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对被害人介入行为与因果关系的实证考察
【作者】 张京文吾采灵【作者单位】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北京大学
【分类】 刑法总则【期刊年份】 2013年
【期号】 24【页码】 70
【摘要】 ■案号 一审:(2007)湖浔刑初字第280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878    
  【案情】
  公诉机关: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颜克于、廖红军、韩应龙。
  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5月25日11时许,被告人颜克于、廖红军、韩应龙与何洪林(另案处理)在湖州市南浔区南浔镇方丈港村发现周家龙盗窃被告人颜克于的自行车,便尾随追赶周家龙至南浔镇的安达码头。在该码头3号吊机旁抓获周家龙后,廖红军与何洪林用拳,颜克于、韩应龙分别手持石块、扳手,击打周家龙头部等处,致周头皮裂创。周挣脱逃跑,颜克于、廖红军、韩应龙分头继续追赶周。当周家龙逃至停在码头的货船上时,颜克于、廖红军将该货船围堵,周家龙见无路可逃而跳入河中。廖红军见状遂喊“小偷跳河了”,韩应龙闻声后也赶到货船上。三被告人在船上见周家龙向前游了数米后又往回游,后在水中挣扎而逐渐沉入水中。期间,货船上曾有人告诫三被告人“要出人命了”,而三被告人却无动于衷,直到看不见周家龙的身影,欲下船离开时,被在场群众扣留。公安人员接警后赶至事发地点将被害人打捞上来时,被害人周家龙已溺水身亡。
  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检察院向南浔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认为:被告人颜克于、廖红军、韩应龙面对他人处于危险境地,负有救助义务而不作为,致使他人死亡,其行为均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审判】
  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颜克于、廖红军、韩应龙因被害人偷窃自行车而追赶、殴打被害人,迫使被害人逃至货船并跳入河中。三被告人目睹被害人在水中挣扎,明知此时被害人有生命危险,却不采取救助措施,最终发生了被害人溺水死亡的结果。由于三被告人先前实施殴打、追赶、堵截行为,被害人被迫跳入河中而处于溺水身亡的危险时,三被告人依法负有救助被害人的义务,但三被告人视而不见,放任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其不作为的危害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应予惩处。鉴于三被告人主观上并不积极追求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而对危害后果持放任态度,且被害人系自己跳入河中,又会游泳,再结合本案犯罪的起因,三被告人犯罪的主观恶性较小,属情节较轻。三被告人归案后能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庭审中自愿认罪,可分别予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韩应龙能主动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一贯表现较好,可对其适用缓刑。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被告人颜克于有期徒刑3年9个月;被告人廖红军有期徒刑3年3个月;被告人韩应龙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评析】
  在普通刑事案件中,犯罪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往往存在着直接的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但倘若在因果链接中介入了某些特殊的因素,使得行为与结果间的距离扩大,能否继续认定因果关系就会产生争议。介入因素的类型有很多,例如第三人的行为、被害人的特殊体质、被害人的行为等。其中,被害人介入行为由于其可能使得被害人自身担负一定的责任而往往被司法人员潜意识地忽视,但却可能成为判定案件罪名的关键所在。被害人介入行为是指由基本犯罪实行行为所引发的,被害人做出的能够产生伤害自身结果的行为,其最显著特征在于这是一种非自愿行为,即被害人都是在受侵害时迫不得已做出了某种行为,且对该行为可能产生的危害自身的结果是非自愿的。
  一、被害人介入行为的特殊影响
  在被害人介入行为中,有一类典型的被害人自我保护行为,是从犯罪实行行为中直接产生出来的,为了保护人身或财产不受侵害而对被告人实行行为的直接反应。自我保护行为不一定能够成功,若失败或者具有瑕疵就可能导致在原本的犯罪结果之上产生出新的损害结果,最常见的就是在人身暴力犯罪中受害人的逃跑行为、在财产犯罪中受害人的追回行为等。本文所述的颜克于等故意杀人案(以下简称颜克于案)就是典型的一例,小偷在被追打过程中转化为被害人,为了保护自己主动跳入河中但不幸溺亡。2013年,笔者所在的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也侦办了一起被害人在逃跑过程中跳入河中溺水而亡的案件(案例一),可以作为比对分析,以加深对该问题的理解。
  (案例一:后海案)某夏日凌晨,犯罪嫌疑人甲、乙、丙等人在后海遇到被害人丁,丁醉酒后横卧于后海南沿马路上并扬言要自杀。甲让丁回家,被丁拒绝,甲就将丁从地上拉起并用脚踹丁,后几名犯罪嫌疑人又将丁的鞋袜脱掉戏弄丁,向丁索要500元钱。丁将钥匙包给甲,甲发现其中没有钱便扔弃。后丁给甲跪下,甲欲殴打丁,被他人劝开。后丁突然站起打了甲跑开,甲、乙、丙踢踹丁。丁先沿着河边跑,一度摔倒后向后海栏杆边跑。因犯罪嫌疑人紧随其后,丁跳进河中,甲、乙向水中的丁投掷沙石。丁某在水中的状态是挣扎、往回游。后现场目击群众前来施救,甲等人离开现场。经鉴定,丁某系溺水死亡,丁某血液中检出乙醇,含量为168.5mg/100ml。现场水深1.5-1.6米,被害人身高1.71米。
  由于该案的复杂案情,办案机关对于罪名方面产生了较大的分歧,即应当定过失致人死亡罪还是故意杀人罪。产生分歧的原因在于难以确定犯罪嫌疑人在实施犯罪行为之时的主观心态,主要是犯罪嫌疑人前后行为存在一个变化的过程,且几名犯罪嫌疑人的行为程度亦有所不同,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几名犯罪嫌疑人事先并不认识受害人,是在路上半夜闲逛时偶遇受害人,且起初是为了劝阻受害人放弃自杀念头才接近,此时还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恶意,犯罪行为还没有开始实施;第二阶段,临时起意戏耍受害人并索要钱财及殴打的行为,似乎还不是为了要故意伤害或杀死被害人,只是由于几名年轻人(其中还有未成年人)心灵空虚,无所事事才会无聊地做出此等行为,只是为了好玩,比较符合寻衅滋事罪的行为构成;第三阶段,几名犯罪嫌疑人持塑料棍等物追打受害人,使得受害人跳入河中,且在受害人在水中挣扎求救之时,甲和乙还继续投掷沙石,则显示出了对于受害人生命漠视的心态,可能会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或故意杀人罪。
  然而,各种观点似乎都无法说服不同的意见。一种观点认为,犯罪嫌疑人第三阶段的行为不会转化为过失致人死亡或故意杀人的行为,因为一方面犯罪嫌疑人的年龄都不大,对于后海湖水的深浅和受害人醉酒是否会影响自救的情况判断有误,毕竟以被害人1.71米的身高而言,假如是在非醉酒的情况下,只要正常站立就不会溺水,不可能发生死亡结果。此外,他们也误以为有周围群众施救就不会产生严重后果才自行离去,可见死亡结果已经完全超出了行为人认识的范畴,只是寻衅滋事之后不小心所致,属于寻衅滋事之后产生了过失致人死亡情形。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即便对案发环境和当事人情况的判断不明确,但正是行为人不断追赶并且手持工具击打受害人的行为,逼迫受害人不得已跳入河中躲避殴打。此外,在被害人在河中挣扎并试图靠近湖岸时,行为人不仅没有停止攻击行为予以施救,还变本加厉地采用新的投掷沙石的作案方式,导致受害人难以正常自救才会溺水身亡,纯属故意杀人的行为。
  二、从客观因果关系出发寻找新的思路
  两种意见都有自己认可的理由,然而案件的定性只能有一种结论。既然主观心态在某些情况下很难确定,不妨反思这种分析案件的思路是否有待变更。不得不承认的是,有时候案件的定性难以完全单独依托于故意层面的区分来进行,特别是间接故意与过于自信过失的区别在司法实践中往往不易判断。究其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从规范层面,二者的判断天然地存在有一片模糊地带,就恰如从黑色到白色变化的渐变色区域很难被归入黑或白的范畴,这是所有的类型区分都不可避免的问题;第二,从事实层面,犯罪行为人有时候自身都无法确定自己的意识和意志状态,在其本身故意状态不明确的情况下,要从外界加以认定更是难上加难。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故意心态的区分不起作用或不重要,而是明确了在某些疑难案件中,不能仅仅依靠对行为人的故意心态区分来定罪处罚,还需要引入其他更为客观的方式来对案件进行分析。笔者建议跳出对主观心态的纠结,尝试从客观的因果关系角度来对案件进行梳理和阐释。在案例一中,案情出现转折并导致司法人员产生分歧的关键点在于被害人跳入河中这一特殊的要素,也就是前文提到的被害人介入行为。被害人是为了躲避殴打才不得已跳入河中,可以说是直接由先前的犯罪行为所导致,但是这种躲避方式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是被害人自主选择的一种行为,使得犯罪人的殴打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产生了距离,有别于行为人直接将被害人殴打致死的情况。
  我国司法实践对于因果关系的判断主要采用的是条件理论,指的是行为与结果之间存在着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的条件关系时,前者就是后者的原因。{1}这种条件理论解决的主要是事实因果关系问题。在事实上出现了介入因素的时候,德国学者李斯特提出过著名的中断理论作为条件理论的补充,即当意思活动所针对的结果被一个新的独立的原因链所造成,则意思活动与结果的因果关系尤其应当被排除;相反,如果新的原因链是因先前的意思活动或者只有与先前的意思活动共同起作用才导致结果发生的,意思活动和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就已出现。{2}
  根据这种因果关系理论判断的标准来重新审视案例一,可以挖掘出新的分析思路:对于介入因素作用力的判断,除了要关注产生原因独立性的程度之外,还应当考虑其是否能够单独发挥作用。这点对于本案的定性是至关重要的。
  首先,应当对被害人介入行为的独立性进行探究。在案例一当中,被害人跳入河中这个介入行为本身就由先前追赶殴打行为所引起,并不是完全独立于先前犯罪行为而产生的,因此独立性很弱。当然,这种独立性的考察还需要考虑常识常理来判断,先前犯罪行为是否一般情况下可能导致被害人做出某种反应。例如,(案例二:火车站案)有个小偷在火车站偷了一个妇女的钱包,该妇女发现后追赶。小偷就钻过火车,该妇女也钻过火车追赶,在跨越一股铁轨时没注意一列火车正开来,当场被轧身亡。小偷所偷的钱包中仅有几元钱,远未达到数额较大的标准,但是引起了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87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