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宪法条文援引技术研究
【副标题】 围绕宪法修正案的援引问题展开
【英文标题】 Study on Technology of Invoking Constitution Articles
【英文副标题】 Outspreading from Invoking Constitution Amendments
【作者】 韩大元屠振宇【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
【分类】 中国宪法【中文关键词】 宪法条文援引;宪法修正案;宪法解释
【英文关键词】 Constitution Article Invoking;amendments to Constitution;Interpretation of Constitution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5)04—088—08【文献标识码】 A 有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4
【页码】 88
【摘要】 我国在采用宪法修正案方式修改宪法后,造成了宪法条文援引上的困境。宪法修正案导致两种意义上的宪法,即“形式文本”和“内容文本”,我们必须加深对宪法修正案技术的认识,强调以形式文本作为援引宪法条文的惟一标本。同时,通过宪法解释,不仅有助于消除宪法修正案带来的冲突,还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宪法修正案的运用,从而增强宪法的稳定性。
【英文摘要】 After China revised the constitution through amendments.Some difficulties in invoking constitution articles came into being .The amendments to the constitution lead to the constitutions in two senses,that is,“form text”and“content text”The technology of amendments to constitution should be better understood and it should be emphasized that the only sample of invoking constitution is the form text At.the same time,constitution interpretation not only helps to eliminate the conflicts arising from amendments to constitution,but also reduces the application of amendments to constitution to the maximum degree to build up the stability of constitu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120    
  
  援引法律条文解决纠纷,是法律成文化的重大进步。准确援引相关的法律条文,虽说是一个很小的法律技术问题,但却蕴涵着巨大的法律价值。规范宪法条文的援引技术,直接关系到宪法运行的效果和宪法学研究的顺利展开。我国在采用宪法修正案方式修改宪法后,所出现的宪法条文援引上的困难,有必要加以研究并进行规范。 一、问题的提出 1982年宪法颁布以后,在1988年进行第一次修改时,为了增加宪法的权威性和尊严,党中央和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过认真研究,决定采用宪法修正案的方式进行修宪。1993、1999和2004年对宪法修改时,沿用了这种修宪技术,迄今为止已经通过了31条宪法修正案
  在采用宪法修正案技术之后,宪法条文援引的问题突显出来。例如,宪法修正案2条规定,宪法10条第4款“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修改为:“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在援引时,问题便出现了:当需要援引宪法修改后的这部分内容时,是将其作为宪法10条第4款来援引,还是应该作为宪法修正案2条来援引呢?当提及宪法10条时,是仅指宪法原文中的三个条款,还是包括宪法修正案2条中所列的第4款呢?
  在1988年宪法修正案公布后,有关机构也意识到了援引宪法已经修改的条文所造成的困难。为此,1993年修宪时,宪法修改小组办公室进行了专门研究。有人提出,在新出版的宪法文本中按修正案把原文改过来并加注,注明修改的日期。胡绳同志(宪法修改小组成员)赞同按修正案把原文改过来,但同时提出:
  “似不宜插入修改日期的注解。经修改后的全文即现行宪法,这是一个完整的宪法。如插入注解反而破坏了完整性,且造成误解:这种注解是现行宪法中必备部分吗?再者,加上注解,也不知道修改的是什么(这要看后面附录的修正案才知道)。”
  宪法修改小组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确定在新出版的宪法文本中按修正案把原文改过来,不必在修改之处加注解。[1]这样,在1993和1999年的修宪说明中明确要求出版社在出版的宪法文本中按修正案把宪法原文改过来。但是事实证明,这一做法并没有消除援引上的困难。由于事实上宪法典原文没有被改正过,同时各出版社又做法不一,反而在客观上造成引用上更大的混乱。根据一些学者的统计,现在的宪法文本的出版和使用单位用以组合宪法典原文与宪法修正案并予以出版发行的方式大致可以分为四类,其中每一类方式往往又进一步分为若干种,而每一种又都对应着一种宪法文本{1}。如此众多的宪法文本,必然造成援引上的混乱,给宪法的施行和研究工作带来极大的不便。
  面对这一情况,在刚刚结束的第四次宪法修改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关于修宪的说明中明确提出,为了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保证宪法文本的统一,同时有利于学习和实施宪法,建议本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后,由大会秘书处根据宪法修正案宪法有关内容作相应的修正,将1982年宪法原文、历次宪法修正案和根据宪法修正案修正的文本同时公布。据此,第十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秘书处将1982年宪法、四个宪法修正案和根据四个宪法修正案修正后的宪法文本同时予以公布。[2]
  这种方法尽管消除了目前出版界宪法文本组合方式混乱的局面,提供了一种统一的出版和公布宪法文本的方法,但是,并没有让宪法条文援引走出困境。这里,我们先不探究会议秘书处是否有权公布一个新的宪法修正文本。即使可以这么做,由于会议秘书处另外公布了宪法修正文本,从而使社会上出现两种宪法文本,援引的不确定性更为突出了。当人们需要引用宪法某一条文时,不知道应引用哪一宪法文本中的条文;当有人提及宪法某一条时,对方很难确定到底是哪一文本中的宪法条文。
  显然,国家采取的上述措施,无法消除宪法条文援引上的困难。那么,到底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难题?又应当如何援引宪法条文呢?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必须对宪法修正案这种修改方式有一个深入的认识,从而才能发现造成宪法援引困难的根本原因,并找出解决的方法。
  二、对宪法修正案技术的基本认识
  (一)宪法修正案技术的由来
  美国是第一个成文宪法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早采取宪法修正案方式修改宪法的国家。那么到底为什么美国要采用宪法修正案技术呢?
  美国国会在进行第一次修改宪法的过程中,曾经对是否采用宪法修正案技术有过激烈的争论。当时担任众议院议长的麦迪逊主张将宪法修正案插入到宪法文本中的适当位置。但罗杰·谢尔曼提出反对,也指出,这不是宪法修改的适当模式。认为不应该将这些条款编入宪法本身,因为这将破坏整个结构。可以通过添加法案的形式适当地修改法律,而不是通过重写原文的方式。谢尔曼主张将宪法修正案附加于宪法原文之后的方式进行修改。经过激烈的讨论,在最初的表决中,尽管有1/3以上的国会议员支持谢尔曼的主张,但国会还是没有采纳将宪法修正案附于宪法原文之后而不是编入其中的主张。但是,6天之后,经过对各个具体修正案的讨论之后,谢尔曼又提出了先前的主张。这一次,有超过3/4的人支持他的主张。最终,国会拒绝了麦迪逊的方案,建立了一种新的修改方式:宪法修正案附于宪法原文之后,宪法原文不动{8}(P.100—1002)。
  尽管编入式的修改具有简洁明确的特点,能够保证宪法内容的统一和完整。而附加式(或称宪法修正案式)的修改则必须通过与相关条款进行比较,才能决定其含义,造成相当大的麻烦。但是,美国国会最后还是采用了这种宪法修正案技术。综合美国国会关于这一问题的争论和学者的研究,美国国会之所以最后采用了宪法修正案技术,在很大程度上与下列原因有关:
  第一,美国国会之所以最后采用了宪法修正案技术,与美国第一次修宪时的特殊情况存在很大的关联。在美国制宪会议形成的宪法草案中,并没有保护人民基本权利的条款。在批准《联邦宪法》的争论中,反联邦党人大力抨击了宪法中缺少人权保护条款的事实。联邦党人也在争论中意识到权利法案对巩固联邦和建立宪法的合法性极为重要。因此,1789年,宪法在得到11个州的批准而生效后,成立的首届国会就将制定权利法案作为国会的首要议题。国会结合各方意见形成并通过了12条宪法修正案的议案,根据宪法的规定,交由各州批准,结果其中的十条得到10个州的批准。1791年12月15日,被批准的十条修正案以宪法修正案的形式被正式加入到联邦宪法中,成为第1至第10条宪法修正案{2}(P .118—137)。因此,美国第一次修宪,其主要内容并非对宪法典原文的更改或废除,而主要是增补保障民权的规定,由于修正内容并不触及宪法典原文,因而置于宪法典原文之后自然没有什么不妥{3}(P.421)。这一修改内容上的偶然性,也可以为我们解释为什么在初次国会投票中宪法修正案模式没有被支持,而在讨论完具体的修正案内容后反而获得支持的原因。
  第二,美国国会之所以最后采用了宪法修正案技术,也与美国宪法自身的一些特点有关。如,美国制宪会议最后,富兰克林提议,为了表明制宪代表们的一致意见,制宪代表应在宪法文件上签名。这一倡议得到制宪代表的同意。美国宪法文本中至今仍然保留着这些制宪者的署名。美国宪法7条规定:“本宪法于耶稣纪元1787年,即美利坚合众国独立后的第12年9月17日,经各州出席代表在制宪会议上一致同意所制定。作为证人,兹将我们的姓名签署如下。……”这一颇具特色的规定,也使得采用编入式的修改方式显得不合适。在国会的讨论上就曾有人提出担心,认为编入式的修改会让人以为这个修改后的文件也是制宪者们,如乔治·华盛顿和其他重要人物签署的,而实际上很多内容他们都没有考虑过{2}(P.101)。
  第三,美国国会之所以最后采用了宪法修正案技术,与当时国会议员们对编入式修改的看法有关。在当时国会的讨论上,不少人将编入式的修改看作是以新的宪法代替旧的。他们认为国会似乎没有权力以这种方式修改宪法宪法是人民的法律,但修正案是州政府的法律。州政府所拥有的所有权力都来自宪法授权,如果打算破坏整体重新建立一部新宪法,显然超出了州政府的权力{2}(P.100)。
  第四,美国国会之所以最后采用了宪法修正案技术,与宪法修正案自身具有的优点有关。如,在当时国会的讨论上,代表们普遍认识到宪法修正案具有这样的优点,即可以给人留下宪法具有连续性的印象。将1787年的文本看做一个独立的部分可以增强人们对宪法完美性的认识{2}(P.102)。
  (二)宪法修正案技术在美国的发展
  从上述对美国宪法修正案成因的分析来看,美国最终采用宪法修正案方式修改宪法,具有很大的历史偶然性。试想一下,如果当时提出的宪法修改不仅仅是增加宪法的人权保护条款,而是包括了对一些条文的修改的话,那么情况该如何?如果宪法本身并不显示制宪者们的签名,那么又会出现什么结果?……这些偶然的历史因素,的确对于左右当时国会议员的决定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宪法修正案在一开始的运用技术上也存在很大的局限,仅仅局限于增加宪法原文中没有的内容。
  但是,经过美国宪法二百多年的实践,宪法修正案技术得到了很大的丰富,在功能上在“增”的基础上实现了宪法修改所必须具有的“补”“删”和“改”的功能。所谓“补”,是指在宪法原文或宪法修正案已经设有相关内容的条款,但是这一条款存在遗漏、不足而给予补充的情况。例如美国宪法13条修正案在废除奴隶制的同时规定了国会有权以适当立法实施该条,这一条款规定补充了美国宪法1条第9款关于国会立法事项的内容。所谓“删”,就是废除宪法原文或宪法修正案的有关规定。例如,美国宪法21条修正案废除了美国宪法18条修正案。所谓“改”,就是修改宪法原文或宪法修正案中的有关规定。例如,美国宪法16条修正案就是对美国宪法1条第9款中关于国会征税权的修改。从形式上看,不仅有宪法修正案宪法原文的修改,如美国宪法12条修正案修改了美国宪法2条第1款第3项关于总统选举办法的规定;也有后宪法修正案对前宪法修正案的修改,如美国宪法20条修正案修改了美国宪法12条修正案中关于到期不能选出总统的规定;还有宪法修正案宪法解释的修改,如美国宪法11条修正案推翻了1793年奇赫姆诉佐治亚案(Chisholm v.Ceogia)中最高法院对美国宪法3条中有关司法权适用范围的宪法解释。但是,无论在哪种功能意义上运用宪法修正案,美国宪法修正案都保持了宪法修正案十条增补条文的语言风格,即每个宪法修正案都以独立的规范形式出现,具有独立的法的渊源的价值。也就是说,虽然经过实践的发展,宪法修正案具有了不同的功能,但从本质上看,它仍然是宪法典原文的一个“补充”。当然,这个意义上“补充”的内涵要远远大于纯粹增加意义上的“补充”。
  随着美国宪法修正案实践的发展,宪法修正案的功能和性质也日益定型化,宪法修正案作为一种具有独特价值的宪法修改技术,也被人们所认同。虽然采用宪法修正案不可避免地会降低宪法的可读性,不可能像直接修改宪法条文那样,让公民阅读修改后的宪法文本可以很容易地了解到现行宪法的规范内容。但是,从美国的实践来看,这一缺陷并没有影响宪法实施的效果,相反,宪法修正案所具有的独特功能日益彰显。这些功能主要表现在:
  首先,宪法修正案具有保持宪法连续性的功能。运用宪法修正案技术来修改宪法,有利于保持宪政发展的历史连续性,可以完整反映宪法的发展历程。历次宪法修改的内容以修正案的形式,按照历史年代的顺序排列于宪法正文之后,可以清晰直观地体现一国宪法发展的历程。在采用宪法修正案技术的国家,我们考察其宪法文本,既可以了解宪法制定之初的原貌,也可以看出宪法规范演变的全过程,从中可以了解到该国立宪主义的根本精神与发展变迁。宪法修正案所具有的这一功能,在最早提出以宪法修正案修改宪法时就已经为当时的美国国会议员们所认识,经过二百多年的宪法实践,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美国宪法虽然制定于二百多年前,历经修改,但是通过阅读宪法就可以使我们了解美国宪法历史变迁的大致脉络,这实在应当归功于美国的宪法修正案
  宪法修正案的功能还表现在,宪法修正案技术为宪法解释提供了较大的空间。一方面,宪法修正案发挥作用必须依赖宪法解释,当初美国国会通过以宪法修正案方式修改宪法的决议后,麦迪逊就写信给杰弗逊指出,这种模式将使司法权在整个国家政治中变得日益重要{2}(P.101)。这是因为,宪法修正案不改变宪法原文的规定,要正确理解修改后宪法规范的确切含义就必须依赖宪法解释。另一方面,宪法修正案宪法典原文并存于宪法典之中,成为宪法典的一个组成部分,不仅为宪法解释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同时也由于客观上造成宪法典内部规范之间的冲突以及逻辑体系上的不协调,为宪法解释提供了更多的发挥空间。
  此外,宪法修正案技术还简化了宪法修改的工作。一部宪法典往往凝结着众多社会精英的辛勤劳动,是以一定的制宪思想为基础的一个逻辑严谨、结构匀称的规范体系。采用全面修改或部分修改的方式修改宪法,都意味着对宪法典的修订。要完成这一修订工作,则必须十分慎重,要保证新修改的内容与原文中的其他部分不相冲突,在逻辑结构上与其他部分保持一致,从而增加了宪法修改工作的难度。而宪法修正案则不同,它不触及宪法典原文,宪法修正案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部分置于宪法典原文之后,只要保证宪法修正案的规范性就可以了。至于所带来的规范之间的冲突和逻辑结构的不协调,则留给宪法解释去解决,从而简化了宪法修改的工作。例如,美国独立战争之后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废除奴隶制,但是据统计,在宪法原文中直接涉及奴隶制或奴隶的条款有五条,间接涉及的有十多项条款,因此,若采用其他方式修改宪法则将是一项不小的工程。而宪法修正案只使用几十个字就解决了(美国宪法13条修正案规定,在合众国境内受合众国管辖的任何地方,奴隶制和强制劳役不得存在,但作为对于依法判罪的人的惩罚除外。国会有权以适当立法实施本条)。
  (三)宪法修正案技术的一般原理
  基于上述对宪法修正案历史发展的梳理,我们能够对这种起源于美国的宪法修正案技术有一个更为清晰的认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童之伟.我国宪法原文与修正案的组合问题(J).中国法学,2003(3).
{2}David E.Kyvig.Explicit and Authentic Acts——Amending the U.S.Constitution 1776—1995(M).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 .1996.
{3}韩大元,主编. 比较宪法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4}童之伟.关于宪法修正案草案与修宪方法的建议(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3(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12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