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渔家女抗纪实
【作者】 阿茵【分类】 中国法制史
【期刊年份】 1981年【期号】 6
【页码】 5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743    
  一个面貌端正美丽,背后两条乌亮发辫,衣着朴素大方的姑娘坐在启东县委招待所里,如果不了解她的身世、经历,不注意她那粗糙壮实的手的话,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个渔家姑娘。她那微笑而略带忧伤的眼神,给人一种曾经坎坷的感觉。她就是《光明日报》今年七月十七日报道的那个路遇强暴,奋力抗争而脱身的女青年彭庙云。
  案情简介
  江苏省启东县新渔公社边防大队位于东海之滨。队里的男子经常扬帆出海,捕海蜇,捉鱼虾;妇女们则在队里织网补网赶小海,或者在队办塑料厂里工作。彭庙云就是在大队创办塑料厂时,被挑选去无锡市受培训的六名技工之一。由于她为人刚强正派,工作踏实肯干,被选为大队民兵营副营长。她出身渔家,从小劳动,也曾随父兄们出海经受过海涛风浪,锤炼得身强力壮。
  一九七九年五月十一日,彭庙云的姨兄去大队部买鱼,原先讲好买鱼后到彭家弯一弯,但到晚上十二点,仍未见来,彭庙云就只身前去货场探望。路经坝头处,遇到大队网厂的网师许进芳。此人天生驼背,身高不过一米四五,上身长下身短,两手显得特别长。他为人奸刁贼滑,外号驼子,惯会吹拍拉拢,娴熟“关系学”,混得队里、社里、县里都兜得转、吃得开。他对彭庙云垂涎已久,一见她单身走夜路,歹念陡生,嬉皮笑脸地说:“我女人不在家,丫头到县里吴主任家玩去了。你到我家去睡吧!”彭庙云见他出言肮脏,狠狠地打了他一记耳光。许驼子淫心不死,扑上去企图强奸,彭庙云死命相抵,两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驼子的脸上、手臂均被挠破抓伤,撕扭搏斗了半小时之久,急切问彭庙云喊了一声: “妈妈开门。”驼子一慌手一松,彭庙云翻身站起来,许又伸手拉她,她顺手捋下了驼子的手表脱身跑了。驼子见手表被捋,罪证落在人手,心知不妙。他一面追,一面说;“手表还我。大队干部、公社顾书记、县里吴主任(原县革委会副主任)帮我,我不怕你告。”彭庙云不理他,迳自跑回家了。
  许驼子为防彭庙云揭发控告,心想:“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他恶人先告状,于十二日在大队干部面前编造谎话,说什么“彭庙云和人搞腐化”。“贼咬一口,入骨三分”。从此,恶毒诽谤和无耻谰言悄悄地开始流传了。
  彭庙云呢,她虽把许犯暴行击退,但余悸犹存。她知道许驼子在大队、公社、县里有人,自己人微言轻,势孤力单,不一定能告倒他。于是萌生死念,当晚欲自缢,因妹妹在一起,不好行动;跳海吧,离家太近,怕父母知道拦阻。她决定十二日去县城照个相给父母留纪念,然后投长江自尽,不料到了县城后,为在县里公干的大队干部卫正东、张高富发现,在卫、张的劝慰动员下,十三日回到大队。卫正东即向彭母谈了彭的情况,引起了彭母的注意,在得知许进芳的暴行后,坚强明理的母亲鼓励女儿告发。彭庙云即向大队支部书记杨炳生汇报了她勇斗强奸犯的经过,并拿出手表作证。十四日又向分管政法的公社副主任陈某和公安特派员施惠良作了汇报。由于许是彭庙云婚约介绍人,未婚夫杨某家即在附近,彭怕事情公开了有碍名声,不利婚姻,因此当时要求尽量不公开处理。
  杨炳生与大队另一负责人一起找许诘问,许开始一味抵赖,当追问他脸上和手臂上的抓伤是怎么回事时,他却倒打一耙,胡说他是去捉奸的;再问及手表时,他谎称送去修理了。直到杨点出他强奸未遂,搏斗时手表被捋时,他才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但却居心险恶地编造了他与彭过去已发生过关系的鬼话。而这些杨炳生居然深信不疑。他在报纸报道后述写信散布这种谣言。
  陈某与施惠良在得知此事后,都知道这是个拦路强奸案,事关重大,他们考虑到公社党委书记顾某与许驼子关系很好,于是专门去向正在县里开会的顾汇报,顾表示让他们先找许谈谈。陈、施找许谈时,许把与杨炳生谈的一套鬼话重复了一遍。结果,“许进芳强奸的事实存在;彭庙云与人乱搞也不排除”就成了公社、大队处理强奸案的客观依据,他们为了包庇许进芳,把强奸罪当作生活作风不检点,决定对许进芳“停职检查,批评教育”,算是给彭家“收场”。于是“许进芳是捉奸,不是强奸,彭庙云不正经”的谰言就不胫而走,散播到新渔公社的各个角落里。
  因此,彭的未婚夫要求解除婚约,并要求归还财礼二百元。事情闹副这个地步,婚约既已不能维持,彭庙云就没有了怕影响婚姻的顾虑,于是要求开大会公开处理许进芳,并希望未婚夫参加,让父亲出海回来后也能参加。
  顾对彭家母女的合理要求丝毫听不进去,相反认为彭庙云太不知足,想开大会处理,要求太高。六月十目,顾亲自去边防大队主持许进芳的检讨会,许进芳作了所谓的检查,顾就让他走了。会上顾让彭交还许手表,彭不肯,顾说:“你们追着我们处理,处理好了又不听,手表不还出来。今后别再找我了。”还威胁说:“今天不还旧表,以后要还新的。”彭庙云不怕压,不受诈,就是不交,这使顾很不满意。
  对强奸犯如此轻描淡写地处理,引起了一系列不良后果。群众反映此会“明为批许,实为训彭”,欺人太甚;妇女主任沈某原与彭有隙,见彭庙云受害反受责,以为好欺,便乘机找茬寻衅;彭的未婚夫因此确信彭本身不正经,坚决要求解除婚约;不久又恢复网师职务的许进芳则暗自得意,伺机报复,十一月份他参加丈量自留地时竟动手打彭。彭庙云一次次受辱受屈,冤苦难诉,才向县司法部门申诉。由于流言伤人,是“通行不是强奸”的说法影响了某些人,彭追诉了二十多次才得到处理。她不屈不挠,终使许犯在一年后受到了法律追究。但被控数罪只罚一罪,许进芳并没有受到罪刑相当的惩处。对彭庙云的一系列错误处理并未彻底纠正,引起了舆论的关注。
  “群众来信,保许诬彭”
  一九八。年五月二日,许进芳被捕了。表面上似乎打击了犯罪,实际上一股保许势力相当活跃,司法部门收到了可以装订成。册的“群众来信”,计二十七封。全是保证许进芳不曾强奸,诽谤彭庙云作风不正,并有妇女主任沈某作证,说她的嘴唇是彭宙云心毒手辣地用剪刀(凶器)剪下的。不少信都盖有私人图章,有九十六个、九十五个、六十五个图章的,最多的盖了一百零一个印鉴,还有一封信捺有二十八个指纹。这些来信似乎表示了担保许进芳的一片真诚。其实是:边防大队在某些人的操纵、指使下,刮起的保许风。“群众来信”接二连三寄、送到检察院。有的信伪证许的手表是在许进芳捉奸时被彭抢去的;有的信“检举”彭庙云用剪刀剪下沈某的嘴唇;还有一个假证明很离奇,它证踢一九七五年时许进芳单独送一位老年妇女回家的事(这份伪证经查是许在一九八。年四月三十日叫人写后,他自己亲自到三甲镇发出的,企图掩盖许的另一次犯罪活动)。盖有不少私章的信前几页往往密密麻麻地把伪证,谣言、诬陷的事编造成文,后页则无内容,却是排列有序的图章,或是参差错落的指纹。这些印鉴和手印是怎么弄来的呢?
  原来是许进芳的女儿、亲戚及“知己”教唆、指使、诱骗一些群众写信、盖章,按的手印,许进芳在网厂的亲信王某甚至以给记工分为饵,诱使群众写信保许;图章大部是他们乘人家当家的人不在时找小孩、老人以及不识字的妇女给盖的;这些私章大体来自许、杨、沈三家的亲朋好友。二十八个手印则是三个女青年用三双手上的各个指纹胡乱按捺而来的。
  一九八0年五月三日,一封署名“边防大队全体同志共同之言”的来信,竟是许进芳的笔迹。信的大意是“五月二日逮捕许进芳是错误的,”经查核,此信是许进芳于被捕前写好后放在梳头盒内,叫女儿在他被捕后送司法机关的。这件事表明,许进芳在被捕前有人通风报信,他知道五月二日是逮捕他的日子,预先盗用“边防大队全体同志”的名义,向司法机关诬告彭庙云,为他自己具保。把写信日期写成五月三日,混淆视听。多么发人深思啊!
  这些假借群众名义的“来信”影响了司法部门的正常工作,为侦查审理许犯强奸案设置了障碍。问题还在于这些伪证包庇,诬陷。诽谤等违法犯罪行为因为没有得到应有的处理,在边防大队就形成了一种说假话、作伪证、瞎控告,乱写信的很不好的社会风气。少数人以为这不需要负任何责任,花几分钱,几角钱的邮票,就可以以假乱真,即使查出来也无损自己分毫。个别人认为:假话多说几遍,别人必然相信,谎言就会变成事实。许进芳正是按照这种逻辑行事的。包庇许犯的人诬陷控告直至中央机关、政法部门,也是按照这种逻辑行事的。由于这些控告没有事实作根据,因此,当核实这些信中的材料时,他们张口结舌的有;强词夺理,巧言狡辩的有;一味抵赖,胡编捏造的有。当向这种人宣传法制,讲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74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