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分期付款买卖的确定及其基本价值分析
【英文标题】 In the Form of Paying by Installment and its Fundamental Value Analysis
【作者】 翟云岭【作者单位】 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
【分类】 合同法【中文关键词】 分期付款;宏观调控;融资
【英文关键词】 Paying by installment;Macro—control;Financing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6)01—0069—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1
【页码】 69
【摘要】

分期付款买卖基本涵义的确定不可或缺。基于合同自由的理念,只要当事人约定买受人分两次以上付款的,均可以认定为分期付款买卖。对于买受人为企业的分期付款买卖而言,此种为其提供中长期资金来源的融资手段更具有特别的价值。我国汽车产业与汽车市场所面临的态势与美国20世纪20年代何其相似!对于美国的经验没有特别的理由拒之门外。

【英文摘要】

It should not be neglected to figure out the basic meaning of the form of paying by installment,and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the freedom of contract,the form can be ascertained when parties agree that the buyer pay in two or more times.Paying by installment can be used as basic instrument of Macro—control.Especially under the condition that the buyer is a corporation,the paying form has special value for providing the buyer medium—term or long—term capital for financing.The situation of auto industry and market we are faced with in our country now is so similar to that of America in 1920’s,yet we have no special reason to refuse the experience of Americ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188    
  汽车与房屋销售多采取分期付款买卖方式,而汽车与房地产是我国目前的两大消费热点。近年来,汽车市场几经沉浮;房地产市场则由于近期各地房地产价格上升过快,已经影响到国民经济的良性发展,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抑制房地产业的行政措施,如2005年3月央行上调了贷款利率,自2005年6月1日起国家对房地产税予以调整等。在政府出台相应的政策之后,如何在法律上协调各方当事人的利益,进一步完善分期付款立法,即成为学界应当予以关注并研究的课题。本文拟就分期付款买卖的确定及其基本价值予以论证,以期引起学界对于分期付款买卖的重视。
  一、分期付款买卖的确定
  (一)基本涵义解析分期付款买卖系特种买卖之一。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对于此种有名合同予以确认,但是却未采取规范其它有名合同时,先行界定其基本涵义的立法技术。也许,立法者以为分期付款已属直白的概念而不屑于浪费笔墨。但是,由于“法律的定义,被看作法律论说被清晰理解的必要前提”,{1}因此,确定分期付款买卖的基本涵义的过程自然不可省略。而且,事实上,对于分期付款买卖基本涵义的解析,亦确有诸多疑惑有待确定。
  1.“分期付款”中的“分期”。显然,既为“分期”,自不应是一次性付款。但是“分期”拟为几期?每期应持续多长的期限?何时开始计算与确定期数?对此,我国现行法律均未作任何说明。日本的《分期付款买卖法》(又译作《割赋贩卖法》)明确地将分期付款买卖界定为:“购买人约定以两个月以上的期间,且分割三次以上支付为条件支付购买所指定的商品。”也许,此类规范值得借鉴。但是,笔者以为,基于合同自由的理念,只要当事人约定买受人分两次以上付款的,均可以认定为分期付款买卖。至于每期间隔期限的长短得由当事人自由约定,而不宜武断地认定——“在我国则以用(为单位)付款买卖”。{2}关于何时开始确定与计算期数,则与下面的问题有关。
  2.“分期付款”中的“付款”。具体而言,包括首期款何时支付以及它是否属于分期付款中的一期付款等问题。
  关于首期款的支付时间,众说纷纭。有认为系“合同成立时”或“合同订立后”;{3}有主张为“合同生效时”;{4}有提出是“买方在收取货物前或订约时”。{5}笔者以为,上述观点因未能把握分期付款买卖的本质,故均失之偏颇。通常情况下,首期付款或于出卖人交付货物前支付,或于出卖人交付货物时同时支付均无不可。但是,如果当事人约定,出卖人先行交付货物后,买受人方支付首期款的,亦无不可。只要在出卖人交付货物后,买受人至少再分两次以上向出卖人支付价款的,即应认定其为分期付款买卖。因为分期付款买卖的实质是买方向卖方融资,因此,不论买受人在受领出卖人交付的标的物前,是否付过首期款及付过几次价款,均与分期付款买卖的成立无关。换言之,所谓分期付款买卖,系指买受人在受领标的物后,分两次以上向出卖人付款的买卖。[1]即两次以上的期限是自出卖人交付标的物(后)开始计算的。因此,如果首期款是于标的物交付前或同时支付给出卖人的,则该期不计入分期中的一期,但是,若首期款系于出卖人交付标的物后支付的,得计入分期中的一期。
  有学者提出,“分期付款应基于最初的约定,出卖人于契约订立后始表同意分期付款者,非分期付款买卖”,{6}(91)“而是对普通买卖合同履行期限的变更”。{7}笔者以为,此种观点并无充足理由。在上述情形下,完全得以认定双方当事人已经合意将普通买卖变更为特种买卖的分期付款买卖。即只要当事人就分期付款买卖达成了合意(包括对于原普通买卖变更为分期付款买卖的合意),则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愿,认同其为分期付款买卖。至于合意成就的时间对于合意性质的认定并无特别的意义。
  史尚宽先生指出,法律关于分期付款买卖的规范,对于其它合同,只要“可以达到分期付款行为之目的者,亦有适用。例如交换,租赁,供给材料承揽契约等,一方当事人得受取其物为继续的使用,而分期履行其对待给付时,有同样经济之意义。”{6}(90)对此,我国大陆《合同法》第174条亦有相类似的规定。
  (二)分期付款买卖与融资租赁的比较
  作为企业筹集中长期资金的两种方式,分期付款买卖与融资租赁在国外得到广泛的应用。[2]这两种形式均为我国《合同法》所肯定,均属有名合同。但是它们之间尚有诸多区别:
  其一,目的不同。分期付款买卖系买卖的一种,买受人以获得对标的物的所有权为缔约目的(即使在保留所有权的分期付款买卖中,出卖人亦不以保留所有权为目的);而融资租赁本质上系租赁行为,租赁物的所有权归出租人,承租人以获取对标的物的使用权为目的——尽管承租人实际上承担了租赁物的成本与风险。当然,依据《合同法》第250条,“出租人与承租人可以约定租赁期间届满租赁物的归属”,但是,如果“对于租赁物的归属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61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租赁物的所有权归出租人”。
  其二,会计处理不同。由于分期付款买卖的标的物归买受人所有(未付清全款并约定所有权保留的除外),故标的物应列入买受人的资产负债表中,并由买受人负责摊提折旧;而融资租赁中,租赁物的所有权归出租人,故会计处理恰好与之相反。
  其三,税收上的差别。在分期付款买卖中,买受人可以将摊提的折旧费用从应纳税收入中扣除,同时将所支出的利息成本从应纳税成本中扣除。而且在某些国家,购买特定的固定资产尚可以享受免税优惠待遇。但是,根据我国财政部颁发的《企业会计准则(租赁)》和《企业会计制度》的相关规定,融资租入的固定资产,应在租赁开始日按租赁财产的原帐面价值与最低租赁付款额的现值两者中较低者,作为融资租入固定资产的入账价值,按最低租赁付款额作为长期应付款的入账价值,并将两者的差额,作为未确定融资费用,未确定融资费用将在租赁期间内各个期间摊入财务费用,从而产生节税作用。{8}
  其四,信贷程度不同。分期付款买卖中,买受人通常要即期支付贷款的一部分,因此其并非全额信贷;而融资租赁系全额信贷。它对包括融资租赁物价款的全部,甚至运输、保险等附加费用均提供资金融通。当然,融资租赁通常亦应在租赁开始时支付一定的保证金,但此笔费用通常较分期付款交易时的即期付款额要少得多。
  二、对分期付款买卖的审视
  (一)宏观视角下的分期付款买卖
  分期付款买卖(installment sale)作为信用经济中信用供与的方式之一,将日益彰显其不可替代的调控及至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增进个人财富的作用。“从近代以来,国家作为非政治国家,尤其作为经济国家的性质(已经)逐渐凸现”,而“国家作为经济国家在本质上是经济的,是受成本效益规律的支配,并且是与物质利益的创造直接相关的”,{9}(167)同时,作为新的公法的经济法,“从根本上说是对现存的社会化生产关系在社会化生产的循环中演进的引导性调整,是主动对社会生产关系的部分改变以适应社会化生产(生产力)的发展,使经济公益不断增进”,“新的公法(经济法)侧重于宏观经济领域”,{9}(167)政府完全得以通过确定与控制分期付款买卖的条件,以宏观调控的方式,调节本国经济的发展。概括说来,当本国经济处于通货膨胀时,政府拟严格限定分期付款的条件,譬如限制实行分期付款买卖标的的种类、数量,提高垫头比例,提高利率,缩短分期付款期限等,以达到收缩经济的目的;而如果一国经济处于衰退时,政府拟放宽分期付款的条件,如增加分期付款买卖标的物的种类与规模,降低垫头的比例,降低利率,延长分期付款的期限,从而达到增加需求、刺激生产、扩展经济的效果。
  作为宏观调控的基本手段,确定不同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将产生不同的效果。将分期付款作为一国财政政策的工具时,采用分期付款的企业通过发行股票或债券解决本企业的资金周转问题,或由政府对企业提供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刘星.梳理法律的核心要素(OL).http://www.civillaw.com.cn/weizhang/default.asp?id=21981.

{2}胡剑.所有权保留与分期付款买卖(OL).http://www.civillaw.com.cn/weizhang/default.dsp?id=18859.

{3}江平.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精解(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136.

{4}闫光渝.论购买商品预售房应注意的几个问题(OL).聊城律师在线.2002—11—08.

{5}徐炳.买卖法(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1.495.

{6}史尚宽.债法各论(M).台湾:荣泰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1981.91.

{7}房少坤.论分期付款买卖(OL).http://www.civillaw.com.cn.小词儿都挺能整

{8}刘锦铭,周得琪.论融资租赁与分期付款购买在企业筹资中的运用(J).北京:经济师,2003,(6).

{9}陈乃新.经济法理论论纲(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4.188.

{10}洪惠民.论分期付款买卖(J).南京理工大学学报(哲社版),1994,(2).

{11}(美)詹姆斯·尼斯.消费经济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4.7.

{12}(美)罗伯特·范密黑提.1997年世界年鉴(Z).新泽西.1998.379.

{13}(美)马萨·奥尔尼.现买后付(M).北卡罗来纳大学出版社,1991.179.

{14}高芳英.美国人消费观念大变革:分期付款(J).社会,2002,(12).

{15}(美)Rolf Nugent.消费信用与经济稳定(M).纽约,1939.56.

{16}新华网达沃斯(瑞士)2005年1月29日电.http://fi—nance.sina.com.cn/ny/20050130/09411333287.shtm/

{17}http://finance.21cn.com./news/gzsr/2005/04/12/2075979.shtm/

{18}http://business.sohu.com./2004/01/08/32/arti—cle218123629.shtm/s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1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