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新法对生效时已完成的诉讼行为不溯及既往
【作者】 聂昭伟(二审承办法官)张嘉艺【作者单位】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7年
【期号】 26【页码】 2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0543    
  【裁判要旨】程序法从新原则针对的是新法生效后尚未实施完毕的诉讼行为,对于已经完结的诉讼行为并无溯及力。本案尸检鉴定意见存在鉴定人不具鉴定资质及违反回避规定的问题,尽管依照2012年刑事诉讼法及其解释不能作为定案根据,但由于该鉴定系在1996年刑事诉讼法实施期间完成,故应以该法为评价标准,在客观真实性能够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可以作为定案证据采用。
  □案号 一审:(2016)浙03刑初109号 二审:(2017)浙刑终28号
  【案情】
  公诉机关:浙江省温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舒、李炎龙。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10月7日,被告人刘舒、李炎龙因经济拮据而预谋抢劫,并于次日购买了作案用西瓜刀1把。10月8日22时许,两人在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梧田街道东烊路与温瑞大道路口,搭乘上被害人郑根和(男,殁年35岁)驾驶的出租车,并往温州大学方向行驶。当车行至瓯海区茶山街道朝阳新街与园区西路路口附近时,刘舒让郑根和停车,李炎龙拿出西瓜刀抵住郑的颈部,劫取到200余元及诺基亚手机1部。后李炎龙持刀抵住郑根和颈部,由刘舒驾车继续行驶。
  途中郑根和欲下车逃跑,李炎龙持刀划割郑根和颈部一刀,遭郑反抗后刘舒持刀在郑根和胸部、腹部连捅数刀,后李炎龙见郑根和尚有呼吸,又在郑根和颈部割了两刀,致被害人郑根和胸腹壁穿通伤伴肝脏、肺、肠破裂,大失血死亡。而后,刘舒将车辆停放在温州市龙湾区温州大道琦角龙鞋业对面的非机动车道上,并将作案用西瓜刀丢弃在路边绿化带里。
  【审判】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舒、李炎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持刀劫取他人财物;后为灭口而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对刘舒、李炎龙应予数罪并罚。刘舒的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予严惩。李炎龙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作用相对较小,且在本院审理期间其家属已代为缴纳赔偿款10万元,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作出一审判决:1.被告人刘舒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2.被告人李炎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刘舒不服,提出上诉,认为本案鉴定人沈某参与了案件现场勘查,后又作为鉴定人参与鉴定,其应当回避而没有回避,且没有相关资格证书附卷,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不能作为定案根据使用。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其中一名鉴定人沈某没有相关鉴定资格且因参与案件现场勘查而应当回避,根据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刑事诉讼法解释》)第85条第2款之规定,该报告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但上述规定针对发生在之前的尸体检验工作不具溯及力,故被告人刘舒要求排除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作为定案证据使用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刘舒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大,本应予以严惩,但鉴于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二审期间亲属能够代为赔偿部分经济损失等情节,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原判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对被告人李炎龙量刑适当。唯对被告人刘舒量刑不当,应予改判。依照相关法律之规定,判决如下:1.撤销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3刑初10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刘舒故意杀人罪的量刑及该罪与抢劫罪的决定刑部分,维持判决的其他部分;2.被告人刘舒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原判以抢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
  【评析】
  本案系一起发生在多年以前的抢劫杀人命案,案发当年公安机关已经采取了多项侦查措施,如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勘验检查、对被害人尸体进行了检验鉴定、对证人进行了询问等等,但由于作案人不能确定,无法再进一步展开侦查并移送起诉、审判。多年以后,两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公安机关随即对两人进行了讯问,并将二人的DNA、手印与遗留在现场的痕迹物证进行比对。在此期间,刑事诉讼法及相关解释与规定几经变更,如今法院再来审理该案时就面临着适用新法还是旧法,尤其是新法中设置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能否适用的问题,该问题的实质就是新刑事诉讼法及其解释是否具有溯及力。对于这一问题,我国刑事诉讼法及相关解释并未作出规定,而学界对法溯及力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实体法领域,对诉讼法领域缺乏研究,导致很多人将程序法从新原则与诉讼法具有溯及力混为一谈。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有观点即认为,实体法以不溯及既往为原则,而程序法则实行从新原则,对于新程序法生效时尚未处理的案件,均应依照新程序法处理。因此,法院在对之前侦查行为的合法性进行评价时应当以新法为根据。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程序法从新原则所针对的系正在实施的诉讼行为,对于之前已经完结的诉讼行为不具有溯及力,故该原则并不表示新刑事诉讼法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对于案发当年专门机关及其办案人员已经结束的侦查取证行为,在对其合法性进行评价时并不适用,而应当以当时有效的法为依据。
  笔者赞同上述第二种观点,分析如下:
  一、程序法从新原则与新刑事诉讼法具有溯及力之间的关系
  法谚有云:“实体从旧,程序从新。”程序法从新原则已经成为各国诉讼法理论与实务界的共识。程序法之所以需要从新,首先在于程序法只是提供法律救济和实现权利的方法和途径,并不创造新的实体意义上的权利和义务,故程序法的变动一般不会影响实体权利、义务关系;另一方面,新修改的程序法往往设计得更为合理,能够为程序参与人提供更为明确高效的行为指引。尤其在现代法治国家,程序法还肩负着限制国家权力、保障私人权利的制度功能,程序法的变化虽然会对案件事实和证据认定带来影响,进而影响到程序主体的实体权利和义务,但这种影响往往对私权利主体有利,故将新程序法适用于正在处理的案件往往能够进一步完善案件的处理,及时化解纠纷。据此有观点认为,作为程序法的刑事诉讼法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对于其生效时尚未处理的案件均应一体适用。
  笔者认为,尽管程序法从新系一项公认的原则,但法不溯及既往同样是法治国家所普遍遵循的一项法律适用原则,我国亦不例外。2000年公布的立法法第八十四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同样,刑事诉讼法及其解释也应当以不溯及既往为适用原则。事实上,程序法从新与具有溯及力是两个概念,二者之间并不存在冲突,只是我们在理解时出现了偏差,简单地依其表面意思来要求所有发生在过去的案件均适用新刑事诉讼法。“之所以人们误以为新法具有溯及力,是因为人们混淆了实体法和程序法所调整的对象,误以为程序法和实体法一样,也是调整实体事件和行为的。”[1]事实上,与实体法以实体事件和行为为调整对象不同,程序法调整的对象系程序事件和行为。相应地,在溯及时点上,尽管实体法选择纠纷或事件发生时,但程序法应当选择程序开启时。为此,在讨论程序法的溯及力问题时,不应将着眼点聚焦在行为和事件发生之时,而应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054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