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
【作者】 赵震江【分类】 法理学
【期刊年份】 1981年【期号】 4
【页码】 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866    
  
  十八世纪,在法国兴起了一场启蒙运动。这是继文艺复兴之后又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这次运动涉及的领域广泛,气势磅礴,绵延了大约一个世纪之久。它砸碎了宗教神学和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冲破了封建专制主义的束缚,开阔了人们的眼界,启发了人们的觉悟,不仅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七八一年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作了充分的舆论准备,而且在人类思想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这场启蒙运动中,涌现了一大批卓越的哲学家、政治家、法学家、文学家、科学家以及叱咤风云的革命领袖。孟德斯鸠(1689—1755)则是启蒙运动思想家的行列中早期的杰出代表之一。
  孟德斯鸠一生做了大量的理论工作,为后世留下了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他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所提出的三权分立学说,即把国家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立,由三个不同的机关掌握和行使、互相制约和互相平衡的理论,为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专制提供了一个锐利的思想武器,为建立资产阶级政治制度设计了一个重要蓝图。他成为这一学说的举世闻名的代表人物。
  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的思想渊源
  三权分立学说是孟德斯鸠的杰出贡献之一,他是这一学说的当之无愧的创始人。但是关于分权的思想,却由来已久。
  早在古希腊、古罗马奴隶制时代,关于分杈的思想就已萌芽。伟大的思想家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322)在其名著《政治学》一书中,就曾提到过关于“分权”、“制衡”的问题,并曾对各种政体进行过分类。后来,波利比
  图略(公元前201—120)从亚里士多德那里吸取了关于“混合政体”的主张,进一步论述分权的思想。他非常欣尝公元前三世纪时罗马的政治结构。他认为,罗马之所以能够长时期的保持强大的国家组织,是由于那里存在着三种基本因素,即君主制因素(执政官)、贵族制因素(元老院)、民主制因素(人民会议),这三个机关分享政治权力,形成了一个均衡的正常的状态。到十六世纪初,资产阶级政治学奠基人之一、意大利思想家马基雅弗利(1469—1527)继承了亚里士多德和波利比的分权思想,在《君主论》一书中提出,要吸取君主、贵族和人民的不同长处,建立一种“混合政体”,由君主、贵族和人民分别以自己的长处去行使一定的国家权力。
  古希腊、古罗马奴隶制时代思想家所讲的分权,实际上指的是三个等级的“等级分权”问题,不是后来的资产阶级同封建统治阶级斗争过程中的阶级分权问题。而十六世纪马基雅弗利讲分权时,由于资产阶级的力量还没有形成为阶级力量,所以分权只是表现为他们向封建主乞求一席之地而已。真正从资产阶级同封建统治阶级之间阶级分权的意义上提出分权的,应该首推英国资产阶级思想家洛克(1632—1704)。他总结了英国资产阶级夺取立法权的经验,把它上升为理论,提出了关于分权的思想。他在《政府论》(下篇)中,把国家仅力和国家机构分成三部分,即立法权、行政权和联盟权。立法权就是制定和颁布法律的权力;行政权就是执行法律的权力,所以也包括司法权;联盟权就是处理战争与和平问题以及同别国关系的权力。洛克认为,这三种权力应由不同的部门执掌,不能集中在君主一人手中。他认为,立法权乃最高权力之所在,应由议会行使。但议会不应同时又是负责执行自己所制定的法律的机关。他主张行政权属于国王,国王指导法律的执行,任命大臣、法官和其他公职人员。国王的活动服从法律,但他对国会有一定的制约权,如否决权和解散国会的权力等等。洛克还主张把联盟权同立法权分立。但他认为行政权同联盟权是联合在一起的,都需要以武力作后盾,而武力的指挥权是不能分开的,所以他主张联盟权由国王行使。洛克关于分权的基本思想不仅是指机关职能和人员的分立和分工,而且包括使王权服从于议会,这正是十七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目的。可见,洛克的分权理论只不过是当时英国“光荣革命”后的政治制度既定事实的反映,是为这一制度辩护和提供论据的。历史上被资产阶级称之为“光荣革命”的一六八八年政变,推翻了斯图亚特王朝,经过复辟和反复辟的多次较量,在英国终于建立了以地主贵族和大资产阶级联盟为基础的君主立宪国家。并且由国会于一六八九年和一七0一年先后通过的两个宪法性文件《权利法案》和《王位继承法》所确认下来。这两个法案规定,未经国会批准,国王不得颁布法律和废止法律,一切法律只有经过国会通过才能生效;国王无权控制军队,不得擅自征兵和征税,财政权永远属于国会;法官为终身职务,除非两院弹劾不得免职,等等。这样,既保留了王权,又大大限制了王权;立法权不能与行政权完全合一,但也不能完全分立,实际上成为一种“混合体”。这两个法案虽然确立了国会的最高立法权和司法权方面的某些独立,扩大了资产阶级的权力,实际上是在资产阶级同封建贵族妥协的基础上,规定了王室继续存在的条件。后来到了十八世纪前期的时候,资产阶级的两党制和内阁制在英国最后形成,资产阶级在议会中占居了优势,分权才成为现实,国家行政权力逐步转到内阁首相和大臣手里,内阁不向国王负责,而向议会负责,国王作为国家元首成了点缀品。这样,君主立宪政体下的分权制最后在英国确立下来。
  从英国国家体制的变迁可以看出,洛克所主张的分权,就是国家权力的转移,即把一部分权力从代表封建地主阶级的国王手里转移到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议会手里,即资产阶级分享一部分封建阶级的权力。把这一以妥协而告终的英国革命实践,上升为论理的洛克的分权思想,当然也具有保守性和妥协性。但是,洛克关于在君主立宪政体下实行分权的思想,在当时对限制君权、反对专制主义确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它适应资产阶级革命的需要,体现了历史的进步。所以,在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时候借助于它,是很自然的事情。孟德斯鸠以他的丰富的历史知识和对各国政治制度的考察为基础,以英国的君主立宪为模型,集分权理论和实践之大成,充分论证了自己的三权分立学说。
  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的内容和实质
  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同他的政体思想、法治思想和自由平等思想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正是从这些思想出发,引伸出了关于国家权力能不能限制和应不应限制、能不能分割和应不应分割的问题。
  孟德斯鸠沿袭亚里士多德的依照统治人数的多少和国家所实现的目的为标准的分类方法,把国家分为三种类型:共和政体、君主政体和专制政体。他认为共和政体又可具体分为民主制的和贵族制的。民主制政体的原则是自由平等和爱国主义的品德;它的性质是全体人民掌握国家的最高权力,由人民制定法律。贵族制政体的性质是一部分人掌握国家最高权力,这部分人制定并执行法律;它的原则也需要上面所说的品德,但不象民主制政体那样绝对必需,“只要有法律并在这一方面获得执行,就够了”。孟德斯鸠认为,君主制政体是以法律为依据、以贵族为依靠的一个人的统治。君主政体的性质是一个人掌握国家最高权力,但君主要依照基本法律治国。他说,君主政体的原则是荣誉。这种荣誉是每个地位、品级高的人或阶级,对于本人或本阶级的特权所具有的威觉。所以荣誉的性质是要求优越的地位和高名显爵。在他看来,贵族的存在是君主制的必要标志。孟德斯鸠认为,专制政体的性质是由一个人来掌握国家最高权力,它是不需要法律或只有很少法律的个人统治。专制政体的原则是恐怖。他指出,“在专制国家里,人们不知道什么是荣誉”,“在那里人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人认为自己比别人优越;在那里人人都是奴隶,已经没有谁可以比较一下优越了。”[1]
  孟德斯鸠详细论证各种政体的目的在于。反对君主专制制度,推崇君主立宪制度。他的锋芒所指是法国的专制王朝,他的理想“模特”,就是英国的现行制度。他说:“专制政体的灭亡则是由于自己内在的缺点。”[2]他指出,君主立宪制是一种“优良的制度”。它的特点是“小事问首长,大事问群众,因此平民作主,首长实行”。[3]为了阐发自己的君主立宪思想,他还指出,一切国家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就是自保。但每一个国家又都有其独特的直接目的。他详细列举了各种政体国家的独特的直接目的之后,并着重指出:“世界上还有一个国家,它的直接目的就是政治自由”。“在政制中发现政治自由,并非十分困难的事。如果我们能够看见自由之所在,我们就已经发现它了,何必再寻呢?”[4]他所指的这个具有政治自由的国家,就是在取得资产阶级革命胜利之后建立了君主立宪政体和分权制度的英国,它是个活生生的典型,就摆在那里。
  孟德斯鸠在其早期著作中是拥护共和政体的。在《波斯人信札》一书中,他曾批评那些封建的历史编纂学者不重视共和政体,并引述古希腊、古罗马的历史和列举当时实行共和制的瑞士、荷兰的例子,来论证共和制的优越性。后来则改变初衷,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转而推崇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制度,这可能同他的贵族阶级地位以及到英国考察和受到洛克著作的影响有关。但不管怎样,他坚决反对封建专制和坚持分权的立场从来没有动摇过,这是他的主导思想。孟德斯鸠从论述政体入手,破除了“君主至上”的迷信,针对封建专制国家的最高权力的不可分割性和不可转让性,进行了粉碎性批判,并为自己提出反对封建专制、建立资产阶级国家的理论纲领——三权分立学说,铺平了道路。
  分权的理论前提确立之后,就是怎样分权的问题。孟德斯鸠说:“每一个国家有三种权力:(一)立法权力;(二)有关国际法的行政权力;(三)有关民政法规事项的行政权力。”“我们将称后者为司法权力,而第二种权力则简称为国家的行政权力。”[5]按照他的说法,所谓三权分立,就是把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属三个不同的国家机关,而不能集中在一个人或一个机关手里。他主张,立法权由议会行使,行政权由君主掌握,而法院专掌司法权。通过这样的分权,使这三种权力和三个机关互相制约、互相均衡,从而保障政治自由。他写道:
  “当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同一个人或同一个机关之手,自由便不复存在了;因为人们将要害怕这个国王或议会制定暴虐的法律,并暴虐地执行这些法律。
  如果司法权不同立法权和行政权分立,自由也就不存在了。如果司法权同立法权合而为一,则将对公民的生命和自由施行专断的权力,因为法官就是立法者。如果司法权和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将握有压迫者的力量。
  如果同一个人或是由重要人物、贵族或平民组成的同一个机关行使这三种权力,即制定法律权、执行公共决议权和裁判私人犯罪或争讼权,则一切便都完了。”[6]
  至于说什么是政治自由?孟德斯鸠认为:“一个公民的政治自由是一种心境的平安状态。这种心境的平安是从人人都认为他本身是安全的这个看法产生的。要享有这种自由,就必须建立一种政府,在它的统治下一个公民不惧怕另一个公民。”[7]他还说:“政治自由并不是愿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所禁止的事情,他就不再有自由了,因为其他的人也同样会有这个权利。”[8]这些话都是很精辟的,直到今天仍不失其光辉。它十分深刻地阐明了法律和自由的关系。他所说的这种法律约束,不只是对老百姓,而主要是指向那些滥用权力的人,充分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他认为,要保障公民的政治自由,就必须实行“三权分立”和“制衡”原则。他明确宣布,从政治自由同政体的关系上说,“政治自由是通过三权的某种分野而建立的。”[9]
  孟德斯鸠关于三权分立的学说,反映了早期法国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要求,其根本目的是为保护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关系服务的。孟德斯鸠认为,私有财产是人们的“自然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因此他提出,立法机关的主要任务是颁布保护公民私有财产的法律;行政权是促进人们遵守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而司法权力则是处罚一切侵犯私有财产的人。他所说的“保障公民的政治自由”,也只不过是资产阶级的自由,即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范围内的自由,包括贸易自由、买卖自由等等,因此它只能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孟德斯鸠代表的是资产阶级化的贵族的利益,但在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五统治时期,资产阶级贵族不能参加国家管理,同时由于刚刚发展起来的资本主义经济受到了封建专制的限制和封建统治阶级横征暴敛的摧残,这不能不引起资产阶级的反抗和不满。作为资产阶级化的贵族的代言人的孟德斯鸠,所提出的“三权分立”的政治纲领,正是对封建统治阶级的公开挑战。
  孟德斯鸠三权分立学说对资产阶级分权理论的新贡献及其进步意义
  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指出过,资产阶级在其发展的每个阶段,“都有相应的政治上的成就伴随着。”[10]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较之洛克的分权思想有了很大发展,并充分显示了这一学说的历史进步意义。
  第一,孟德斯鸠明确和强调了司法独立原则。在洛克的思想中,“司法独立”的概念是模糊的;在英国的实践中,“司法独立”是不彻底的。洛克认为司法权是执行权之一,按照他的主张和英国的实践,虽然司法机关对行政机关是独立的。国王不能控制法院,但高等法院必须执行议会的决议,受议会的监督,并且贵族院本身同时又是最高裁判机关,这实际上是“权力的混合”,并没有分立。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则明确的多、彻底的多。他认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司法权——惩罚犯罪和裁决私人讼争的权力(指审判权),应该是完全独立的,专门由法院和陪审官行使。司法独立是三权分立和“以权制权”的重要支柱。司法独立,意味着必须结束封建的司法专横的局面,意味着资产阶级要从封建统治阶级那里分得更多的权力,使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利益具有更多一层的保障。它确实是反对封建专制的一个有利的武器,起了历史进步的作用。它对资产阶级各国的司法制度,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第二,孟德斯鸠明确地阐述了制衡的原理。他认为,“制约”和“均衡”是为了防止权力的滥用。“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11]所谓“以权力约束权力”,就是立法、行政、司法这三种权力互相分立、互相制约,保持平衡。这是为资产阶级设计了一个反对封建专制主义和依法治国的完整方案。依照这一方案,不仅使资产阶级国家机关的分工理论化了,同时使立法和法律程序发生了历史性的革命变革。既然立法权属于议会,即可通过议会把资产阶级的意志集中表现为法律,这就一改从前君主的意志就是法律、 “言出法随”的封建专横,从立法形式上实现了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程序。这就产生了近代意义上的“法制”,使国家政治制度和国家活动中的“君主至上”变为“法律至上”,以资产阶级的法治,代替了“朕即国家”、“法出于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人治。这是历史上的一大进步。
  第三,孟德斯鸠认为,不仅君主专制制度应该实行分权,即使是君主立宪制和共和制都应该实行“三权分立”和“制衡”的原则,否则,任何国家都有腐化和倒向专制的可能。这不仅为反对封建专制提供了思想武器,而且为防止从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倒退到专制制度增设了一道障碍。由此可见,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的原则比一般意义上的“分权”,其含义和意义要广泛的多。这个学说不仅适用于法国,而且成为资产阶级各国的一项普遍性的民主制原则;它不仅在资产阶级夺取政权的过程中有着革命的作用,而且在反对封建主义复辟的斗争过程中也有着重要作用。
  列宁曾经指出过:“判断历史的功绩,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此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12]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大大丰富和发展了历史上所有关于分权的思想和理论,使它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
  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对资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宪法的影响
  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是资产阶级的政治要求在意识形态上的反映,是时代的产物。所以它孚众望、得人心、顺乎潮流。它首先为美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先行者所接受。一七七五年北美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独立战争,这是一场资产阶级性质的大革命。在独立战争前后,美国的资产阶级报刊曾大量介绍孟德斯鸠的著作,特别是《论法的精神》一书。独立战争的领袖们不仅非常熟悉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并且非常成功地实践和丰富了这一学说。
  美国于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布独立后,十三个州的十一个州,分别依照《独立宣言》所提出的一些政治原则,制定了州宪法,成立了州政府。这些州宪法都贯彻了三权分立的原则,特别是在一七八七年《美利坚合众国宪法》中,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原则进一步得到了充分的反映和肯定。依照这部宪法规定,美国建立了统一的中央政权——联邦政府。联邦政府包括国会、总统、最高法院三部分。行政权集中在总统以及由他任命的国务卿和内阁阁员手中。总统任期四年。他不对国会负责,而且有权否决国会的决议,除非国会以三分之二的多数坚持原议。国会掌握立法权,为最高立法机关。它由参议院和众议院两院组成。国会有权在一定条件下对总统进行弹劾。司法权集中在最高法院。法官由总统任命,并经参议院同意。法官如不违宪,任期终身。最高法院有权解释宪法和法律,对它认为不符合宪法精种的法律,可以宣布为“违宪”,而使之失败。这部宪法虽然只有七条,但它是资产阶级国家第一部比较完整的成文宪法,迄今仍然是美国的现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8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