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保护伞”研究
【英文标题】 The Research for Underworld Organizations’Protection Umbrellas
【作者】 黄立【作者单位】 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保护伞”;认定;寻找途径;保护手段;打击难点;打击对策
【英文关键词】 “protection umbrellas”;determine;way of to lasso officials;protective means striking difficulties;striking countermeasure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5)08—0091—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8
【页码】 91
【摘要】 黑社会性质组织往往通过金钱贿赂、感情联络、跑官要官、美色引诱和威逼就范等途径寻找“保护伞”;“保护伞”则采取消极放任、袒护包庇、避重就轻、相互勾结、滥施影响和鼓励放纵等形式,对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保护。虽然面临发现线索、执法、取证和结案处理等多方面的困难,但我们可以从坚持“三个彻底”、实行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相关部门密切配合、运用多种侦查谋略和严格把握法律界限等五个方面着手,彻底打击“保护伞”。
【英文摘要】 Underworld organization’s usually lasso of ficials became the protection umbrella with money,affection,woman,intimidation.Protection umbrellas protect underworld organization with to indulge,misprision,to disguise,to collude,to connive and to encourage.Although having many difficulties such as to discover crime’s clue,to administer laws,to acquire evidences,to punish mobsters,we can blow sky—high protection umbrellas with to persevere in beat,to work earnest,to strengthen cooperation,to use strategies of reconnaissance and to grasp law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891    
  一、“保护伞”问题的提出
  在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首次出现了“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一名词,但在2000年以前,全国各地以第294条定罪的案例很少。直到2000年12月,为了给“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提供更有力的法律武器,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司法解释,明确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应具有包括“保护伞”在内的四个基本特征。
  然而,在“打黑除恶”的实践中,一些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尽管其黑社会性质的特征非常明显,但由于背后没有形成黑“保护伞”[1]而不能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造成打击不力的被动局面。
  费了大力气“打黑除恶”的公安、检察系统,更多倾向于不要对“国家工作人员提供非法保护”即我们通常所说的“黑保护伞”过于苛求。在与法院多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2001年1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作立法解释的要求。2002年4月,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含义从组织结构、经济利益、暴力破坏和“保护伞”.等四个方面作出了明确界定。与“保护伞”有关的表述是:“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新的立法解释与高法的司法解释最关键的不同之处在于:“黑保护伞”不再作为界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必要条件。它显示对黑社会性质组织要“打早打小”的意见占据了上风。这也再一次表明了中国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决心。但并不是说“黑保护伞”在黑社会组织中的作用不重要,所以,法制工作委员会认为:在一般情况下,犯罪分子要在一定区域和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如果没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是难以实现的。但也不能排除尚未取得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包庇或纵容,通过有组织地实施多次犯罪活动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情形{1}。
  另一方面,从“打黑除恶”的实际情况看,一般认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形成必然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如果没有“保护伞”的庇护,就很难“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更不可能有公开的势力范围。所以,在有一定规模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背后,往往是有“保护伞”在撑腰的。如在湖南永州的蒋齐心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中,被查出的违法违纪的党员、干部及国家机关工作人员44人,其中处级干部8人,科级干部19人。湖南涟源谭和平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背后则是涟源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
  从全国范围来看,近几年一些影响较大的黑社会组织犯罪也都有“保护伞”的影子。如沈阳的刘涌黑社会性质组织,45名犯罪分子在横行沈阳一年多时间里打死打伤40多人,无恶不作,而在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充当“保护伞”的就是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原常务副市长马向东以及政协、法院、检察院、财政局、建委等多个要害部门的10多名领导。由此可见,要从根本上取得“打黑除恶”的决定性胜利,就必须彻底消灭黑“保护伞”。这也是我们研究“保护伞”的意义所在。
  二、“保护伞”的认定
  严格地说,“保护伞”不是刑法规定的罪名,只是一个政治性的社会概念。从广义上讲,主要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行为,为其提供各种便利或非法保护,或者国家工作人员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沆瀣一气,共同实施犯罪的情况。我们认为,成为“保护伞”一般应该具备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的要件。
  从主观要件分析。首先,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的人,只能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就是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主要是一些能够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最直接、最有效的权力庇护的要害部门工作人员。一是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和高层政府官员所占比例较大;二是具有保护社会稳定与打击犯罪双重职责的司法机关领导或干警;三是海关、工商、税务等行政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四是金融、土地、财政等经济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
  从“打黑除恶”的实践看,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以公、检、法干警居多。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司法工作人员充当“保护伞”比较常见,而否认党、政官员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非法保护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讲,具有较高级别、较大职权的党政官员充当“保护伞”,其危害程度与司法工作人员相比要严重得多。因此,“保护伞”的主体应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那种认为只能是司法工作人员的看法是错误的。
  其次,必须是和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的地域或行业有一定关系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而且这些人应该具有一定的地位和职权,可以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活动“遮风避雨”,提供或多或少的庇护。
  再次,成为“保护伞”的人在主观上肯定是故意的,即明知黑社会性质组织从事的是犯罪活动而予以包庇或者纵容。其中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行为人主观方面应当是直接故意;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的,行为人在客观上实施的是放纵行为,可能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其主观方面可以是直接故意,也可以是间接故意。
  从客观要件分析,“保护伞”必须有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这些人往往利用自己的权力和便利,使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分子避免公安司法机关侦查、查禁、指控、起诉、审判和怀疑,或者为其通风报信,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阻止他人作证、检举揭发,甚至指使他人作伪证;或者帮助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分子逃匿;或者阻挠、干扰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查禁;或者以阻挠、拖延、不履行职责等方法干扰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分子的查处。为其获取非法利益。
  三、黑社会性质组织寻找“保护伞”的途径
  黑社会性质组织与“保护伞”的关系完全称得上是相互利用、狼狈为奸。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而言,出于逃避打击的需要,也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和地盘,他们有必要寻求保护伞的庇护。因此,他们往往见缝插针,使用种种手段拉拢、买通腐败官员,以减少被绳之以法的风险。被拉拢、买通者的级别越高,自己的风险就越小。另一方面,对于那些充当“保护伞”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而言,也需要得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支持,除了要从犯罪集团那里源源不断地获取钱财之外,可能还需要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暴力帮助,来“摆平”一些自己不能或不方便出面解决的事情。这样,双方之间“互惠互利”,形成了一种犯罪利益同盟。从近几年查获的大量实际案例分析,黑社会性质组织寻找“保护伞”的手段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
  1.金钱贿赂。也就是采取各种方法、通过各种渠道进行金钱贿赂。最常见的是送红包礼金,金钱开路,直接贿赂。首先是想尽一切办法靠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其老婆、儿女等近亲属,或经人牵线进其家门,或以某种名义进其办公室,或请吃请喝请玩相互认识,联络感情,或以各种借口给其本人或其老婆儿女递上红包礼金和贵重物品。这种手段既是拉拢,同时也是胁迫,关系一旦形成,就成了一棵树上的蚱蜢,只好死心塌地为其服务。第二种方法是投其所好,变相行贿。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分子为了拉人下水,可以说机关算尽。或借赌行贿,邀请聚赌时发赌资,故意输钱,包其只赢不输,一场赌下来大把钞票落人其腰包;或借家居装修,主动上门服务,承揽业务,待其工程完工后,分文不取或象征性收取少量费用;或借口工作需要,违规放贷,慷国家之慨,拿公家钱送私人礼,拉拢络腐蚀干部;或借其职权影响,以请当顾问等形式邀其人干股,或直接金钱人股分红,将双方利益捆绑到一起,互相照顾。第三种方法是请吃请喝请玩,出国、旅游,给其老婆买衣物首饰、给小孩“压岁钱”、儿女求学送学费等等,不一而足。第四种方法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分子在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亲友发展所谓的商业往来关系时,故意让利,让对方赚足甜头,以博取好感;然后再利用其职权,为自己牟取更大的暴利铺垫基石。
  2.感情联络。即利用亲情友情同学情等为其提供保护,形成“保护伞”;或攀亲结友,寻乡问祖,沾亲带故,联络感情,寻求保护。逢年过节、红白喜事、生日祝寿时他会大献殷勤,呈上丰厚的礼金礼品捧场。
  3.跑官要官。即封官许愿或许诺提供资金和关系为其跑官要官,建立关系寻求保护。具体又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分子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提供资金和已建立的上层关系,创造各种条件打通“关节”,将其推上官位,再反过来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保护;另一种情况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分子利用已建立的上层“保护伞”,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封官许愿,拉拢其为该组织提供更为直接和“到位”的保护。
  4.美色引诱。即利用美色进行引诱。从安排洗头、洗脚到桑拿、按摩,从请唱请跳到安排嫖娼,各种伎俩不一而足。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相互利用、相互牵制、相互保护的紧密的关系网。
  5.威逼就范。即想方设法掌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犯罪的事实或一些不光彩的隐私,然后对其进行威胁、逼迫。从实际查获的案例看,这其中又有多种情况。有设计圈套让其钻圈,抓住把柄然后进行威逼就范的;也有骗其从事违法犯罪造成后果后,迫其不能回头,进而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死心塌地为该组织服务的。
  四、“保护伞”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保护的手段
  从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打黑除恶”斗争实践看,“保护伞”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保护的方法和手段很多,有的公开到了明目张胆的程度,有的隐蔽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总结起来,主要可以概括为以下方面:
  1.消极放任。黑社会性质组织称霸一方,为非作歹。作案几十起甚至上百起,人民群众深恶痛绝。当人民群众向公安司法机关报案时,“保护伞”往往以各种理由捂住压着。或明知某个组织正在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不受案,不主动展开调查或不采取相关的措施,不行使职权禁止,消极怠工,贻误战机,听之任之;或以不能立案或不够立案标准作其他处理为由,放纵了事。
  2.袒护包庇。这是指“保护伞”违反规定或超出职权范围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偏祖式的保护。比如采用故意刁难的方式阻碍该组织同行的竞争对手的正常经营活动,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垄断经营创造便利条件,偷税漏税,掠取非法暴利,让其完成黑色经济的原始资本积累,使其危害触角再延伸到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或者是对当事双方只打击一方,而放纵另一方,进行袒护包庇。
  3.避重就轻。在侦办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案件中,“保护伞”往往以证据不足、查处难度大为由,查处一部分案件,漏着一部分案件,甚至查处小的案件,漏着大的案件;查处从犯、同案犯,漏掉主犯,就案办案,不深挖细究,导致案件不能及时结、重罪轻判等情况,造成打击不力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张捷.“黑保护伞”引发的法律问题(N).南方周末,2002—05—0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89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