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资本主义国家的离婚法
【作者】 (苏)O·A·哈卓娃 傅长禄【分类】 婚姻、家庭法
【期刊年份】 1980年【期号】 5
【页码】 5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3759    
  婚姻家庭关系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正发生着极其重大的变化,这种情况也反映在婚姻家庭立法上。尤其是,对离婚法作了重要的修订。近十年来,在英国(1969年)、法国(1975年)、西德(1976年)、意大利(1970年)、瑞典(1973年)、挪威(1969年)、美国(1970年)、澳大利亚(1975年)以及其它一些国家,先后通过了离婚法。立法上的改革,反映出离婚已成了一个尖锐的社会问题,同时也反映出,资产阶级婚姻法传统的规范落后于已经变化了的社会状况。在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离婚的数目一直在增长。
  几个资本主义国家离婚率增长情况 (按全国人口千分比)
  ┏━━━━━━━┳━━━━━━┳━━━━━━━┳━━━━━━┳━━━━━━┳━━━━━┳━━━━━┓
  ┃\年份    ┃      ┃       ┃      ┃      ┃     ┃     ┃
  ┃  \    ┃  1969年 ┃ 1970年   ┃  1971年 ┃  1972年 ┃ 1973年 ┃ 1974年 ┃
  ┃  国家 \  ┃      ┃       ┃      ┃      ┃     ┃     ┃
  ┣━━━━━━━╋━━━━━━╋━━━━━━━╋━━━━━━╋━━━━━━╋━━━━━╋━━━━━┫
  ┃ 法 国   ┃  0.66  ┃  0.79   ┃  0.93  ┃  0.94  ┃  ——  ┃ 0.95  ┃
  ┣━━━━━━━╋━━━━━━╋━━━━━━━╋━━━━━━╋━━━━━━╋━━━━━╋━━━━━┫
  ┃ 西 德   ┃  0.88  ┃  1.24   ┃  1.31  ┃  1.40  ┃  ——  ┃ ——  ┃
  ┣━━━━━━━╋━━━━━━╋━━━━━━━╋━━━━━━╋━━━━━━╋━━━━━╋━━━━━┫
  ┃ 瑞 典   ┃  1.20  ┃  1.61   ┃  1.69  ┃  1.87  ┃  2.00 ┃ 3.11  ┃
  ┣━━━━━━━╋━━━━━━╋━━━━━━━╋━━━━━━╋━━━━━━╋━━━━━╋━━━━━┫
  ┃ 英 国   ┃  0.51  ┃  1.18   ┃  1.51  ┃  2.41  ┃  2.14 ┃ ——  ┃
  ┣━━━━━━━╋━━━━━━╋━━━━━━━╋━━━━━━╋━━━━━━╋━━━━━╋━━━━━┫
  ┃ 美 国   ┃  2.18  ┃  3.47   ┃  3.72  ┃  4.03  ┃  4.35 ┃ 4.58  ┃
  ┗━━━━━━━┻━━━━━━┻━━━━━━━┻━━━━━━┻━━━━━━┻━━━━━┻━━━━━┛
  表中所举数字并未能充分地反映实际情况,因为还有大量因各种原因(宗教的、社会的、家庭的)事实上分离的家庭未经夫妇办理法定手续。显然,同离婚数量的增长密切相关的是近十年来妇女和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发生了变化,城市型的家庭在数量上占了优势,关于家庭使命、性关系等传统道德观念遭到了破坏。在通过新法过程中,政治因素起了重要的作用,因为婚姻问题,鼓励还是限制生育以及其他一些家庭问题,在相互竞争的政党和政治势力的施政纲领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这些问题上的意见分歧,不过是远为广泛的社会政治对抗的一种独特的口实。一个值得研究的明显例子就是意大利一九七四年关于离婚法问题的全民投票,这是意大利国内七十年代最重大的政治活动之一。在法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围绕着通过新离婚法问题,也引起了热烈的政治斗争。法国《人道报》指出,新法的通过“促成了法国立法中某些陈旧部分的人道化和自由化。”新法的通过对于这些国家的执政党也是增强竞选力量的一种措施,因为它是使千百万,即广大选民兴奋的问题(应注意到:“改革家庭”是青年运动的一项强烈要求)。
  从社会经济因素中可以看到,由于劳动者为争取妇女平权而进行长期斗争的结果,妇女经济上的独立性在增强。妇女经济独立性的增强导致了结婚不再是她生活的唯一物质来源。妇女为经济上的考虑而被迫维持婚姻的束缚,有时甚至忍受凌辱的状况已经越来越少了。与通货膨胀、失业、物价问题以及对明天失去信心相联系的生活上的困难,也不能不影响到现代家庭和婚姻关系的特性。
  诚然,即使在当代,大多数结婚的人也认为:结婚就是结成终身伴侣,但同时人们对待婚姻,也已经不是作为由于消极的经济后果,以及所谓否定传统的道德与宗教观念的威胁,而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加以保存的东西了。此外,就自身说,离婚也是带来某些不幸的岁月,但它并没有使个人的一切希望破灭(将近有70%离了婚的夫妇又缔结了新的婚姻)。正如著名的法国共产党人 M·昂赛尔正确地指出的,对照起来,离婚问题似乎是对现代婚姻的评价。还不能不承认,离婚的数目仿佛在因匆忙和草率地成婚时就已经确定了。
  在西方,对婚姻家庭关系范围内所发生的变化的评价有两种立场。一种认为,离婚数量的增长证明,新的家庭形式已经出现,它虽然还不甚稳定,但却是比较民主、基于个人选择、保证夫妻平等,道德关系上也比较健康。另一种认为,这证明着家庭的衰落与瓦解。和资产阶级社会学中的这两种观点相适应,在立法上也形成了两种根本对立的主张。第一种意见在于:应让那些婚姻已经破裂,并且将来也无任何恢复基础的夫妇有广泛的离婚自由。第二种意见是:应最大限度地巩固婚姻关系,或是一般地不准离婚,或是以特殊情况来限制离婚的机会。第二种意见的拥护者抵制离婚自由运动,然而,他们“不许离婚,巩固家庭”的口号歪曲了问题的实质:家庭的解体井不是由于离婚,因为离婚只是为解除夫妇痛苦的结合和消除冲突办理了一下分离的手续而已。不准离婚只不过是制造了一幅“家庭和睦”的假象,而歪曲了真实状况。恩格斯曾经指出:当作为婚姻基础的爱情已经枯竭的时候,离婚无论对于双方对于社会,都会成为幸事,“这只会使人们免得陷入离婚诉讼的无益的泥污中。”(《马恩全集》第21卷第96页)
  英国1969年离婚法在判例起着很大作用的情况下,婚姻家庭关系基本上已由成文法规定的。“普通法”只适用于没有法规规定的场合,这多半由于家庭问题最初就是由教会法调整好了。教会对家庭案件的裁判是在1857年颁布了第一部婚姻家庭法而废除的。诚然,调整结婚和离婚问题的法律在表述上一向是很广泛的,给法院留有一定的解释余地。1969年以前,英国的离婚法是以夫妇一方有罪过的原则为基础的。这就是说,原告应证明被告犯有一定的罪过,比如夫妇失节、虐待,或者没有正当理由长期地遗弃家庭等等。
  1969年的法律乃是离婚法提案委员会两份草案的妥协。调查组在自己1966年的报告中提议扩大离婚的理由,把婚姻事实上已经破裂,也包括到现有的理由中。这就要求法官对每一个单独的情况——严重破裂和尚有调解可能——进行细致的考查。同时,法律委员会也研究了这个问题,并得出结论:完全不必用扩大法律规定的离婚的理由,而相反只需用一个理由,即婚姻已无法挽回地破裂来代替所有其他的理由。委员会不要求法官对案件去进行细致的考查,认为这样的考查实际上是很难进行的。1969年的法律规定了唯一的离婚理由——婚姻已无法挽回地破裂(第一条)。但是原告应当提出离婚法第二条所列举的五条理由中的一种理由,证明破裂已无法挽回。第二条所规定的婚姻关系破裂的证据是:1)被告有夫妇的失节行为,为此原告已不能继续与其共同生活;2)被告做了其他致使不能继续共同生活的行为;3)被告长期遗弃家庭两年以上而直接提起离婚诉讼;4)夫妇分居两年以上,直接提起离婚诉讼,被告同意离婚;5)夫妇分居五年以上,直接提起离婚诉讼。
  前三项证据,是过去基于夫妇一方有罪过原则的法律独立的离婚理由。新法没有把以前的那些理由(如夫妇一方虐待他方、性反常、暴行、夫妇一方患有精神病)单独地列出。这些都被理解为已排除继续共同生活之可能的行为。问题在于,确定是否已造成不能继续共同生活的状况,是由法院考虑案情以及夫妇各方的个性来决定的,而不是由当事人双方决定的。后两项证明婚姻破裂的理由是全新的,和罪过原则没有关联的。
  法国1975年离婚法 法国的离婚法在九十二年内没有做过任何的变更,只是在1975年颁布,1976年1月生效的新法中才进行了改革。新法改变了婚姻的过错或“因罪过”离婚的概念,确定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3759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