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规则的确立与构建
【副标题】 以有限公司股权变动登记制度为例
【英文标题】 On Legal Construction of Stock Transfer and
【英文副标题】 Registration of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
【作者】 宋良刚【作者单位】 北京邮电大学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股权;登记;制度构建
【英文关键词】 Share;Registration;System Construction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5) 04—183—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4
【页码】 183
【摘要】

股权变动制度既不同于传统动产物权变动制度,又不同于传统的不动产物权变动制度。由于我国公司法在有限公司股权变动登记制度方面存在法律制度的缺失,导致经济活动中的股权变动常常存在潜在的法律风险,一个良好的股权变动登记制度不仅要维护股权变动的安全,同时必须兼顾股权变动的效率,而不同制度学说的确立对交易的安全与效率以及当事人的利益均有较大影响。

【英文摘要】

Stock transfer is a special type of real property transfer and is different from traditional property right and real property transfer Owing to the shortcomings of stock transfer and registration system in Chinese Company Law.there are potential legal risks in stock transfer in economic life An effective system of stock transfer and registration not only protects the safety of transaction,but also enhances the efficiency of transfer Various theories have great impacts on the safety and efficiency of transaction and the interests of the concerned parti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125    
  
  由于我国公司法在股权变动登记制度存在法律缺失,极大影响了公司股权变动的安全与效率,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市场经济的正常、健康发展。公司法作为规范市场经济活动规则的法律,其法律制度的构建基础在于制度规范设计必须服务于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而经济发展的重要核心需要是实现效率与安全之间的均衡。法律制度设计如何实现效率与安全之间的完美结合则是立法者必须思考的问题,制度设计过于重视交易效率而忽视交易安全,则最终导致交易无效率;制度设计过于重视交易安全,则必然影响交易效率。如何合理构建股权变动登记制度,完善具体法律制度设计,实现股权交易效率与安全的均衡,修正现行制度存在的部分缺陷,从而服务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则是本文研究的目的所在。
  一、股权变动登记制度的现状阐释
  社会经济迅速发展的直接外在表现是各种交易的活跃,交易的活跃很大程度体现为物权在不同的主体之间的迅速流转。物权的变动不仅需要效率,同时还需要变动的安全。登记制度作为不动产物权变动公示的方法,与交付占有作为动产物权变动公示的方法,已为各国民法确立为物权变动公示之方法,其作用在于使民事法律关系当事人与第三人直接从外部了解物权的存在及物的归属,进而维护占有秩序与交易安全。就世界范围而言,登记对不动产物权的变动效力有生效主义与对抗主义的不同主张,我国采登记生效主义;而交付对动产物权的变动而言,也有生效主义与对抗主义两种立法主张,我国采交付生效主义。[1]股权转让作为一种特殊性质动产的转让,其转让当然不能等同于一般物权的变动,当然也无法当然适用前述物权变动制度。但股权变动制度的立法价值同样是在提高交易效率的基础之上保障股权变动的安全与秩序,维护股权变动各方当事人的合法利益。
  关于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登记制度,依据我国公司法与公司登记条例,仅有两条规定[2]。关于股权转让登记的效力,由于我国公司未做出相应的明确规定,因此导致出现大量的不规范登记现象出现,因此而引发的股权转让纠纷也不断发生。目前国内理论讨论的焦点则是外部登记,即工商变更登记对于股权转让的效力影响问题;而对于公司内部登记,即股东名册的变更登记对股权转让的效力,理论界与司法界似乎并不关注,相关讨论较为薄弱。关于公司外部登记,理论上也就形成了两派观点:即登记生效主义与登记对抗主义{1}(P.303、304)。登记与交付对股权转让效力的影响如何?登记与交付在股权转让过程中的关系如何?公司内部变更登记与外部工商变更登记对股权转让效力的影响又有何不同?未予登记的法律后果与责任又应如何对待?这些问题在立法构建股权变动登记制度时无疑都应予以考虑并澄清。只有构建一个完善的登记制度,明确股权变动登记制度的法律效力,才能给予经济活动当事人明确的法律指引,也才能在真正提高股权变动的效率的同时,又维护变动的安全与稳定,从而实现效率与安全的均衡。
  二、不同登记制度设计的理论辨析
  根据前述分析,一个完整的股权变动的完成,不仅需要公司内部登记程序的完结,还需要工商外部登记的完结。内部登记效力与外部登记效力均有两种不同的学说与主张。不同登记机关与不同制度理论基础的设计对股权的变动具有不同的法律效力,对股权变动当事人权利、义务有不同的影响。必须辨析不同制度设计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不同影响,进而设计一套完整合理的具体法律制度,以平衡各方利益。考察不同登记制度在追求效率与安全的公司法框架下如何实现股权交易目标,无疑有着相当现实的意义与价值。
  (一)生效抑或对抗:公司登记效力的比较分析
  1.公司登记对抗主义
  在物权法上,所谓登记对抗主义,又称形式登记主义{2}(P.30),指物权变动非经登记,不生对抗第三人的效力。而在公司法上,登记对抗主义是指公司内部登记并非股权变动的生效要件,而为其对抗要件,没有被记载于公司股东名册的受让人,不能对抗公司,即就股权变动非经公司内部登记不生对抗公司的效力。在英国,股份是以记名的方式,而不是以无记名的方式存在的,股东在完成股东名册登记之前,还不是完全的股东,因此法律规定非常重视股东名册的管理和维护{3}(P.602)。因此,正如有学者认为,“公司都保留着记载公司向其发行股份的人的名字的股票名册,公司可以认为名义所有人就是股份的惟一所有人,仅与名义所有人就股利、表决和会议通知之类的问题打交道。”{4}(P.148)因此,股权转让只有完成公司内部变更登记,受让人有关情况被记载于股东名册后,方才产生对抗公司效力,即受让人方可以股东身份向公司主张股东权利。
  此立法例在股权变动场合为许多国家、地区采用。如法国商事公司法第20条前段规定“公司股份转让应书面予以确认,股份转让按民法典第1690条规定的形式对抗公司。”{5}(P.381、388)日本有限公司法第20条规定“份额的转让,非在股东名簿上记载取得者之姓名、住所及转移的出资股数,不得以此对抗公司及其他第三人。{5}(P.553)意大利民法典第2479条规定“股份转移自在股东名册登记时起对公司有效。”{6}(P.642)其他国家、地区同样有类似的规定。[3]上述立法明确确立的原则就是,公司内部登记是股权变动的对抗要件没有被记载于股东名册的受让人,不能对抗公司。
  我国部分学者也持上述立场。“股权转让是一种民事权利的转让,既然协议双方已对转让达成一致,且符合股权转让的实体要件,法律应对此意思自治表示尊重。当然登记的承认性、公示性亦不应忽视。公示的目的,通常是准确反映权利转让的结果,以使公众了解权利转让的情况,从而保证市场经济活动的安全。所以,股权转让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公司及第三人。”{7}
  关于登记后对抗的对象而言,不同立法的对抗效力所及于的对象并不相同。如上述日本、韩国,公司内部登记的对抗效力不仅及于公司,而且及于公司以外的第三人。而法国、意大利、我国台湾地区,公司内部登记效力则不能对抗公司以外的第三人,仅能对抗公司。
  通过上述分析,在对抗主义制度之下,笔者认为,公司登记的性质属于一种民事行为,公司股东名册的变更登记其实是一种民事确权行为。其作用在于公司对受让人股东资格的确认,对受让人作为新股东的股东权利的确认,而不是对股权权属是否变更的确认。英国1985年公司法第22条规定:“(1)签署公司章程的股份认购人,视为已同意成为公司的成员,应当在公司注册时作为成员记入公司股东名册。(2)所有同意成为公司成员,且其姓名已记入股东名册的其他人士,均为公司的成员。”但由于有限公司具有相当的封闭性,除公司及股东之外,第三人一般不易了解公司内部情况,不具有广泛的公示性。因此,股东名册记载也就不具有对外的对抗效力,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仅有对抗公司的效力。有学者称之为股权转让的中级效力{8}。
  2.公司登记生效主义

好饿但是不想动


   物权法上所谓登记生效主义,又为实质的登记主义{2}(P.30),即物权变动非经登记,不生效力。就股权变动而言,公司内部登记乃股权变动的生效要件,非经公司登记,不生股权变动的效力。即股东名册登记是股权转让的生效要件。[3]依照我国法律规定,以及传统动产物权变动理论,动产转让以交付、占有为物权变动的生效要件,无需登记公示。股权虽为动产,但依据登记生效理论,交付却不能产生传统动产物权变动的效力,即产生股权权属变更的效力。股权转让只有完成公司内部变更登记,将受让人的姓名或者名称、住所以及受让的股份记载于股东名册,股权权属方在转让股东与受让人之间发生移转,受让人取得股份所有权,转让股东丧失股份所有权。转让股东与受让人之间交付的完成,不产生股权权属变更的效力。如澳门商法典第366条规定:“股份之转移在未以书面方式通知公司及将之登记前,不产生效力”;香港公司条例第101条规定:“
  任何持有有效的购股协议,其姓名却未记入股东名册的人不是股东,他对股权的权益如有的话,也只是受益权,不能得到公司的承认。”上述立法例则采股权转让公司登记生效主义。
  按此种立法主张,公司股东名册变更登记的性质是对股权转让效力是否发生的界定。其首要作用在于确定股权权属是否变更,其次方为公司对股东资格的确认、股东权利承受之同意。如有的观点认为,股权转让效力就是指股权转让后,转让人丧失股东资格和地位,受让人取得股东资格和地位,享有转让人的原股东权利{9}(P.52—53)。所以,公司登记应当具有股权转让的设权性、生效性效力。
  3.不同制度设计的价值、利益与风险辨析
  登记制度作为物权变动的公示制度,无论登记生效主义还是登记对抗主义,制度设计的首要的目的在于确立物权变动权属变更的分界点。而物权变动权属变更的确定,其作用在于依据权属变更的分界点确认变更前后利益的归属与风险的承担,从而立法决定法律对于不同的权利变动方式而设定不同的保护效力与方式。不同的法律制度设计,对当事人权利会产生不同的重大影响。而不同的制度设计背后反映立法者不同的价值取向,是体现交易效率与意思自治优先,还是交易安全为重?登记生效主义的制度价值重在交易安全的保护;登记对抗主义的制度价值反映交易效率与意思自治立法原则的优先。
  如何衡平当事人之间的利益与风险、交易安全与效率,是法律制度设计必须做出的选择。而不同的制度理论,使股权变动产生的利益与风险对不同主体产生不同的法律效果。就股权的权属变更而言:
  采用公司登记对抗主义,股权凭证交付后,物权变动即时生效——转让人丧失股份所有权,受让人取得股份所有权。采用公司登记生效主义,股权凭证交付后,公司完成股东名册变更登记之前,股权权属则没有在转让双方间发生移转。就股东权益的归属与风险的承担而言:采用公司登记对抗主义,股权交付后,由于股权权属已经发生变更,则由受让人取得股东权益,但同时承担公司完成变更登记之前股权灭失的风险。一旦公司的变更登记完成前股权灭失,受让人仍有支付转让价款的义务。假若股权灭失是由于转让股东的过错所致,受让人的付款义务并不因此而免除,其对转让人只有侵权损害赔偿的请求权。
  采用公司登记生效主义,股权凭证交付后,公司完成变更登记之前,由于股权权属尚未发生变更,转让人仍拥有股东权利。因此,仍由转让股东行使股东权利,并承担公司完成变更登记之前股权灭失的风险。股权一旦灭失,转让股东则需对受让人承担交付不能的违约责任。与此相反,受让人由于尚未取得股权,故不能行使股东权利,也不承担股份灭失的风险。假若受让人已经支付转让价款而股权灭失,转让股东有返还价款的义务。假若股权灭失是由于受让人的过错所致,转让股东有权要求受让人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显然,以股权交易为目的之股权转让,交付应当是放弃股权权属与权能的真实意思表示,以登记对抗主义为立法原则,不仅提高了交易的效率,同时无损于交易的安全,应为立法所采纳。
  (二)生效抑或对抗:工商登记效力的比较分析
  1.工商登记对抗主义的阐释
  依照登记对抗主义理论,工商登记同样非股权变动的生效要件,即“对抗要件说”。该学说认为工商登记只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并非股权取得的生效要件,如:有学者认为,工商登记作为一种宣示性的程序,主要的调整对象是公司、股东和第三人,工商登记材料可以被视为证明股东资格并对抗第三人的表面证据,第三人可以凭借工商登记材料来主张或否定股东的资格{10}(P.494){7}(P.24)。因此,股份作为动产在转让双方完成交付后,股权权属在转让股东与受让人之间已经发生变更。公司没有完成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则对公司以外第三人不具有对抗效力。因为,工商登记属于公司对外公示的法律文件,由公司完成。公司当然最了解公司股东的情况,即没有人比公司更了解公司。所以,公司不履行上述公示的变更登记行为,受让人未经工商部门公示,则不能对抗公司以外相信公示登记的善意第三人,而只有登记机关完成股东的变更登记后,方可对抗第三人对股权的请求权。如法国商事公司法第20条后段规定:“股份转让只有在履行上述手续并在商业和公司注册簿上进行公告后,才可对抗第三者。”{5}(P.381)。台湾地区“公司法”总则第12条规定:“公司设立登记后,有应登记之事项而不登记,或已登记之事项有变更而不为变更之登记者,不得以其事项对抗第三人。”因此,依据上述立法规定,在对抗要件理论之下,公司只有在登记机关(工商机关)完成股权转让变更登记后,股权转让方可对抗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赵旭东,主编.公司法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2}史尚宽.物权法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3}Paul L.Davies,F.B.A.Gower and Davies’Principle of Modern Company Law(M).7th edition,London:Sweet&Maxwell,2003.

{4}(美)罗伯特·W·汉密斯顿公司法概要(M).李存捧,译.刘李胜,校.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5}卞耀武,主编.当代外国公司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5.

{6}意大利民法典(Z).费安铃,丁玫,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

{7}严桂珍.论我国有限责任公司出资转让制度之完善 (J).政治与法律,2002,(4).

{8}张平.股权转让效力层次论(J).法学,2003,(12).

{9}李洪堂.论股权变更登记对股权转让效力的影响 (A).中国民商审判(2003年第1卷)(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10}蒋大兴.公司法的开展与评判(M).北京:法律出版社.

{11}何美欢.公众公司及其股权证券(上册)(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12}沈宗灵,主编.法理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1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