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论患者知情权的法律保障
【英文标题】 O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Patient's Right to Know
【作者】 程玲武小欣【作者单位】 河北政法职业学院
【分类】 合同法【中文关键词】 患者知情权;法律保障;现状;完善
【英文关键词】 patient’s right to know;legal protection;present situation;perfec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5)10—0145—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10
【摘要】

我国现有关于患者知情权保障的法律制度在维护患者合法权益、促进建立和谐的医患关系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但在权利主体、权利内容、权利保障等方面仍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应加强立法工作,充分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注重科技发展对立法的影响,逐步完善患者知情权相关法律制度。

【英文摘要】

The legal institutions about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patient’s right to know in our country perform active function on protecting patient’s legal interests and help promot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harmonious relationship between doctors and patients.But there are still some deficiencies in these legal institutions,such as the subject of the right,the content of the fight and the legal safeguard of the right.The legislative organs should strengthen legislative work.pay attention to the influence of technical development on legislation and perfect the legal institution of patient’s right to kno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062    
  
  

引言

西方医学始祖古希腊医师希波克拉底将教导弟子的职业伦理教条当作弟子结业独立行医时对阿波罗神宣誓的誓词{1},其誓言中“我之惟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进行治疗时,必须让患者不知何事而冷静处理,不可给予患者不安”、“纵使有关治疗结果,亦不可告诉患者致生恐惧之事”等体现的“一切托付于我”的父权主义思想长期支配着各国医疗界。

传统的医学伦理要求以“有利原则”(principle of beneficence)作为治疗患者的首要原则。虽然有的医疗行为需要取得患者的同意,但同意并不是医疗行为合法的先决条件。医生为了患者本身的利益作出医疗决定,取得患者同意的手段从强迫性、威胁性的语言到利用谎言,都被认为是必要的{2}。传统医学理论认为,只有绝对必要时才能把病情告诉患者,否则会无助于甚至有害于患者的治疗。而患者也深信医师会为其作出最佳治疗选择,对于具体的诊疗方案、诊疗措施的风险等问题几乎不予过问。导致长期以来,医师在医疗活动中处于主导地位,而患者则处于被动和服从的地位。

进入20世纪以来,随着患者自主意识的增强,医患之间信赖关系的弱化,医疗决定权由历史上的医生决定权向现代尊重患者决定的患者自主权(patient’s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转变。1914年,美国纽约州地方法院法官在Schloendorff v.Society of New York HospitaI案的判决中首次明确提出了患者自主权的概念:“所有具有健全精神状态的成年人,都有决定对自己身体作何处置的权利,医生如不经患者同意而对其进行手术,则构成伤害罪,应承担损害赔偿的责任。”{2}目前,患者自主权的概念已普遍为世界各国接受,其含义也大致相同,即具有决定能力的患者拥有决定对自己身体作何处置的权利,包括接受或拒绝诊治以及选择治疗方案的权利等。医师则负有提供患者自主决定所必需的信息的义务。

患者自主权的行使有赖于患者知情权的保障,患者只有获取了必需的、足够的信息之后,才可能作出合理的、真实的医疗决定。但什么样的信息是必需的呢?多少信息才算足够呢?又如何保障患者知情权的行使呢?由此产生了与患者知情权相关的一系列问题。本文试图就患者知情权的法律保障问题展开讨论。

一、患者知情权概述

患者知情权作为独立的法学概念是在知情权从公法领域到私法领域、知情内容由公共信息到个人信息的发展过程中随着知情权主体的不断扩展而出现的[1]。我国在1994年8月29日卫生部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中就明确宣示了患者的知情权利[2]。

理解患者知情权的概念首先必须明确权利主体——患者的含义。“患”,指害病。“病”则指失去健康状态。“患者”,通常也称为病人,即人体生理机能、心理精神状态、社会适应状态出现异常的人。在我国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中,“患者”这一概念频繁出现。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则同时出现了“患者”、“病人”两个概念[3],而在《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中又有“就医者”概念的出现。在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中使用“患者”、“病人”、“就医者”这些不同的概念有何区别呢?该如何正确理解“患者”的含义呢?在众多的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中虽然没有关于“患者”、“病人”、“就医者”概念的权威立法解释,但“患者”、“病人”、“就医者”为医疗机构医疗卫生服务对象的身份却是不容置疑的。因此,我们可以从这一角度结合相应的医疗卫生法律、法规来分析这些概念的含义。

在《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中,“就医者”是指接受美容医疗机构医疗美容服务的人[4],既包括因疾病或创伤而接受美容服务的人也包括身体健康的人。“患者”、“病人”这两个概念含义相同,通常被理解为失去健康状态的人。但根据医疗机构中妇幼保健院、疗养院以及卫生防疫机构的执业范围分析,可以发现此类医疗机构执业活动中的服务对象大多为健康者,如接受母婴保健技术服务的健康孕、产妇及婴儿,接受预防接种服务的健康儿童、未成年人以及成年人等。如果我们将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中的“患者”、“病人”仅仅理解为“失去健康状态的人”,则无疑会对上述医疗机构执业活动中的部分服务对象——健康者适用有关的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以保护其合法权益带来不利影响。因而我们不妨对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中的“患者”、“病人”概念的含义作扩大解释,即“患者”、“病人”不仅指因疾病的需要而接受医疗机构诊疗服务的人还包括因预防保健、美容等需要而接受医疗机构相应服务的健康者。“患者”(病人)这一约定俗成的概念在医疗卫生法律、法规的适用时,可被定义为“接受医疗机构医疗服务的人”。其中“医疗机构”指的是依法经登记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机构[5],“医疗服务”则指依法经核准登记的医疗服务,具体项目包括疾病的诊疗活动、预防保健工作、计划生育技术服务工作、传染病的预防、控制工作以及医疗美容服务等等。如前所述,患者可以理解为“接受医疗机构医疗服务的人”。与此相一致,患者知情权则可定义为“接受医疗机构医疗服务的人依法享有的知悉、获取各种与医疗服务相关的有效信息的权利。”北大法宝

理解患者知情权的概念,其次还应该注意患者与消费者的关系。本人认为,“患者”的身份具有双重属性,当患者因为生活消费(表现为促进、恢复、保持健康生活的消费)的需要接受服务(医疗卫生服务)时,患者具有消费者的性质,当然享有自主选择服务的权利、公平交易的权利以及知悉服务的真实情况等等消费者享有的权利。患者就医疗卫生服务的内容、规格、费用等一般事项享有的知情权基本上可由《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所涵盖,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患者也是消费者中的一种,是特殊的消费者。而当患者本人成为具体医疗服务中医疗行为的对象时,患者与医疗机构之间的关系已不再具有“交易”的性质。患者往往处于被动服从的不利地位,而医师则被赋予了身份法上的更高要求的照顾、保护义务。此时,为尊重患者知情权而赋予医师关于患者病情、诊疗措施风险等说明义务的内容已无法由《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涵盖,而应由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作出特别规定。在这个意义上,患者仅仅具有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中“患者”的身份而不再具有消费者的身份特征。

与患者身份的双重属性相一致,患者知情权概念的含义亦应作不同理解。狭义的患者知情权仅指由医疗卫生法律、法规规范的,作为“患者”身份所享有的知情权,即患者在医疗活动中享有的知悉、获取各种与医疗服务相关的有效信息的权利。而广义的患者知情权除包括狭义患者知情权的内容以外还包括患者作为特殊消费者所享有的知情权。本文将主要就狭义的患者知情权展开讨论,以下内容中除特指外患者知情权的含义均为狭义。

二、患者知情权法律保障的现状

目前,我国与患者知情权保障相关的法律制度主要集中于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之中。立法上有的直接、明确规定了患者享有知情权(如《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62条),有的则采取了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告知、说明义务的方式来保障患者知情权。如《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第11条在列举了告知的内容如患者的病情、医疗措施、医疗风险等同时还明确了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履行义务时应遵循有利于患者的原则,是保障患者知情权的重要的法律制度之一。

在患者实现知情权的方式中,立法上除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积极履行义务的方式如公开、告知、说明、解释有关信息之外,还规定了患者积极行使知情权的方式。其中最具有积极意义的就是患者可以通过复印或复制其病历资料实现知情权的方式[6]。病历资料记载了患者的查体结果,病程经过以及诊断、治疗、护理等医疗活动过程,是患者全面、直接了解其病情以及疾病诊疗措施的重要信息途径。由于病历资料均由医疗机构掌握、控制,按以往医疗机构的惯常做法,患者极难获取其病历资料的有关信息,对于患者知情权的保障十分不利。《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明文规定患者有权复印或者复制其病历资料,医疗机构有义务向患者公开其病历资料,较原《医疗事故处理办法》而言,在保障患者知情权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

在关于患者知情权权利内容的法律规定中,除《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和《执业医师法》都要求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应当征得患者同意外,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还有关于负责医疗服务质量监控的部门或者专(兼)职人员接到医疗事故、医疗过失行为或者医疗事故争议的报告后,负有向患者通报、解释调查核实情况的义务内容的规定。此外,《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第20条明确规定了执业医师告知的书面方式,治疗前的告知内容也更为具体、详细,包括治疗的适应症、禁忌症、医疗风险以及注意事项等。《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管理条例》中亦包含有公民享有避孕方法的知情选择权以及从事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的机构施行避孕、节育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应当征得受术者本人同意的内容。

这些制度构成了我国患者知情权的法律保障体系,在维护患者合法权益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但是,随着现代医疗服务“以患者为中心”模式的转变,我国有关患者知情权法律保障制度也暴露出了一些不足之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在患者知情权权利主体制度方面,患者知情权与患者家属知情权的关系不明确,患者知情权权利主体的地位未得到重视。例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以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向患者或者家属介绍病情”、“征得患者本人或者其家属同意”、“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子平。医疗上“充分说明与同意(Informed Consent)”之法理(J).东吴大学法律学报,2000,(1):49,65.

{2}李燕.患者自己决定权研究(A).梁慧星.民商法论丛·总第17卷(C).法律出版社,2000.559,558,569,571,577.

{3}程燎原。王人博.权利及其救济(M).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358.

{4}王进.林波.权利的缺陷——中国司法亟待解决的问题(M).经济日报出版社,2001.19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0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