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家》
中国法院的量刑程序改革
【英文标题】 On the Reform of the Sentencing Procedure Launched by Courts in China
【作者】 李玉萍【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
【分类】 法院【中文关键词】 法院;量刑程序;司法改革
【英文关键词】 Courts; Sentencing Procedure; Judicial Reform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2
【页码】 47
【摘要】 由最高法院推进的量刑程序改革目前正在全国部分法院进行试点。试点方案遵循依法、合理性与可操作性兼顾、公正与效率兼顾等原则,根据不同类型案件的特点,尝试采用不同的方法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以保障量刑活动的相对独立性。当前,我国的量刑程序改革面临着一些现实的问题和困难,同时,法院自身的特点决定了由其推动的量刑程序改革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英文摘要】 The reform of the sentencing procedure launched by the People's Court is based on a special background.Now the reform has acquired a great development, and being tested by parts of the People's Court throughout thecountry. According to the lawful principle, reasonable and exercisable principle, as while as the justice and effi-ciency both cared principle, the People's Court has tried to adopt different ways to adopt the sentencing actionwithin the trial procedure, and ensure the relative independence of the sentencing procedure. What should be no-ticed now is the difficulties that the reform of the sentencing procedure launched by the People's Court faces, aswhile as the limitations of the reform itself.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4972    
  一、法院量刑程序改革的背景
  进入21世纪以来,包括量刑程序在内的量刑规范化改革成为人民法院刑事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组成部分,最高法院“二五改革纲要”和“三五改革纲要”中相继提出要“健全和完善相对独立的量刑程序”、“把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制定《人民法院量刑程序指导意见》”。在前期广泛调研、反复论证和局部试点的基础上,最高人民法院量刑规范化课题组拟定了“人民法院量刑程序指导意见”,并于2009年6月1日起在全国部分法院开展试点活动。
  由最高法院推进的量刑程序改革是法院健全和完善刑事审判工作机制的需要,更是为了满足人们不断增长的对包括量刑公正在内的司法公正的需要。从改革的背景来看,包括量刑程序在内的量刑规范化问题近年来之所以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问题,主要是基于以下原因:其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法制建设事业得到极大发展,人们的法治理念尤其是维权意识有了极大提高,对司法公正的要求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全面。反映在刑事司法活动中,人们不仅要求法院的定罪要公正,而且要求量刑也要公正。就量刑公正而言,人们不仅要求法院的量刑结果应当适当、均衡,而且要求量刑的过程应当公开、透明。而恰恰在这一问题上,我国现有的司法模式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诸如同案不同罚、罪刑不相适应、量刑活动不公开、不透明、不说理或说理不充分等现象为人们所诟病。其二,从刑事法研究的角度来看,长期以来,我国刑事法理论界和实务部门的主要精力放在定罪问题上,因而,尽管有关犯罪的理论仍存在一些争议,但是相关理论均已基本上自成体系,在司法实践中,诸如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等问题虽然仍是诉讼各方关注的重点问题,但是已经不再是困扰法院刑事司法的难点问题。相比较而言,量刑问题的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在较长时期内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但是,随着精密司法、程序公正等司法理念在刑事法领域的逐渐渗透,量刑活动的特殊性、重要性以及复杂性逐渐被人们所认知,传统的以定罪为中心的庭审方式所存在的弊端也逐渐暴露出来,如何正确认识定罪活动与量刑活动、定罪事实与量刑事实以及定罪程序与量刑程序的关系就成为摆在人们面前的一个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其三,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不断发展,人们对国外的刑事立法和司法情况有了较为全面、深入的了解,对其他国家尤其是法制较为发达国家如何规范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如何保障控辩双方尤其是诉讼当事人(包括被告人和被害人)参与量刑活动有了较深刻的认识,并在自省的基础上反思如何通过健全和完善我国的刑事诉讼立法,通过程序的合理设置和有效运行保障量刑活动的正当性和量刑结果的适当性。其四,随着“公正与高效”、“司法为民”、“三个至上”等成为我国法院进入21世纪以来的工作主题,如何通过改革健全和完善刑事审判工作机制和办案机制、促进我国刑事立法和司法的科学发展就成为近些年来法院司法改革的重点。反映在刑事审判方面,如何通过健全和完善刑事审判的相关机制,实现定罪公正与量刑公正兼顾、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并重,就成为各级法院司法改革的方向和目标。规范化量刑改革分别被列入最高法院“二五改革纲要”和“三五改革纲要”,量刑程序改革自此应运而生。
  二、法院量刑程序改革的历程
  由最高法院推动的量刑程序改革在经历了从无到有、不断探索、广泛调研、反复论证到局部试点等阶段后,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
  (一)从无到有的探索阶段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5年发布的《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中明确提出要制定量刑指导意见,“健全和完善相对独立的量刑程序”,由此正式拉开了我国量刑程序改革的序幕。随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自2006年6月份起,在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的二审案件中,将“量刑辩论”列为单独程序。山东省淄川区人民法院于2006年底制定的《淄川区人民法院量刑程序(试行)》,于2007年开始在刑事审判中试行。在此基础上,山东省淄川区人民法院又制定了《淄川区人民法院缓刑有关程序若干规定(试行)》、《淄川区人民法院对部分案件试行诉辩协商制度改革的若干规定(试行)》和《淄川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社会调查工作实施细则(试行)》等附件,与《淄川区人民法院量刑程序(试行)》相配套,建立起了较为完善的量刑程序规则。
  实际上,早在《人民法院二五改革纲要》出台之前,一些地方法院已经开始尝试探索如何将量刑活动更好地纳入法庭审理程序问题。如早在2000年6月,河南省兰考县人民法院在青少年刑事案件中试用社会调查报告,为量刑活动注入新鲜的内容。2002年3月,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始在刑事案件中实行“判决理由说明制度”,要求法院向控辩双方展示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的详细理由。2002年9月,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首试“量刑答辩”,将对抗制引入量刑活动。
  (二)调研论证和初步试点阶段
  为了贯彻落实《人民法院二五改革纲要》中有关量刑改革的任务,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和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自2005年就开始着手研究有关量刑的指导意见和量刑程序问题。其中,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在2006年就参照国外(主要是英美法系国家)的做法,起草了“量刑程序指南”。[1]之后,经过广泛征求院内外有关部门、专家学者以及部分基层法院法官的意见,对“量刑程序指南”从形式到内容都作了较大调整,在多次修改、论证的基础上形成了“人民法院量刑程序指导意见”。2008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在深圳召开了全国部分法院量刑规范化试点工作座谈会,对量刑规范化试点工作进行动员和部署,并于同年8月下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量刑规范化试点工作的通知》,确定福建省厦门市、广东省深圳市两个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上海市浦东新区、江苏省姜堰市、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云南省个旧市、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等7个基层人民法院为量刑规范化试点单位,对《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和《人民法院量刑程序指导意见(试行)》两个文件进行试点。之后,根据工作需要,2008年底增加指定了江苏省泰州市、山东省淄博市两个中级法院和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为试点单位。
  (三)进一步完善、试点阶段
  随着社会各界对量刑问题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法院的量刑规范化改革问题被提上日程,于2009年3月发布的《人民法院三五改革纲要》中进一步明确提出“规范自由裁量权,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研究制定《人民法院量刑程序指导意见》”。同时,在前期试点工作的基础上,经报中央批准,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从2009年6月1日起,在全国部分法院开展量刑规范化试点工作,进一步检验两个试点文件的可行性。为保障改革能够顺利进行,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5月在福建省厦门市召开了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对全国法院的试点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会后,各高级法院根据会议精神和通知要求,迅速制订试点工作方案,并在辖区范围内确定至少一个中级法院和三个基层法院作为试点法院。截至目前,全国已有一百二十多个中级和基层法院在开展量刑规范化试点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与法院开展的量刑程序改革密切相关的,是检察系统推出的“量刑建议改革”试点活动。其中,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早在1999年就开始试行“公诉人当庭发表量刑意见”,并于2000年初将公诉人当庭发表量刑意见确定为公诉改革的课题之一。之后,浙江、江苏等地检察院也进行了相关改革。2005年7月,最高人民检察院正式下发了《人民检察院量刑建议试点工作实施意见》。随着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于2009年6月1日在全国范围开展量刑规范化试点,检察机关也迎来了推进“量刑建议制度”的“良好契机”,[2]并于2010年2月印发了《人民检察院开展量刑建议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试行。
  三、法院量刑程序改革的基本思路和主要内容
  (一)法院量刑程序改革的基本思路
  在我国,法院依法行使审判权的性质和特点,决定了在探索如何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的改革过程中,应当遵循以下基本原则:
  第一,依法原则。即由法院推动的司法改革,在程序的设计和运用过程中,应当依法进行而不能违背现有的立法规定或立法精神。例如,在最初设计的量刑程序改革方案中,曾考虑在被告人不认罪案件中,将定罪程序与量刑程序完全分离,先解决被告人的罪与非罪问题,再解决量刑问题。具体设想为:在法庭审理阶段,先审理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的问题—在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和被告人最后陈述后,由合议庭进行评议。在合议庭宣告被告人有罪后,再启动量刑程序,就量刑问题进行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并由被告人做最后陈述,之后由合议庭进行评议。这一改革方案的最大特点是符合定罪与量刑之间的逻辑关系,也有利于更充分地保障被告人有效行使辩护权。但是这一方案的论证过程中却遭到了有关部门和相关人士的质疑,主要理由就在于将法庭审理的内容“两分”或主张“量刑程序完全独立”既不符合现有立法规定,也不符合现有立法的精神。[3]因此,在当前试行的改革方案中,有关量刑程序的设计都是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进行的。
  第二,兼顾程序合理性与可操作性原则。程序的合理性与可操作性是程序的价值和作用能够得到有效发挥的前提和基础。其中,程序的合理性是指程序的设计应当符合正当程序的最低标准,且有助于实现实体公正;程序的可操作性则要求程序的设计应当符合一国国情,能够在实践中得到运用并产生良好效果。上述要求反映在量刑程序的设计过程中,就是要求:一方面,量刑程序的设计应当坚持相对独立原则、公开原则、参与原则、说理原则等。另一方面,在考虑量刑程序如何相对独立、与量刑有关的主体如何参与量刑活动以及量刑程序的配套机制等问题时,必须注重可行性问题。例如,现代法制发达国家在量刑活动中普遍重视量刑前报告或曰被告人人格调查报告的作用,目的在于帮助法官全面了解被告人基本情况进而选择适当的刑罚方法。[4]我国近些年在未成年人案件中也开始试行“社会调查报告制度”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但是由于缺乏相关法律规定和配套机制,这一做法在实践中很难推广。[5]因此,考虑到可行性问题,在当前的改革方案中,虽然提倡在量刑活动中适用社会调查报告,但是并不要求在所有案件中都必须适用。
  第三,在兼顾公正与效率的基础上区别对待原则,即量刑程序的设计要从根本上有助于量刑公正的实现,同时也不能无视程序的运行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诉讼效率降低以及由此带来的司法资源(包括人力、物力、财力资源)紧张问题,尽可能做到两者兼顾。根据这一思路,在考虑如何将量刑活动纳入法庭审理程序时,现有的改革方案尝试以被告人是否认罪为前提,采用不同的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的方式和方法。
  (二)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的具体方法
  根据我国现有立法和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可以适用以下三种模式:一是简易程序,二是普通程序简化审,三是普通程序。其中,前两种程序适用的前提都是被告人认罪。在适用上述程序审理案件时,可以采取不同的方法将量刑活动纳入法庭审理程序。
  1.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
  根据我国立法和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既包括被告人不认罪的案件,也包括一部分被告人认罪的案件。在被告人认罪的案件中,之所以要求适用普通程序进行审理,主要是因为该类案件的性质较为严重(如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死刑)或者案情本身较为特殊(如被告人系外国人或聋哑盲人),因此在定罪问题上必须特别慎重。在被告人不认罪案件中,由于被告人不认罪,因而在庭审过程中,既要注意定罪问题,也要注意量刑问题,并切实保障被告人能够充分行使定罪辩护权和量刑答辩权。
  一般来说,在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中,为了确保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法庭审理的主要阶段都应当包括相对独立的两部分,即在法庭调查阶段,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先调查犯罪事实,后调查量刑事实;在法庭辩论阶段,可以先就定罪问题进行辩论,然后辩论量刑问题。具体而言,根据被告人是否认罪,法庭审理分为以下两种情形:
  其一,对于被告人认罪的案件,在法庭调查阶段,由于双方对于基本犯罪事实已经没有争议,因此在查明犯罪事实后,审判人员应当组织控辩双方对有关的量刑事实进行举证、质证;在法庭辩论阶段,在确定被告人对于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后,审判人员可以组织控辩双方直接围绕量刑及其他争议问题进行辩论。
  其二,在被告人不认罪的案件中,应当注意:(1)在法庭调查阶段,首先调查犯罪事实。在这一调查过程中,可以将与犯罪有关的事实(包括一部分量刑事实)一并调查。之后,再调查其他与量刑有关的事实(如被告人犯罪前表现、犯罪后表现、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危害后果等)。在这一过程中,为了保障法庭调查活动能够有序、有效地运行,审判长应当充分发挥庭审组织指挥者的作用,即审判长应当首先引导控辩双方围绕犯罪事实进行法庭调查,之后,审判长可以作如下告知:“下面进行其他量刑事实的调查,……”在控方就量刑事实举证后,审判长应当告知被告人可以质证,也可以提出有利于己的证据。(2)在法庭辩论阶段,审判长应当组织控辩双方首先就定罪问题进行辩论,然后组织控辩双方辩论量刑问题。(3)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审判长告知被告人可以就定罪、量刑问题做最后陈述。
  2.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
  在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中,由于被告人已经认罪,且对基本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因此法庭审理的重点是量刑和其他有争议的问题。具体而言,在法庭调查阶段,在宣读起诉书后,审判长应当询问被告人是否同意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是否认罪、是否了解认罪的法律后果。如果被告人对上述问题作了肯定回答,则审判长作如下告知:“鉴于被告人已经自愿认罪,接下来的法庭调查围绕量刑和其他有争议的问题进行”;在法庭辩论阶段,审判长可以作如下告知:“鉴于被告人已经认罪,法庭辩论将围绕量刑问题进行,……”在公诉人不出庭的案件中,审判长告知被告人可以就检察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卫东:《量刑程序改革的一个瓶颈问题》,载《法制日报》, 2009年5月27日。
{2}.陈瑞华:《量刑程序改革的模式选择》,载《法学研究》2010年第1期。
{3}.胡云腾主编:《中美量刑改革国际研讨会文集》,法制出版社2009年版。
{4}.中国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研究中心、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主编:《中英量刑问题比较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5}. Peter Murphy,Blackstone’sCriminal Pracrice,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6}. The Indian Evidence Act,101,102, 103, 105, 106, and illustrations.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497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