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的形与神
【英文标题】 The Form and Spirit of the Cultural Landscape of Honghe Hani Rice Terraces
【作者】 高凯【作者单位】 昆明理工大学现代农业工程学院
【分类】 法律信息
【中文关键词】 文化景观;哈尼梯田;梯田文化;世界遗产;哈尼族
【英文关键词】 cultural landscape; Hani Rice Terraces; rice terraces culture; world heritage; Hani minority
【文章编码】 1671-1254(2013)06-0091-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6
【页码】 91
【摘要】 在2013年6月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7届会议上申遗成功的“红河哈尼_田文化景观”向世界展示了其“突出普遍价值”、独特性和唯一性。文化景观类型的世界遗产不仅包括外在的、有形的物质要素,而且蕴含内在的、无形的文化内涵,两者密不可分。物质要素是文化景观的“形”,文化内涵是文化景观的“神”,文化景观形神兼备、以形传神。文章从“森林一村寨一梯田一水系”四素同构的景观系统解析了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物质要素的“形”,以梯田稻作为核心的农耕文化为切入点分析了其文化内涵的“神”,并分析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剖析了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之所以列入世界遗产的最根本原因。通过解读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的本质,可以为其保护、可持续发展提供参考依据。
【英文摘要】 During the 37th session of the UNESCO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in June,2013,the Cultural Landscape of Honghe Hani Rice Terraces in China was inscribed onto the well - regarded World Heritage list and demonstrated its OUV, distinctness and uniqueness towards the whole world. The World heritage of cultural landscapes includes both extrinsic,visible mater structure and intrinsic,invisible cultural connotation. The ma- ter structure is the Form of cultural landscape while the cultural connotation is its Spirit. Cultural landscape con- sists of the “Form and Spirit” and the Spirit demonstrates its Form. The Form and Spirit was analyzed from an integrated four - fold landscape system of forests,water supply,terraces,village and farming culture of terraces rice planting respectively. And then the connection between mater structure and cultural connotation was analyzed. Based on the above analyses, the ultimate reason for Honghe Hani rice terraces to become the world heritage was analyzed. The paper contributes to the protection an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Honghe Hani rice terraces through analyzing its esse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932    
  一、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
  哈尼族是我国西南边疆历史最为悠久的少数民族之一,起源于古代的羌族。云南是哈尼族世居地,其核心聚居区为滇南地区红河、澜沧江两江流域之间的哀牢山、无量山的广阔山区,如红河、元阳、墨江、绿春等。千百年来,哈尼族利用当地的自然材料,顺应自然、因地制宜,融入民族、地域文化,建成了蕴含生存智慧、体现天人和谐的哈尼梯田文化景观。2013年6月22日,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召开的第37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一致审议通过中国的“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Cultural Landscape of Honghe Hani Rice Terraces)”,符合世界遗产标准第三条和第五条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的第45处世界遗产。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也是我国第一处以民族命名的世界遗产和唯一以农耕文明为特点的世界遗产。
  “文化景观(Cultural Landscape)”类型世界遗产的概念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在1992年第16届会议上正式提出的,并将文化景观作为一种特殊的遗产类型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文化景观“包含了自然和人类相互作用的极其丰富的内涵”,是“人类与自然紧密结合的共同杰作”,包括设计的景观(Designed landscape)、有机进化的景观(Organically evolving landscape,含残遗物或化石景观landscape - fossil 和持续性景观landscape - continuous)和关联性文化景观(Associative landscape)等三类。文化景观既是一种物质实体,又具有相应的文化内涵。物质要素是文化景观的“形”,文化内涵是文化景观的“神”,两者密不可分,组成了文化景观的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是文化景观的有机整体。
  二、物质要素的“形”:四素同构的景观系统
  红河哈尼族主要分布于哀牢山海拔800m至2500m之间的山区地带,特殊的地理环境产生特殊的垂直气候特征,“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从山麓至山顶依次为南亚热带、中亚热带、北亚热带、暖温带、温带和寒温带气候。哀牢山低海拔的河谷地带炎热潮湿、瘴疠横行、蛇虫出没,而高海拔的山区地带云雾环绕、潮湿阴冷、猛兽袭人。因此,哈尼族趋利避害、因势利导,选择冬暧夏凉、气候适中的山腰地带建寨,而将村寨之下炎热湿润的山坡开垦为梯田,利于稻谷生长和农业生产。由此,红河哈尼族乡土聚落形成了以森林、村寨和梯田为核心要素,以水系为串联的“森林—村寨—梯田—水系”的四素同构的立体景观格局。
  (图略)
  图四素同构的立体景观格局
  (一)森林
  森林景观要素根据垂直气候特征,包括分布于海拔900-1600m的南亚热带山地雨林、1600-1950m的季风常绿阔叶林、1950-2650m 的中山苔藓常绿阔叶林、2650-2800m的山顶苔藓矮林和2800m以上的山顶苔藓灌丛等。从功能和位置的角度,则可以划分为水源林、寨神林和经济林等。
  1.水源林。水系在聚落景观体系中有着特殊的重要作用,更是梯田农业生产的命脉,而其作用的发挥离不开高海拔地区的水源林。因此,哈尼族人认为“树是水的命根,水是田的命根,田是人的命根”,并且十分重视对森林的保护。在乡规民约中关于森林的保护有着严格的规定与禁忌。水源林严禁采伐,有着严厉的惩罚措施,并有“咪谷”或专门的护林人进行管理。水源林在改善生态环境、维持生物多样性等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2.寨神林。寨神林对于哈尼族有着不可代替的重要意义,通常位于哈尼村寨的上方,只有当地人才能辨识。哈尼族在寨神林中选定一颗树干笔挺、枝叶茂盛、开花结果的常绿树作为寨神树“昂玛阿波”,视为寨神“昂玛”的化身及哈尼族先祖的象征。寨神林是哈尼族二月“昂玛突”节的祭祀场所,寨神林作为宗教禁地受到严格保护,只有地位重要的男性才可进入,具有极高的生物多样性。在某些规模较大的哈尼族村寨,寨神林通常不止一个,并有大寨神林和小寨神林之分,前者为全村寨性质,后者为家族性质。
  3.经济林。在哈尼村寨附近是以五眼果(Choerospondias axillaris)、棕榈(Trachycarpus fortunei)、竹林(Bambusoideae)、栗(Castanea)、核桃(Juglans regia)、梨(Pyrus)等为主的经济林。经济林一定程度上满足哈尼族人对食物、建材、薪炭等方面日常生活和经济生产的需要,也是哈尼族农业的有机组成部分。
  哈尼族村寨周围以木荷、栎树等常绿阔叶植物为优势种的林带具有防火(特别是刀耕火种时期)、防风、界线、景观等方面的多重作用,是村寨之间的隔断与屏障。此外,哈尼族村寨的坟山林也是森林的组成部分。
  (二)水系
  水系是特殊的景观要素,似绳线串联森林、村寨、梯田等颗颗珍珠,似血脉滋养景观系统。哀牢山亚热带山区降水丰沛,低海拔干热河谷的江河湖泊及各种植物不断蒸发蒸腾大量水分,水汽上升至高海拔地区遇冷形成降水、云雾。高海拔地区存在的砂岩层地质结构和森林厚实的落叶层具有极强的水源涵养能力,降水被涵养贮于地下。而溢出地表的水系被哈尼族人引入水沟流入村寨供日常生活需要,随后流入梯田。大小水系顺着层层梯田,由上而下,长流不息,最后又重新汇入低海拔谷底的江河湖泊,周而复始,形成“山有多高,水有多高”景观水文特征。生生不息的水将林、寨、田密切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循环和聚落系统,充分体现了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的依存关系,也反映出哈尼族在改造和利用自然中的智慧。
  (三)村寨
  村寨是哈尼族人居住和日常生活的场所,哈尼族人建立村寨的内容包括选定寨址、选寨神林、测定寨心、划定寨界、设置寨门、建蘑菇房等。哈尼族村寨的选址遵循《惹罗古规》{1}和《普祖代祖》等哈尼族古歌{2}的相关描述,其理想位置位于“凹塘”中央,与中原汉族的理想风水模式有相似之处。哈尼村寨有形的界限使用寨门界定,其无形的界限使用狗血划定,并具有一定的宗教寓意。
  1.“寨头—寨心—寨脚”的空间序列。“寨头—寨心—寨脚”的空间序列是哈尼族村寨的内在秩序,控制村寨景观格局。寨头为寨神林,是确定村寨选址后确立的第一处空间节点,通常位于村寨上方。哈尼族传统村寨的寨心标志为祭师摩匹(贝玛)的住房,是驱鬼逐疫的有形符号,该传统起源于哈尼族的神话[2],但寨心的神圣性和标志性弱于布朗族、傣族等少数民族,在某些哈尼村寨甚至不存在寨心。寨脚为磨秋场,常位于村寨下方。寨神林和磨秋场,分别指自村寨上方的森林和下方的梯田,在空间、精神上将哈尼族人与其生存环境联系起来,也限定了哈尼族村寨的上下边界[2]。
  2.磨秋场。磨秋场通常位于村寨最下方,空间开阔、地形平坦,是村寨重要的祭祀与公共空间,包括秋房、磨秋和秋千等,六月“苦扎扎”节的祭祀和集体娱乐活动即在磨秋场举行。秋房为小型化的蘑菇房,主要用作仓库使用。磨秋由磨秋粧和横木构成,磨秋桩底部固定于地面,上部削尖用于插入横木中央位置的插孔,横木能绕磨秋桩水平旋转及上下摆动。磨秋粧是村寨的圣物,蕴含哈尼族原始的生殖崇拜。秋千主要由两组底部插入地面而顶端十字交叉捆绑的两棵纵向竹竿和一颗横向的竹竿搭建而成。磨秋和秋千不仅是哈尼族的节日娱乐设施,更包含祈神降福等深层次的宗教信仰和传统文化。农忙时节,磨秋场还是晾晒谷物的场所。
  3.寨门。寨门不仅是哈尼村寨出入口的标识,而且寨门还是划分人与鬼魂地域的界线。哈尼村寨的寨门分为“坑玛”、“坑止”、“坑丈”三类,“坑玛”位于临近村寨的大路口,专供人出入,“坑止”靠着通向墓地的村口,“坑丈”是埋病死牲畜、非正常死亡者躯体时进出的门,一般靠近树林深处的茅路[1]。哈尼村寨的传统寨门不采用建筑等形式,而使用路边的树林或树枝及草绳等具有宗教意义的标识物。
  4.蘑菇房。蘑菇房是红河地区哈尼族的传统建筑类型,属于邛笼系的土掌房类型,因其四坡草顶、脊短坡陡,状如蘑菇而得名。哈尼族蘑菇房民居包括正房、走廊、耳房、晒台、院落等建筑空间[3]。正房,哈尼语称“枯拉”,以三层的形式为典型:底层是堆放杂物和饲养牲畜的地方,兼做家庭成员的出入通道,中间一层以火塘为核心,是哈尼族家庭居住、生活的场所。上层(闷火顶)多堆放粮食作仓库使用,不同楼层之间用梯连接。蘑菇房的内部布局如房间的位置、火塘、供奉和祭祀地点等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是哈尼族特有的风俗。蘑菇房冬暖夏凉、通风干燥,是哈尼族长期适应当地自然环境的最终选择,其建筑材料多为泥土、石材、稻草、竹竿等乡土材料,就地取材,反映了哈尼族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存理念和宗教信仰。
  5.街道。哈尼族村寨的布局多是适应自然山势的起伏变化而形成的,空间秩序和规律较弱,建筑多呈线性平行于山体等高线的走向。由于地形的限制和哈尼村寨居民的聚居意识等因素,某些哈尼村寨中通常会有一条主要街道垂直等高线延伸,贯穿整个村寨[4],也是举行“长街宴”的场所,其他街道无规则地沿等高线发展成树枝状组团连接各家各户。哈尼村寨的道路多有高度起伏,或呈缓坡或呈台阶,多使用条石、碎石块等乡土材料。
  6.水井、水碾、水车、水碓、水磨等。水井、水碾等公共基础设施满足哈尼族人的日常生活需要,也是构成村寨聚落景观系统的点状要素和公共空间,对村寨整体空间结构的形成与发展起重要的制约作用。
  7.小广场。由于哈尼村寨的不规则整体布局,在村寨的某些位置会形成面积不大、相对开阔的空地。这些空地通常是村民活动较为集中的场所,如聊天、儿童嬉闹、抽水烟袋、烤豆腐等,是村寨景观中的公共开放空间。
  (四)梯田
  哈尼梯田是哈尼民族精神的象征,折射哈尼族人对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信仰,是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的典范,是哈尼族人利用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创造的延续千年的农耕文明。红河哈尼梯田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清嘉庆《滇南志略》卷二《临安府志》记载:“依山麓平旷处开作田园,层层相间,远望如画。至山势峻极,蹑坎而登,有石梯磴,名曰梯田,水源高者,通以略杓,数里不绝”。哈尼梯田均为水田,梯田随山势地形变化因地制宜,梯田坡度在15至75度之间,大的有数亩,小的仅有簸箕大,从山脚到山顶层层叠叠多达3000多级,一山之坡往往能有成千上万亩梯田,形成一幅幅“山间水沟如玉带,层层梯田似天梯”的农耕画卷。哈尼族修建梯田时并没有刻意地追求梯田的艺术美感,梯田的作用是保持水土,增加山区的耕地,在最大程度的资源保护和资源利用间取得平衡。但正是这种无意于美感的人与自然的互动创造了最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知勇.哈尼族“寨心”“房心”凝聚的观念[J].云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4(2):31-36.
  [2]罗德胤,孙娜,李停.哈尼族村寨“多寨神林对单磨秋场”的现象分析——以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全福庄大寨为例[J].住区,2011(3):78-82.
  [3]杨大禹,朱良文.云南民居[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100-104.
  [4]王志芳.乡土景观意义的场景分析——以哈尼族乡土景观为例[D].北京:北京大学,2001:50.
  [5]周小棣,沈旸,肖凡.从对象到场域:一种文化景观的保护与整合策略[J].中国园林,2011(4):4-9.
  [6]李和平,肖竞.我国文化景观的类型及其构成要素分析[J].中国园林,2009(2):90-9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93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