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可诉性研究
【英文标题】 Actionability of Liable Determination in Road Accidents
【作者】 刘贵萍刘世萍【作者单位】 贵州警官职业学院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政行为;诉讼
【英文关键词】 traffic accidents;liable determination;administrative behaviors;action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3)01—0096—03【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1
【页码】 96
【摘要】

分析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法律性质及引起的法律后果,认为从法律规定和法学理论看,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应当可诉。

【英文摘要】

The legal nature,along with consequences of the liability determination in road accidents is expounded that the liable determination can be actionable in terms of legal provisions and theori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025    
  
  

近年来,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中,要求重新认定的占相当比例,对重新认定不服,在行政、刑事和民事诉讼中发生争议的也不乏其例,要求人民法院受理的也一再出现。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是否可诉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笔者在此发表一点个人浅见。

一、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法律性质

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性质,也即其可诉性问题,从现有的几个主要的法律法规的规定看,有一定的冲突,笔者根据现有关于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法律规定及有关论述,将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分为证据说、确认说、行为说几种观点。

证据说[1]:此观点认为,公安机关对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仅仅是一种鉴定结论,起的是证据作用,其主要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和公安部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与公安部1992年联合下发的《关于处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法发(1992)39号)(以下简称法发39号)明确规定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排除在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之外,法发39号第4条明确规定:“当事人仅就公安机关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和伤残评定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或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公安部根据这一规定,于2000年2月15日向黑龙江省公安厅作出《关于对地方政府法制机构可否受理对事故责任认定的复议申请的批复》(公复字(2000)1号)则继续强调法发39号的第4条规定,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公安机关在查明交通事故事实后,根据当事人的违章行为与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违章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所作出的鉴定结论。它在公安机关处理道路交通事故中起的是证据作用,其本身并不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故地方人民政府法制机构受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复议没有法律依据。

根据证据规则和诉讼法的相关理论,鉴定结论是司法、行政机关或案件当事人在查明案件过程中,对某一专门性问题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而由鉴定人完成的一种证据。因此,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与鉴定结论二者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主体是行政机关——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这是其法定职责,当事人没有选择性;鉴定结论的主体是对专门性问题具有鉴定能力的鉴定机构的鉴定人,是其义务,当事人具有选择性。从程序上看,道路交通事故一经发生,公安机关必须对案件的相关情况和人员实施调查,然后作出责任认定,责任认定书加盖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印章,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一种法律文书。作出责任认定的人民警察不承担该交通事故的法律上的责任;鉴定结论是基于当事人申请或司法、行政机关委托、指定,鉴定部门通过对当事人或司法、行政机关提供的材料进行研究及询问有关人员后,由鉴定人作出鉴定报告并署名或加盖个人印章,鉴定部门加盖单位印章证明鉴定人的身份。这里鉴定人是诉讼参加人之一,在所涉及的案件中依法享有一定的权利和承担一定的义务。从内容上看,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仅涉及交通事故的全过程,而且重要的是涉及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即相互间的法律关系,是对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经过、损害结果、当事人有无过错以及应负责任作出的描述和评价;鉴定结论只对损害结果即物的状况作出描述,是典型的对“事”不对“人”。在适用依据上,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适用的是法律、行政法规和行政规章;鉴定结论适用的是相关的技术标准和规范。在性质上,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公安机关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是其行政职权;鉴定结论是鉴定结构履行义务的行为,具有显著的义务性、协助性。

由此可以看出,证据说是没有法律依据和理论依据的。

确认说[2]:此观点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就其内容而言是一种公安行政确认行为,但不是独立的行政行为。这种行为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职权作出的行政确认行为。这种确认行为是确认当事人承担法律责任的前提,但交通事故责任不属于认定和归结法律责任,并不直接涉及当事人的人身权和财产权。基于这一理论,论述者认为使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进入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程序更能体现公开、公平、公正的法治原则,给当事人一个救济的途径,消除当事人的各种疑虑,纠正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行政确认的错误,促进、支持公安机关依法行政。但是论述者又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进入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程序最主要的弊端是降低公安机关的工作效率、造成执法机关、事故当事人和人民法院的诉累,甚至缠诉。加上法发39号、公复字(2000)1号等的规定,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进入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程序可行性较小。持这种观点者多是从事实际工作的同志。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实际上,确认说应该说也是行为说。因为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包括行政确认行为。而且行政确认行为是指行政主体依法对相对方的法律地位、法律关系和法律事实进行甄别,给予确定、认可、证明并予以宣告的具体行政行为。也是具体行政行为的一种{1}既然是具体行政行为,当然应该进入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程序。

行为说[3]:此观点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过程中一系列具体行政行为的一部分,因此应认定其为具体行政行为。其主要依据是《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规定。根据《办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在处理交通事故的过程,实际上是公安机关进行交通管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公安机关在处理交通事故现场后,接下来就是认定交通事故责任,基于该认定’进而处罚交通事故责任者,对损害赔偿进行调解。这是一个连续的、系统的实施行政行为的过程,环环相扣、互为因果,因此,作为行政确认的一种形态,认定交通事故责任行为的具体行政行为属性是无法否认的。此外,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具有“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的属性。因为根据《办法》的规定,交通事故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的承担者都以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为基础,错误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将导致错误的处罚、错误的赔偿,很显然,这种具体行政行为的不当或违法行使,会造成“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的后果,有时甚至会对当事人的名誉权和财产权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

根据行为说,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应当属于行政诉讼法律规定的受案范围。

二、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所引起的法律后果

《办法》17条规定,公安机关在查明交通事故原因后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违章行为与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违章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认定当事人的交通事故责任。

根据《办法》的有关条款的规定,公安机关在对交通事故责任作出认定后,要根据当事人在交通事故中承担的责任大小对当事人依法进行不同的处理。即可能据此而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行政责任,也要据此而对当事人进行损害赔偿调解等。根据《办法》23条的规定及最高人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北大法宝,版权所有;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罗豪才.行政法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12 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0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