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安徽省毒品犯罪问题研究
【作者】 马海舰李颖红【作者单位】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处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安徽 毒品犯罪 特点 原因 对策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1
【页码】 41
【摘要】

安徽省已从开始私种罂粟发展为外流贩毒与消费并存的省份,毒品犯罪问题是影响安徽省社会治安的一大因素,本文在调研的基础上,从三个方面对安徽省毒品犯罪问题进行了研究:一是介绍了安徽省毒品犯罪的概况和规律特点,并预测了以后的毒品犯罪发展趋势;二是科学分析了安徽省毒品犯罪日趋严峻的主客观原因;三是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安徽省毒品犯罪的对策。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0422    
  
  

一、安徽省毒品犯罪概况、规律特点及发展趋势

安徽毒品犯罪问题,开始主要是私种罂粟,80年代,极个别地区出现制贩吸食鸦片,9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贩吸海洛因及苯丙胺类的新型毒品,90年代末,受国际毒潮和国内毒品犯罪大气候的影响,安徽毒品犯罪呈快速发展态势,毒情趋向严重。目前全省涉毒县(市、区)占总数的90.7%,涉毒乡镇占总数的39%。近年来安徽省毒品犯罪无论是在涉毒区域,还是在吸贩制种毒诸方面都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涉毒案件呈直线上升趋势,毒情趋向严峻

据不完全统计,安徽省1997年破毒品案件972起,1998年1262起,1999年1454起;2000年破4068起,超过前三年总和还多320起;2001年1—10月份破7654起,比2000年全年还多3586起。不仅数量多,呈急骤上升态势,而且“质量”也高,特别是大案、恶性案件多,破历史纪录的大案接连不断。2000年临泉县破耿新贵贩毒案,涉案海洛因达7941克;2001年临泉县破谷万中贩卖鸦片13.86公斤案;2000年南陵县破贩卖杜冷丁案,贩卖的杜冷丁高达17800多支;2000年安徽省公安厅禁毒处与宣城市联合侦破的王军走私、制造甲喹酮案件,多达7吨,成为当年国家禁毒委督办的12起大案之一。

(二)种毒活动屡禁难止,极易出现反弹

“九五”末之前,安徽省的毒品问题主要是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罂粟,种毒活动随着打击的强弱而起伏。自上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安徽非法种植罂粟曾出现三次高峰:第一次高峰是1982—1985年,安徽出现大面积种植,年铲除量均在300—500万株;第二次高峰是1987—1990年,种植区蔓延扩大,全省17个地市有16个地市865个乡镇、街道出现非法种植罂粟;第三次高峰是1992—1996年,种植活动出现首次反弹,一些地区又大面积大范围种植,如阜阳市临泉县33个乡镇30个都种植了罂粟,其中陈集镇1995年种了220亩,铲除220多万株。正因为如此,1994年安徽被列为全国18个种植大省之一。此后,由于很抓“秋种”、“春铲”两关和禁种铲毒责任制,1996年后安徽再也没有出现大面积种植罂粟现象,私种罂粟总体上呈现下降态势,但非法零星种植却一直没有停止过,禁种力度稍有减弱,极易反弹。2000年全省铲除罂粟14.7万株,被国家禁毒办通报为没有实现“九五”禁种目标的12个省区之一;2001年种植活动再次出现大幅度反弹,全省共铲除罂粟48.3万株,是2000年的3.29倍,因而在2001年10月全国部分省区禁种铲毒会议上,安徽被列为七个重点种植区之一。

(三)外流贩毒比较突出,局部地区已形成毒品集散地

由于下述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各级党委政府、政法机关打击非法种植罂粟有力,二是种植者觉得种植罂粟易被发现,风险太大,不如弃“种”从“贩”,贩毒不仅来钱快,而且隐蔽,1996年后安徽省毒品犯罪骤然出现新变化,种植总数明显下降,非法种植罂粟不再是安徽毒品犯罪的主要问题,而外流贩毒活动很快猖獗起来,当初种罂粟者以“种瓜”名义成群结队南下云南贩毒。目前,安徽外流贩毒不仅具有贩毒路线相对稳定,团伙、集团贩运,贩运毒品品种多元化,贩运活动现代化程度越来越高等特点,而且临泉县庙岔、姜寨地区已形成了毒品集散地。

庙岔、姜寨两镇贩毒活动始于80年代中期,全县涉嫌贩毒540人,庙岔、姜寨两镇达400多人。以往讲临泉县毒品问题严重,主要是指临泉县庙岔、姜寨两镇毒品问题严重。受其影响,现在临泉33个乡镇有三分之二被带入贩毒行列。省内淮北、阜阳、宿州、蚌埠、淮南、合肥、马鞍山、黄山等地都发现临泉庙岔毒品;省外云南、贵州、广西、陕西、山东、内蒙古、北京、上海、福建、江苏、河北等都抓到大宗贩毒的临泉人。据统计,临泉县自1998年以来至2001年6月因涉毒被外地打击处理410人,其中被执行死刑23人,基本上都是庙岔、姜寨两镇的人。可以说,庙岔、姜寨两镇事实上已成为毒品集散地。目前,这个集散地仍在扩展、蔓延。2001年下半年,安徽省公安厅禁毒处接外转信息四条,每起案件抓获的毒贩都有临泉县庙岔、姜寨人,他们由此向西安、北京贩毒。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陈存仪在安徽检查禁毒工作时指出:安徽的毒贩贩毒有自己的特点,即自己开辟贩毒路线,自己开拓市场,不依赖别人,跟外界基本不联络,独立性很强,如果不进行严厉打击,这个市场迟早会做大。

(四)吸毒人群扩大,“以贩养吸”的人数增多,已初步形成了一个相当规模的毒品消费市场

据统计,1997年安徽省登记在册吸毒人员1479人,1999年发展到2196人,2000年4423人,2001年猛增到5847人。其实实际数字远不止目前登记在册的5822人。截至2001年底,全省17个市已有16市64个县(市区)发现吸毒,比例数为61%,其中吸毒人员在千人以上的1个市,百人以上千人以下的县(市区)16个。如按目前登记在册人数每人每天吸食海洛因0.2—0.5克、每克海洛因200元计算,全省一年要消耗海洛因425—1062.5公斤,花费0.85—2.13亿元人民币;如按国际惯例,每个吸毒人员身后还有5个未被查获的计算,那么全省一年要消耗海洛因2125—5310公斤,花费4.25—10.65亿元人民币。尤其令人忧虑的是,以贩养吸的人数增多,形成了吸——贩——引诱他人吸——他人再贩吸的恶性循环,导致贩毒案件猛增,毒品市场持续扩大。据统计,以贩养吸者约占整个吸毒人群的8096,其中合肥市占85%,马鞍山市占98%,宿州市占96%。

(五)制毒活动由小到大,制毒品种多种多样

安徽省制毒活动始于80年代初临泉、肥东等一些私种罂粟的地区,当时多为作坊式的,农民将大烟膏熬制成鸦片。90年代制毒活动发展到土制海洛因(即“黄皮”)和地下加工厂。土制海洛因主要集中在淮北地区,以临泉县庙岔、姜寨为代表,基本上还是家庭作坊式的。2000年全国贵阳禁毒处长会议上,土制海洛因安徽被点名,并被排在第一。值得注意的是,淮北地区已出现制造杜冷丁案件,2002年2月,蒙城县公安局破获一个制造、贩卖杜冷丁的犯罪团伙,缴获杜冷丁1600只、“美施康定”毒品160丸,并查获大量制毒原材料,经调查,所制毒品是往上海销售的。真正运用现代技术,大规模制毒的,主要集中在安徽南方和生产苯丙胺类合成毒品上,自1996年以来,淮南、阜阳、芜湖、泾县等地先后破获制造冰-毒、咖啡因、苯巴比妥、甲喹酮等毒品地下加工厂案件,其中2000年泾县破获的制造走私7吨甲喹酮案,制毒地点是该县一家“明星”企业,制毒人员有享受国家津贴的高级工程师、大学教授、县外贸局长、乡长、厂长等。

(六)麻醉、精神药品流入非法渠道的情况不容忽视,盗抢、倒卖麻醉、精神药品的案件不断发生。

麻醉、精神药品流入非法渠道的原因在于:一是因治病等扎服杜冷丁等药品上瘾人员以非法手段去获取;二是其它吸毒人员因一时搞不到海洛因等以此类药品替代。医疗卫生部门特别是乡镇一级卫生院及个体门诊,高价出售这类药品的情况频频发生,宣城市药库一次被盗杜冷丁12000只,南陵县三个乡镇卫生院共卖给毒贩杜冷丁11780只等等。蚌埠、黄山、淮南、巢湖、宿州等地还发生抢劫这类药品的案件。

综上所述,安徽毒品犯罪已不仅仅是“九五”前的种植罂粟问题了,正如2001年安徽省禁毒委全委会指出的,已由过去的种植罂粟为主,发展为外流贩毒与消费并存的省份。毒品问题已成为影响安徽社会治安一个重大因素。

中国的进一步改革开放,特别是加入WTO,将给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带来巨大变化,对安徽省的禁毒工作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禁毒工作的不利因素在一定时期内可能会增多,安徽省毒品犯罪形势不仅不会有所好转,而且还将更加严峻。毒品违法犯罪将呈现如下发展趋势:

首先,加入WTO后,安徽省内一些规模小、产品市场不好或经营不善的企业将受到严重冲击,失业群体将逐步增大。同时,由于城乡差距、贫富差距可能会进一步拉大,因地区差异、行业差异以及分配形式多样化而造成的收入悬殊,容易导致不同领域、不同行业、不同群体、不同阶层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文化认同的多样性,使诱发毒品违法犯罪的心理因素增多,安徽省贩毒活动蔓延和吸毒群体扩大的总趋势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其次,加入WTO后,外国价廉物美的农产品进入中国市场,我国农业会受到严重冲击,农民收入减少,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将大量向城市周边地区和沿海发达地区流动。安徽省作为农业大省,农民占全省总人口的81.6%,受快速发财致富心理的驱动,农民外流贩毒可能会增多,种毒问题可能会进一步反弹。

再次,加入WTO后,由于对外开放进一步加大,人员进出更为方便,境外和省外毒品向安徽省的渗透可能会加剧,地下毒品来源渠道可能会进一步增多,省内毒品市场可能会进一步扩大,毒品犯罪不仅出现组织化、职业化倾向,而且趋向科技化、国际化。

二、安徽省毒品犯罪趋向严重的原因

(一)国际毒潮对我国的侵袭,是造成安徽省毒品犯罪趋向严重的重要客观原因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日益泛滥的国际毒潮对我国逐渐形成“四边包围、南北夹击、多头入境、全线渗透”的总态势。世界三大毒源地,其中以生产鸦片、海洛因为主的两大毒源地“金三角”和“金新月”均与我国毗邻,大量毒品通过各种途径、无孔不入地直接进入我国。东南沿海日、韩等国和台、港、澳地区的冰毒、摇头丸、摇脚粉等新型毒品亦强劲向中国大陆渗透。调查表明,安徽各地的毒品主要来源于“金三角”及云南、广东、福建、江苏、上海、浙江等地,并逐步形成了几条较为固定的贩毒通道,其中比较主要的有三条;一是“云贵通道”,贩毒路线为“金三角”——云南——贵州——湖北——临泉,或“金三角”——云南——临泉,毒品主要来自于“金三角”的缅北地区,这条通道是安徽大宗毒品案件的主要通道。二是由新疆乌鲁木齐——西安——郑州——临泉,这条通道的毒品有的来自于“金新月”,有的是由“金三角”辗转而来。三是“广东福建通道”,沿江江南毒贩多去广东、福建沿海一带,这是近几年最活跃、对安徽淮河以南地区影响最大的一条通道,毒品主要来自广东深圳、广州,福建厦门、福州,毒品除了“白粉”外,苯丙胺类的新型毒品“摇头丸”由此道运进安徽。

(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042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