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护法与毁法
【副标题】 写在辛亥革命百年【英文标题】 Safeguarding Law or Destroying Law?
【作者】 李青【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中国宪法【中文关键词】 临时约法;护法;政权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4
【页码】 11
【摘要】

孙中山为了捍卫辛亥革命的胜利成果—《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亲自组织领导了两次护法斗争。护法与毁法的斗争过程,实际上是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民主派,和以袁世凯及北洋军阀为代表的封建买办势力之间的民主与专制的斗争,是为了维护民主共和法统还是封建专制法统的斗争。护法斗争的结果启示我们:立法固然重要,但是掌握政权更重要;没有政权,任何好的法律都无异于一张废纸。

【英文摘要】

In order to defend the victory fruits of the 1911 Revolution—“Provisional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un Yat-sen led law-enforcement campaigns twice. In fact, the process of law-enforcement and law-destruction Law was a struggle between Sun Yat-sen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bourgeoisdemocracy, and Yuan Shikai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e feudal comprador. It was also a struggle betweendemocracy and tyranny, and a struggle between safeguarding the legal system or the democratic republiclegitimacy and feudal autocracy. The results of the law-enforcement campaigns tell us that legislation is notas more important as power. When there is no political power, laws are no different from any good pieceof paper.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6184    
  一百年前的10月10日,孙中山先生成功地领导了中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反帝、反封建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给近代中国带来巨大变化,它结束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并以孙中山民主共和思想为指导,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性质的政权—南京临时政府。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以后,即遵照资产阶级的法治原则,进行一系列的立法建制,用法律的形式来肯定和巩固辛亥革命的重要成果,《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就是南京临时政府最主要的立法活动。
  《临时约法》的制定,是在南北议和即将达成,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派向袁世凯交出政权已成必然之势时,为了保卫民国,保卫民主共和制度,永远消除帝制,同时,也企图运用根本法的权威性来束缚袁世凯破坏民主共和的行为,因此,匆匆制定《临时约法》。《临时约法》体现了民主力量与反民主力量的对比与斗争,革命派把限制袁世凯,维护民主共和的希望寄托在维护一纸约法上,反映了他们脱离民众,缺乏实力的根本缺陷,但在当时,制定《临时约法》仍有积极意义,因为它向全国人民充分展示了民主共和的特征以及革命派为维护民国所做的不懈努力。
  《临时约法》共有7章,56条,是一部具有资产阶级共和国宪法性质的历史文献。在“宪法未施行以前,本约法之效力与宪法等”{1}。《临时约法》体现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的基本原则和内在精神,浓缩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思想精髓,在主权在民的理论指导下,《临时约法》规定:“中华民国由中华人民组织之”(第1条)。“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第2条)。这两条的规定,以根本法的形式宣告了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的死亡,确认了民主共和国家制度的诞生,与改良派主张的君主立宪、开明专制彻底分道扬镳。《临时约法》第3条规定:“中华民国领土,为二十二行省,内外蒙古、西藏、青海”(第3条)。这条规定的重要意义在于,它第一次以根本法的形式,规定了中国的领土疆域,确认了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原则,加强了中国人民的领土意识和统一多民族的国家观念,是民族主义思想的进一步发展。《临时约法》根据资产阶级三权分立的原则,规定了中华民国的国家机构:“中华民国以参议院、临时大总统、国务员、法院,行使其统治权”(第4条)。参议院为立法机关,大总统、国务员为行政机关,法院为司法机关。体现了资产阶级“三权分立”、“分权制衡”的政治理念。《临时约法》宣布:“中华民国人民一律平等,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第5条)。人民享有人身、居住、财产、营业、言论、集会、通信、信教自由;享有请愿、陈诉、诉讼、任官、考试、选举及被选举等项权利(第6-22条);以及依法纳税和服兵役的义务(第13条、第14条)。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把民族平等写进立法,体现了中华民国国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体现了自由、平等、民主的资产阶级政治理想。《临时约法》还确认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原则,规定:“人民保有财产及营业之自由”(第6条)。有利于民族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由此可见,《临时约法》是以西方资产阶级的民主法治学说为理论基础,以美国合众政府宪法为模式,开创了中国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新局面。尽管《临时约法》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但它毕竟是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根本法的形式宣告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制度的灭亡和民主共和国的诞生,其巨大的历史进步意义是不容忽视的。
  但是,《临时约法》并没有像此前公布的《修正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那样规定采用总统制,而是采取了内阁制。尽管孙中山一贯主张总统制,他曾经说:“内阁制乃平时不使元首当政治之冲,故以总理对国会负责,断非此非常时代所益,吾人不能不对唯一置信推举之人,而复访防制之法度,余亦不肯徇诸人之意见,自居于神圣赘疣,以误革命大计。”{2}为此,孙中山还与主张内阁制的宋教仁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几至不欢”。但是,在南北议和已经达成的形势下,为了约束即将上台的临时大总统袁世凯的权力,孙中山一改初衷,将《临时约法草案》中的总统制改为责任内阁制,意在划分总统和内阁之间的权力,借以防止和限制袁世凯走向独裁而破坏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的合理分配。《临时约法》第19条“参议院职权”规定:参议院“议决一切法律案;参议院对于临时大总统认为有谋叛行为时,得以总员五分之四以上出席,出席员四分之三以上之可决弹劾之”。第45条规定:“国务员于临时大总统提出法律案、公布法律及发布命令时,须副署之。”以此来限制临时大总统袁世凯的权力和保障国民党的优势执政地位,并要求袁世凯宣誓遵守约法,维护民国的利益,可谓用心良苦。说明《临时约法》的制定和公布已经蕴涵着民主与专制的斗争。1923年孙中山在提到这段经历时说,制定《临时约法》是因为“北方将士”“明明为反对民国者,今虽曰服从民国,安能保其心之无他”,因而制定约法并使之服从,“盖以服从《临时约法》为服从民国之证据。余犹虑其不足信,故必令袁世凯宣誓遵守约法,矢忠不二,然后许其和议。故《临时约法》者,南北统一之条件,而民国所由构成也”{3}
  但是,孙中山将《临时约法》作为南北统一的条件和保卫民国的法律武器的目的落空了。袁世凯虽然宣誓说:“深愿竭其能力,发扬共和之精神,涤荡专制之瑕秽,谨守宪法。”但他在就任临时大总统后,采用种种手段,蓄意摆脱《临时约法》对他的控制,他攻击《临时约法》:“限制过苛,因而前参议员干涉太甚,即无内忧外患之压迫,必且穹年累月莫为功。”{4}公然称:“本大总统一人一身之受束缚于约法,直不啻胥吾四万万同胞之身命财产之重,同受束缚于约法。”{5}一面下令解散根据《临时约法》产生的国会。1914年3月18日,在袁世凯的授意下,召开了制定新约法会议。同年5月1日,袁世凯正式废除了《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公布《中华民国约法》即《袁记约法》。
  《中华民国约法》共有10章,68条。该约法完全抛弃了《临时约法》所体现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思想原则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以确认袁世凯独裁为基本特征,取消了责任内阁制和国会对总统行使权力的一切牵制,规定大总统任期改为10年,不限制连选连任;副总统不能继任大总统;取消立法机关对大总统的弹劾权,国务员及其对大总统发布命令等的副署权;总统集行政、立法、军事大权于一身,对外代表国家,对内统帅军队,有权制定官制、官规,可以召集和解散立法院,否认“立法院议决之法律案”,有权“发布与法律有同等效力之教令”。虽然约法第一章仍规定:“中华民国由中华人民组织之”,“中华民国之主权本于国民全体”,但关于人民享有的各项自由权则都加上“于法律范围内”的限制条件。它以根本法的形式彻底否定了《临时约法》所确立的民主共和制度,建立了军阀专制制度,葬送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成果。
  袁世凯死后,按照1913年《临时约法》所制订的总统选举办法的规定,副总统继承黎元洪出任总统,皖系势力人物段祺瑞为国务总理。1917年5月,国务总理段祺瑞利用督军团压迫国会接受对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南京临时政府公报》第35号,1912年3月11日。

{2}参见孙中山:《中国革命史》,转引自刁荣华主编:《中西法律思想论集》,第108页。

{3}参见《孙中山全集》(第7卷),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69页、第70页。

{4}参见《袁大总统书牍汇编》(卷一),上海广益书局1914年版,第13页。

{5}参见《袁大总统书牍汇编》(卷一),第15页。

{6}参见《孙中山全集》(第4卷),第111页,《致西南六省各界电》。

{7}参见《中华革命军大元帅檄》,载《孙中山选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8}参见《中山全书》(第4册),“中华民国宪法史前编序”,上海大中书局1929年版。

{9}参见《孙中山全集》(第4卷),《就任海陆军大元帅布告》,第140页。

{10}参见《孙中山全集》(第4卷),《辞大元帅职通电》,第471页。

{11}参见《中山全书》(第4册),“中华民国宪法史前编序”。

{12}参见《制定建国大纲宣言》,载《中山丛书》(第4期),上海中外书局1952年版。谁敢欺负我的人

{13}参见《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载《孙中山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522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618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