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损害赔偿法中受害人共同责任的规范模式
【英文标题】 Mode of Regulating Joint Liability of Victims in Compensation Law
【作者】 程啸【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损害赔偿法;受害人共同责任;过失相抵;减损规则;民法典
【文章编码】 1005-9512-(2017)05-0081-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5
【页码】 81
【摘要】

受害人的行为对损害的发生或扩大可归责地共同起作用时,可以相应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我国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在区分侵权赔偿责任与违约赔偿责任的基础上,在侵权赔偿责任中适用过失相抵处理受害人共同责任的问题,而在违约赔偿责任中区分对待受害人与有过失与减损义务,分别适用过失相抵与减损规则解决受害人共同责任的问题。这种二元规范模式的形成具有法律继受上的历史原因,我国法应当转而采用一元模式,即确立作为损害赔偿法一般规则的过失相抵规则,将其统一地适用于包括违约赔偿责任与侵权赔偿责任在内的所有私法上的以及公法上的损害赔偿责任中的受害人共同责任问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4528    
  
  在无论是因侵权行为,还是违约行为,抑或其他法律事实而引起的损害赔偿纠纷中,当受害人的行为对于损害结果的发生或者扩大可归责地共同起作用时,如果仍令加害人就全部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显然有悖于公平的观念,也不符合诚实信用的原则。故此,在这种情形中,损害赔偿法上要相应地减轻甚或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这就是损害赔偿法上所谓的受害人共同责任(Mitverantwortlichkeit)的问题。在以德国法为代表的大陆法系国家或地区的有关规定中,规范受害人共同责任的规则就是过失相抵(Mitverschulden)规则,也称“与有过失”、“混合过错”。而在普通法系国家,解决受害人共同责任的规则被称为“促成过失”(contributory negligence)或“比较过失”(comparative negligence)。
  现代民法中的过失相抵、比较过失规则建立于自己责任与诚实信用原则的基础之上,是对古罗马法“庞氏规则”、普通法中传统的“要么全赔或要么不赔(all or nothing)”规则进行修正后的产物。[1]一方面,现代民法以自己责任为最基本之理念,任何人都应当为且原则上仅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既然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或扩大具有过错,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也具有因果关系,那么受害人当然也要为自己行为的后果负责。因此,与对他人损害所承担的责任相同,对自己损害的责任义务涉及的也是归责问题。尽管事实上损害确实在受害人身上发生了,但如果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或扩大具有过错,也应基于法律上的理由令受害人(共同)承担该损害的后果。[2]另一方面,依据公平与诚实信用的原则,不能仅仅因为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或受害人的行为与损害结果的发生或扩大存在因果关系,就全盘否定其损害赔偿请求权。同理,在受害人自身以可归责的方式而共同地对于损害的发生或扩大过失起作用时,如果仍然要求加害人就全部的损害负赔偿责任,也是不公平的,有违诚实信用原则的要求,乃是自我矛盾的法律现象。[3]
  大陆法系与普通法系对于受害人的共同责任采取了不同的规范模式,这种差别影响了我国民事立法,以至于在我国现行法中形成了一种二元结构的规范模式,即在侵权赔偿责任中适用过失相抵规则,而在违约赔偿责任既适用减损规则也适用过失相抵规则。值此我国民法典编纂之时,需要思考的问题是:我国现有的规范受害人共同责任的二元模式究竟从何而来?该二元模式所继受的母法是什么?我国法是否依然要沿用现有的模式?
  一、域外有关规定中受害人共同责任的不同规范模式
  从域外有关规定来看,在受害人共同责任中,围绕着是否区分侵权赔偿责任与违约赔偿责任以及区别对待受害人造成的损失和减少的损失,形成了两种不同的规范模式。
  (一)大陆法系的统一规范模式
  此种规范模式以德国民法为代表,其特点如下。一方面,不区分侵权赔偿责任与违约赔偿责任,而是统一适用过失相抵。该规则或被规定于民法典债编的总则部分,作为损害赔偿法的一般规则被普遍适用;或虽被规定在民法典债编的侵权法部分,但也适用于债务不履行责任。另一方面,同等地对待受害人的与有过失和减少损失的义务,法院可能会因受害人的与有过失和未能减少损失而不支持或仅部分支持其赔偿请求权。例如,《德国民法典》第254条第1款规定:“在损害发生时,受害人共同负担过错的,赔偿的义务人以及应于给付赔偿的范围,由情况,特别是由损害主要是由一方当事人或者是由另外一方当事人引起的来决定。”该款是对受害人与有过失的规定,也就是说,如果受害人在损害发生时,因违背对自己所负担之义务即存在对自己的过错而对损害的发生可归责地起作用时,应当在加害人与受害人之间进行损害的分担,即减少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该条第2款第1句规定:“即使受害人的过错限于未提醒债务人注意有发生异常重大损害的危险,而此种危险既不为债务人所明知,也不为债务人所应知的,或者限于未采取措施防止或减少损害的,仍然适用此种规定。”也就是说,所谓受害人的与有过失,也可以表现为其不提醒重大危险以及没有防止或减少损害。再如,《意大利民法典》第1227条第1款规定:“债权人的过失行为导致损害发生的,将根据过失的程度及其引起后果的严重程度减少赔偿额。”这是对债权人与有过失的规定,而该条第2款规定:“对债权人只要尽勤谨义注意即可避免的损失,不予赔偿。”显然,该款是对债权人减少损害的义务的规定。类似的立法还存在于《奥利地民法典》第1304条、《希腊民法典》第300条、《荷兰民法典》第6:101条、《捷克共和国民法典》第417条与第441条、[4]《日本民法典》第418条与第722条。我国台湾地区“民法”也采取了此种统一规范模式,其第217条规定:“损害之发生或扩大,被害人与有过失者,法院得减轻赔偿金额,或免除之。重大之损害原因,为债务人所不及知,而被害人不预促其注意或怠于避免或减少损害者,为与有过失。”“前两项之规定,于被害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与有过失者,准用之。”我国台湾地区学者王泽鉴教授认为,此条之规定是“损害赔偿法”上的一般原则,适用于“私法”与“公法”上的损害赔偿,其规定了五种与有过失的样态(损害发生、损害扩大、损害警告、损害避免、损害减少),分别适用于损害赔偿责任的成立与损害赔偿责任的范围。[5]
  以德国为代表的大陆法系国家或地区的有关规定之所以统一地适用过失相抵来解决受害人的共同责任问题,原因在于:这些国家或地区的研究者认为,无论是因债务不履行(如违约行为)还是因侵权行为而生的损害赔偿责任,都属于损害赔偿之债。所谓损害赔偿之债,就是一方当事人请求他方当事人给付,而他方当事人应为给付的法律关系。既然侵权赔偿责任与违约赔偿责任都是损害赔偿之债,那么完全可以通过“提取公因式”(Ausklammerung)的方式对基于违约行为、侵权行为和其他原因而产生的损害赔偿的共通之处做出统一规定;然后,再就它们的独特之点分别规定。由此,就形成了一个“总则分则”的损害赔偿法体系。例如,《德国民法典》第二编“债务关系法”的第一章“债务关系的内容”中的第249条至第255条就是对损害赔偿法共同性原则和规则的规定,这七条分别规定了损害赔偿的方法和范围、恢复原状与金钱赔偿的适用关系、所失利益的界定、精神损害赔偿、过失相抵、赔偿请求权的让与等。作为损害赔偿法的总则,《德国民法典》第249条至第255条在适用上具有极高程度的一般性,这些规定不仅适用于依据《德国民法典》各编中的规定而产生的损害赔偿之债(如总则中的第31条、第122条、第179条;物权编中的第989条、第990条、第991条、第992条等),也适用依据私法上的但发生原因在民法典之外的法律如德国《商法典》、德国《民事诉讼法》的损害赔偿之债,以及依据德国《道路交通法》、《航空法》、《原子能法》、《环境责任法》、《产品责任法》、《基因责任法》等特别法产生的损害赔偿之债。[6]既然过失相抵是损害赔偿法的一般规则,当然就适用于所有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完全没有必要区分侵权赔偿责任与违约赔偿责任,而对受害人的共同责任问题适用不同的规则。受害人对损害发生的与有过错与其避免损害或减少损害的义务,完全可以同等对待。也就是说,无论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还是受害人未采取适当措施避免损害的扩大,二者都与损害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或责任范围的因果关系)。同时,受害人也都违反了不真正义务(Obliedgenheiten),即没有尽到自我保护的注意义务,而非违反了对他人或为社会公共利益所负担的法律义务。受害人导致损害发生或扩大的过错,在性质上也不同于加害人侵害他人权益时的过错,前者属于所谓的“对自己的过错(Verschulden gegen sich selbst)”,[7]也称“非固有意义上的过错(Verschulden im unechten Sinne)”;后者属于对他人的过错,也称“固有意义上的过错”(Verschulden im echten Sinne)。
  (二)普通法系的区分规范模式
  在普通法系国家或地区,就受害人的共同责任问题,没有如同大陆法系国家或地区那样采取统一的规则予以解决,而是形成了一个区分的或者说二元的规范模式。申言之,在侵权损害赔偿纠纷中,如果受害人因其过错而导致损害的发生或扩大,应当适用助成过失或比较过失的规则,相应地减轻甚或免除加害人的赔偿责任;在违约赔偿纠纷中,不适用助成过失或比较过失的规则,而是由法律另行规定非违约方负有避免或减少损害的义务,即当非违约方没有采取合理的措施来避免损害的发生或扩大时,法院将会相应地减轻或免除违约方的赔偿责任。例如,在英国法上,受害人的与有过失原则上要么不构成合同请求权的抗辩,要么根据损失并非违约所致的理论,完全不能引起损害赔偿责任。只有当债务人同时负有侵权法上的注意义务而原告也未能谨慎行事的情况下,才可以减少损害赔偿责任。[8]这就是说,受害方的过失在违约诉讼中从来不被作为一种抗辩的理由,但在侵权诉讼中却常常被作为一种抗辩的理由。[9]英国合同法很早就确立了原告的减轻损失的义务(duty of mitigate)作为对违约损害赔偿责任的一项限制性规则。在1912年的“British Westinghouse Electric Co. v. Undergound Electric Rys Co. of London”案中,英国上议院首次确定了原告的减损义务,该案的判决指出:“基本的原则是应当赔偿那些因违约自然产生的金钱损失。然而,这一原则受到第二个原则的限制,即原告有义务采取所有合理的步骤减少由违约所造成的损失。他不能要求赔偿由于他未采取这些步骤所引起的损失。”[10]减损义务包括两方面的涵义:其一,原告必须采取合理的措施来减少其损失;其二,原告不能采取不合理的措施扩大其损失。如果原告违反此项义务,无权就因此而造成的或增加的损失请求被告给予赔偿。学者们认为,所谓原告减轻损失的义务并非严格意义上的义务,没有履行该义务也并不导致责任的发生,只是须相应地减少原告能够获得的赔偿额。[11]
  在侵权赔偿案件中,当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或扩大具有过错时,早期的英国普通法采取了所谓“要么全赔或要么不赔”的规则,即受害人的“促成的过失(contributory negligence)”将使其无法获得赔偿,除非侵权人主观是故意的。Blackburn勋爵曾指出:“法治意味着,如果损害是由于双方的过错而发生的,那么无论其中一方的过错如何微小,损害都应停留在其发生的地方。”[12]由于这样的规则对受害人十分不公平,英国法对侵权赔偿责任逐渐废弃了“要么全赔或要么不赔”的规则,而是逐渐采取了损害分担的方法。1945年英国颁布了《法律改革(助成过失)法》(Law Reform(Contributory Negligence)Act 1945)。该法第1条第1款规定:“任何人因自己的部分过错与其他一人或数人的部分过错而遭受损害的,其损害赔偿请求并不因受害人的过错而丧失,但是与此相关的赔偿金将依据法院在考虑请求人于损害赔偿责任中的作用以其认为正义公平的方式加以减少。”此外,依据该法第4条,所谓“损害”包括财产的损害以及生命与人身的损害,而“过错”包括过失,违反成文法或其他产生侵权责任的作为或不作为,或除该法之外可能产生的助成过失的抗辩。然而,在合同损害赔偿纠纷中,如果非违约方的过错并没有中断违约行为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而只是对损害的发生具有一定的作用,能否适用上述《法律改革(助成过失)法》的规定?原告是否会因为本身对损害发生的过失而减少可得到的赔偿呢?对此,存在很大的争议。[13]目前的判例只是承认,在那些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的案件中,可以适用《法律改革(助成过失)法》关于受害人助成过失的规定;在单纯的合同纠纷案件中则不能引用,在欺诈的案件中也不能引用。
  美国法受到英国法的极大影响,也在区别侵权赔偿责任与违约赔偿责任的基础上,分别适用不同的规则处理受害人共同责任的问题。《美国侵权法重述(第二次)》第17章对侵权赔偿案件中受害人与有过失以及赔偿责任的减免问题做出了详细的规定。同时,《美国合同法重述(第二次)》则规定了非违约方的减损义务。该重述第350条规定:“(1)除本条第2款另有规定外,受害当事人就无须承受不当危险、负担或屈辱之情形下得避免之损害,不得请求赔偿;(2)受害当事人采取了合理的努力却仍未避免的损失,不适用第1款的排除损害赔偿的规则。”
  综上可知,在英、美等普通法系国家或地区,侵权赔偿责任中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或扩大具有过错时,可以适用与大陆法系国家过失相抵规则相同的助成过失规则或比较过失规则,减轻甚至免除侵权人的赔偿责任;违约赔偿责任中非违约方只是负有减损义务,如果其不履行该义务导致损失扩大或增加,则不能就该部分损失获得赔偿,至于非违约方对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的情形,除非构成因果关系中断而不发生违约责任,否则不能适用助成过失规则减轻违约方的赔偿责任。
  (三)两种规范模式对国际公约及国际示范立法的影响
  大陆法系和普通法系对受害人共同责任的上述两种规范模式,先后影响了一些国际公约和国际示范立法文本。这一点突出的表现在由两大法系专家学者共同参与起草的以下两个国际公约和国际示范立法文本之上。来自北大法宝
  其一,《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CISG)。该公约由两大法系中主要国家的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参与起草完成,但在对受害人共同责任的规范问题上,其中的有关规定受到了普通法的影响,没有采纳德国法的过失相抵规则,而是明确规定了非违约方的减损义务。《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77条规定:“声称另一方违反合同的一方,必须按情况采取合理措施,减轻由于该另一方违反合同而引起的损失,包括利润方面的损失。如果他不采取这种措施,违反合同的一方可以要求从损害赔偿中扣除原可以减轻的损失数额。”不过,从该公约第80条来看,似乎又很有一些过失相抵的味道。[14]该条的中文官方译文为:“一方当事人因其行为或不行为而使得另一方当事人不履行义务时,不得声称该另一方当事人不履行义务。”然而,如果将其英文原文直译成中文则是:“一方当事人的行为或不行为造成另一方当事人不能履行义务,按照所造成的不能履行的程度(to the extent that),当事人不得声称另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由此可见,另一方的免责也应当与当事人的行为或不行为造成另一方不履行义务的程度相适应。[15]
  其二,《国际商事合同通则》(PICC)。该通则是由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历经十余年,组织了数十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和律师于1994年共同起草完成的。《国际商事合同通则》对违约损害赔偿中受害人共同责任的问题,兼采大陆法系的过失相抵与普通法系的减损规则。一方面,该通则的第7.4.7条规定:“如果损害部分归咎于受损害方当事人的作为或者不作为,或是由该方当事人承担风险的其他事件所导致,在考虑到每方当事人的行为的情况下,损害赔偿的金额应扣除因上述因素导致的损害部分。”另一方面,该通则的第7.4.8条规定:“(1)不履行方当事人对于受损害方当事人所蒙受的本来可以采取合理措施减少的那部分损害,不承担责任。(2)受损害方当事人有权对试图减少损害而发生的一切合理费用要求赔偿。”至于上述两个条文的关系,《国际商事合同通则》的释义指出,第7.4.7条必须与第7.4.8条结合起来理解,前者涉及的是受损害方当事人的行为与损害的起因,而后者涉及的是该方当事人之后的行为。[16]换言之,该通则第7.4.7条规范的是受害人的行为与加害人的行为共同导致损害发生的情形,而该通则第7.4.8条规范的是加害行为发生后,受害人的行为导致了损害扩大的情形。
  二、当前我国法上受害人共同责任的规范模式及争议
  (一)我国法上的二元规范模式
  1986年颁布的我国《民法通则》没有如同《德国民法典》那样设立债编(章),并确立损害赔偿法的一般规则。在我国《民法通则》的起草者看来,侵权行为和违约行为产生的法律效果是民事责任,而非单纯的损害赔偿之债。故此,我国《民法通则》单列了“民事责任”一章,其中分列三节,即“一般规定”、“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与“侵权的民事责任”。然而,受害人的共同责任问题并未规定在“一般规定”这一节中,而是在“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与“侵权的民事责任”这两节中通过不同的规则加以规范。首先,就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中受害人共同责任的问题,我国《民法通则》没有规定过失相抵规则,而是确立了非违约方的减损义务,即该法第114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因另一方违反合同受到损失的,应当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无权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其次,对于侵权赔偿责任中受害人的共同责任,我国《民法通则》在第六章“民事责任”第三节“侵权的民事责任”中确立了过失相抵规则,即该法第131条规定的“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
  这样一来,原本在德国法中被作为损害赔偿法上一般性规则的过失相抵,在我国法中就仅仅是一项侵权法上的规则。而在违约损害赔偿中,我国法则借鉴普通法系国家的规定确立了减损规则。我国《民法通则》所显示出的这种区分侵权赔偿责任与违约赔偿责任,分别规范受害人共同责任的二元规范模式,被此后陆续颁布的我国《合同法》、我国《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进一步强化。1999年通过的我国《合同法》延续了我国《民法通则》的做法,继续在第七章“违约责任”中的第119条规定了减损规则,同时该条借鉴了《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77条以及《国际商事合同通则》第7.4.8条的规定,对减损规则的内容做了更完善的规定,即明确了非违约方因防止损失扩大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应由违约方承担。2009年通过的我国《侵权责任法》更是明确地将过失相抵作为减轻侵权人赔偿责任的事由,规定于该法第三章“不承担责任和减轻责任的情形”中的第26条。
  如果仅有我国《民法通则》、我国《合同法》与我国《侵权责任法》的上述规定,那么我国现行法对受害人共同责任的规范模式应当说与普通法系国家或地区的做法大体相同,即区分对待受害人的与有过失与受害人的减损义务,前者适用于侵权赔偿责任,后者适用于违约赔偿责任。从法律继受的角度上说,这种规范模式也无可厚非。然而,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司法解释却打乱了这一格局。2009年7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第10条第1句明确指出,法院在计算和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应当综合运用可预见规则、减损规则、损益相抵规则以及过失相抵规则等,从非违约方主张的可得利益赔偿总额中扣除违约方不可预见的损失、非违约方不当扩大的损失、非违约方因违约获得的利益、非违约方亦有过失所造成的损失以及必要的交易成本。此后,2012年3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45次会议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买卖合同解释》)更是明确规定了买卖合同违约损害赔偿责任中也适用过失相抵规则。该解释第30条规定:“买卖合同当事人一方违约造成对方损失,对方对损失的发生也有过错,违约方主张扣减相应的损失赔偿额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司法解释起草者明确指出,该条规定的是过失相抵,该规则是“公平原则的具体化,不仅适用于违约损害赔偿领域,在侵权损害赔偿领域也有其适用”。[17]如此一来,我国法对受害人共同责任的规范模式就变得比较混乱了:一方面,在侵权赔偿责任中就受害人的共同责任问题,单独适用过失相抵规则加以处理;另一方面,在违约赔偿责任中,对于受害人的共同责任问题,要适用两项规则,即合同双方当事人对于违约损害的发生都有过错的,应当适用过失相抵规则,而非违约方没有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损失扩大时,适用的是减损规则。这就使得我国现行法上规范受害人共同责任的二元规范模式既不同于大陆法系,也不同于普通法系,而与两大法系学者共同拟定的《国际商事合同通则》极为相似。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我国民法学界就违约责任中有无必要同时规定过失相抵规则与减损规则、是否应当在损害赔偿法中统一适用过失相抵规则等问题产生了极大的争议。
  (二)学说上对违约赔偿责任中应否规定过失相抵规则的争议
  就违约赔偿责任中是否仅需要减损规则,还是应当同时规定减损规则与过失相抵规则,抑或完全可以通过过失相抵规则统一解决损害赔偿法中的受害人共同责任的问题,学说上有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我国原有的对受害人共同责任的二元规范模式并无问题,只是因为司法解释错误地在违约赔偿责任认定中确立过失相抵规则而产生了问题。也就是说,在违约赔偿责任中只需要规定减损规则即可,完全没有必要同时规定减损规则与过失相抵规则。首先,从我国《合同法
谁敢欺负我的人
》的起草过程来看,对于是否在违约赔偿责任中规定过失相抵规则经历了一个“否定—肯定—否定”的历程,最终立法者既未采纳学者建议规定过失相抵规则(而删除减损规则)的方案,也未采纳《国际商事合同通则》并行规定过失相抵规则和减损规则的方案,而是依旧坚持我国《涉外经济合同法》、我国《民法通则》以及《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立场,只是规定减损规则,而否定了过失相抵规则。[18]其次,从违约形态分析,不宜规定违约责任的过失相抵规则。因为在债务不履行、迟延履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452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