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切实强化当事人举证能力进一步规范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职能
【英文标题】 How to Intensify Capabilities of Parties Adducing Evidences and Regulate Functions of People's Courts Investigating and Collecting Evidences
【作者】 万长红【作者单位】 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法院【中文关键词】 举证责任;举证能力;调查收集证据
【英文关键词】 burden of adducing evidences;capabilities of parties adducing evidences;investigating and obtaining evidence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3)01—0086—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1
【页码】 86
【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强化了当事人举证责任,弱化和规范了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职能。但当事人举证能力未得到相应强化,当事人举证往往非常困难。应在民事诉讼中赋予律师完整的调查调证权,推行“调查令”这种间接调查收集证据的方式,切实强化当事人举证能力。该司法解释尚有遗漏之处,应修改、完善,从制度上最大程度地防止法官滥用职权、枉法裁判,更好地保护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保护其合法权益,促进司法公正与效率。
【英文摘要】 Regulations on Civil Procedural Evidences decreed b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intensify the capabilities of parties adducing evidences,regulating the functions of the people’s courts investigating and collecting evidences.In reality.the parties often have difficulties in adducing evidences.as it is, fail to be intensified.Lawyers should be embodied with integrated investigating and obtaining evidences in civil actions, and“investigation order”,such indirect investigation to collect evidences intensify the capabilities of parties adducing evidences.There are several flaws existing in the regulations,should be modified and perfected to prevent judges from misuse of authority and perverting the law in judgments and to safeguard the lawsuit rights exerted by the parties and legal rights as well as to improve the justice and judicial efficienc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99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下称《规定》)适应现阶段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要求,强化了当事人举证责任,弱化和规范了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职能,及时解决了已成为制约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继续向前推进的瓶颈的证据问题。《规定》是我国第一部比较系统地针对民事诉讼证据问题作出的司法解释,是人民法院实践公正与效率世纪主题的一项重大举措,其施行对民事审判方式改革乃至司法改革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一、《规定》强化当事人举证责任、弱化和规范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职能的体现

(一)强化当事人举证责任的体现。

举证责任是“诉讼当事人对其主张的事实,提出证据予以证明的以及证明不了时需要承担的一种法律责任”{1}。《规定》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对当事人举证责任进行了强化。

首先,完善了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规定了“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即“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这是我国民事诉讼制度关于举证责任分配的基本原则。由于缺乏可操作性的具体规定,这一原则无法完全解决实践中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为此,《规定》作了具体解释:

1.完善了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规定》第2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2.完善了举证责任倒置规则。《规定》第4条对实践中经常遇到的专利侵权、共同危险行为致人损害、医疗行为侵权等特殊类型的侵权案件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的情形予以具体化。

3.明确了特殊情况下举证责任分配规则。《规定》第7条规定:“在法律没有具体规定,依本规定及其他司法解释无法确定举证责任承担时,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当事人举证能力等因素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

其次,规定了举证时限制度。为克服“证据随时提出主义”的弊端,《规定》第34条规定:“当事人应当在举证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交证据材料,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不提交的,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对于当事人逾期提交的证据材料,人民法院审理时不组织质证。但对方当事人同意质证的除外。”该条规定了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应当提交证据材料及愈期提交的法律后果。此外,还规定了举证期限的确定方式、举证期限的延长等内容。

再次,界定了“新的证据”。《民事诉讼法》第125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在法庭上可以提出新的证据”。该法第179条第1款第(一)项规定,当事人“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判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规定》对上述两款中的“新的证据”作了界定:

1.为防止恶意的当事人利用证据搞突然袭击,《规定》第41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125条第1款规定的‘新的证据’,是指以下情形:(一)一审程序中的新的证据包括:当事人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后新发现的证据;当事人确因客观原因无法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经人民法院准许,在延长的期限内仍无法提供的证据。(二)二审程序中的新的证据包括:一审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当事人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前申请人民法院调查取证未获准许,二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应当准许并依当事人申请调取的证据。”《规定》第43条第1款进而规定:“当事人举证期限届满后提供的证据不是新的证据的,人民法院不予采纳。”作为补充,该条第2款又作了弹性规定:“当事人经人民法院准许延期举证,但因客观原因未能在准许的期限内提供,且不审理该证据可能导致裁判明显不公的,其提供的证据可视为新的证据。”

2.为防止一方当事人滥用诉讼权利,保护对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生效裁判的相对稳定性和严肃性,《规定》第44条第1款对《民事诉讼法》第179条第1款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仅界定为一种情形,即“原审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

(二)弱化和规范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职能的体现。

调查和收集诉讼证据是“人民法院在职权范围内,依照法定程序,根据案件情况,运用各种方法,发现和取得对本案有用的证明材料的诉讼活动”{1}。《规定》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对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职能进行了弱化和规范。

首先,特定并大大缩小了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收集证据的范围。《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2款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该款笼统地规定了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证据的情形,至于调查程序的启动,是依申请还是依职权,以及依申请或依职权启动调查程序的各自范围,未作具体规定。《规定》第15条作出解释:“《民事诉讼法》第64条规定的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是指以下情形:(一)涉及可能有损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二)涉及依职权追加当事人、中止诉讼、终结诉讼、回避等与实体争议无关的程序事项。”该条将“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明确限定为涉及公益的事项或诉讼程序事项。《规定》第16条又进一步作出解释:“除本规定第15条规定的情形外。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应当依当事人的申请进行。”该条规定了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行为的两种发动方式:证据的职权调查收集和证据的申请调查收集。证据的职权调查收集是指“法院依职权主动开始证据的调查收集工作,不以当事人对证据提出主张或申请为必要”{2}。综合《规定》第15条、第16条不难看出,《规定》将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收集的证据等同于“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除此之外,均为证据的申请调查收集范围),已将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收集证据的范围特定化并大大缩小了。不仅如此,“法院职权调查不妨碍法院责令当事人提供证据。对于任何职权调查事项,法院有权不依申请主动开始调查,但是,对于职权调查事项,法院同样有权要求当事人提供证据,职权调查行为和当事人提供证据行为是并行不悖的。”{2}

其次,规定了当事人确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证据时,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条件。《规定》第17条规定:“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一)申请调查收集的证据属于国家有关部门保存并须人民法院依职权调取的档案材料;(二)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材料;(三)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确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其它材料。”

再次,规定了人民法院对调查取证的申请可不予准许及救济方式。《规定》第19条第2款规定:“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申请不予准许的,应当向当事人或其诉讼代理人送达通知书。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可以在收到通知书的次日起三日内向受理申请的人民法院书面申请复议一次。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复议申请之日起五日内作出答复。”

另外,《规定》对调查人员调查收集证据、证据保全、鉴定、勘验等进行了规范。

二、切实强化当事人举证能力、进一步规范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职能的理由

为更好地保护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实体权利,促进司法公正与效率,在强化当事人举证责任的同时应切实强化其举证能力,对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职能应进一步规范。具体理由是:

(一)《规定》强化了当事人举证责任,但其举证能力未得到相应强化。

《规定》从举证责任分配、举证时限、“新的证据”等三个方面强化了当事人举证责任。然而《规定》强化当事人举证能力(本文所称当事人举证能力,是指民事诉讼活动中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收集、调查收集非直接占有、控制的证据的能力)的规定却很少,只是在第68条中规定了非法证据的判断标准和排除规则,即“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根据该条规定,未经他人许可的录音、录像,只要不是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都可成为有效证据。此外,在第75条中规定了特殊情况下推定当事人主张成立的规则,即“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该条虽未强化当事人举证能力,但对特殊情况下当事人举证不能进行了弥补。上述规定远远不能与“强化当事人举证责任”这一民事审判方式改革要求相适应,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当事人举证难的问题。

(二)当事人举证往往非常困难。

当事人举证困难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实问题。之所以困难,除我国的法治状况及国民的法律、文化素质等因素外,主要原因是现行法律、司法解释的一些规定不利于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收集、调查收集证据,增大了当事人举证难度。

民事诉讼法》第50条规定当事人有权“收集”证据,第61条规定代理诉讼的律师和其他诉讼代理人有权“调查收集”证据。这两条的规定,与该法第64条第1款规定的“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的规定是相对应的。有责任提供证据,当然应有权收集或通过诉讼代理人调查收集证据。否则,除直接占有或者控制的证据,如借据、合同书、遗嘱等之外,当事人就不能履行提供证据的责任。但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有权“收集”、“调查收集”证据远不能与人民法院有权“调查取证”相比。《民事诉讼法》第65条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为保证人民法院调查取证权的实现,该法第103条又规定,有义务协助调查的单位“拒绝或者妨碍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人民法院除责令其履行协助义务外,并可以予以罚款”;“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还可以向监察机关或者有关机关提出予以纪律处分的司法建议”。而该法关于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收集、调查收集证据则无“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的规定,更无有关单位和个人拒绝或者妨碍时应负法律责任的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能否获得证据完全取决于有关单位和个人的主观愿望。

民事诉讼法》虽未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收集、调查收集证据时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但至少规定了“有权”收集、调查收集证据。而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的《律师法》却把这仅仅落实在条文上的“有权”二字也去掉了。该法第31条规定:“律师承办法律事务,经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同意,可以向他们调查情况。”还有,《民事诉讼法》第102条第(五)项规定,人民法院对“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个人以及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关于律师承办法律事务,则无类似规定。《律师法》仅在第32条规定:“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由此可见,律师的调查取证权是不完整的,有赖于有关单位或者个人的同意,否则无权向他们调查情况。换句话说,有关单位或者个人有权拒绝律师的调查。也许,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有权”也好,经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同意后“可以”也好,其结果都是一样的——遭到拒绝。但《律师法》的颁布实施无疑使有关单位和个人的拒绝更加合法化,更加理直气壮,使本来就举步维艰的当事人举证变得更加困难。其实,尽管《民事诉讼法》规定了对人民法院的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但因为未规定个人拒绝时应负的法律责任,所以,司法实践中个人拒绝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情况司空见惯。至于个人拒绝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收集、调查收集证据更是习以为常。 当事人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既是当事人的一项诉讼权利,也是当事人举证的一种方式”{2}。《规定》第51条第2款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当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荣新.民事诉讼法学(M).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1995.246,250.
{2}李国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理解与适用(M).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181,187,50,183203,204.
{3}卓泽渊.法治国家论(M),中国方正出版社,2001.59,83,9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9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