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韩国民事诉讼法基本原则探析
【英文标题】 Analysis on Basic Principles of Korean Civil Procedure Law
【作者】 孟涛房国宾【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行政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韩国民事诉讼法;基本原则;比较研究
【英文关键词】 Basic principle is the soul of civil procedure law a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s in Continental law system.This article analyzes the principles of Korean civil procedure law from way of comparative studying,to explain common regularity of civil procedure and provide some materials,which will be goo
【文章编码】 Korean civil procedure law;basic principles;comparative study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3年
【期号】 3【页码】 117
【摘要】

基本原则是民事诉讼法的灵魂,在大陆法系国家法律体系中占据特别重要的地位。从比较法的视角出发,勾勒韩国民事诉讼法的各项基本原则,探讨韩国民事诉讼法的一般规律性,以期为我国民事诉讼法的完善与发展提供一点素材和参考。

【英文摘要】

1002—3933(2003)03—0117—0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059    
  
  

韩国现行民事诉讼法制定于1960年[2],迄今已经修改十余次。由于秉承德、日等大陆法系的基本法制,韩国民事诉讼法的理论平台同样显得十分复杂和精巧。毋庸置疑,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在韩国民事诉讼法中又被称为“立法主义”、“审理的原则”)是其中的重要部分。通过了解韩国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我们可以从宏观角度一览其民事司法制度的“精神实质”。

一、辩论主义

1.辩论主义之涵义。辩论主义起源于普通法时期的德国,经过长期补充和完善,业已成为大陆法系国家民事诉讼十分重要的理论原则。其含义是指诉讼审理所必要之主要事实及证据资料均由当事人负责主张和收集。辩论主义在最初还包括处分权主义的内容,学者们称其为“广义辩论主义”。处分权主义是指当事人有权处分诉讼的开始、发展、终结的自治权,有权决定诉讼对象和范围。随着公法诉讼权说在德国的问世,实体法与诉讼法得到明确的区分,处分权主义作为体现诉讼的实体面逐渐从辩论主义独立出来{1}。现代辩论主义具有三个方面内容:(1)裁判必要之主要事实如果未在当事人辩论中出现,法院不能将其作为判决的基础。换言之,法院不能将当事人未主张的主要事实作为其判决的基础;(2)法院应将双方当事人均无争议的主要事实作为其判决的基础;(3)法院进行证据调查,应以当事人提出的证据为限[3]。

2.辩论主义的适用对象。韩国民事诉讼理论将诉讼中的事实分为:主要事实,间接事实和补助事实。根据辩论主义,法院在裁判过程中作为判决基础的事实,必须是当事人所主张的主要事实,意即为只有主要事实才能发生适用辩论主义的情形。韩国学界通说认为,“法规基准说”是判断一项事实是否为主要事实的依据。根据法规基准说,符合法律规定的构成要件的具体事实才是主要事实,这种事实能够直接产生权利变更和消灭的法律效果,常常表现为“过失”、“故意”等抽象的法律概念表述{2}。间接事实是指推定和判断主要事实存在与否的事实。例如在一起交通事故案件中,司机的重大过失行为是法律规定构成要件之事实,即主要事实。至于该司机如何违规(例如饮酒、超速等原因)的事实以及该交通事故发生经过均属于间接事实,其作用在于证明或判断主要事实存在与否。

韩国的民事司法判例明确将主要事实视为辩论主义适用的对象,而将间接事实排除在外。例如韩国大法院的一个判例中(大判1987.2..24,86—1625)[4]认定,在不动产取得时效一案中,占有期间是本案中的主要事实。占有开始的时间虽然是计算占有期间的基准,但同时也是判断占有期间的间接的手段,因此法院并不受当事人在这一间接事实方面主张的拘束。后来学者们发现在有些案件中,一些过去被认为是间接事实的具体事实,竟然在案件中成为干系诉讼成败的问题。例如前述案例中,原告为主张被告司机有重大过失之主要事实而声称,被告超速驾驶汽车。显然所谓超速驾驶的事实应属于间接事实之范畴,而无约束法院之效力。然而法院查明被告实际是酒后开车而不是因为超速而引发交通事故,这产生了较为尴尬的局面:如果对案件起决定作用的“间接事实”不能体现于辩论主义之中,这俨然是诉讼的一大败笔。对此,韩国学者提出了“准主要事实适用说”,即在原先法规基准说的基础上,将一些诸如“酒后驾驶”或“超速行驶”等具体事实(原先的间接事实)作为“准主要事实”,适用于辩论主义之中。这些准主要事实的提出也是当事人的责任和权能,不经辩论不能作为判决之基础{3}。

3.辩论主义的补充——真实义务与释明权。辩论主义并非诉讼法中的金科玉律,其本身存在无法自我克服的缺陷。例如当事人可能滥用辩论主义所赋予的权能而破坏诉讼程序;或者当事人的主张和立证不完全、不明了时,法院若根据主张责任进行裁判,当事人会因没有注意到的原因而败诉。虽然众多理论学者仍然固守辩论主义的阵营,但是不得不依靠设立真实义务以及释明权两种制度来弥补该理论上的不足。

(1)真实义务。由于辩论主义具有追求形式真实的倾向,为了防止当事人通过辩论主义随意以不正当手段制造虚假事实并约束法官,民事诉讼法必须对当事人课以一定的真实义务。除了韩国民事诉讼法北大法宝1条规定的当事人诚实信用原则,韩国民事诉讼对真实义务也个别规定了一般性条款。例如根据韩国民事诉讼法334条,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违背真实而对文书的真实性进行争执时,法院对其可以处以5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再如韩国民事诉讼法324条,法院对经过宣誓而进行虚伪陈述的当事人,可以处以5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

(2)释明权。韩国民事诉讼中的释明权,最初表现为法官关于事实以及法律事项的发问权,即审判长为了明确诉讼关系可以对当事人就有关事实或者法律事项进行发问并且促其证明,1990年经过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大大强化了法官的释明义务。释明权分为消极的释明和积极的释明。消极释明权的范围包括指出当事人主张中的矛盾的部分、不完全以及不明了的方丽,并给于其补正相应内容的机会,另外积极促使当事人对系争的事实提出证据。例如: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其与被告间的买卖契约无效,被告则主张该契约应当有效存续,原告的请求即使是关于过去事实关系的确认请求,法院并不直接将其驳回,而是向原告释明是否要请求确认现在的权利或者法律关系不存在(大判1966.3.15,6—17);在诉的变更场合,如果变更后的请求与原先的请求关系不明确,则法院应当释明其中的诉的交换、选择、预备等关系。此外,损害赔偿请求原因不明场合、当事人的主张与提出的证据有矛盾的场合、对争执事实没有立证的场合,法院必须释明相应的问题或者促使当事人进行相应证明。积极的释明是指法院在当事人主张范围之外进行的释明,即当事人的主张即使十分明确,法院也积极地提示针对当事人没有主张的要件事实以及攻击防御方法。韩国理论界以及判例都对积极的释明采取否定态度,认为它违反了辩论主义,超越了释明应有的范围{2}。

二、职权探知主义

职权探知主义与辩论主义针锋相对,意指诉讼审理所必须主要事实及证据由法院负责收集和提出。职权探知主义与辩论主义相对应,也包含三个方面的内容,只不过与辩论主义完全相反:(1)法院有责任积极收集作为判决基础的必要的诉讼资料,即使当事人并未主张之事实,法院及可将其作为诉讼资料予以斟酌;(2)法院依其职权调查证据不受当事人自认的约束;(3)法院进行证据调查不受当事人提出之证据范围的限制。

职权探知主义由于较为忽视当事人积极性与主动性,且与“私人自治”的理念相去甚远,因而韩国民事诉讼以辩论主义为普遍原则。但这不意味着职权探知主义在诉讼中一无是处,其明显优于辩论主义之处在于:在特定情形较能发现真实,特别是在当事人双方就明知为虚假的事实“唇枪舌剑”而法官还一无所知之时,其作用尤为明显。而且一些公益性较浓的诉讼中如不采职权探知,仅依靠当事人“善意”地发现真实,公益的维护便有极大风险。因此,韩国现行立法中并未排除职权探知主义的适用,在家事诉讼程序、非诉案件、行政诉讼、选举诉讼中均采用职权探知主义而不采辩论主义。即使在通常的民事诉讼中,一些关系到公益问题的事项(例如专属管辖、除斥原因、二重起诉禁止等),法院也要以职权探知。

三、职权进行主义

职权进行主义是指民事诉讼程序进行的主导权在法院。与此相对的概念是当事人进行主义。由于当事人进行主义容易发生拖延诉讼现象,增加法院及双方当事人的讼累,不符合诉讼迅速、经济的要求,因此大陆法系多采以职权进行主义为基本原则。韩国民事诉讼中,诉讼的指挥权在于法院(韩民诉130、135)。根据韩国民事诉讼法125条,口头辩论以及证据调查由审判长代表法院进行指挥,有权许可当事人发言,也有权禁止不服从命令之人发言。在职权进行主义之下为保障当事人的权益,韩国民事诉讼法向当事人提供了相应的救济手段:当诉讼指挥与当事人有重大利益关系或受重大影响时,当事人对诉讼指挥有申立权;在诉讼指挥违反诉讼法规之时,当事人依法享有对诉讼指挥的责问权。

四、公开主义与不公开主义

韩国宪法109条规定:“裁判的审理与判决公开进行”。公开主义是指国民可以在公开的法庭内旁听诉讼之审理以及裁判。当然这是公开主义所包含的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概念,与此相对应的概念是不公开主义,即不准许当事人之外的第三者进入法庭旁听。虽然现代社会无论刑事、民事抑或行政诉讼均以公开主义为基本原则,但其在民事诉讼中的表现仍有其个性存在。公开主义的意义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将审判的过程置于“阳光之下”,这样可以获得人民对法院的依赖和信任;二是通过实现“看得见的正义”,使当事人获得心服口服的、可接受的裁判结果。韩国民事诉讼法151条规定,当事人或说明利害关系的第三人有权阅览、誊写诉讼记录的正本、誊本或抄本,并可向法院事务官请求与诉讼相关事项的证明书。

与规定公开主义相对应,韩国宪法也同时确定特殊情形之下的不公开主义。例如韩国

  ······来自北大法宝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05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