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现代司法理念中的“无罪推定”原则
【英文标题】 The Principle of Non—criminal Inference in Morden Juridical Theory and Concept
【作者】 张爱岩王伟【作者单位】 河北政法职业学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司法理念;无罪推定;人权保障
【英文关键词】 juridical theory;non-criminal inference;rights protec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5)11-0140-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11
【摘要】

“无罪推定”作为现代各国的刑事司法的一项基本原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结果。现代司法理念中法律价值观的发展方向,是由“国家本位”、“义务本位”向着“个体本位”、“权利本位”前进的,体现在刑事司法中,其追求的目标是以“人体公正”为中心的司法公正。“无罪推定”原则,以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的合法权利为核心,以人权保障为理念,反映了现代司法观念的价值取向。“无罪推定”原则,首先确立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的主体地位。为其各项权利的实现奠定了基础,“控方承担举证责任”、“反对强迫自证其罪”、“非法证据排除”、“疑罪从无”等规则,是“无罪推定”原则的衍生物,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诉讼权利得以全面实现的必要保障,同时,也是对抗制诉讼模式的必然要求。

【英文摘要】

As one of the basic principles of criminal judicature of various countries in modern times,non—criminal inference is a necessary result of human civilization development.The legal values of modern juridical theory and concept are developing form national standard and duty standard forward to individual standard and rights standard.Embodied in criminal judicature.their aim is juridical fair of which individual just is the heart.Taking suspects’and defendants’legal rights protection as kernel in criminal lawsuits,taking human rights safeguard as thory concept,the principle of non—criminal inference reflects the value—taking of modern juridical concepts.Non—criminal inference principle lakes the first step to establish criminal suspects’and defendants’main body position in criminal lawsuits.building the foundation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eir various rights.The principles of accusers having the responsibility to supply evidences,opposing the coersion of self—proving crime,illegal evidence elimination,considering suspects as being not criminal and so on are the derivatives of the principle of non—criminal inference the essential safeguard of complete realization of suspects’and defendants’various rights in lawsuits and meantime the necessary demands of opposing lawsuits mod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84    
  
  

所谓无罪推定,其主要是指犯罪嫌疑人未经法定程序判决有罪之前,应当假定或认定无罪{1}。尽管世界各国立法和我国法学理论界对无罪推定的表述不尽相同,但其基本含义是一致的。将无罪推定作为一项原则在宪法或刑事法律中体现出来的价值内涵即为无罪推定原则。无罪推定原则最早渊于古代罗马法的“有疑,当有利于被告人之利益”的原则,其基本含义是对有疑问的案件,应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即无罪判决。但作为一种政治法律思想,最早从理论上提出无罪推定思想的是十八世纪意大利著名的法学家萨雷·贝卡里亚,他在1764年所著的《论犯罪与刑罚》中指出:“在法官判决之前,一个人是不能被称为罪犯的。只要还不能断定他已经侵犯了给予他公共保护的契约,社会就不能取消对他的公正保护。”“如果犯罪是不肯定的,就不应折磨一个无辜者,因为在法律看来,他的罪行并没有得到证实。”{2}1789年法国的《人权宣言》则首次从法律上确定了无罪推定原则,其中第9条规定:“任何人在未经判定有罪之前均应假定其无罪,即使认为非逮捕不可,但为扣留其人身所不需要的各种残酷行为都应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此后,无罪推定原则为欧洲大陆各国所纷纷仿效,并逐渐为世界许多国家所承认,相继写入宪法刑事诉讼法典中,成为一种具有世界意义的刑事司法原则。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首次在联合国文件中确认了无罪推定原则,为在世界范围内贯彻这一原则提供了法律依据。我国1996年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第12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大多数学者认为,我国的刑事诉讼由此确立了无罪推定原则还包含诸如沉默权、反对强迫自证其罪等制度。无论如何,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无罪推定原则作为一项基本的保障人权的理念和司法观念,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那么,无罪推定原则为何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特别是西方国家所推崇成为现代刑事司法理念的核心内容呢?

首先,无罪推定是刑事司法价值判断与价值选择的结果。无罪推定,是针对封建专制主义的司法擅断和有罪推定原则而言的。无罪推定思想产生的封建专制时期,有罪推定所导致的刑讯逼供,虐杀无辜,体现出来的是司法专断的野蛮,其最根本的特征就是以国家权力为本位,对一般人权予以否定。至贝卡里亚时期,资产阶级为了保护其自身的利益,提倡民主,倡导人权,认为无罪推定是一项自然权利,是人权的基本体现。从客观上看,这是一种进步、合理的思想,其产生和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因此,无罪推定思想是对野蛮、落后、专横、蔑视人格尊严的封建刑事司法价值观念进行深刻反省的产物,反映了从漠视人权到充分尊重个人的权利与尊严、尊重公民个人的主体身份的司法价值观念的转变过程。无罪推定原则发展到今天,已具有了更为深刻的意义。从价值角度看,无罪推定原则不仅仅体现在诉讼法律制度领域所规范的证明责任分配原则以及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基本权利的法律原则,更重要的是它是确认公民个人与国家之间关系的一项宪法原则。正如有的学者所说:无罪推定是比刑事诉讼更高层次的体系的组成部分,它说明的不是刑事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的地位,它是公民一般法律地位的因素{3}。无罪推定原则的价值在于构建了国家与涉嫌犯罪的人进行平等对话的机制和空间,体现了现代法治国家诉讼民主、保障人权的基本特征。今天,无罪推定原则作为一项举世公认的宪法装完逼就跑原则和人权原则已经被载入多项国际法律文件,充分说明了该原则的普遍意义。

其次,无罪推定原则是对刑事诉讼规律认识深化的结果,体现了刑事诉讼的一般规律。提出法律上无罪的概念,是无罪推定的一大贡献。无罪推定原则尊重一个基本事实,即社会成员的绝大多数事实上是无罪的。按照英美证据法理论,无罪推定属于直接推定,“直接推定是不需要证明任何基本事实的推定。”“在起诉人证明被告人有罪并排除了关于有罪的一切合理怀疑之前,被告人总是被推定为无罪的。”{4}基于社会成员的绝大多数是遵纪守法的公民这一事实,在没有确凿证据并经法定程序确定的情况下,任何公民在法律上都是无罪的。正如同某人在实际上实施了危害社会的行为却一直未被发现而被人们作为普通守法公民看待一样,被控被告人在最终宣判有罪前,在法律评价上视为无罪也是理所当然的,况且被控人实际上可能真的没有实施犯罪行为。如果将实际犯了罪的未被发现的人当作普通守法公民,而基本有罪推定的观念将处于刑事程序的并未真正犯罪的人作为罪犯对待,既严重背离事实,也违背逻辑。因此,无罪推定原则是尊重刑事诉讼规律的最佳选择。

再次,无罪推定原则是人类对如何界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地位以及应当给予怎样的法律保障进行长期思考的结果。所谓法律上无罪,是指未被判决最终评价为有罪,并不排斥追诉机关及个人指控其犯罪。就追诉机关或个人而言,肯定认为被追诉的人有罪,否则就没有追诉的必要了。但是按照无罪推定原则,追诉者对被指控对象有无罪行的评价未经判决确定之前,仍不能作为国家法律确认有罪,因此,社会就不能放弃对被指控对象的保护。正因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有罪判决做出前法律上是无罪的而又受追诉机关或个人的追诉这一特点,决定了必须给予他充分的权利保障。这种保障一方面表现为追诉机关或个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为的有罪认识不经判决确认,就不得称其为罪犯并给予罪犯处遇;另一方面表现为诉讼程序本身的保障,即给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维护其合法权利所必需的诉讼权利。如果缺乏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有效保障,后果将是十分可怕的。经验表明,侦查官、公诉官及职业法官,由于受职业心理和习惯的影响,在其观念上顽固地存在着敌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意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直接的或间接的刑讯逼供、剥夺其辩护权等现象,这是与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地位的认识紧密相关的,他们认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就是犯罪的人或者把自己的认识视为法律上的最终评价,而忽略了是否有罪应当由行使审判权的机关最终确定这一刑事诉讼基本点。可以说,无罪推定原则恰当地界定了被追诉人在最终判决确定有罪前的诉讼主体地位,并且天然有一种对司法实践中客观存在的侵犯人权行为的抑制功能。因此说,无罪推定原则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从封建专制刑事司法中的被纠问客体地位变为了享有辩护权的诉讼主体,从而为其享有广泛的诉讼权利提供了有力的依据。

最后,无罪推定原则是形成现代刑事诉讼构造的天然纽带。这表现为无罪推定原则使刑事诉讼控、审分离具有了实质意义。控、审分离是各国刑事诉讼的一大原则,其实质要求是通过控诉权与审判权的分立,使对案件的认识得到反复检验,从实体上和程序上实现诉讼公正。如果在判决有罪之前就将追诉机关或个人的有罪认识强加于被控告的人,审判就变成了一种程序上的形式。由于无罪推定原则确立了法律上无罪的观念,使审判权对控诉权的制约有了更具体的内容,审判程序及其审判公开、直接言词原则等更具有了实际意义。无罪推定虽然是针对有罪推定提出的,但它不是办案人员的一种先入为主的认识,而属于法律推定,其与推论不同。“推论者,乃以演绎方法推理。推定者,立法者应用演绎方法证明假定之事实,而在法律上予以规定,无重要证据以否定时即认为其真确。”{5}由于无罪推定不是办案人员的先入为主的认识,所以不妨碍依据一定事实和法律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形成的有罪认识,必须从审判权的角度重新进行评价,并且只有经过审判权的确认才有意义。也就是说,在判决之前,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评价仅仅是追诉机关或个人的评价,并非从国家审判权的角度对被告人行为的最终法律评价,也不等同于这种评价。如果不在法律上区分有罪与无罪,把审判机关的判决结果混同于追诉机关或人员的认识,控、审分离就失去了实质意义。因此说,正是无罪推定原则使得刑事诉讼控、审分离有了实质意义;反过来说,也是刑事诉讼控、辩、裁的诉讼构造,使得无罪推定的理念得到贯彻和实现。

不难看出,无罪推定原则的核心,在于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利。但是,无罪推定原则的真正实现,还有待于其它相关原则的落实,其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控方承担证明责任原则。即控诉方承担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的责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承担证明自己无罪的责任。在刑事诉讼中,证明被告人有罪的只能是控诉机关,控诉机关必须用确实充分的证据来支持其对被告人的指控,而被告人不负有举证证明自己无罪的义务,该原则的核心理念——正当法律程序理念要求控诉机关证实被告人有罪而提供的证据必须达到超出合理怀疑的程度,控诉机关不能通过法定的犯罪推定降低证据的标准。控方举证原则是“谁主张,谁举证”诉讼原理的一般要求。这一原则包含着两层含义,一是证明被指控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的证明责任由控方负担;二是控方提供的证据,从实体上讲必须是确实充分的,从程序上讲必须是合法的。从证据学以及刑事诉讼的司法实践来看,证据的合法性问题,往往集中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自白,即犯罪嫌疑人、被告入的口供。因此,由控方举证原则又衍生出反对强迫自证其罪原则和沉默权规则。

反对强迫自证其罪通常被视为一项权利或特权,因此往往被称为“反对自证其罪的权利”或者“反对自证其罪的特权”[3]。自证其罪是指“在审判中作为证言或者在审前程序中依据意思表明自己构成犯罪的行为和声明”[4]。反对强迫自证其罪的特权“要求政府在没有被告人作为反对自己的证人的情况下证明其犯罪,尽管该特权仅仅保护言词证据而不是诸如笔迹和指纹等物证。任何违背其意愿被传唤到证人席的证人都可以求助于这一权利,无论是在审判程序、大陪审团听证程序中,还是在调查前的程序中,但当证人自愿作证时该特权则被放弃”[5]。反对强迫自证其罪原则,在对人的效力上是针对一般意义上的“任何人”而言的,但是,由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处于被迫诉的特殊地位,所以,该原则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特别重要的保障意义。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受到权利保障的角度看,这一原则体现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反对自证其罪的特权:从其权利内容看,又可以称为“沉默权”。因此,作为反对强迫自证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樊崇义.刑事诉讼法实施问题与对策研究(M).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1.59.

{2}(意)切萨雷·贝卡里亚.黄风译.论犯罪与刑罚(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31.

{3}尤广辉,时延安.无罪推定原则之多维分析(J).南都学坛,2002,(6).

{4}欧阳涛,等.英美刑法刑事诉讼法概论(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288.

{5}(美)格里菲思.姚淇清译.英美法总论(M).教育出版社,1983.263.

{6}(美)爱德华科文.等.美国宪法释义(M).华夏出版社,1989.229.北大法宝

{7}田正恒.刑事被告人之沉默权利(J).法令月刊,39(2):39—41.

{8}(新西兰)J.B.道森.英联邦成员国对非法取得的证据采纳问题的若干法律规定(J).法学译丛,1983,(4).

{9}(德)赫尔曼.中国刑事审判改革的模式——从德刚角度的比较观察(A).1994年北京刑事诉讼法学国际研究会论文(C)

{10}Willliam M.Evan.郭雨岚译.证据法的价值冲突(J).万国法律,1992,17.

{11}Jioel Samaha.Criminal Provedure(M).West worth Publishing Company,1999.p3—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8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