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简论侦查终结对疑案的处理
【英文标题】 A brief analysis of the dealings with complicated case after the conclus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作者】 冯涛【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侦查终结 疑案 撤销案件
【英文关键词】 conclus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complicated cases suspension of cases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2
【页码】 43
【摘要】

由于现行刑诉法对侦查终结疑案的处理并无规定,导致侦查实践中“疑案从挂”、勉为其难地提出起诉意见这些或者违反法律规定、或者规避法律的情形始终存在。本文从剖析刑诉法对侦查终结规定的立法缺陷入手,对侦查终结疑案处理的基本条件及价值进行了论述。

【英文摘要】

Due to the lack of regulation in Criminal Procedure in the aspect of how to deal with complicated cases after the conclus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by the police.The prosecutor has to put forward their prosecution without hard evidence at hand,and the police have to suspend the complicated cases in their practice. It is a long existing phenomenon that some thing not in conformity with law and avoidance of law regulation happen here and there.This paper tries to analyze the deficiency in the legislation of criminal procedure in the aspect of the conclus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and furthermore,it has all organized argument of the basic requirement and value definition of how to deal with complicated cases after the conclus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by the pol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0557    
  
  

一、问题的提出:现行刑诉法对侦查终结规定之不足

侦查终结是指侦查机关对立案侦查的案件,经过一系列的侦查活动,根据已查明的事实、证据,并依据有关的法律规定,足以对案件作出移送审查起诉或撤销案件的结论,从而决定结束侦查的一种诉讼活动。在我国,侦查终结包括公安机关对案件的侦查终结和人民检察院办理自侦案件的侦查终结。本文着重论述的是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对疑案的处理。侦查终结是侦查程序中的最后一个阶段,也是刑事诉讼中相当重要的一项诉讼活动,它既是对侦查的总结,又是起诉、审判的前提和基础。刑诉法对侦查终结案件的处理,主要体现在第129、130条。刑诉法第129条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的案件,应当做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并且写出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并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第130条规定“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撤销案件: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的,应当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并且通知原批准逮捕的人民检察院。”显然,根据现行刑诉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对侦查终结的案件有两种处理:

1、提出起诉意见。对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案件,应当提出起诉意见,制作《起诉意见书》,并将案件材料和证据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

所谓犯罪事实清楚,是指与定罪量刑有关的事实和情节应查清;证据确实、充分,是对证据质和量的要求。“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通说是应具备四个条件:(1)据以定案的证据均已查证属实;(2)案件事实均有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3)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矛盾得到合理的排除;(4)对案件事实的证明结论是唯一的,排除了其它的可能性。[1]需要明确的是,侦查终结时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不同于提起公诉和审判阶段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它只是侦查机关通过对收集证据的审查、判断后的单方面认识,既没有经过公诉机关的检验,也没有在审判阶段经控、辩双方质证、辩证后由中立的裁判者得出结论。既然是侦查机关单方面的认识,因此刑诉法第129条提出的“应当做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这一证明标准,显然是对侦查机关提出了过高的要求。如果将侦查终结的条件由“侦查机关应当做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修改为“侦查机关认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更符合侦查机关所处办案处阶段的认识能力。

2、撤销案件。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公安机关应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并制作《撤销案件决定书》。为了论述的方便,姑且将这种撤销案件称为“法定撤销案件”。

不符合侦查终结条件的,应当撤销案件,撤销案件的情形刑诉法有相应的规定,即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公安部于1998年5月14日发布施行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68条对此有更为具体的规定“经过侦查,发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撤销案件:(1)没有犯罪事实的;(2)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3)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4)经特赦令免除刑罚的;(5)犯罪嫌疑人死亡的;(6)其他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的。”这一规定表明,没有犯罪事实或符合刑诉法第15条所规定的情形之一,就应撤销案件。

总体而言,刑诉法所规定的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的情形就是上述两个方面。然而,事实上,侦查终结还有另一种情形:有些案件经过反复侦查,在法定期间届满时,仍然是犯罪事实不清或证据不足,既没有足够的证据移送审查起诉,又并非完全符合法定撤销案件的情形。对此该如何处理,刑诉法无明文规定。司法实践中常见的有两种做法,或者久拖不决,将疑案挂起来,既不移送起诉,也不放人;或者勉为其难地提出起诉意见,将案件移送至检察机关,而检察机关通常会经退回补充侦查后再作出证据不足的不起诉决定。既然侦查是有期限规定的(虽然我国刑诉法中没有侦查期间的规定,但有明确的侦查羁押期限的规定),所以前一种做法本身就违反了法律的规定,而且严重侵犯了犯罪嫌疑人的权利:第二种做法表面上看,似乎解决了“疑案从挂”的问题,实际上不过是对现行法律的规避,也是对有限的司法资源的浪费。

二、问题的解决:侦查终结时对疑案的处理

此处所谓“疑案”,是指侦查机关经过反复侦查,在法律规定的侦查期间届满时,既无充分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也无充分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没有实施犯罪。也就是说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与否不能得出明确的结论。这就是侦查终结时的“疑案”。当然,侦查终结时,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认定,仅具程序意义;具有法律意义的有罪认定,其权力由法院统一行使。依据现行刑诉法的规定,我国侦查终结、提起公诉的条件与法院审判时对被告人作出有罪判决的条件是基本一致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因此,侦查终结对疑案的处理,首先可以通过对审判、起诉的相关法条进行分析人手:

刑诉法第162条第3款特别规定了证据不足的无罪判决——“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与此相对应,在审查起诉这个环节,规定了证据不足的不起诉——刑诉法第140条第4款规定“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可以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此处的“可以”表述不准确,只能作“应当”理解才符合立法之精神,这一点在学界已达成共识。)既然侦、诉、审的证明标准都强调一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而同样证明标准下对案件的处理——审判阶段有证据不足的无罪判决、审查起诉环节有证据不足的不起诉,那么对侦查终结时证据不足的疑案的处理,理应把握一个基本原则:证据不足的撤销案件。

此外,国外关于侦查终结的规定也会给我们一些启迪。在德国,许多的侦查程序并非以起诉为结束,而是中止诉讼程序。诉讼程序将以下述的理由而中止、结束:1、基于诉讼程序之原因:例如,因有诉讼障碍;2、基于实体法之原因:例如,发现该行为不违法;3、基于事实之原因:例如,被告并不负该罪责,或不能证明被告犯该罪:4、有时亦得基于便宜原则之原因(微罪不举)。[2]中止理由之三“不能证明被告犯该罪”和本文所言“侦查终结时的疑案”有相同之处:有证据证明有犯罪嫌疑,但尚未达到证明标准之要求。这里的“中止诉讼”实际上就是我国刑诉中的“终止诉讼”。“终止诉讼”依据刑诉法第15条之规定在侦查中的表现形式即是撤销案件。在法国,实行预审制度,预审法官具有双重职能:领导和指挥对现行重罪和轻罪的侦查:批准拘留、逮捕、司法管制和临时羁押,对刑事案件进行预审。《法国刑事诉讼法》第177条规定:如果预审法官认为案件事实并不构成重罪、轻罪或违警罪,或者罪犯无法认定,或者对被审查的人控告尚不充分,应以裁定宣布不予追诉。临时羁押的审查人,应予释放,同时可决定归还扣押物品。在丹麦,刑事诉讼程序开始于警察的询问,警察询问结束后,可以根据案件情况,作出放弃起诉、撤销指控、混合罚款和提交法院进行审判的起诉等决定。如果经调查,认为所调查的证据足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构成犯罪并受刑事处罚,即作出起诉决定;如果经调查,认为所调查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则应作出撤销控告的决定;如果经调查,认为所调查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构成犯罪或应受刑事处罚,则作出放弃起诉的决定。意大利则规定,初期侦查以三种方式结束:撤销案件、提出交付审判的要求、启动特别程序。撤销案件的条件是:在初期侦查期限内,经查犯罪消息是不属实的,或者缺乏追诉的条件、犯罪已经消灭或者有关行为不被法律规定为犯罪时,公诉人可以向负责初期侦查的法官提出撤销案件的要求。[3]显然,这些国家对侦查终结的案件,如果出现期限届满,仍不能证明犯罪时,通常是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对证据不足的撤销案件,各国均规定了限定条件。根据我国的现实情况,证据不足的撤销案件应设计为包括实体条件和程序性条件两个方面。

(一)、证据不足的撤销案件的实体条件

刑诉法规定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的条件是: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法定的撤销案件的条件是: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的行为符合刑诉法第15条规定的情形之一。那么,证据不足的撤销案件的基本条件应当是“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犯罪事实清楚”,通常是指与犯罪有关的人物、时间、地点、动机、目的、手段、后果清楚,当然,这并非指所有细节清楚,而是指有关定罪量刑的情节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则是指证据既达到了质的要求——真实可靠:又达到了量的要求——证据环环相扣,形成一个证据锁链,有足够的证明力证明犯罪事实。

侦查终结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衡量标准,可以界定为四个方面:首先,认定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证据均已查证属实。即侦查机关认定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每一个证据都符合证据的“三性”——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其次,涉及定罪量刑的案件事实均有证据予以证明。即证据对犯罪事实、情节的认定没有疏漏。然后,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矛盾得到合理的排除。最后,认定案件事实的结论是唯一的,合理地排除了其他可能性。

证据不确实、充分,如何衡量,刑诉法无明确规定,(实际上,何为证据确实、充分,刑诉法也无明确表述)对此把握,可参照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司法解释来理解。最高人民检察院于1999年颁布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055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