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大国际法评论》
国际刑事司法协助中承诺免除死刑问题研究
【英文标题】 Assurances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in the International Judici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作者】 朱慧兰
【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2013级国际法学博士研究生}
【分类】 国际刑法学
【中文关键词】 承诺免除死刑;跨国犯罪;国际刑事司法协助
【英文关键词】 assurances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transnational crimes; international judici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1
【页码】 135
【摘要】

国际刑事司法协助中承诺免除死刑是指保留死刑的请求国应已废除死刑的被请求国要求,承诺对犯罪嫌疑人不判处或不执行死刑。承诺免除死刑主要是基于国家开展刑事司法合作以有效打击跨国犯罪的现实考虑。我国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条约和国内法中尚未明确规定承诺免除死刑条款。《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立法时应增加量刑承诺条款,日后在与其他废除死刑的国家签订刑事司法协助条约时,可尝试将承诺免除死刑作为拒绝提供协助的例外条款。

【英文摘要】

Assurances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refer to the assurances made by retentionist countries that the death penalty will not be sentenced or, if sentenced, will not be carried out when seeking leg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from abolitionist countries. It is based on the realistic considerations in the fight against transnational crimes. As capital punishment is kept in Chinese law, abolitionist countries often seek such assurances from China after receiving China’s requests for legal assistance. However, the judicial assistance treaties between China and other abolitionist countries and domestic Chinese criminal law have no provisions on this issue. Therefore, the ongoing draft Act on International Judici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in China, should provide for assurances of potential sentences. In the future, China can try to incorporate the provision of assurance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s a condition for rendering judicial assistance in mutual judicial assistance treaties in criminal matters with abolitionist countri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2068    
  
  

目次

一、引言

二、承诺免除死刑的内涵

(一)来源于“死刑不引渡原则”

(二)与“死刑不引渡原则”的比较

三、承诺免除死刑的必要性

(一)跨国犯罪特性

(二)国际刑事司法协助需求增多

(三)避免有罪不罚

四、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实践

(一)外国要求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法律依据

(二)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程序

(三)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方式

五、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障碍

(一)是否承诺免除死刑的权衡

(二)承诺免除死刑的主体不明

六、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完善好饿但是不想动

(一)《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立法中规定量刑承诺条款

(二)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条约中作出明确规定

(三)充分利用承诺免除死刑的例外情形

七、结论

引言

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刑事司法协助是指国家为有效打击跨国犯罪,通过签订刑事司法协助条约开展协助合作。协助范围包括“刑事诉讼文书的送达、调查取证、接送被羁押人员出庭作证、移交物证和书证、冻结或扣押财产、提供法律情报等”;而广义的刑事司法协助还包括引渡、被判刑人的移管以及相互承认和执行刑事判决。[1]目前多数国家已在法律上废除死刑或在实践中不再执行死刑,这些废除死刑的国家在与他国开展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时,通常要求请求国承诺免除犯罪嫌疑人死刑,并以此作为提供协助的前提。我国是保有死刑的国家,一些涉外刑事案件(包括犯罪分子在国内实施犯罪后将主要犯罪证据转移国外的案件或是在国外实施犯罪行为后逃回国内的案件)主要涉及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或地区,如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及欧盟等。由于犯罪行为、犯罪工具、涉案财产及证据材料等位于国外,为在国内追究犯罪行为人刑事责任,需要向这些国家提出刑事司法协助请求。如果所请求的罪名依我国刑法最高刑可判处死刑,那么被请求国通常要求我国承诺免除犯罪嫌疑人死刑。当前,我国同他国签订的刑事司法协助条约中对承诺免除死刑采取回避态度,而国内的《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尚在立法当中。为获得外国刑事司法协助,需在立法和实践中妥善处理该问题。

二、承诺免除死刑的内涵

(一)来源于“死刑不引渡原则”

国际刑事司法协助中承诺免除死刑来源于“死刑不引渡原则”。1990年《联合国引渡示范条约》第4条(d)规定,如果被请求的罪行依请求国法律可判处死刑,那么被请求国可以拒绝提供协助,除非该国作出“被请求国认为是充分地保证,表示不会判处死刑,或即使判处死刑,也不会予以执行”。[2]该条被称为“死刑不引渡原则”,承诺免除死刑是该原则的例外。“死刑不引渡原则”的产生与国际社会废除死刑的趋势密切相关。二战后国际社会通过若干全球和区域人权公约,强调对公民生命权的保护,要求缔约国限制甚至废除死刑。[3]目前多数国家已在法律上废除死刑或在实践中不再判处或执行死刑。[4]这些国家在与其他保有死刑的国家签订引渡条约时纳入了这一条款。[5]人权公约实施监督机构及国内法院在相关案例中也认为,缔约国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保留死刑的国家行为本身并没有违反公约义务,这种引渡只是在承认双方法律制度不同的前提下为共同打击犯罪而开展的一种刑事司法合作。但是,没有获得请求国承诺免除死刑前提下的引渡行为,将会导致其管辖范围内的人的生命在他国受到死刑威胁,从而违反了人权公约中保护生命权的义务。[6]相反,如果请求国已作出了充分地承诺,那么就可以进行引渡。比如最近在“黄海勇诉秘鲁案”中,美洲人权法院认为,由于中国政府已向秘鲁政府承诺免除黄海勇死刑,“如果黄海勇被引渡回中国,其生命权并不存在现实的、可预见的威胁”,[7]因此秘鲁并没有违反《美洲人权公约》有关保护公民生命权的义务。

(二)与“死刑不引渡原则”的比较

引渡中承诺免除死刑制度随后也延伸到国际刑事司法协助中。引渡属于广义国际刑事司法协助的范畴,在要求请求国承诺免除死刑方面,二者背后所蕴含的法理相同——基于对公民生命权的保护。这也是为何一些废除死刑的国家在要求请求国承诺免除死刑时主要依据其所承担的国际人权公约义务及国内相关人权法的规定,避免因本国所提供的刑事司法协助导致犯罪嫌疑人的生命权在他国受到死刑威胁,除非请求国承诺免除死刑,否则有权拒绝提供协助。一些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条约和国内的《刑事司法协助法》中也包含了该条款。[8]

不过与引渡不同的是,国际刑事司法协助中,犯罪嫌疑人已在请求国内,被请求国所请求的事项不是向请求国移交行为人,而是移交与刑事诉讼密切相关的证据及其他材料等。此外,还有一些观点认为“死刑不引渡”是对死刑的绝对限制,而国际刑事司法协助中承诺免除死刑是对死刑的相对限制,只是承诺“不将通过司法协助获取的证据材料用于对被告人的死刑判决”,[9]从而保留了请求国在一定情形下不受死刑约束的可能性。比如2002年美国对参与实施“9.11”恐怖主义袭击的法籍嫌疑犯穆塞维进行审判时,为获得穆塞维与基地组织联系的关键证据,分别向德国和法国提出刑事司法协助请求,但德国和法国认为,根据其所承担的《欧洲人权公约》义务及国内宪法中废除死刑的规定,应当拒绝移交任何可能导致穆塞维被判处死刑的证据。最终在美国承诺所获得的证据仅用于穆塞维的定罪判决而不用作死刑判决后才向美国提供了相关证据。[10]这种绝对限制和相对限制在理论上可能会有区别,但实践中往往很难进行区分。因为承诺免除死刑主要是废除死刑的国家为了防止由于其向保留死刑的国家提供司法协助而导致犯罪嫌疑人被判处死刑,废除死刑的国家认为,这种协助行为等同于帮助外国的司法机关作出死刑判决,因而有违其法律基本原则。虽然不同国家在承诺免除死刑的具体表述上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实践中被请求国通常要求请求国明确承诺免除犯罪嫌疑人死刑,包括不判处死刑或虽判处死刑但不执行死刑,请求国为尽快获得协助,承诺时一般概括承诺对犯罪嫌疑人免除死刑。

综上,国际刑事司法协助中承诺免除死刑是指,保留死刑的请求国应已废除死刑的被请求国要求,承诺对犯罪嫌疑人不判处或不执行死刑,否则被请求国有权拒绝提供协助。

三、承诺免除死刑的必要性

承诺免除死刑主要是基于国家开展刑事司法合作以有效打击跨国犯罪的现实考虑。为避免有罪不罚情形的发生,需要在维护我国司法尊严与获取外方刑事司法协助之间进行权衡,考虑作出承诺。

(一)跨国犯罪特性

跨国犯罪通常呈以下特点:1.犯罪所得、犯罪证据和工具、被害人等通常位于不同国家;2.犯罪情节严重,社会影响恶劣,甚至影响一国的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3.跨国犯罪需要国际合作,各国在打击跨国犯罪上具有共同利益。如贪污腐败、贩卖人口、毒品犯罪、洗钱以及网络诈骗和恐怖主义犯罪等,这些犯罪均涉及多国,犯罪嫌疑人、被害人、证据、犯罪所得等分布在不同国家,需要国际层面的合作,以预防和打击这类犯罪活动。《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均设有专门条款,[11]规定缔约国之间在侦查、起诉和审判程序中相互提供最大程度的司法协助。

(二)国际刑事司法协助需求增多

我国与外国开展国际刑事司法合作的需求正逐渐增多。截止目前,我国已经与52个国家签订了双边刑事司法协助条约或协定(其中46项已经生效)。近20年来,我国向他国提出请求从最初的几件发展到近年来大概平均每年20件,其中主要涉及故意杀人、贪污腐败、毒品、洗钱等严重罪刑。[12]这些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为逃避惩罚,要么将犯罪所得等转往国外,要么在外国犯罪后潜回国内,为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必须向外国提出刑事司法协助的请求,以获得定罪量刑的必需证据和其他材料。由于这些罪行依据我国刑法有可能被判处死刑,所以被请求国通常要求我国承诺免除死刑才予以提供协助。

(三)避免有罪不罚

如果我国拒绝作出承诺,就无法获得关键证据,无法对犯罪嫌疑人起诉审判。即便外国意欲追究该犯罪嫌疑人责任而向我国提出引渡请求,该请求也会因“本国国民不引渡原则”而无法实现。[13]即使不考虑该原则,也不宜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被请求国。首先从审判结果来看,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他国审判与在作出承诺后由我国审判的结果类似,犯罪嫌疑人免除死刑,既然如此何不作出承诺以维护我国的司法管辖权?在一些案件中如果受害人是中国公民,我国行使管辖权更有利于维护受害人权益。其次,如果是腐败、经济类犯罪,行使司法管辖权还涉及犯罪财产的返还与分享问题,根据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惯例,优先行使管辖权的一方有权请求提供协助的一方返还犯罪财产中的受害人财产,在请求分享犯罪所得时有权获得多数份额。此外,根据“或引渡或起诉原则”,[14]我国拒绝他国引渡请求须在国内对该犯罪嫌疑人进行追诉。若不作出承诺,就会导致犯罪嫌疑人虽在我国境内但因证据不足而无法对其进行追诉,而主要证据所在地国则会陷入虽然掌握了证据但却无法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进行审判的尴尬局面。为避免有罪不罚情形的发生,防止犯罪分子再次对社会造成危害,我国应当考虑承诺免除犯罪嫌疑人死刑。

四、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实践

(一)外国要求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法律依据

实践中外国要求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法律依据主要有国际条约及国内相关法律。国际条约主要有其所承担的有关废除死刑的国际人权公约义务,[15]以及双边刑事司法协助条约中有关“违反国内公共秩序或基本利益”的拒绝条款,[16]如加拿大曾声称不承诺免除犯罪嫌疑人死刑违反了加拿大保护人权的基本利益。国内法主要是国内宪法、人权法中有关废除死刑的规定以及国内《刑事司法协助法》。如《澳大利亚刑事司法协助法》将“对某人犯罪的指控和定罪可能被判处死刑”和“提供协助有可能导致犯罪嫌疑人被判处死刑”分别作为“应当拒绝”和“可以拒绝”提供协助的理由,除非请求国承诺免除死刑。[17]

(二)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程序

最初由于无法可依及无先例可循,实践中一般由办案机关的主管机关会同司法部作出书面承诺,并经外交部背书后,再通过外交途径向外方递交承诺。随后形成较为统一的做法,即在双方没有签订双边刑事司法协助条约的情况下,如果外方要求我国承诺免除死刑,那么由外交部牵头,组织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等相关部门进行研讨,报最高人民法院审核并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免除死刑的决定后,交由外交部向外方作出外交承诺;如果中方依据刑事司法协助条约向外方提出请求,那么则由办案机关的主管机关牵头,组织上述部门研讨并报经最高人民法院审核决定后,交由条约指定的中央机关向外方作出承诺。比较典型的案例有“李某涉嫌杀人案”(涉加拿大)。李某在加拿大涉嫌杀害中国籍女友后逃回国内,由于犯罪行为发生在加拿大,国内侦查机关对李某进行立案侦查后,司法部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加拿大关于刑事司法协助的条约》向加方提出了刑事司法协助请求,但根据中国刑法李某所涉罪行最高刑为死刑,加方遂要求中方承诺免除李某死刑。最后由我国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对李某免除死刑的决定后,以司法部名义向加方作出承诺,从而获得加方提供的包括司法鉴定报告、物证、尸检报告等全部证据材料,最终使李某在国内受到追诉。

(三)我国承诺免除死刑的方式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206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