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论被害人的认定
【作者】 兰跃军【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被害人;认定;实体条件;程序设计
【文章编码】 1007-788X(2012)01-0108-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1
【页码】 108
【摘要】

认定被害人既是对被害人实行救济、保障被害人人权的前提,又是防止“被害人复活”现象发生、保障无辜公民不受到刑事追诉的关键,具有重要的实体法和程序法价值。我国应当建立由人民检察院统一认定被害人的制度,并且借鉴域外做法,明确认定被害人的时间、根据和程序,以便让真正的被害人能够尽早参与刑事诉讼进程,及时行使法定的诉讼权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586    
  国内外研究已经表明,犯罪与被害之间是一种共生关系。西方有句著名谚语:“有犯罪就有被害,有被害就应有救济。”而有被害就必然有被害人,真正的“无被害人犯罪”(victimless crime)是不存在的。对被害人实行救济,首先必须明确被害人的权利,以及他(她)权利受损害的状况,这都离不开对被害人的认定。犯罪行为发生后,谁是真正的被害人?由哪个机关或个人来认定被害人?以及按照什么条件和程序来认定被害人等,对于这样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我国法学界和司法实务界至今还没有人研究,值得深入探讨。
  一、认定被害人的价值
  (一)认定被害人的实体法价值
  1.认定被害人是区分罪与非罪的前提。犯罪构成要件是刑法学的核心内容,也是决定一种 行为是否应当受到刑事法律调整的关键。被害人作为犯罪侵害的直接对象,其损害程度是某些犯罪的构成要件之一。如果要正确地对这些犯罪进行认定,就必须根据具体的犯罪构成,考虑到被害人的具体情况。因为不同被害人及其受害情况在定罪中的作用是不同的。概括说来,特定的被害人是某些犯罪的构成要件;被害人遭受的经济损失数额是认定经济犯罪的基本客观标准;被害人的受害情况(对被害人的危害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是加害行为情节严重而构成犯罪的要件;被害人受害的法定情况(法定危害结果)是过失犯罪的构成要件。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一些犯罪的成立必须有具体的被害人,如果没有被害人,或者被害人不具有某种特殊身份,就不构成犯罪。例如,刑法第260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构成虐待罪。该罪的被害人必须是被追诉者的家庭成员,否则,就不构成此罪。此外,被害人承诺(同意)作为一种排除犯罪性的事由,不仅为国外刑法学界广泛认可,而且也被我国刑法学者所接受。而要判定一种行为是否属于被害人承诺,首先也得判断该承诺是否出自真正的被害人,就要先进行被害人的认定。
  2.认定被害人是区分此罪与彼罪的关键。刑法的某些条文直接将被害人的不同身份和所受伤害的不同程度规定为不同的犯罪,认定被害人并确定被害人的身份或所受伤害程度就成了区分此罪与彼罪的关键,从而决定犯罪人将承担不同的刑事责任。例如,根据刑法第253条规定,邮政工作人员私自开拆或隐匿、毁弃邮件、电报的行为,构成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电报罪;但如果行为人实施上述行为的目的是为了窃取财物,则构成盗窃罪,应当依照刑法第264条规定从重处罚。显然,认定被害人财物是否被窃取,是确认行为人的行为构成哪种罪名以及是否应从重处罚的前提。
  3.认定被害人的受损害程度是正确量刑的关键。量刑是司法机关根据刑法规定对被告人决定应判处刑罚的种类和轻重的诉讼活动。根据刑法和刑事诉讼法规定,量刑的根据是多方面的,包括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和犯罪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其中,犯罪情节就包含被害人的状况及其受损害的情况。被害人的状况及其受损害的情况在量刑中的作用归纳起来有:被害人的身份是某些犯罪情节严重的量刑依据;被害人的经济损失数额是对经济犯罪量刑轻重的主要依据;被害人的受害情况是认定结果加重犯和某些情节加重犯的客观依据;被害人的过错或特定状态是认定某些情节减轻犯的客观依据。例如,根据刑法第257条和第260条规定,以暴力干涉他人婚姻自由的,仅构成暴力干涉他人婚姻自由罪,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且属于告诉才处理的犯罪,按照自诉案件处理。但如果犯罪致使被害人死亡,就要依据该条第二款规定,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且按照公诉程序进行追究。此外,刑法许多条文还规定,根据被害人在同一行为中受伤害程度的不同,适用不同的罪名来定罪量刑。例如,刑法第247条规定了刑讯逼供罪和暴力取证罪,如果前述行为致使被害人伤残、死亡,就要依照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处罚。同样,根据刑法第292条规定,聚众斗殴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就不能按照聚众斗殴罪处罚,而是要依照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来定罪量刑。
  可见,认定被害人及其身份、性质、受伤害程度等,不仅直接决定一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而且直接影响犯罪人如何定罪和量刑,具有重要的实体法价值。
  (二)认定被害人的程序法价值
  从程序法角度看,被害人作为刑事案件当事人和刑事诉讼当事人之一,其认定正确与否,直接关系到程序的公正与效率,涉及刑事纠纷是否得以有效解决,同样具有重要价值。
  1.被害人的认定关系到刑事程序能否被启动。现代各国的犯罪追诉模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国家垄断起诉,没有被害人自诉,如美国、日本、法国等;二是公诉与自诉并存,以公诉为主,自诉为辅,如德国、英国和我国等。在保留自诉制度的国家,为了尊重被害人的意愿,被害人的起诉是自诉程序得以启动的前提;换言之,如果没有被害人起诉,国家是不能主动干预此类刑事案件处理的。而在实行国家垄断起诉模式下,许多国家刑法规定,对于某些犯罪的追诉,国家也要尊重被害人的意愿,即“告诉乃论”犯罪,必须先有被害人控诉或告诉,国家专门机关才能启动侦查或起诉。例如,根据《日本刑法》第178条规定,强奸、强制猥亵等犯罪必须经被害人告诉才处理。{1}《芬兰刑法典》第20章第12条规定,对强奸罪被害人基于自愿要求不提出指控的,公诉人可以免于提出指控。{2}在这些情况下,认定被害人并且由被害人控诉或告诉,就成了刑事程序启动的前提。
  此外,大量犯罪黑数的存在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刑事司法实践中一个不争的事实。对于某些犯罪而言,犯罪事实的知情人可能只有犯罪人与被害人,如果没有被害人报案或控告,又没有犯罪人自首,这些犯罪可能就要游离于刑事司法体系之外。这时,发现并认定被害人就成为消除、减少犯罪黑数的重要措施,是决定刑事案件是否能进入刑事司法系统的关键。
  2.被害人的认定关系到被害人权利能否得到保障。随着被害人权利保护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兴起,刑事司法被害人化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刑事司法发展的新趋势,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国家都在修订本国(地区)刑事诉讼法,增加对被害人的诉讼关照,使被害人人权保障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人权保障保持合理的、适当的平衡。这样,一旦某人被认定为被害人,就可以为他(她)带来两方面好处:一方面,他(她)可以依照法律或当地政策,享有被害人的权利,包括获知案件信息的权利、陈述案件事实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权、获得法律帮助权、出庭作证权等,许多国家还可以获得社会援助权,及时向法院申请保护令,以避免自己重复被害等。另一方面,国内外的被害调查发现,被害人尤其是那些无辜的被害人容易取得社会公众的同情和支持,有时还可以享受一些不同于普通人的待遇。{3}这也有利于实现被害人的被害恢复,促进司法公正的实现。司法实践中大量出现的“恶人”先告状,这些“恶人”也正是看到了作为被害人所享有的一些特殊权利,可以借此误导刑事司法机关,从而使得真正的被害人得不到及时的保护与救济。
  3.被害人的认定有利于提高诉讼效率。首先,刑事司法机关只有在认定被害人后,才能通过询问被害人、通知被害人作证等,获得被害人陈述这一宝贵的证据材料。对于那些生命垂危的被害人而言,一旦他们死亡,刑事案件就可能因为缺少他们的陈述而走许多弯路,甚至成为悬案。这时,刑事司法机关就要对他们采取相应的证据保全措施,保全被害人陈述。其次,认定被害人可以有效地震撼犯罪人,让他们及时打消依靠虚假口供逃避法律制裁的念头,以配合公安司法机关查清案件事实,节约司法资源。最后,通过认定被害人,及时为被害人提供援助,取得被害人对刑事司法工作的认同,可以消除社会上对刑事案件处理所产生的各种误会,鼓励更多的知情人提供证言,从而加速刑事案件的处理进程,增强刑事司法机关的权威性。2008年6月发生在贵州瓮安的6·28严重打砸抢烧事件的起因就是被害人家属对公安司法机关的法医鉴定结论不信任引起的。{4} 2009年2月发生在云南昆明市晋宁县看守所的“躲猫猫”事件,也正是由于新闻媒体的介入,促使云南省有关机关及时采取措施对案件重新进行调查,并对被害人死亡原因重新进行鉴定,才得以查明案件真相,公布司法调查结果:被害人系看守所狱霸所打死,而非先前所公布的与狱友“躲猫猫”撞墙致死。{5}
  二、认定被害人的主体哎哟不错哦
  由谁来认定被害人?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可能直接关系到认定被害人目的的实现。根据2002年《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第42条第1款规定,“被害人的认定,由调查人员、侦查员、检察长或法院作出决定”。{6}《立陶宛刑事诉讼法典》也作了类似规定,由侦查人员、检察官、法官或法庭正式认定一个人是否为被害人。{7}也就是说,在这两个国家刑事诉讼的侦查、起诉、审判阶段,被害人可以由相应的刑事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作出认定。认定被害人遵循随时提出主义。笔者认为,这可能产生以下三个弊端:第一,各个阶段的刑事司法人员相互推卸责任,将被害人的认定当作“踢皮球”,使得许多急需帮助或参与刑事程序的被害人四处奔跑,“既流血又流汗”,危及司法权威。第二,各个阶段的刑事司法人员认定标准不统一,可能将一些非被害人错误地认定为被害人,让他们享受被害人的权利,从而将那些真正的被害人排除出法律保护和救济之外,有损司法公正。第三,为有的被害人逃避法律责任创造条件,影响诉讼效率。国内外被害调查结果都表明,犯罪是犯罪人与被害人互动的结果,许多被害人对于犯罪的发生负有不同程度的过错责任。{8}如果被害人知道刑事诉讼不同阶段都可以被认定,不影响其最终获得损害赔偿,那么,许多人可能在诉讼的早期,尤其是侦查阶段就持观望的态度,甚至不及时报案,直到诉讼进行明显对自己有利时,再申请认定为被害人,主张被害人权利,这就不仅可能导致诉讼程序倒流,而且可能导致刑事司法资源的浪费,怂恿犯罪黑数的增加。
  为此,结合我国刑事司法体制,笔者认为,在我国,被害人的认定应当统一由人民检察院主持进行。笔者主张在人民检察院内增设专门的被害人办公室,负责被害人的认定与保护工作。理由包括:第一,在我国,检察权是惟一贯穿刑事诉讼全过程的国家公权力。相对于公安机关仅仅在侦查阶段行使侦查权和法院仅仅在审判阶段行使审判权而言,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每一个阶段都有权参与,并且行使检察权。这为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的立案、侦查、起诉、审判及执行阶段统一认定被害人创造了条件,可以避免俄罗斯、立陶宛两国那样多机关都有权认定所带来的种种弊端。第二,人民检察院作为国家专门的法律监督机关,有责任保证国家法律统一正确实施,包括保障每一个个人或实体的法益不受犯罪行为的侵害,及时认定被害人并为他们提供有效救济,帮助他们尽早从犯罪被害中恢复过来。虽然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4条规定,公、检、法三机关都有义务保障被害人的诉讼权利,而且,在司法实践中,被害人遭受犯罪行为侵害后,通常都是向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帮助。但是,公安机关作为我国主要的侦查机关,其任务是收集证据,查明案件事实和查获犯罪嫌疑人。而许多被害人在犯罪发生过程中可能存在不同程度的过错,询问被害人是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法定侦查行为之一,又是被害人权利极易遭受侵犯的过程。这就决定了一旦被害人的行为不符合公安机关侦查需要,公安机关就很难客观公正地认定被害人,并且及时地为他们提供有效保护。另一方面,法院审判权行使的被动性,也无法主动为所有被害人及时提供保护。第三,我国刑事诉讼法已经将被害人确定为诉讼当事人,他们与检察机关共同组成控方参加人或“共同原告”,检察机关指控犯罪离不开被害人配合,也应当与被害人协调立场,法律规定他们在审查起诉过程中必须听取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在维护国家、社会法益的同时,保障被害人个人法益得以最大限度地实现。由人民检察院认定被害人,尽早熟悉和了解被害人基本情况,及时采取必要措施保障被害人人权,有利于鼓励更多的被害人与刑事司法合作,尤其是在指控犯罪上的合作,从而提高控诉效果。因此,笔者认为,在我国,确立由人民检察院统一认定被害人的制度,既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
  此外,人民检察院统一认定被害人,可以促使他们在履行侦查监督(尤其是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日本刑法典[M].张明楷,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31.

{2}芬兰刑法典[M].肖怡,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69.

{3}郭建安.犯罪被害人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164.

{4}贵州省公安厅通报“6·28”事件[EB/OL]. [2008-07-02].人民网.http: //society. people. com. cn/GB/7454689. html.

{5}检方公布“躲猫猫”案结论:“牢头狱霸”殴打致死[EB/OL]. [2009-02-27].新华网.http: //news. xinhuanet. com/legal/2009-02/27/content_10915127. htm.

{6}俄罗斯刑事诉讼法典[M].黄道秀,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36.

{7}陈光中.21世纪域外刑事诉讼立法最新发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427.

{8}[美]安德鲁·卡曼.犯罪被害人学导论[M].李伟,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119-134.

{9}天津:推行“被害人告知制度”保障被害人知情权[EB/OL]. http://news. qq. com/a/20080501/002040. htm.爬数据可耻

{10}林钰雄.刑事诉讼法:下册[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11}樊崇义,等.域外检察制度[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8:326.

{12}[俄罗斯]K.ф.古岑科.俄罗斯刑事诉讼教程[M].黄道秀,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7.

{13}程味秋,[加]杨诚,杨宇冠.联合国人权公约和刑事司法文献汇编[M].李伟,等.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207.

{14}张明楷.法益初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269-341.

{15}[德]伯恩特·许乃曼.刑事制度中之被害人角色研究[M]//王秀梅,译.高铭暄,赵秉志.21世纪刑法学新问题研讨.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1:2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5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