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驾车甩人致死行为的定性及法律适用问题
【作者】 张素莲【作者单位】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
【分类】 刑法分则
【中文关键词】 行为定性;主观心态;放任与过失;情节较轻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4
【页码】 49
【摘要】 针对驾车甩人致死行为,在实践中定罪量刑存在较大分歧的问题。在阐述四个案件分别应的起诉罪名、裁判结果的基础上,从法律适用的角度,重点分析行为人驾车甩人时“放任”死亡后果发生的认定;驾车甩人时过于自信能够避免死亡后果发生的“过失”认定。在结合具体案件分析行为人的主观心态后,提出对这类行为宜定性为故意杀人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两个罪名。同时,从被告人主观恶性、犯罪手段及被害人将自身置于危险境地等因素分析,论证了认定故意杀人罪“情节较轻”的理由和条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1074    
  实践中,多个驾车甩人致死的案件,在定罪及量刑上存在较大分歧。本文拟就相关案件涉及的定性及法律适用问题,进行类型化分析,以统一对相同或类似案件的裁判规则。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
  (一)被告人刘某驾驶的切诺基牌汽车(与其有婚外情的李某坐在车上)停在北京市某小区门外马路期间,被其妻被害人陈某(殁年39岁)发现,遂与刘某发生冲突,陈某的多名亲友亦闻讯赶到现场劝解。后刘某为离开现场,在陈某拉拽着车辆副驾驶车门的情况下,突然加速驾车驶离现场。陈某被拖行至小区南侧的人行横道时倒地,被车轮碾压头部、躯干部后死亡。经鉴定,陈某符合被机动车碾压致重度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刘某在意识到自己碾压到他人后,仍然继续驾车离开。后陈某亲属将刘某叫回现场并报警,民警到现场将事后返回的刘某抓获。
  现场多名证人证实,听见刘某踩油门很大的声音,且越开越快,拖着陈某行驶约100多米,陈某倒在地上。被告人刘某供述,其赶紧加油离开,把油门踩到最大,车向左前方加速前进,又迅速向右打方向,调正车头后向南开,其间听见“咯噔”一声,车有个小颠簸,这一事实有与刘某同车的李某证言予以佐证。因案发现场未有监控录像,无法确定涉案车辆行驶的速度。
  检察机关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一审法院改变罪名为故意杀人罪,鉴于被告人刘某系自首及本案具体情节,从轻判处刘某无期徒刑。二审法院认为,鉴十刘某案发后自动到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等情节,依法对刘某从轻处罚,改判为有期徒刑十年。
  (二)被告人杨某将其驾驶的越野车停放在北京市西城区某大型商场附近的停车场内。停车三个小时后,停车场管理员丁某(男,殁年47岁)向杨某索要停车费人民币40元,杨某交给丁某人民币10元后欲离开,丁某坚持索要40元停车费,杨某遂摇上车玻璃并发动汽车,将车开出停车位并掉头加速朝街边道路行驶。丁某拉车门把手继续索要停车费,杨某目睹此情况,将车减速后停车,见丁某仍拉着车门把手不放,遂再次启动汽车,后急加速向前行驶,丁某拽着车门随着汽车跑出数十米后被甩出,倒地死亡,经鉴定系因重度颅脑损伤死亡。杨某驾车逃离现场,后被公安机关抓获。
  经鉴定,丁某摔倒时,车辆瞬时行驶速度高于43.6公里/小时,低于54.6公里/小时。在事故发生过程中,杨某通过左侧后视镜可清晰看到丁某,且汽车处于急加速状态。而且,鉴定人对事故发生地进行了勘验,结合录像,杨某驾车开始加速至丁某倒地行驶距离约为69米,杨某这段时间的加速度为1-1.6,而该车正常情况下平均加速度应为0.89。鉴定人分析,案发时驾驶员加速时基本上把油门踩到底,并且持续了一段时间。
  公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一审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杨某有期徒刑十年;二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虽构成故意杀人罪,但系情节较轻,且考虑民事赔偿调解、谅解等情节,改判为有期徒刑五年。
  (三)被害人王某(男,殁年50岁)在北京市西城区某医院附近收取停车费。被告人常某驾驶越野车前往某医院,其间在医院附近的停车位停车,后未交纳停车费驾车离开。常某驾车行至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与牛街交叉路口,在东向西方向左转车道等待信号灯时,王某骑车追至常某车旁,要求其交纳停车费,二人因此发生争执。后常某从左转车道违规直行加速通过路口,王某遂抓左前门把手跟车奔跑。常某发现王某挂在其车辆左侧后,遂踩刹车将王某甩脱在地,王某头部被该车左后车轮碾压,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常某作案后驾车离开现场,后于当日21时许被民警查获。
  案发后,双方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被害人亲属对常某表示谅解。在审查起诉阶段,被告人常某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同意公诉机关提出的有期徒刑三至五年的量刑建议。
  经鉴定,涉案车辆在鉴定意见书所选取的参考点1和参考点2通过参照物的行驶速度约为39.9公里/小时。而且,与现场监控录像进行比对,鉴定意见书中所测量的参考点在常某甩脱王某之前,证明在甩脱之前车速已经达到39.9公里/小时。
  公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情节较轻)提起公诉,建议法院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并提出有期徒刑三至五年的量刑建议。一审法院认定常某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系情节较轻,并考虑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认罪认罚,积极赔偿达成调解并取得谅解等情节,采纳了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判处被告人常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宣判后,检察机关及被告人均未提出抗诉或上诉。
  (四)被告人张某与被害人李某(女,殁年36岁)存在不正当关系,李某曾向张某多次索要钱财。张某驾驶汽车在北京市西城区一胡同行驶,李某从该车右侧人行道跑过来追上车辆,张某明知李某用手抓拽该车副驾驶车门跟跑,仍继续驾车低速行驶,致使李某在跟跑过程中倒地,并被该车碾压背部左侧,致创伤失血性休克当场死亡。
  案发时,工人正对胡同下水管道进行改造,管道施工占了一侧道路,仅够一辆车通过。证人证实在视线范围内没看见涉案车辆有明显加速的情况。侦查员调取案发现场周边现场监控,并结合监控内容实地测量,李某接触张某驾驶汽车位置至李某倒地位置约23.5米的距离。
  案发后,被告人张某报警,并在案发现场等待,于案发当日归案。在审理期间,双方就附带民事赔偿达成调解,被害人亲属对张某表示谅解。
  公诉机关以故意伤害(致死)罪提起公诉。一审法院改变罪名为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四年。宣判后,检察机关、被告人均未提出抗诉或上诉。
  二、驾车甩人致死行为的法律适用分析
  (一)实践中定罪量刑存在的分歧
  一是定性存在较大的分歧。一方面,对于上述四个案件,公诉机关起诉的罪名是故意杀人罪或故意伤害罪。另一方面,除案例三在审查起诉阶段适用认罪认罚外,其他三个案件的辩护人均是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进行罪轻辩护。在审判阶段,合议庭乃至参加法官会议的审判人员,对案件定性的分歧较大。尤其是针对案例四的定性,裁判前存在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死亡罪三种定性意见,后经法官会议的充分探讨、争论,结合案件事实、证据深入分析被告人驾车甩人时的主观心态,并参考相关案例,最终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罪。
  二是量刑上的分歧。主要表现为一审与二审法院对案例一、案例二在量刑上的分歧。在对案例一的被告人量刑时,虽然均考虑了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被害人作为心智健全的成年人,拽车门把手跟车奔跑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等具体情节,仍然存在尤期徒刑与十年有期徒刑的本质区别。在对案例二的被告人量刑时,虽然均认定了被告人驾车甩人致死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对是否构成“情节较轻”存在分歧,二审法院从有期徒刑十年改判为五年,则直接影响了对被告人选择法定刑幅度不同的量刑档次。
  (二)法律适用分析
  基于犯罪行为与刑罚轻重的协调性原则,笔者认为,在法律适用时,如果某个行为符合多个罪名,从主客观相统一的角度,应充分考虑行为人实施涉案行为时的主观认识和意志因素的复杂性,在罪责刑相适应原则指导下,综合衡量行为和应判处刑罚相协调的情况,确定更为恰当的罪名。
  实践中,犯罪行为人的主观心态最为复杂,在判断时不像客观行为通过事实、证据容易证明。由于行为人畏惧法律追究、避重就轻等因素影响,到案后可能不如实供述其真实的想法,如果仅靠被告人供述进行判断,很难做到罪责刑相统一。从主观见诸于客观的角度,从客观的危害社会行为及案件中的相关证据,进行综合分析行为人作案时的主观心态,即从案件的起因、行为的对象和条件、行为的方式、行为的结果及行为人对结果发生后的态度,进行全面考察分析,可以依法有据地认定行为人作案时是“放任”或“过失”的主观心态。
  1.驾车甩人时“放任”心态的认定
  关于犯罪故意的认识程度,无论是对直接故意还是间接故意,刑法第14条都是用“明知……会发生”来描述,而明知会发生包括明知必然发生和可能发生两种情形,间接故意在认识程度上只能表现为行为人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后果的心理态度[1]。根据刑法的规定,犯罪故意的意志因素表现为“希望”和“放任”。“放任”就是听其自然,听之任之,纵容危害后果的发生。换言之,就是对危害后果的发生,虽然不积极追求但也不设法避免。只要行为人并非希望结果不发生,而是在心理上能够接受结果的发生,就属于放任。[2]而且,对于“放任”,需要同时结合三个层次进行递进式判断。一是放任必须建立在对结果发生的“盖然性认识”基础之上;二是行为人必须对结果有过“认真的”估算;三是对结果发生采取“无所谓”态度,但却认可、接受后果,使具体危险转化为具体的实害后果。[3]
  从上文对“放任”的论述看,结合上述多个案例的具体情况,可以看出,即使将被告人驾车甩人致死行为,认定为故意杀人罪,从学理上讲,这种故意也只能认定为间接故意。
  从案例二看,在被害人拉着车门把手随车行进时,杨某明知自己与被害人就停车费的争议未达成一致,作为有驾驶资格的驾驶员,且其观察位置及角度亦完全能够看到被害人与车有接触,但为逃避给付区区30元的差额停车费,尽早摆脱被害人,猛踩油门急加速驾车行驶,将尚在车旁、与车有接触的被害人的生命置于极为危险的境地,最终被害人被时速43.6公里-54.6公里/小时高速行驶的车辆甩出,倒地后因颅脑损伤死亡。杨某对于加速后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主观上持放任的心态。如果第一次启动车辆后,在被害人追跑过程中导致被害人死亡,可以说,其主观心态介于放任与过失之间,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也未尝不可。但是,在车辆第一次启动被害人不放手时,被告人杨某停车后再次加速,且再次加速后被害人仍不放手跟跑,杨某应当预见到被害人有可能被带倒或甩出导致的死亡后果,其不顾被害人生命的安危,甩掉被害人后驾车离去,综合后一次加速的行为,主观上即具有放任故意。
  案例三中,常某同样是被停车管理员追要停车费拽车门跟跑,在车速39公里/小时行进的过程中,常某虽没有采取急加速的方式甩人,而是用急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107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