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我国古代的死刑
【作者】 许晓麓【分类】 中国法制史
【期刊年份】 1981年【期号】 6
【页码】 1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3880    
  死刑是剥夺人的生命的最严厉的一种刑罚,在许多比较文明先进的国家里,对于死刑的适用是非常慎重的,有的甚至废除了死刑。可是在我国历史上却有许多关于死刑的记载,名目繁多,手段残忍,实为世界上其他国家所少见。尤其是当社会秩序混乱,时局动荡不安,危及封建统治者根本利益,动摇其政权基础的时候,他们就如疯如狂地采用更多的死刑进行滥杀,施行更加残忍恶毒的手段加以镇压。
  现将其中一些有代表性的,按朝代先后顺序,选出一部分分述如下,虽然不窥全豹,但由此也可见一斑。对于我们学习、宣传、贯彻、执行《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以及深刻认识封建统治阶级腐朽、黑暗、野蛮、残酷的反动本质,是会有一定的重要意义和积极作用的。
  1.大辟:
  我国古代五刑之一,即死刑,是我国对于死刑最早的通称。《尚书·舜典》:“五刑有服。”《传》:“五刑,即墨、剔、非心、宫、大辟。”夏、商、周均同此。《礼·文王世子》:“狱成,有司谳于公,其死罪,则曰某之罪在大辟。”在隋唐以前称死刑为大辟,以后则一律称“死刑”,不再称大辟了。有人把大辟解释为斩首,其实并不只是斩首,还包括其他一些内容:①周代的大辟,据《刑书释名》分为七等:1.斩:诛之斧钺;2.杀:杀以刀刃弃市,即刑于市,与众共弃之,3.搏:去其衣而磔之;4.焚:以火烧杀之;5.辜磔:指支裂尸体;6.踣:毙之于市场;7.罄:缢之使毙于隐处。②秦朝的大辟,有:1.斩;2.枭首;3.车裂;4.弃市;5.腰斩;6.体解,即支解;7.磔;8.蒺藜等。又据《汉书·刑法志》:秦朝的大辟,还有:1.凿颠:凿去头顶,2.抽胁:抽去肋胁;3.镬烹:在锅里煮死。③汉初虽称废除秦代酷刑,但有夷三族之令,具五刑之刑。高后元年(公元前187年)废除以上酷刑,大辟之刑规定为腰斩、弃市、枭首、磔。到汉景帝中元二年(公元前148年)又改磔为弃市,大辟就只包括腰斩、弃市和枭首三种刑罚了。
  2.族诛
  族诛也叫“族灭”、“族夷”、“灭族”或“门诛”。是我国古代封建最高统治者扩大死刑范围一种极其残忍的滥杀制度,即一人犯罪,除将其本人用酷刑处死外,还要诛灭其无辜的亲族。这种酷刑,实行得很早。《书》:“罪人以族”。《传》:“一人有罪,刑及父母妻子。”《疏》:“秦政酷虐,有三族之刑一《经》言罪人以族,故以三族解之。父母,前世也;兄弟及妻,当世也;子孙,后世也。一人有罪,刑及三族,言淫滥也。”《史记·郅都传》“至则族灭瞷氏首恶,余皆股栗。”《史记·田儋传》附田横:“高皇帝迺(乃)诏卫尉郦商曰:‘齐王田横即至,人马从者敢动摇者族夷,”随着朝代的不同,封建最高统治者把这一酷刑的适用范围也一再扩大。(1)灭三族。《史记·秦本纪》载,秦文公二十年(公元前746年)法,即有灭三族之罪的规定。到商鞅变法,即定为常法。《汉书·刑法志》,“秦用商鞅相连坐之法,造参(叁)夷之诛(即夷三族)。”以后时废时用,一直沿袭到明清。所谓三族,有二说:一是指父母、兄弟、妻子,一是指父族、母族、妻族。(2)诛七族。《史记·邹阳传》:“荆轲之湛(沉)七族”。所谓七族也有二说:裴骃集解引张晏曰:“七族,上至曾祖,下至曾孙。”司马贞索隐:“父之族,一也;姑之子二也,姊妹之子,三也;女子之子,四也;母之族,五也;从子,六也;及妻父母,凡七。”(3)诛九族。所谓九族,也有二说:一说指本身以上的父、祖父、曾祖、高祖和以下的子、孙、曾孙、玄孙。又孔颖达引夏侯、欧阳氏说,以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为九族。隋朝杨玄感反,炀帝沫之,罪及九族。(4)诛十族。据明史载,建文时,方孝孺任侍讲学士。燕王棣起兵入京师,命孝孺草即位诏,不从。棣即磔孝孺,宗族亲友死者,凡十族,达八百四十七人。所谓十族,即九族外加上学生族,合为十族。这虽然是史书上极个别的记载,但由此也可以看出封建统治者的残忍性达到了何等的程度。
  3.戮尸:
  戮尸就是斩戮死者的尸体。这是一种很残忍的刑罚,即使人死了,对尸体也不肯放过。这种刑从周代起到清朝止在二千多年的历史中一直被采用。《左传·襄公二十八年》:“求崔杼之尸,将戮之。”《晋书·王敦传》:“有司议曰:‘王敦滔天作逆,有无君之心,宜依崔杼、王凌故事,剖棺戮尸,以彰元恶’。”《国语·晋语》:“杀其生者而戮其死者。”所以戮尸是犯人刑前已死,戮其尸首示众。封建统治者不仅是这样作,而且还把戮尸这种刑罚具体制订成为法律条文。如:明神宗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即定有《戮尸条例》,规定谋杀祖父、父母者戮尸。清代更明文规定扩大其范围,凡杀死期(ji)亲尊长、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者均戮尸。以后又推广到强盗案件,凡斩袅犯在监死亡者均戮尸。清末才废止。我国现在《刑事诉讼法》规定,被告人已经死亡的,不管罪恶多大,都不追究刑事责任。例如特别法庭对于林彪反革命集团中的几个已经死亡的主犯的处理就正是如此,这又充分体现了我国法律的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
  4.枭嚣首:
  我国古代一种残酷的不人道的死刑。把人头砍下高高悬挂在木杆之上以示众,因与枭死形状相象,故名。传说鸟类中有一种叫枭的鸟,母枭为幼枭哺食,待到母枭自盲力尽,不能再为幼枭攫食料时,于是幼枭即齐啄母枭的肉而食,母枭无法逃避,只好用咀紧紧啮住树枝任幼枭啄食而死,最后仅仅留下一个枭首空悬树枝不掉。《荀子·正论》:‘昔者武王伐有商,诛纣宙,商朝最后一个君主名)断首其,县(同悬)之赤筛(旗帜)。,这大概就是关于枭首之刑的最早的记载。到秦以后,枭首便成了普遍实行的一种刑罚了。《通典·刑法志》:“缪毒(示蔼)作乱,败,其徒二十人,皆枭首、车裂询,灭其宗。”汉承秦制,对谋反、大逆罪犯都用枭首刑。汉高祖刘邦“枭故塞王欣(司马欣)头于栋阳市”。《汉书·陈汤传》:“枭俊禽敌之臣。”颜师古注:“枭、谓斩其首而悬之也。”东汉末,气灵帝时,闻喜侯窦武和陈蕃谋诛宦官,事泄,与宦官战,败,被“枭首洛阳都亭”。晋时张斐《律表》:“枭首者恶之长,斩刑者罪之大,弃市者死之下。”《晋书·刑法志》,南北朝时,梁律大罪为枭首,陈律也同。可见枭首之刑,一般是对大罪长恶使用的。北齐刑名有五种,第二种即枭首。北周死刑也有五种,第四种为枭首。北魏法律也明文规定有袅首之刑。隋废除了枭首法。唐律无枭首规定。辽有枭、磔的规定。明、清两朝只有对强盗才适用枭首之刑。这种刑罚,虽然在封建社会中期,表面上已明令废止,但实际上一直到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仍沿用不绝,目的在于用这种残酷的手段来威胁,恐吓、残杀、镇压劳动人民。
  5.腰斩:
  《释名·释丧志》:“斫头曰斩,斫腰曰腰斩。”腰斩之罪,次于枭首。
  《史记·孔子世家》,夹谷之会,所称手足异处,即是腰斩。《史记,商君列传》:“不告奸者腰斩。”汉初,死刑有腰斩、弃市、枭首、磔哲,我国古代悬首张尸示众的酷刑的规定。汉景帝时,并磔于弃市,但仍有腰斩之刑。《汉书·晃错传》:双景帝时,晁错被诬,构为“大逆无道,错当腰斩,父母妻子同产无长少皆弃市。”《汉书·武帝纪》:“丞相屈氂毛,又读离,下狱腰斩,妻子枭首。”因为屈氂的妻子作巫蛊,主犯;夫氂从坐,故腰斩。到南朝,已无腰斩之刑,但至明初,这种酷刑又恢复了。当时著名诗人高启因不和明太祖朱元璋合作,就是被朱借故用这种腰斩之刑处死的。
  6.绞:
  死刑的一种。我国古代对被判处死刑的人用帛(丝织物的总称)、绳等勒死或作绞刑架绞死。绞死可以保留全尸,不破皮,不流血,是历代封建统治者认为最轻、最文明的一种死刑。《左传·哀公二年》:“若其有罪,绞隘以戮。”《吕氏春秋·慎行》:“崔杼归无归,因而自绞也。”可见,绞刑在春秋时代就有了。自隋唐至清,均视绞刑轻于新刑。绞刑作为法定刑罚,在我国最初见于北周、北齐。周律于保定三年(公元563年),齐律于河清三年(公元564年)均改弃市为绞刑。隋律定有绞、斩二等,唐律因之。从此,除元代有斩无绞外,其余各朝代均将绞刑列于正规死刑之内,一直沿用到清末。辛亥革命后,北洋军阀政府和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刑法都曾规定死刑用绞。例如:北洋军阀政府对革命先驱李大钊就是用绞刑杀害的。至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法律,虽然形式上规定用绞,但他们实际上用的多是斩首、活埋及其他酷刑,特别是对待革命的干部和进步的群众是如此。
  7.镬(huo获)烹:
  又名“鼎刑”、“鼎镬”、“汤镬”,俗称“下油锅”。为我国古代一种非常残忍的刑罚。即用一口大锅,内盛水或油,把它烧得沸腾滚烫,然后将被刑人投到里面去烹煮。相传这是商鞅在秦国变法时,和凿颠、抽胁等增设的一种酷刑,以后为历代封建统治者所沿用。《国策·齐策一》:“臣请三言而已矣;益一言,臣请烹!”《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臣知欺大王之罪当诛,臣请就汤镬。”《晋书》:“甘赴鼎而全操。”《汉书·郦食其传赞》:“郦生自匿监门,特主然后出,犹不免鼎镬。”郦食其为刘邦说齐下七十余城,等到韩信袭齐,齐国人认为郦食其出卖了自己,结果把食其烹了。项羽和刘邦在成皋相持不下,项羽为了逼刘邦投降,要不是刘邦狡猾机智,说什么“而翁即若翁”、“幸遗我一杯羹”时,刘邦的父亲刘太公恐怕也就在那时被烹了。
  8.车裂:
  也叫“摆轘(环,又读换)”、“轘刑”、“磔”、“车磔”,俗称“五马分尸”。是我国古代用车马分裂人体为一种残忍恶毒的刑罚。具体作法是:将人头和四肢分别拴在五辆车上,以五马驾车,同时分五个不同的方向鞭马疾驰,把人体撕裂。这种酷刑,早在周代即有。《周礼·秋官·掌戮》:“掌斩杀贼谋而搏之。”郑玄注:“搏,当为膊,……膊,谓去衣而碟之。”又:“杀王之亲者,辜之”。郑玄注:“言枯也,谓磔之。”搏与辜,都是磔,分裂肢体。《韩非子·内储说上》:“荆南之地,丽水之中生金,人多窃采金。采金之禁,得而辄辜磔于市。”《左传·桓公十八年》:“齐人杀子亹伟,又读门而轘高渠弥。”杜预注:“车裂曰轘。轘、散也,肢体分散也。”《左传·宣公十一年》:“杀夏征舒,轘诸栗门。”《荀子·有生》:“吴子胥不磔于姑苏东门外乎?”杨惊注:“磔车裂也。”战国时,大法家商鞅被秦国保守派捉到后,即是用车裂之刑处死的。秦始皇平息缪毒叛乱后,即将缪毒车裂。《史记·陈涉世家》:“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38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