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刑事和解与刑法基本原则的冲突分析及制度构建
【作者】 时恒支 时方【作者单位】 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学【期刊年份】 2012年
【期号】 2【页码】 5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298    
  
  所谓刑事和解,是指在刑事诉讼程序运行过程中,被害人和加害人(即被告人或犯罪嫌疑人)以认罪、赔偿、道歉等方式达成谅解后,国家专门机关不再追究加害人刑事责任或者对其从轻处罚的一种案件处理方式,即被害人和加害人达成一种协议或谅解促使国家机关不再追究刑事责任或者从轻处罚的一种制度。[1]在西方,它又被称为加害人与被害人的和解,其目的是恢复犯罪人所破坏的社会关系、弥补被害人所受到的伤害,使犯罪人改过自新,复归社会。[2]因为其在处理案件方式上具有缓和性、尊重当事人意愿等特点,因而近些年来,司法机关对刑事和解的探索和尝试备受社会的关注。
  一、刑事和解与刑法基本原则冲突分析
  (一)刑事和解与罪刑法定原则冲突的理性分析
  对于刑事和解制度是否违背了我国罪刑法定原则,理论界存在不同看法。除了支持构建刑事和解制度、认为两者间不存在本质冲突的观点外,也有很多学者持反对观点。例如,有人认为,刑事和解在最终实体处分时作出低于法定刑的处罚或者免予刑罚,这在一定程度上违反了“罪刑法定”原则,也有损司法的威严。也有人认为刑事和解制度存在着对罪刑法定原则的突破,对现有的法律关系也提出了新的挑战。[3]
  对于刑事和解是否与罪刑法定原则存在突破与背离,作者认为,除了比较两者字面表述的不同,重点还要进一步思考二者各自背后所蕴含的价值理念。有学者提出,刑事和解的实质是由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将本该按照刑法规定以犯罪论处并科以法定刑罚的行为,不作为犯罪处理或者从轻、减轻、免除刑罚。刑事和解从表面看混淆了罪与非罪的标准,突破了法定的量刑界限,确实有违反罪刑法定原则之嫌。[4]还有观点指出,就刑事和解达成的阶段来看,其是发生在犯罪行为之后进入刑事诉讼程序的过程中,此时,加害人已在事实上对法益造成了侵害并构成犯罪,因此尽管事后当事人双方达成了和解但始终改变不了加害人所犯的罪质。也就是基于这一点,很多人将其作为刑事和解与罪刑法定(或者说是积极的罪刑法定原则)最鲜明而且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笔者认为,之所以会出现上述误解,最根本的或者说前提性的错误在于他们没有真正理解刑事和解的内涵。就刑事和解的称谓而言,其虽然名曰刑事和解,但它并不是对刑事案件刑事部分的和解,更不是对所犯罪行的性质进行讨价还价,而是对民事部分如何赔偿、弥补而做的协商,因此在这一过程中也就根本不存在对既成犯罪事实部分的否认。而之所以在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后司法机关会对加害人进行相应的从轻、减轻、免除处罚甚至作出不起诉决定,是因为在刑事和解中,加害人真诚认罪、悔罪、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反映了其较低的人身危险性。而刑罚处罚所针对的并不是行为本身,而是通过行为反映出来的行为人的人身危险性和反社会性,司法机关正是基于对加害人的人身危险性和悔罪表现进行了充分的考查,认为已经没有必要适用更严厉的刑罚处罚,因而对其进行酌定从宽量刑,这也符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如果不顾当事人在事后的悔罪表现及人身危险性大小而一律判刑或处以同等刑罚,反而显现了刑法的不公,对于犯罪的预防及加害人的改造都将产生消极影响。
  此外,就刑事和解的法律基础而言,虽然还没有直接关于刑事和解的制度性规定,但从我国现有法律制度中还是可以找出其运行的法律依据:如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42条第2款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在2006年12月28日通过的《关于在检察工作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若干意见》第12条规定:“对于轻微刑事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认罪悔过、赔礼道歉、积极赔偿损失并得到被害人谅解或者双方达成和解并切实履行,社会危害性不大的,可以依法不予逮捕或者不起诉。确需提起公诉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从宽处理的意见”。《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91条规定的对不起诉人予以训诫、责令悔过、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等轻微犯罪不起诉处分的替代措施,也具有刑事和解的制度特点。并且,我国传统的刑事法律中关于自首、立功的规定,以及法院在案件审理中根据被告人的赔偿情况认定其悔罪态度并作为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做法也都具有刑事和解的相似成分。可以说,刑事和解的开展与运用在司法实务部门一直有着自身的依据与制度渊源。
  由此,刑事和解不仅没有突破和背离我国的罪刑法定原则,相反,它在一定程度上还对罪刑法定原则起到了有益的补充作用。因为罪刑法定作为我国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它所追求的是一种普遍正义,因而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具体个案时不能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显得过于僵硬,灵活性不够;而与此不同的是,刑事和解倡导的是一种具体的个案正义,它更加关注每一具体案件当事人的真实意愿,在结合案件实际情况的同时充分尊重了当事人的权益,因此可以说真正实现了案件裁判上的合法与合理。
  (二)刑事和解与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原则的对立冲突
  我国《刑法》第4条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这是宪法确立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在刑法中的具体体现,其具体要求是对于任何人犯罪,不论犯罪人的家庭出身、社会地位、财产状况等其他因素,都应平等地适用刑法追究刑事责任,即“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然而,当前刑事和解最为人们诟病的莫过于认为它是一种花钱买刑的行为,违反了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原则:富有的人通过经济赔偿,得到被害人的谅解,从而达成和解协议获得法律上的从轻、减轻甚至免除处罚;而贫穷的人由于无力满足被害人的赔偿请求,不能通过金钱、物质上的补偿弥补被害人的创伤,无法达成和解只能接受刑法的处罚。因而,刑事和解也被很多人视为专门为有钱人设置的福利制度,成为他们逃避刑罚制裁的避风港。从表面上看,由于经济实力的巨大悬殊,富有的人和贫穷的人在面对刑法处罚时可能面临着截然不同的后果,对适用刑法人人平等这一基本原则形成巨大冲击,造成了司法不公正的负面影响。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事实其实并非如此。
  首先,刑事和解的前提是加害人真心悔罪,通过对话交流、心灵沟通认识到自己所犯罪行。正是由于加害人在事后真诚悔罪,认识到自身行为给被害人带来的巨大伤害,他才积极的赔礼道歉,竭尽全力弥补给受害方造成的痛苦,表现了较低的人身危险性,以致打动了被害人取得对方的谅解。因此它并不是单纯的金钱交易行为,经济赔偿可以说也不是刑事和解最终达成的关键因素。相反,如果加害人只是想通过简单的甩钱方式来换取较轻的处罚,反而显示了他较大的主观恶性,毫无悔过之心,是根本不可能适用刑事和解的。如果被害人受伤害的心灵得不到抚慰,即使加害人赔偿再多的钱,也得不到被害人的谅解无法进行和解。因此,金钱于和解的达成并不具有决定性的关系。
  其次,就法律上所说的平等而言,它应当是一种实质意义上的机会平等,而不是形式上的一切均等,它所提供的是一种不论身份高低、贵贱美丑的无歧视的准入机会,而并不是忽视一切客观差异的无区别对待。如果法律强行要求每个现实中的个人拥有同等的社会地位、经济条件、能力素质这本身就无法实现,更是一种不公平的体现。譬如在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制度中就存在类似表面不平等的现象,对于经济贫困的当事人而言可能不能适用财产担保,也无法委托律师辩护,那我们是否就因噎废食而废除财产担保和委托辩护制度,置大多数人正当诉讼权利而不顾呢?答案是否定的。我们所要做的是通过对相关制度的构建弥补原有的不足,因此保证人担保、司法援助等措施应运而生。同样,刑事和解也面临着相同的境遇,由于我国正处于社会发展的转型阶段,贫富分化日益明显,人民大众对于有钱阶层天然存在着仇富心理,因而对于法律适用上有钱就能减刑的话题更加敏感、抵触。然而,我们知道对于刑事和解并不是有钱就能达成,没钱就不能和解,在很多情况下,加害人的真诚悔罪、积极赔礼道歉、劳务补偿也都能够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因而,由于犯罪人的经济地位不同而拒绝适用刑事和解同样是种不公平的体现。
  此外,就刑事和解达成的案件来看,在一些犯罪性质极其恶劣、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的刑事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即使希望通过赔偿手段取得受害方的谅解,司法机关也不会允许当事人双方通过和解手段来减轻对加害方的处罚。因为在这些性质恶劣后果严重的大案、要案中,所侵犯的已不仅仅是单个社会个体的利益,它更是对整个社会秩序的破坏,如何权衡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保护,实现刑法一般预防的功能,也是司法机关在处理每一起刑事案件时需要特别考虑的重要因素。因此,所谓的刑事和解会造成花钱买刑的局面从而导致适用刑法不平等从根本上说是不成立的。一方面,行为人通过积极的悔罪、赔礼道歉、劳务补偿等都可以取得被害方的谅解最终达成和解;另一方面,对于能否适用刑事和解还需要司法机关对案件性质进行综合判断,决定是否属于可以和解的案件范围。客观上看,刑事和解的实行在一定程度上还解决了目前司法实践中的一些现实难题。由于当前我国社会福利保障制度缺乏对被害人的基本关注,同时更缺乏对其进行必要的救济补偿制度设置,加之受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制约目前并未建立起健全完善的被害人国家补偿制度,导致被害人在受到犯罪侵害急需救济的情况下,不得不过分依赖于犯罪人的损害赔偿。但由于犯罪分子(在大多数情况下)承担相应刑罚处罚后既不会积极主动进行赔偿,也不会及时有效地执行法院损害赔偿的裁决,因而被害人在遭受犯罪侵害后实际上很难获得犯罪人的损害赔偿。这也是我国当前被害人救济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29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