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能否适用 普通程序简易化审理之初探
【作者】 樊荣庆吴燕【作者单位】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未成年人 刑事诉讼 普通程序 简化审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5
【摘要】 本文认为,对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又作有罪答辩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突出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和教育的前提下,有条件地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不仅能够最大限度地降低诉讼成本,提高庭审效率,而且也体现了对未成年被告人司法的保护,有利于未成年犯的矫治和改造。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0380    
  
  

近年来,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简易化审理方式(以下简称普通程序简化审)作为公诉改革的重点之一,已在全国部分检察机关探索试行。但理论界普遍认为,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不宜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其理由主要是未成年人在诉讼中的防御权、救济权等要予以特别的保护。另外,由于未成年人辨别能力和认知能力的低弱原因,通常不能确切理解指控的性质、作有罪认证及答辩可能导致的后果,因此不能适用简化审。笔者认为,对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又作有罪答辩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突出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和教育的前提下,有条件地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不仅能够最大限度地降低诉讼成本,提高庭审效率,而且也体现了对未成年被告人的司法保护,有利于未成年犯的矫治和改造。

一、普通程序简化审产生的背景和意义

我国在1996年修订《刑事诉讼法》时,吸收了国外的经验,遵循繁简分立的原则,在普通程序之外,依法规定了简易程序。以此来达到分流案件、减轻司法负荷的目的。所谓简易程序是专门为案情简单、证据充分的案件设立的一种法庭审理程序。但是,由于程序设计的原因,简易程序在司法实践中仍不能完全满足提高诉讼效率的实际需要。

1、普通程序简化审的产生

当前刑事案件一直微升不降,司法人员工作负荷很大,如何在案件量不变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缓解矛盾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任务。实际上,刑事案件错综复杂,繁简不一,仅以普通程序和简易程序两种模式审理案件,已不能适应司法实践的需要。对于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控辩双方没有争议或分歧的案件,如果一律强调必须适用繁琐严密的普通程序,不符合诉讼经济的原则。在此背景下,实践部门在大量挖掘现行法定简易程序的同时,又改革探索出一种新的简易程序类型,即普通程序简易化审理方式。它适用于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对指控罪名供认不讳、可能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事案件。在试点阶段,对这一改革方式的名称尚不统一。有的称为普通程序简易化审理;有的称为普通程序快速审理;也有的称为简易程序扩大化审理。各地相对用得较为普遍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确认的名称是普通程序简易化审理。

2、普通程序简化审的特点和法律性

笔者认为,普通程序简化审是在现行《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框架内,针对简易程序不能适用、实践中确又无须完全按照普通程序审理的,为一些案件专门设计的一种庭审模式。普通程序简化审只是将庭审程序中的某些环节予以简化,不是庭审模式的根本性变革。试行这一程序的法律依据是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55条之规定,公诉人在法庭上宣读起诉书后,被告人可以就起诉书指控的犯罪进行陈述,公诉人可以讯问被告人,辩护人也可以向被告人发问。从规定中可以看出,对于讯问和发问的程序,法律没有作出强制性规定,相关司法解释也没有进一步强调。同时,《刑事诉讼法》和司法解释中关于书证、证人证言的出证及质证,也没有加以特别的规定。因而,这些立法和实践中的各种因素为创建普通程序简化审提供了空间和可能。

二、未成年人案件能否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的价值选择探讨

1、两种观点的冲撞点

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能否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目前尚存争议。持否定观点认为,程序及内容的简化意味权利的受限。尤其是未成年人正处于成长期,心理和智力尚不成熟,认知和察别能力相对较弱,其依法享有的辩护权、质证权及对作有罪供述法律后果的认知权难以得到保护。持肯定观点认为,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实行简化审,能减少不必要的诉讼拖延和未成年人在庭审羁押中的恐惧感,符合审理未成年人案件应遵循简约快速的原则,若无必要的庭审拖延和诉累,也有悖于对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综观以上两种观点,对适用简易化程序的效益价值没有异议,争议的焦点在于公正性能否得以体现。

2、价值取向应考虑公正与效益价值的制衡

对效益价值的强调是推进简化审程序产生和发展的直接动力,但效益不是简化审程序存在的唯一根据。公正作为刑事司法制度追求的灵魂,是各种审判程序的根本价值。普通程序简化审的产生和运用,是公正和效益之间制衡的结果。

对未成年人案件有条件地实行简化审,缩短了普通程序的某些环节,减少了不必要的拖延,当然也实际上限制了被告人的辩护权、参与质证权等,公正性受到影响。然而公正与效益之间仍然是可以制衡的。在公正与效益冲突的程序中,可以通过一些特定的方式加以平衡和协调,如通过对最低公正标准的保障或最低程序等设置来实现。因此,对未成年人案件有条件地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其前提是在坚持公正的基础上,对效益的提高。它并不意味对效益的追求而放弃公正,而是仍然要将公正价值作为效益价值实现的基本前提。由于这种程序的特殊性,公正价值在其中的要求也非绝对的,但这种调整和降低,不能违:背程序公正的最低标准,这要求我们在具体适用中留下一定的空间,通过设置最低公正标准,使未成年人享有公正的权利,如享有同意权、选择权、程序变更权、防御权、尤其是法定监护人的同意权和保护权等,以此实现未成年被告人依法享有的各种诉讼权利。

三、未成年人案件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的理论依据

(一)法律概念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简化审,是指在现有的刑事诉讼法律框架内,对某些适用普通程序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被告人作有罪答辩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前提下,简化除法庭教育外的部分审理环节,快速审结案件的法庭审理方式。

(二)理论依据

1、推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简化审,与建立健全未成年人案件刑事诉讼程序的要求相适应。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刑事立法来规范未成年人案件的刑事诉讼程序。而关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庭审方式,则仅以刑事诉讼法的一般规则加以确定,即简易程序和普通程序。但这两种程序针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审理各有弊端。具体如下。

(1)简易程序虽然审理期限短,但由于《刑事诉讼法》第174条规定:“宣告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即可适用简易程序,适用范围并不仅限于轻微犯罪,这与国外以较低法定刑(一般为一年以下)为适用标准有一定差距。另外,该条还规定公诉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应由“人民检察院建议或者同意”,这就意味着我国立法并未赋予被告人对简易程序有适用选择权,不符合国际立法潮流。

(2)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普通程序需要经过法庭调查、辩论等四个必要程序,针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另外还设有特殊教育程序。对那些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作案手段基本相同、被告人又供认不讳的案件,再逐一讯问、举证、质证,不仅使庭审显得冗长拖沓,效率极低;而且会使辨别能力较差,易受消极面影响的未成年人增加恐惧感,产生自暴自弃的思想,甚至于可能使他们产生逃避事实、逃避罪责的抵触心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03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