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区域经济一体化对GATT/WTO体制的冲击和影响
【英文标题】 The Effect of Regional Trading Blocks On GATT/WTO System
【作者】 李仁真庞永三【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
【分类】 国际经济法【中文关键词】 区域经济一体化;GATT/WTO;影响
【英文关键词】 regional trading blocks;GATT/WTO system;effect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6)02—0133—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2
【页码】 133
【摘要】

GATT/WTO的制度缺陷通过区域经济一体化在形式和内容的发展更加明显,由于缺少权威的组织机构、无条件和自动适用的最惠国待遇原则以及受谈判方数目的影响,两者出现了此消彼长的趋势;GATT/WTO在规范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存在着实体上、程序上和规范经济事物中的附加困难;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对国际经济法的贡献包括: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在各主权国家中继续强化了国际经济法的普遍原则,扩展了国际经济法调整的领域,改进了调整的方式和效果,同时也为国际经济法整合区域经济组织与多边贸易体系产生了结构性动力。

【英文摘要】

The institutional limitations of GATT/WTO system are emerging obviously contrast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he regional trading blocks,such as lacking the strong centralized institutions,unconditional MFN and negotiations involve a much larger number.There are substantive,procedural and additional economic difficulties while GATT/WTO regulate the regional trading blocks,not with standing they stress the principle,enlarge the range,optimize the effects of regulation and provide institutional impetus to GATT/WTO.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240    
  
  关于区域经济一体化与多边贸易体制及全球贸易自由化的关系,一直是国际法学界、经济学界和国际政治学界普遍关心和积极探讨的问题,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在影响国际贸易自由化方面的利弊分析也莫衷一是。通过最惠国待遇和国民待遇标准而形成的不歧视原则是国际经济法中经济和政治的基本原理,区域经济一体化对国际经济法的最大冲击在于参加方之间的优惠贸易政策冲击了国际经济法的基石,也使多边贸易体系产生了更大风险。从经济的观点来看,区域经济一体化在创造贸易增长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贸易转移,因此会破坏全球贸易秩序和给全球福利带来威胁;而从政治的观点来看,不歧视原则的设立是为了避免出现在某些国家之间的优惠政策引起的派别主义之间相互争,不使开放的全球贸易体系重新崩溃。本文试图就区域经济一体化对GATT/WTO体制的冲击与影响作一探讨。
  一、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与GATT/WTO体制的制度性缺陷
  产生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制度层面的原因成为当前多边贸易体系和区域贸易体系此消彼长的根本所在。研究产生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使国际经济法体系表现出来的制度性缺陷,欧盟一体化发展过程中的表现值得借鉴和参考。欧盟在一体化过程中追求的不光是货物,同时包括服务、资金和人员的自由流动、汇率和金融政策、国内财政管理政策的统一。因此有人认为,只有在多边体系中存在一个霸权,或者一个像欧盟的超国家性质的组织,才有可能实现更深层次的经济一体化。{1}然而在GATT/WTO体制中,130多个成员与其它非成员相比,在发展水平和政治、经济、文化取向上具有更加明显的差异性。发展中国家维护自身利益的决心和举措进一步加强,像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牵头20多个发展中国家成立的“20国集团”代表了发展中国家自主意识的提升。同时,美国的精力和注意力随着投向区域经济一体化而被转移和分散,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会出现一个让很多成员国家都让渡部分主权的中心组织机构。这样,如果有人像自由制度主义者那样,坚持把GATT/WTO设计成为一个约束各国自我利益的国际法律体系,这个体系也只能在具有把全球福利和共同利益置于当前各国单方面利益之上的全球战略眼光,同时尊重和遵守国际经济法体系的广泛政治基础后才会有可能,显然,GATT/WTO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不可能实现的。正如目前国际政治秩序是国际经济秩序的反映一样,其组织机构的作用如同联合国一样尴尬,甚至在有些方面,如在效率和权威方面还不如联合国。
  即使现存的霸权和主导力量是决定保持自由贸易框架的重要条件,但却并非是充分条件,这被在20世纪三分之一的时期内苏联领导的东欧和美国历史作用的局限性所证实。同样,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存在一个集权化的组织,对建立更深层次的合作来说也是必要条件。当前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现实是需要在多边体制框架中建立一个权威组织机构,这个建立在广泛民主基础上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机构,通过民主、平等、协商、对话的体制和方式来处理解决问题,绝不是类似美国这样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崇尚单边主义的霸权,这反映了历史的潮流。
  其次,区域经济一体化调整的范围不断突破,内涵正在扩大。作为一个封闭的、自给自足的法律体系,GATT/WTO不可能包含国际贸易的所有内容,在诸如环境问题、劳工、投资和竞争政策、贸易与社会条款等方面缺乏有效的解决办法;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诸多问题,乌拉圭回合表现得力不从心,包括多边贸易体制本身存在的低效率,使人们对其逐渐失去了信心。在多边贸易体制的无条件、自动适用的最惠国待遇原则下,任何一项关税的减让或完善,都会以点带面地把谈判结果扩展给所有成员,这具有了双刃剑的作用,虽然可以使嗣后的程序和环节简单化,但其它成员对权利共享。但这些成员同时也是义务承担方。随着多边贸易体制成员在数量上越来越多,在成份上越来越复杂,未谈判的领域越来越敏感,如果想在一个特定的议题上达成协商一致,显然是越来越困难。{2}在GATT时期,由于各国首先同意消除在政治上敏感性最低的贸易壁垒,把更加敏感的贸易壁垒留到以后来处理,必然导致后来回合的谈判更加困难。目前,多边贸易谈判议题的难度越来越大,政治敏感性越来越强,相互妥协的可能性越来越小,WTO的多回合发展于是步履维艰。与之相应的是区域经济一体化所涉及的国家要少得多,具有共同的地域、经济、政治和文化上合作的基础,参与方之间在政治和经济合作方面的现实需求决定了其相互协调立场的难度要小,从而对谈判议题的确定、谈判成果的达成和执行要相对容易,因此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一些国家先后在多边贸易谈判中难以达成的领域制定了条款。
  还有一种相反的观点,仍然乐观地认为GATT是可行的。新自由制度主义者的观点强调多边主义宁可看作是一个在国家之间进行谈判和保持相互妥协的分散框架。自由制度主义者寻找设计或再设计一个程序,通过减少在信息交换、交易、监督和验证中的费用来便利国家之间追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通过条约处理国际纷争,这种国家之间搏弈合同的实现形式将通过声誉的代价和“以牙还牙”的报复战略来解决多边协定游戏的“囚徒问题”。GATT在此方面取得的最大成就是非常罕见的,它经受住了几十年来各次谈判回合的检验。另外,区域经济一体化水平不断加强,正在向更高程度的合作发展。区域经济一体化相对于全球经济组织而言,更有利于深层的经济合作;与多边体系相比,谈判更容易在少数具有相当合作意向的国家之间开展,并能够取得成果。这种情形下,国家愿意为了推动更深层次的经济一体化而放弃一些政治主权。区域贸易一体化组织更深层次的合作以及朝着贸易自由化努力的动机和谈判,将会有利于实现一个更高层次的内部区域一体化的良性循环。如现在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正在通过新协定的形式有计划地升级为一体化程度更高的区域体制。欧盟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共同大市场经过《申根协定》步入东扩和单一货币的时代;澳新紧密经济联盟已经提前完成了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发展中国家中的东盟自由贸易区和南非共同体均在原有基础上迈出了区域贸易自由化的实质步伐;北美自由贸易区和亚太经合组织的创建都是区域一体化演变的历史性事件。
  二、GATT/WTO体制在规范区域经济一体化中的困难和问题
  规范区域经济一体化中的困难和问题,既包括各种跨国经济合作形式中的共性问题,也包括其区域性、排他性和灵活性带来的特殊问题。总协定第24条及其谅解备忘录和GATS第5条,由于其形式内容的缺陷和执行的不奏效而饱受非议,这些问题也正是GATT/WTO的体制性缺陷带来的,现行国际经济法面临规范每个主权国家行为的问题以及国际法律体系执行中存在的困难。
  (一)实体上的困难
  GATT/WTO关于规范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条款必须清晰具体。然而,国际协定通常包括模糊不清的条款,这样,在适用这些条款到具体国家行为时就出现了困难。在立法过程中,参与方们有时故意创造含糊的条款,来调和折衷每一方的不同立场。{3}这种含糊造成当不同参与方在具体词语上的理解不能达成一致时,对内容进行不同的诠释。因此,条款有时故意被写得含糊以允许它们来适应不同的立场。但这种含糊不清是危险的,直接冲击着GATT的效能。有人认为,类似这样含糊不清的条款在国际法中并不罕见,[1]这些问题在GATT/WTO规范和监督区域经济一体化中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有关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法律条款中直接存在的问题。例如,第24条第8款“实质上所有贸易”,其范围空间是指贸易的百分比还是其它的因素,各方都强调应该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第5款规定关税同盟或临时对外实施的限制“不得高于或严于”各组成成员原订关税或贸易规章的“一般限制水平”,对于关税同盟成立前后,关税限制水平究竟按简单算术平均法还是加权平均法计算并未明确规定。正是这个原因,使欧共体坚持以其确定的平均方法属于总协定允许的范围为由,坚持使用算术平均法计算其成立前的关税水平,缔约方全体也最终默认了这种做法,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不能客观反映其实际关税水平。
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其次,其它法律条款中的问题带来的影响。区域经济一体化各领域的法律制度的范围、订立及实施都会受到国际经济法的作用和影响,{4}因此,GATT/WTO有些条款中的问题虽然不是直接规范和监督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问题,但在运用这些条款和概念时,问题会不可避免地反映出来。如“关税和其他贸易法规”,在GATT中对于“其他贸易法规”有着不同的解释。而GATT第10条要求缔约方公布本国所有管理对外贸易的政策、法规、规章。但是对其它贸易规章并未做任何官方的解释说明,一般理解为各缔约国用以管理和调节对外贸易活动的政策和措施。由于当前贸易保护主义的泛起,各种“灰色区域”既可不受GATT约束,又具有很强的限制和保护作用。{5}所以模糊的“其他贸易规章”规定几乎成为非关税壁垒的代名词。这些问题也是区域经济一体化不断发展过程中带来的新问题,使国际经济法的滞后性表现出来。尽管后来的《谅解书》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在实体法上还是远远不够的,它关注的重点仍然是关税和其它财政费用,而对于新出现的一些非关税壁垒,诸如与劳工标准、环境保护相联系的国内规范、竞争政策并没有足够的重视,这些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出现的新内容必然会带来新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些法律概念的空白,如原产地标准的确定、透明度、内部贸易自由化的程度等,与外部非缔约方之间的中立性和壁垒水平等都没有明确的规定,如一个国家参加了多少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就会有多少个原产地规则,这在实际操作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问题和争议。
  (二)程序上的困难
  1.审查方面存在的程序困难。多边贸易体制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监管存在严重缺陷,一直处于一种软弱、低效和无序的状态。对所缔结的区域贸易协定的内容与执行是否符合各实体要件(如透明度、内部自由化的程度、与外部非缔约方之间贸易的中立性和壁垒水平等),工作组、区域贸易协定委员会(CRTA)无法达成协商一致。第24条对签订区域贸易协定后成员的通知时间没有作明确具体的规定,实践中大多数协定都是在生效后才通知(有的甚至根本没有通知),事实上不可能在区域贸易协定生效前就该协定的合法性问题作出结论。而政治因素的影响也进一步限制了事前审查发挥作用。尽管CRTA审查了已通知到WTO的180多项区域贸易协定,但至今没有对任何一种区域贸易协定是否符合WTO规定作出最终的结论,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审查实际上形同虚设。
  2.执行方面存在的程序困难。由于国际法缺乏执行机制,它既没有一个强制力量来执行这些条款,也没有一个能够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决定的审判机构和法庭。国际争端机构的争端解决体系通常是非常脆弱的,缺少强制性的和自动法律权限。GATT的争端解决程序在WTO关于争端解决机制中的规则和程序中的谅解的采用时被加强了,为实现争端解决制度的有效性和争端解决程序的迅速性,WTO的争端解决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Michael J.Trebilcock and Robert Howse.The regulation of international trade(M).London and New York.Taylor and Francis Group.1999.131—132.

{2}曾令良.区域贸易协定的最新趋势及其对多哈发展议程的负面影响(J),法学研究.2004,(5):7.

{3}Kevin C.Kennedy.Competition law and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the limits of multilateralism(M).London.Sweet & Maxwell,2001.140.

{4}杨丽艳.区域经济一体化法律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227.

{5}陈宪民.东亚区域经济整合与多边贸易体制(A).亚太法协自由贸易区法律问题研讨会(C).2004.

{6}钟立国.GATT1994第24条的历史与法律分析(J).法学评论.2003,(6):73—74.

{7}刘俊.贸易区域一体化与GATT/WTO的发展与完善(J).国际经济法学刊.2004.(8):180.

{8}Yoshi Kodama.Asia Pacific economic integration and the GATT WTO regime(M).The Hague.Kluwer Law International.2000.57.夫妻本是同林鸟

{9}Michael J.Trebilcock and Robert Howse.The regulation of international trade(M).Taylor and Francis Group.1999.131—134.

{10}朱揽叶.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贸易纠纷案例评析(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490.

{11}Asif H.Qureshi.Perspectives in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M).the Hague.Kluwer Law International.2002.78—101.

{12}王传丽.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新发展(J).国际经济法学刊,2004.65.

{13}Regina Vargo.multilateral system and free trade agreement:what’s the strategy(J).the international lawyer.2003,(37):3—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24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