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我国法学研究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作者】 李道重【分类】 法理学
【期刊年份】 1990年【期号】 4
【页码】 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1697    
  
  江泽民同志1990年6月12日在全国党校校长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了:“马克思主义是严密而完整的科学的思想体系,始终是我们党、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行动指南”,“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坚持马克思主义,忠诚于马克思主义,坚决反对‘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马克思主义只是一个学派等论调,反对在‘发展’、‘创新’的幌子下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种种错误言行。”(1990年8月12日《人民日报》)笔者认为,这个论断对马克思主义法学也是完全适用的。前一个时期,我国法学界一些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凡为了否定马克思主义对法学研究的指导地位,大肆宣扬“马克思主义法学只是一个法学派别”,公然否定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存在。他们打着“更新”、“发展”的招牌,贩卖资产阶级法学观点,否定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基本原理。对这些错误观点必须进行实事求是的、有理有据有说服办的分析批判,才能正本清源,在法学研究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原则,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法学。
  一
  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存在是一个客观事实,是谁也否定不了气的。马克思主义法学是随着十九世纪40年代人类最伟大的思想结晶—马克思主义的产生而产生的,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个组成部分,而在马克思主义的各个组成部分中。都包含着丰富而深刻的法学思想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体系。因为法和国家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而国家政权问题则是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一个根本问题,马克思、恩格斯不仅精辟地阐明了法的一般原理,而且对许多部门法也作了深刻的论述、马克思主义法学的产生,是法学发展史上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它打破了剥削阶级法学的“世袭领地”,在法学领域中引起了深刻的革命变革。马克思主义法学与以往一切法学根本不同,它代表着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以唯物史观为理论基础,在反对形形色色的剥削阶级思想家、法学家,特别是资产阶级想想家、法学家以及空想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和其他机会主义者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法学观点的斗争中,在分析批判剥削阶级法律制度,特别是资产阶级法律制度和深刻总结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科学地揭示了法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乡、是真正科学的法学。
  马克思主义法学认为,法既不是“神对人的启示”,也不能从社会外部去找法的原因。法是一种社会现象,它是以社会为基础的,一是在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上,随着私有制、阶级、国家的出现而出现的,是社会内部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并随着社会基本矛盾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的运动而发展变化,从低级到高级、由一种历史类型转变为另一种历史类型,最后随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阶级的消灭和国家的消亡而自行消亡,代之以共产主义社会的不带阶级性的人们习惯于自觉遵守的公共生活规则;法是在社会上处于支配地位的、掌握国家政权的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是上升为国家意志、“奉为法律”的统治阶级意志,是统治阶级对社会进行统治和管理,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工具,因而法具有鲜明的阶级性,阶级性是法的主要的本质的属性,法最深厚的社会根源存在于社会物质生活关系之中,它是社会上层建筑的组成部分,归根结底是由社会经济基础所决定的,并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变化而发展变化的,马克思指出:“我的研究得出这样一个结果: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马恩选集》第2卷第82页)这就使法从虚无缥缈,捉摸不定的神的意志和理性的境界落到了地上,获得了现实的社会物质基础,从而使法学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
  列宁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把马克思主义具体运用到俄国的历史条件下,全面继承和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包括马克思主义法学。他在领导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和创建苏维埃政权的斗争中,提出了有关社会主义法制的理论,把马克思主义法学推进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列宁主义法学是马克思主义法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创造性地运用于中国的具体的历史条件下,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情况相结合,产生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法学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组成部分,是对马克思主义法学的继承和发展,极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宝库,是马克思主义法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邓小年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期确定了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和加强社会主义法制的基本方针;论证了民主与法制的辩证关系,阐明了“一手抓建设和改革,一手抓法制”的决策;确定了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的原则,制定了打击经济犯罪和其他严重刑事犯罪的方针政策;提出了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十六字”基本要求,等等,都是马克思主义法学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运用和创造性发展。
  以马克思、恩格斯等都不是专业法学家、都没有系统的法学专著为借口,否定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存在一、不是对马克思主义无知,就是别有用心。笔者认为,马克思、恩格斯等首先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作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导师,首先要集中全部精力和智慧,探究正确的世界观,探究整个社会的发展规律,探究资本主义的奥秘和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探究无产阶级革命和全人类的解放事业,马克思曾经说过:“我学的专业本来是法律,但我只是把它排在哲学和历史之次当做辅助学科来研究。”(《马恩选集》第2卷第81页)况且,在当时环境下也不允许他们去从事教科书的著述(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历史等),而只能采用批判的战斗的论战的形式,去指导革命斗争,反对错误思潮,进行理论创造,而不可能舍弃整体而只去抓某一局部。假若马克思、恩格斯只是关在书斋里写法学专著,那就不可能产生马克思主义,也就谈不上马克思主义法学。因此,一用否定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存在来否定马克思一主义对法学研究的指导地位,是徒劳的,不可能得逞的。
  二
  马克思主义不是停滞不前的,而是不断发展的,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和活力所在。恩格斯明确指出:“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加以重复的教条。”(《马恩选集》第4卷第410页)列宁也指出:“我们决不把马克思的理论看做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社会主义者如果不愿落后于实际生活,就应当在各方面把这门科学向前推进。”(《列宁选集》第1卷第203)
  发展马克思主义法学,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马克思主义法学基本原理为前提。列宁主义法学和毛泽东思想法学理论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法学的继承和发展,都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将马克思主义法学基本原理同本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结果。背离马克思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法学基本原理,就谈不上发展马克思主义法学。从我国建国以来法学发展的曲折过程中可以看出,只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法学才能顺利发展;如果背离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发展就会陷于困境。正如列宁所指出的:“遵循马克思的理论的道路前进,我们将愈来愈接近客观真理(但决不会穷尽它);而遵循任何其他的道路前进,除了混乱和谬误之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列宁全集》第14第143页)对待马克思主义法学,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169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