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试析刑罚效益的概念
【英文标题】 The Concept of Punishment Benefit【作者】 李华平
【分类】 刑法总则【期刊年份】 1991年
【期号】 5【页码】 6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4686    
  刑罚效益问题,在本世纪六十年代就已引起苏联、东欧刑法学者们的关注,进入七十年代已是著述甚丰,硕果累累。迄今,刑罚效益依然是苏东刑法学研究中的“热点”问题。但是,在中国刑法学中,刑罚效益问题则极少有人问津,有关文章寥若晨星,在法律辞书中,甚至连刑罚效益这一概念都难以查到。毫无疑问,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借鉴国外刑法学研究成果,运用多学科知识加强对刑罚效益问题的研究,对于完善刑事立法,健全同犯罪作斗争的整个体系,实现刑罚目的,其价值是很大的。
  刑罚效益的概念问题,是研究刑罚效益的起点。本文志在抛砖引玉,谬误浅陋之处难免,敬请学界前辈及同仁不吝赐教!
  在汉语中,“效益”与“效果”两词意义是极其相近的,所谓“效益”就是“效果和利益”,具体而言之,即是由某种力量、作法或因素产生的好的结果。在社会科学中,“效益”是一个具有肯定性价值判断取向的范畴,效益的有无、效益状况的优劣程度的鉴别与判断,是与一定社会主体的主观意向、价值追求休戚相关的。同家运用刑罚打击犯罪,矫治罪犯是一项具有特殊价值追求的社会活动,其效益的有无、效益状况的优劣程度的判断,离开刑罚主体的特殊的主观追求同样无从谈起。基此,我们可不妨将刑罚效益的概念界定为:所谓刑罚效益,是指国家通过确立、裁量和扎行刑罚对于实现其提出的刑罚目的所取得的积极成果。国外有些学者把刑罚效益定义为实现刑罚目的的一种能力,也就是刑罚对有利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社会关系施加影响的能力。笔者之所以不同意这个观点,原因即在于,刑罚效益首先应该表现为一种主观见之于客观的存在物,它表明刑罚在其运行过程中对于实现刑罚的目的所取得的“有效收益”,从其存在形态上讲,它是一种可见的、现实的结果;而刑罚对于一定社会的社会关系发生影响的能力,则是刑罚的一种功能和能力,从其存在形态上,它是一种内在的、无形的东西,因此,把刑罚效益的概念界定为实现刑罚目的的一种能力,无疑是把刑罚的运行结果与其内在机能这两种不同形态的东西混为一谈。其次,认为刑罚效益是指适用刑罚的实际结果与实现立法者所提出的刑罚目的之间的相互关系也是不妥的。固然,刑罚效益的状况是刑罚主体以刑罚目的为指南对刑罚运行的整体结果(刑罚的运行不仅会产生实现刑罚目的的积极后果,同时也往往不可避免会伴随着某种副作用即消极后果的产生)进行科学鉴定的结果,这种鉴定过程本身则通过刑罚主体为中介体现为刑罚目的与实际结果问的相互关系,但是,这种关系本身毕竟与刑罚效益是不同的两种现象,因而将刑罚效益的概念界定为刑罚适用的实际结果与刑罚目的之间的相互关系,则属牵强附会,难以自圆其说。[1]
  刑罚效益与刑罚目的、刑罚功能是三个紧密相连的刑罚学范畴,因此,弄清三者之间的内在关系,有助于我们正确判明和理解刑罚效益概念的内涵。
  刑罚效益既然是刑罚在其运行过程中对于实现刑罚目的所取得的结果,那么,如何正确理解刑罚目的的内容便成为我们理解刑罚效益概念的关键。在刑法史和刑法科学中,刑罚目的问题向来为历代统治阶级及其学者们所重视,成为近、现代刑罚理论论争的核心问题之一。古今中外法学家对于刑罚目的的理解和表述真是千姿百态,五彩缤纷。在古代中国,自刑制产生起,就曾先后存在着威吓主义、报应主义、教化主义的刑罚目的说;在西方国家前资本主义时期,曾存在着自然报应主义、预防与改善主义、神意报应主义、早期综合主义刑罚目的论;十八世纪后,又先后出现了古典刑法学派、实证刑法学派的刑罚目的论以及现代折衷主义的刑罚目的论。[2]在当代中国刑法学中也存在着诸如惩罚说、改造说、预防说、双重目的说、三目的说、预防和消灭犯罪说与根本目的和直接目的说等观点的分野[3]。刑罚目的问题的错综复杂性,更增加了我们理解刑罚效益概念的难度,坚持什么样的刑罚目的,对刑罚效益的内容就会有与之相应的理解。例如,如果把惩罚作为刑罚适用的目的,那么,刑罚效益就指刑罚在惩罚罪犯方面所取得的果,对犯罪惩罚得越严厉,其效益状况愈好,反之,则愈差;如果把改造作为刑罚目的的话,那么,刑罚效益便指刑罚的改造效益,刑罚对于犯罪人的矫正功能发挥得愈充分,其效益状况愈好,反之,则愈差。有时候,刘刑罚目的的不同理解,则可能导致对刑罚效益截然不同的理解。例扣,在主张惩罚是刑罚目的的情况下,惩罚的严厉程度便成为衡量刑罚效益状况的首要指标,相反,若否认惩罚是刑罚目的的情况下,刑罚惩罚的严厉与否却仅仅是衡量刑罚效益状况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参考因素,有些情况下,这甚至是一种否定因素。
  笔者一直同意并主张,我国刑罚的目的是预防犯罪。坚持预防主义的刑罚目的观,不仅符合马列主义关于刑法的基本原理,而且也为我国几十年来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所证实。本文也正是基于对刑罚目的的这种理解来研究刑罚效益的。我国刑罚的目的具体来说包括特殊预防和一般预防两方面内容,前者即指通过对犯罪分子适用刑罚,除对极个别的罪大恶极、不堪改造的罪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外,把绝大多数可以改造的犯罪分子改造成为新人,化有害为无害,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后者则指通过对犯罪分子适用刑罚,警告社会上的不稳定分子,预防他们走上犯罪的道路 北大法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46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