行予以纠正、挽回损失,才可能实现执行案件终结。错误执行的纠正、损失的挽回距离错误执行发生的时间越短就越容易实现,因此要遵循及时性原则。《非刑事司法赔偿司法解释》之所以将程序终结作为启动非刑事司法赔偿的条件,主要目的是敦促错误执行的机关在原执行程序中迅速纠正错误、及时挽回损失。当错误执行的纠正、挽回损失因客观原因确实无法实现时,则应及时转向对因错误执行而导致权利受损的当事人的救济。实践中,大多数终本案件系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且恢复执行并执行到位的概率较低。对于此类案件,倘若不能视为执行程序终结,就不能实现执行程序内救济与非刑事司法赔偿的有效衔接,权利受损的当事人将得不到救济,并可能导致权利长期处于冻结状态。《非刑事司法赔偿司法解释》对于执行程序终结问题,并未区分执行结案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若固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不属于程序终结的观点,系是对《非刑事司法赔偿司法解释》关于程序终结规定的限缩解释,属于以执行程序法为主、以国家赔偿法为辅的解释视角。正确的解释视角应当是以国家赔偿法为主、以执行程序法为辅,把终本纳入国家赔偿法的视域中来进行合目的性解释。国家赔偿法虽然强调监督功能,但更重要的是其救济功能,即贯彻有利于受害人原则。只有将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放在在这个原则下进行解释,才能正确地适用国家赔偿法和相关司法解释。

当然,有的案件可能为避免因执行失职而被申请国家赔偿,故意利用程序尚未终结为理由阻断赔偿请求人的赔偿请求权,利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将执行案件长期挂案,以阻碍赔偿请求权人的赔偿申请。[7]2010年国家赔偿法修订时,取消了前置的确认违法程序,确立了多元化的归责原则,重点在于对国家机关的职务行为所造成的损害给予救济,主要用意并不是针对侵权国家机关的惩罚与追究。[8]进而言之,此一修改,不在于确立一个多元归责体系,而在于扫清违法归责的错误观念。[9]因此非刑事司法赔偿主要功能在于及时对受害人的司法救济,而不是对司法人员失职行为的追责。况且在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大背景下,错案追究的责任体系将更加健全,失职责任的追究将由其他法律制度和法律程序来完成。而且即使要追究相关执行人员的失职责任,也不能以此为阻却非刑事司法赔偿的原由。

三、终本应为程序终结:平衡与借鉴

终本程序作为近年来法院探索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退出机制的一种尝试,尚处于建构过程之中,其程序仍有待于进一步的发展和完善。[10]对终本程序的认识以及对其与其他关联程序之关系的认识亦须进一步加深。

终本案件在非刑事司法赔偿中能否视为程序终结之根本问题,在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菊花碎了一地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191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