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对故意伤害结果加重犯的思考
【英文标题】 Ponderation over the Aggravation of Intentional Injury
【作者】 周恩惠【作者单位】 《法学杂志》编辑部
【分类】 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刑法 故意伤害 定罪量刑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1
【页码】 53
【摘要】 刑法第234条关于故意伤害结果加重犯的规定,存有两点缺陷:一是它的第三档次罪与罚在表述上不严谨,二是本法条中的规定给予司法机关的司法自由裁量权过大。进一步理解结果加重犯的刑法理论,有利于公正定罪量刑.有利于刑罚目的实现。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1219    
  
  

所谓故意伤害结果加重犯罪是指故意伤害犯罪行为引起超出基本犯罪要件以外法定结果加重之罪。例如,故意伤害致死罪就是故意伤害结果加重犯。但由于人们对刑法理论认识上的差异,反映在司法实践上,常常导致故意伤害致死罪与故意杀人罪相混淆。因此,深入研究故意伤害结果加重犯实属必要。

一、刑法234条属于故意伤害结果加重犯的条款

1997年新修订的刑法234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新刑法的上述法条属于实施基本罪+结果加重犯+法定重刑罚的条文结构。这一法条当中有基本伤害罪、重伤害罪和伤害致死罪的三个档次刑罚,后两个档次的刑罚均系结果加重犯而致。从而可以看到,故意伤害结果加重犯构成要件中有两方面的明显标志:

首先,基本罪与其结果加重犯只能是一个犯罪故意和一种犯罪行为,而客观上造成了严重犯罪结果。为了研究这个问题,先举一例。据某报载,A地有一对男女青年,中学毕业后结婚共同回乡务农。后来,女方进城打工,与一有妇之夫长期通奸。她回乡探亲时,如实告诉了自己的丈夫,并表示痛悔。但她的丈夫,性情粗野,不仅痛打了妻子,而且将她捆在床柱上,用刮脸刀片割去了妻子的阴蒂。此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犯罪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定罪量刑上,法官们有了认识上的分歧,究竟属于哪一档结果加重犯呢?属于重伤害罪,还是构成特别残忍的伤害罪呢?如果说是“特别残忍”的话,那么,仅割此处,并不影响女方性功能,也未“造成严重残疾”,因而构不成刑法234条第三档罪。最后,人民法院对被告以重伤害罪判处6年有期徒刑。判刑后,有的人认为此定罪不妥,应按“转化犯”定罪,因为被告的犯罪行为既具有重伤害罪的属性,又构成了强制侮辱妇女罪。笔者认为被告仍属于故意伤害结果加重犯,而不属于转化犯。因为转化犯是出于一个犯罪的故意,在实施第一个犯罪行为过程中又出现了后面另一个犯罪构成要件的犯罪情节。比如,有一抢夺犯,在他抢夺某人手表后,某人奋力追上他时,他当场以暴力相威胁使自己逃脱。这种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已使其行为超出了抢夺犯罪的范围,于是犯罪构成要件起了罪质的变化,转化为比抢夺罪更为严重的抢劫罪上来。而故意伤害结果加重,是在一个犯罪故意范围里出现了结果加重犯罪,但不论如何结果加重,其罪质未起变化,仍属于故意伤害的犯罪性质。而且重伤害罪重于强制侮辱妇女罪,还往哪里转化呢?还有的人说,属于牵连犯罪,以重伤害和侮辱妇女罪数罪并罚。笔者认为,这样定罪亦不妥,因为被告只是一个重伤害罪嘛!如前面所举案例,某女的丈夫,只有一个犯罪故意和一个特定的犯罪行为,此罪质并未向彼罪的罪质转化,故不能称作为转化犯或牵连犯。

其次,基本罪与其结果加重犯具有因果关系。众所周知,在故意伤害罪的犯罪构成上,侵害的客体是他人的身体健康,这是故意伤害罪区别于故意杀人等其他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罪的本质特征;在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侵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在主观方面为故意犯罪,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在司法实践中认定故意伤害罪必须有伤害的“因”和伤害犯罪之“果”,凡属于只有因而无果,或有伤害之果而无主观故意之因,都不能认定为本罪。进而言之认定故意伤害的结果加重犯,必须先看有否故意伤害罪的基本罪“因”和结果加重的“果”,只有这样,才能正确定罪量刑,并处以重的法定刑。例如,行为人犯罪动机,只是想给对方“放点血”以寻衅,或者报私仇,但其行为的结果却不以自己的主观意志而转移。因此说,对故意伤害行为的定罪量刑,只能是犯罪结果轻的定为轻伤害罪,结果重的定为重伤害罪,结果再重致人死亡的,定为故意伤害致死罪等。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行为人的犯罪心态只能限制在故意伤害的范围,如超出此心态的范围就不是此罪则是彼罪了。

但是,新刑法234条的设计上尚存在以下两个方面缺陷:一是它的第三档次罪与罚,在表述上不够严谨,比如,“特别残忍”,那么,它与“残忍”有何区别?另外,犯罪行为虽然构成了“特别残忍”,但未“造成严重残疾”,又怎样定罪量刑呢?可见,这里规定得不明确。二是本法条中的规定给予司法机关的司法自由裁量权过大。如致人重伤的法定刑3—10年,“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在量刑上由于跨度大,一方面使新法官们难以定夺,另一方面也会给司法腐败分子有隙可乘。

二、一个故意伤害致死案例引起的司法困惑

某乡镇的李某是一个退役不久的义务兵,在部队时表现较好,入了党,当上了班长。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121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