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浅谈我国对吸毒行为刑事政策的应有调整
【作者】 万志鹏杜雄柏【作者单位】 湘潭大学法学院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吸毒;刑事政策;刑罚;保安处分
【英文关键词】 drug abuse; the criminal policy; punishment; security measures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2
【页码】 83
【摘要】 我国对吸毒人员一贯采取治病救人、教育改造的刑事政策,惩罚色彩很弱,至今为止,我国法律对吸毒行为的最严厉措施仅限于劳动教养。然而,走私、贩卖毒品等犯罪的愈演愈烈与对吸毒行为的控制不力是有密切关系的。鉴于吸毒行为本身的社会危害性以及现有保安措施的缺陷,《刑法》应对某些严重的吸毒行为增设吸毒罪予以刑罚规制。与此同时,其他法律法规中对吸毒人员所制定的保安处分措施也应加以完善。只有打防并举、多管齐下,才能遏制日益严重的毒品违法犯罪。
【英文摘要】 China has always adopted the criminal policy to drug addicts whose substance is saving and reformation and whose feature of punishment is very weak. So far, the most stringent measure to drug abuse in China’ law is Labor Education and Rehabilitation. However, the serious trend of crimes such as drug smuggling and drug trafficking is intensifying, which is closely related to inadequate control of drug abuse. In view of the social harm of drug abuse and the defects of security measures now, China’s Criminal Law should set up the crime of drug abuse to punish some behaviors of serious drug abuse. At the same time, others laws and regulations should improve the security measures to drug addicts. Only paying attention to punishment and prevention simultaneously and taking the multiple approaches, the growing drug crimes could be controll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863    
  
  

据国家禁毒委统计,截至2010年10月底,我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多达150万名,其中吸食海洛因人员104.8万名。[1]而2005年底,登记在册吸毒人员仅为78.5万名,其中吸食海洛因人员70万名。[2]短短5年间,我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之数量几乎翻了一倍,而且所吸食毒品的种类也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如果我们把考查时间延伸至上个世纪末,(1997年底,全国在册登记的吸毒人员数量为54万人。[3])那么问题则更为明显:近10多年来我国吸毒人员的数量一直呈现加速增长的态势,这还不包括没有登记在册的大量的隐性吸毒人群。在目前吸食毒品人员中,据有关部门初步统计,其年龄在35岁以下的青少年占据总数的69%;其职业身份多为农民、社会闲散人员,分别占总数的30%和52%。同时,吸食冰毒、摇头丸、氯胺酮等新型毒品的人数在不断增多,一些娱乐场所吸贩摇头丸、氯胺酮的问题突出,形成了传统毒品与新型毒品交叉滥用的局面。吸毒成瘾人员大多从事零星贩毒、盗窃、抢夺、抢劫、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威胁社会治安稳定。[4]然而,在我国,对吸毒行为一直采取宽宥的态度—并没有作为犯罪来惩处,这种刑事政策在目前形势下是否依然妥当,值得探讨。

一、我国对吸毒人员的刑事政策回顾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政府对“烟毒”的惩治成效是举世瞩目的。1950年2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向全国发布了《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正式开展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剿灭烟毒的战役。《通令》第6条规定:“吸食烟毒的人民限期登记(城市向公安局,乡村向人民政府登记),并定期戒除。隐不登记者、逾期而犹未戒除者,查出后予以处罚。”同时,该《通令》还规定了各级政府卫生机关应研制戒毒药品、设立戒烟所、对贫苦烟民予以免费或减价医治等。这表明,建国之初人民政府是将吸毒人员作为“人民”来对待的。这主要是由于吸食毒品是旧社会遗留下的恶习,是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带来的恶果,而新社会的任务就是要拯救这部分受害的人民。不过,对于隐瞒不登记的吸毒人员予以处罚属于何种性质,《通令》并未明确。但从实践来看,司法机关是没有将吸毒人员作为罪犯对待的。

1952年4月,中共中央又发布了《关于肃清毒品流行的指示》,明确了禁毒运动中“惩办与改造相结合”、“严惩少数罪大恶极者、教育改造大多数”的刑事政策。其中对于吸毒人员作出明确规定:“对于单纯吸食毒品者,不应作为这次运动的斗争对象。因为吸食毒品的人数量巨大,不可能在这次运动中完全戒绝,也不应该把他们同制毒、贩毒犯同等看待。而且只要能够做到根绝制毒、贩毒的现象,则吸毒的现象,将会逐渐消灭。”这表明,当时党中央在禁毒运动中非常注意将吸毒人员与制毒、贩毒人员加以相区分:制、贩毒是严重罪行,应严厉打击,其中以反革命为目的的毒贩,还应以“反革命罪”论处;单纯的吸毒人员不作为“斗争对象”。因为在当时看来,制、贩毒是吸毒的原因,剿灭了毒贩自然就不会有人吸毒。况且由于历史造成的吸毒现象十分普遍,不可能将打击面设定得过宽。

1952年12月,政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行戒烟、禁种鸦片和收缴农村存毒的工作指示》,再次阐明了对吸毒者“教育改造、治病救人”的方针,并且强调在进行戒烟工作时,“不要采取过急的步骤和过多的强迫的办法。”

1953年10月,政务院又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毒贩条例》,进一步详细规定了打击毒贩的处理标准。经过三年的禁毒斗争,至1952年底,政法机关彻底铲除了旧社会烟毒祸害的土壤,全国2000万吸毒人员戒除了毒瘾。我国一跃成为举世无双的无毒国。[5]研究这段特殊历史时期的禁毒政策,可见当时对吸毒人员和贩毒人员的实施的刑事政策是十分明确的:对一般吸毒群众,以教育改造为主,国家拨出了专门款项用于研制解毒药品,在吸毒人员自愿戒毒有困难时,由政府强制戒毒;对于制毒、毒贩,则根据罪行大小适用不同程度的刑罚惩罚。

经过建国初期疾风暴雨式的惩治,自50年代中期以后的二十多年里,我国的吸毒贩毒现象基本绝迹。由于吸毒问题已不再成为突出的社会问题,在1957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劳动教养的决定》、1979年颁布的《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以及1982年国务院转发公安部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几部法规中,都没有明确吸毒人员可以适用劳动教养。但自80年代初期以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逐步推进,与我国接壤的东南亚“金三角”毒贩乘机开辟了通过我国云南、广西等地过境贩毒的途径,加之国内居民消费能力的提高,逐渐形成毒品消费的国内市场,毒品犯罪再次叩响国门。在1984年,仅云南省就查获贩卖鸦片重、特大案件300多起,1986年云南警方更是破获了建国以来罕见的一次贩运海洛因22公斤的特大贩毒案件,显示出中国正一步步沦为毒品的重灾区。1979年颁布的新中国第一部《刑法》明确将贩毒作为严重犯罪予以打击,但对与贩毒密切相连的吸毒行为却没有作出任何规定。

然而,生产、销售与消费互为因果,庞大的毒品消费市场刺激了越来越多的人铤而走险、不顾冒着杀头的危险干着贩毒的勾当。吸毒者在毒品的强烈作用下,不仅十分渴望毒品交易,而且会千方百计寻找毒源,在其财产挥霍耗尽后甚至还会以贩养吸。毒品对吸食者个人身体的危害、吸毒行为对社会的危害终于重新为社会和政府所重视。对吸毒人员的控制和矫治再次提上议程。

1981年8月国务院下发的《关于重申严禁鸦片烟毒的通知》,自改革开放来首次明确了对吸毒人员的法律措施,其中规定:“对于鸦片等毒品的吸食者,应当由公安、民政、卫生等部门组织强制戒除。”在这个《通知》中还将吸毒与制毒、贩毒的犯罪行为作了区分,然而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中央对于吸毒性质的看法就出现了急剧的变化。在1982年7月由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的《关于禁绝鸦片烟毒问题的紧急指示》中开篇即指出:“在我国,一切私种罂粟和制造、贩毒、吸毒都是犯罪行为,必须严加禁绝。”并且特别规定:“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国家工作人员吸食鸦片、日久成瘾而又不肯戒除的,要分别开除党籍、团籍和撤销行政职务,直至开除公职。”这个《指示》不仅突破了刑法典无吸毒犯罪的规定,而且对特殊身份人员作出了加重处罚的规定,其认识观念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其打击力度也明显增大。当然,由于该《指示》毕竟只是党和政府的一个“指示”,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律法规,同时存在与上位法、一贯刑事政策相抵触、不一致的情形,况且其中并没有规定吸毒行为相应的刑事责任,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并没有真正将吸毒作为犯罪处理。1986年9月,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规定“违反政府禁令,吸食鸦片、注射吗啡等毒品的”,处以十五日以下拘留、二百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这部法律再次明确了吸毒只是行政违法行为,而不是犯罪行为。1990年12月,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禁毒的决定》,首次将吸毒人员纳入劳教范围,其中第8条明确规定:“吸食、注射毒品的,由公安机关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单处或者并处二千元以下罚款,并没收毒品和吸食、注射器具。”“吸毒、注射毒品成瘾的,除依照前款规定处罚外,予以强制戒除,进行治疗、教育。强制戒除后又吸食、注射毒品的,可以实行劳动教养,并在劳动教养中强制戒除。”为了落实强制戒毒的措施,国务院又于1995年1月颁布了《强制戒毒办法》,对强制戒毒的主管机关、强制戒毒对象、戒毒措施及期限等问题做出了规定。2000年3月,公安部颁布了《强制戒毒所管理办法》,对公安机关的强制戒毒工作进行了规定。2003年5月,司法部颁布了《劳动教养戒毒工作规定》,对属于司法机关的劳教机关的强制戒毒工作进行了规定。2005年8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废止了原《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对吸毒人员的处罚与《关于禁毒的决定》保持了协调,即规定处以15日以下行政拘留,并可处二千元以下罚款。2007年12月,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新法规定吸毒成瘾人员必须配合有关机关检测、进行登记和接受为期三年的社区戒毒。对于拒绝接受社区戒毒、在社区戒毒期间吸毒、严重违反社区戒毒协议以及经过社区戒毒、强制戒毒后再次吸毒的,公安机关可作出为期二年的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这些法律法规的出台奠定了我国对吸毒人员的刑事政策基础:在治病救人的理念下,以自愿戒毒为主、以强制戒毒为辅、以劳动教养为最后手段。实际上,在《禁毒法》起草过程中,鉴于吸毒行为的危害性,已经有专家建议将吸毒规定为犯罪。但国家禁毒委官员认为:吸毒人员具有病人、违法者、受害者多重属性,且吸毒人员大多数都是青少年,如果把吸毒行为都定为犯罪,牵涉面太宽。因此,结论是建议立法不要将吸毒作为犯罪处理。[6]这种态度为立法机关所接受,最终未规定吸毒为犯罪。

二、在《刑法》中增设吸毒罪(滥用毒品罪)的必要性

究竟有无必要将吸毒设立为犯罪?我国有部分专家持否定态度,认为吸毒是自伤自残行为,没有侵犯的客体,设立“吸毒罪”会扩大打击面,不利于社会稳定。[7]我们认为,这些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吸毒不仅是自伤自残行为,其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种种危害是非常严重的,如果说吸毒没有侵犯的客体,那么赌博则更加没有侵犯的客体,为何《刑法》要规定赌博罪?实际上吸毒的危害更甚于赌博。至于会不会引起“法不责众”的问题,其实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法治社会的核心在于“有法必依”,只要树立起法律的权威,公民的行为规范必然会调整。我国有数百万人吸毒,并不是说要将这数百万人都投入监狱。《刑法》设置吸毒罪当然有自己的构成要件,仅仅应对其中严重者予以刑罚制裁,法院在裁量时也应根据每个案件的实际情况灵活运用罚金以及社区服务、禁止进入特定场所等非刑罚措施,而不是一定要处以自由刑。但是,对某些严重吸毒行为宣告为有罪,在刑事政策上是必要的。我们认为,为控制毒品犯罪日趋严重的局面,有必要对现行刑事政策做出相应的调整,在《刑法》中增设吸毒罪。其理由如下:

(一)毒品犯罪日趋严重的趋势,仅靠惩罚制毒、贩毒行为是难以控制的。有言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制毒、贩毒犯罪之所以猖獗,就是由于有庞大的吸食毒品的消费市场。因此,不铲除毒品交易的市场基础—严厉打击毒品消费行为,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控制制毒、贩毒之类的犯罪行为。据有关专家的保守估计,一名吸毒成瘾者每天消耗的海洛因至少在0.3克以上。即使按照我国目前登记在册的104.8万名海洛因吸食者人数计算,2010年我国一年消耗海洛因总量就达114.7吨。如果按照国际通行的计算方法,每一名显性的吸毒者身边至少还有4-5名隐性吸毒者,则我国目前海洛因吸食者数量应该在524-628.8万人之间,而这些人一年对海洛因的需求量至少也在573.8-688.5吨之间。根据司法机关近年来抓获的贩毒人员供述,我国各地海洛因交易价格在每克300-1000元之间不等。如果以其中间价650元/克计算,我国一年中仅海洛因交易的市场成交价值便达3729.7-4475.2亿元之巨,这还不包括鸦片、大麻、冰毒等其他毒品的交易。而我国2008年的一年军费预算也才4177.7亿元人民币。[8]一年的非法毒品贸易额居然与军费开支不相上下,实在令人吃惊。是什么促使毒品贸易如此“红火”?还不就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86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