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华海洋法学评论》
“两岸钓鱼岛岛礁法律地位研讨会”综述
【作者】 庞淑芬【作者单位】 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中文关键词】 两岸;钓鱼岛;岛礁;法律地位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
【页码】 101
【摘要】 2018年10月13日—14日,由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厦门大学海洋法与中国东南海疆研究中心主办,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明月书院、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协办的“两岸钓鱼岛岛礁法律地位研讨会”在福建省厦门市召开。来自海峡两岸暨香港的60余位专家和学者出席了会议。与会专家和学者主要就下述4个议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1)南海仲裁案认定岛礁法律地位之法理谬误;(2)钓鱼岛及其附属岛礁主权归属中国之证据;(3)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之法律地位与东海划界;(4)钓鱼岛问题解决之路径。本次会议从多个层面讨论了钓鱼岛岛礁信息,为全面掌握钓鱼岛及其各附属岛礁的地理、历史信息,以及全面分析钓鱼岛岛礁法律地位奠定了基础。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6664    
  
  为全面论证钓鱼岛及其各附属岛礁的法律地位,2018年10月13日—14日,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厦门大学海洋法与中国东南海疆研究中心、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明月书院与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在福建省厦门市联合举办了“两岸钓鱼岛岛礁法律地位研讨会”。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傅崐成教授在开幕致辞中简要介绍了会议的内容和目的,并欢迎与会专家和学者从各自领域出发分享有关钓鱼岛及其各附属岛礁的历史、地理和法律信息。厦门大学副校长杨斌教授在致辞中对此次会议的意义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高度评价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为国家海洋法事业发展、海洋法学科建设做出的贡献。上海国际问题战略研究会前会长陈佩尧教授认为钓鱼岛问题的解决必须从法律和国际关系两个层面综合考量。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前主任邵玉铭教授表示,钓鱼岛[1]问题的解决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优秀的国际法人才共同的不懈努力,并建议定期召开相关会议。
  在本次会议中,与会专家和学者针对会议议题进行了激烈探讨,其主要内容包括:(1)南海仲裁案认定岛礁法律地位之法理谬误;(2)钓鱼岛及其各附属岛礁主权归属中国之证据;(3)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之法律地位与东海划界;(4)钓鱼岛问题解决之路径。
  一、南海仲裁案认定岛礁法律地位之法理谬误
  (一)南海仲裁庭对《公约》第121条第3款的错误解释与适用
  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潘俊武教授在其发言中表示,南海仲裁案中有关岛礁法律地位的认定主要涉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为“《公约》”)第121条的解释与适用,特别是第121条第3款的解释和适用。南海仲裁庭在其裁决文件中,着重对该条款中的一些关键词语肆意解释,最后得出结论,认为南海南沙群岛的所有地物只能是《公约》第121条第3款所规定的“岩礁”,不能享有自己的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仲裁庭依据自己所认定的管辖权对《公约》有关条款进行解释并适用的做法,似乎没有什么错误,并且还得到一些西方学者赞许,一些人还据此要求中国应该以守法者的形象来接受裁决。
  这种支持仲裁庭裁决的做法草率无理,荒唐至极。事实上,仲裁庭的做法存在严重的错误,特别是其对第121条第3款的解释和适用从根本上违反了《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和《公约》的相关规定。仲裁庭错误地解读了《公约》第121条第3款与第121条第1、2款之间的逻辑关系,此外,还无视重要事实,违背《维也纳条约法公约》所确立的条约解释原则,越权篡改了第121条第3款的规定,因此得出的结论也是错误的,即对岛礁法律地位的认定是错误的。
  (二)南海仲裁案中岛礁法律地位认定之逻辑混乱
  浙江工商大学法学院宋杰教授认为,在中菲南海仲裁案实体裁决中,仲裁庭有关“岩礁”定义的裁决是该部分裁决的起点式内容。在此部分裁决中,仲裁庭无论是在解释的起点上,还是在解释的逻辑上,都存在相应的问题,从而得出不合理的,甚至非常荒谬的“岩礁”定义。仲裁庭在讨论“岩礁”定义时引用的两个论据(《牛津英语词典》对“岩礁”的释义与国际法院判决中的相关内容)亦都存在问题。按照仲裁庭的论证逻辑,若没有对岩礁地质或地貌的限制,“岩礁”与第121条第1款中的“岛屿”,就不存在区别。以此推之,第3款的规定就没有任何意义。因此,仲裁庭的上述论证逻辑是混乱的。
  (三)国际司法裁决对岛礁法律地位认定的影响
  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陈贞如副教授认为,在当前海洋法背景下,岛屿是许多国际法律争端产生的原因,其中主要涉及领土主权、海域划界和岛屿的法律地位。
  首先,从立法角度看,岛屿制度的确立主要涉及下述条款:1958年《领海及毗连区公约》第10条第1款、1958年《大陆架公约》第1条和1982年《公约》第121条。
  其次,从司法角度看,根据国际司法案例,对岛屿的有效控制对决定岛屿的主权有重大影响。岛屿所涉及的一系列国际问题,并未在国际范围内形成统一的国家实践,因此国际司法对有关案件的裁决的影响是有限的,这是未来解决岛屿问题应关注的重点。
  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礁主权归属中国之证据
  (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与周边海域的地质地理信息
  国家海洋信息中心高级工程师谭树东分析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与周边海域的地理地质信息、自然资源,以及日本对钓鱼岛海域进行的科学调查,在此基础上,他得出结论,认为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蕴藏着丰富的渔业资源和石油天然气资源,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并不是南西诸岛的一部分,也不是琉球群岛的一部分,而是台湾岛的附属岛屿。
  从地质上看,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和琉球群岛属于两种截然不同的岛屿类型,前者属于大陆性岛屿,而后者则属于海洋性岛屿。从地理上看,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处于中国大陆向东海自然延伸的宽广的东海大陆架边缘,位于东海南部浅海海域,附近海域水深一般是140~150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以东则是水深2000多米的中琉界沟(日本称“冲绳海槽”)。从海底地貌上看,中琉界沟将处于东海大陆架边缘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与琉球群岛分割开来。
  为侵吞我国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二战结束后不久,作为战败国的日本偷偷派考察团登岛进行实地勘测(共6次)。在“学术调查”的幌子下,日本考察团频繁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和周围水域的自然地理、地质、水文气象、测绘、渔业、油气及其他自然资源进行勘探。这些勘探活动不仅使日本掌握了这些岛屿及其周围水域的基本资料,而且还为日本之后的资源开发活动打下了基础。
  基于日本关于钓鱼岛的学术调查报告,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王文卿副院长从钓鱼岛的植物种类、能否维持人类居住等角度,对钓鱼岛的地理情况进行了分析。
  厦门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侯学良副教授从钓鱼岛的植物种类和分布情况出发,对钓鱼岛的地理状况做了简要介绍。
  (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礁主权归属中国之历史证据
  台湾海洋大学荣誉讲座教授邱文彦先生以《1955年台湾古帆船“自由中国号”船员登钓鱼台史实考证》为题,论证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属于台湾附属岛屿。史实证明1955年台湾仅有之中式古帆船“自由中国号”的船员曾登上钓鱼岛,这一证据充分说明钓鱼岛海域为台湾渔民自由航行与开展渔捕活动的传统海域。此外,麦克文录下了“自由中国号”横越太平洋的珍贵影像,也为台湾渔民自由进出钓鱼岛海域提供了重要的证据。以上事证说明,钓鱼岛附近水域确是台湾渔民的传统渔场,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且官方执行过有主权意义的公务行为。
  荣休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先生认为,时值中、美、英三国首脑“开罗会议”75周年之际,在中日两国对钓鱼岛主权存在争议的现实环境下,重温“开罗会议”的相关史实有着特别的重大意义。日本无理侵占钓鱼岛,不仅侵犯了中国领土主权,还破坏了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与安排。重温“开罗会议”的历史可知,罗斯福总统还曾两次向蒋介石提议中国收回琉球群岛,这进一步凸显了日本侵占钓鱼岛的荒谬。
  台湾政治大学邵玉铭教授通过回顾20世纪70年代的保卫钓鱼岛运动以及美国政府决定将钓鱼岛行政权交还日本的过程,揭示了美国政府做出这一决策的缘由。
  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林满红研究员指出,形塑美国“行政权归日本、主权归属交由各当事方解决”的钓鱼岛政策背后最正式的外交文书是1971/5/26照会,而不是台美纺织谈判,并指出这个照会产生的背景、论述基础及当前意义。
  自15世纪以来,中国派往琉球国册封的使臣多由福州经台湾及台湾东北方向的岛屿(包括彭佳屿、钓鱼岛、黄尾屿及赤尾屿等)前往琉球。钓鱼岛及附属岛屿当时被公认为台湾与琉球的交界。钓鱼岛及附属岛屿与台湾海岸邻接,但距琉球群岛10万米以上,且中间隔着水深达2000米的中琉界沟。长期以来,台湾渔民在钓鱼岛周围捕鱼﹑避风及修补渔船。日本政府在1894年之前从未将钓鱼岛及附属岛屿划入冲绳县,这些岛屿被并入日本领土是清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中战败割让澎湖列岛给日本的结果。二战后,美国政府依照《旧金山和约》第3条对北纬29度以南岛屿行使军事占领。依照国际法的一般原则,对某一地区的临时性军事占领并不影响对该区域主权做出的最后决定。
  虽然日本于1972年取得了钓鱼岛的行政管理权,但因各方争议不断,这个海域一直没有正式开发。我国于1996年5月15日批准了《公约》,根据该公约,我国享有开发距离其领海基线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资源的权利,而钓鱼岛周边海域也在开发范围内。
  (三)钓鱼岛及其附属岛礁主权归属中国之图文证据
  中国科学院汪前进教授全面分析了钓鱼岛主权归属的历史图文证据,为有效证明钓鱼岛自古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提供了丰实的证据。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费杰副教授指出,在发现的17幅记录有钓鱼岛的地图中,关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名称记录可以分为3类。第1类:“Tiaoyusu”“Hoangoueysu”和“Tchehoeyou”,分别对应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尾屿;第2类:“Houpinsu”“Tiaoyu-su”和“Tche-oeysou”,分别对应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尾屿;第3类:“Tiaoyusu”,指称整个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1840年始,西文文献将南小岛和北小岛命名为“Pinnacle Islands”“Pinnacle Rocks”“Pinnacle Group”与“Pinnacle Island”等多个名称,而“Pinnacle Island”和台湾北方三屿之一的花瓶屿的西文名称同名。19世纪部分法文地图将台湾北方三屿标为“Hao-yu-su”和“Haoyusu”。
  海洋出版社编审刘义杰认为《顺风相送》与钓鱼岛问题关系重大。针路簿《顺风相送》是我国最早记录钓鱼岛的文献。《顺风相送》中的“福建往琉球”针路证明至少有2条针路将钓鱼岛作为针路上的重要节点,这一记录证明我国航海家早已发现钓鱼岛,明朝初年就已命名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此外,在明朝嘉靖年间重建海防体系时,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仍作为福建海防的重点被标绘出来。
  福建师范大学闽台区域研究中心吴巍巍研究员指出,在古代,中、琉、日及西方涉及钓鱼岛的图文集献都清楚地将赤尾屿、姑米山(姑米岛)和中琉海沟认定为中琉海域的分界点。这些图文是古代航海者实践的总结与经验的传承,不仅深刻地表明古代中国与琉球有着明确的海疆界限,更充分证明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属于中国的不争事实。
  福建师范大学闽台区域研究中心主任谢必震教授以《论钓鱼岛属于台湾附属岛屿的历史证据及其意义》为题,搜集整理古籍文献和中外地图史料,论证钓鱼岛是中国的神圣领土。
  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标准质量处张江齐处长用图例展示大清鼎盛时期的中外地图。这些地图用和台湾同样的颜色标示八重山、太平山及巴士海峡,表明这些地方当时从属于中国台湾,同时也说明大清属国琉球对八重山、太平山的政治控制十分脆弱,这应是中国与日本处分琉球方案的形成基础。
  1870年至1947年,日本加速对外扩张,伺机侵占琉球,窃占钓鱼岛。为了达到窃占钓鱼岛的目的,日本试图通过伪造资料证据达到窃占目的。据此可以推测,日本政府为此提供的证据真实性存在疑问,钓鱼岛及黄尾屿的造假地图及历史照片可作为证明反击日本窃占钓鱼岛的有力证据。
  (四)钓鱼岛及其附属岛礁主权归属中国之国际法依据
  军事科学院江新凤研究员认为,我国拥有充分的历史、地理和法理依据,证明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国,日本关于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的主张是站不住脚的。
  从国际法上来讲,确认一个地域的领土主权的原则包括: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最早连续不断地有效实施行政管辖。一个国家只有具备这4个要素,才可证明不管距离远近都具有该地域的领土主权。据此,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首先,中国人最早发现并命名钓鱼岛;其次,中国人最早连续有效管辖和经营开发钓鱼岛;第三,钓鱼岛是中国台湾的附属岛屿,同属中国领土;第四,钓鱼岛是甲午战争后日本从中国攫取的领土,应按《开罗宣言》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66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