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未羁押人判实刑不能交付执行的问题与对策
【副标题】 以罪犯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为研究视角
【英文标题】 A Research on the Problems and Resolution of Unable Execution of Substantial Punishment without Detainment before the Trial
【作者】 吴成杰【作者单位】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学【期刊年份】 2017年
【期号】 1【页码】 10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2561    
  
  随着我国刑事司法理念的不断更新,如何保证刑事司法活动各环节的规范运行,成为当下理论界和实务界高度关注的话题。毋庸置疑,罪犯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是刑事诉讼中容易被忽略但又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长期的司法实践表明,由于罪犯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的职权配置问题始终未得到足够的重视,立法上配套规定滞后,实务中各部门推诿扯皮,造成暂予监外执行相关司法程序不明晰,审前未羁押判实刑案件的罪犯送所执行难等问题突出主要是指将裁判生效前因患有疾病而被采取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的罪犯送交看守所收押执行难的问题,不包括未被羁押罪犯在裁判生效后、交付执行前逃匿的情形。为此,确有必要对如何构建规范有序的罪犯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运行机制加以调查研究。
  一、未羁押人判实刑案件的执行概况及存在的问题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对完善刑罚执行制度作出了重大部署,健全暂予监外执行制度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目前,在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对刑罚执行工作提出更高要求和期待的背景下,审前未羁押判实刑案件在交付执行工作中暴露出的一些问题,极大损害了司法权威和公正,严重影响了刑事诉讼目的的实现,社会对此反应强烈,已经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2014年1月21日,中央政法委印发了《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对刑罚变更执行的工作作了规范,对暂予监外执行案件办理程序提出了很多新的更高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相继发文要求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案件的专项检查或检察活动,进一步维护法律的严肃性。为此,根据上级法院通知要求,A市两级法院对历年来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案件(共计244个罪犯)和审前未羁押判实刑未能交付执行的案件(共计62个罪犯)开展了专项清理,特别就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原因和审前未羁押判实刑未能交付执行的原因作全面梳理分析,以便掌握有关案件的总体情况和个案具体情况。
  毋庸置疑,暂予监外执行作为刑罚变更执行的重要措施,是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律所规定的重要制度,对于保证罪犯交付执行的顺利开展,以及保障刑罚功能的全面发挥和刑罚目的的实现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从上述专项清理工作实际及有关法律规定来看,与罪犯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相比,对在监狱服刑或留在看守所服刑的罪犯适用暂予监外执行的,有关实务操作程序较为规范。目前,暂予监外执行的运行难题主要产生“在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由交付执行的人民法院决定”这一环节,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立法过于简单粗糙且存在适用争议
  目前,关于暂予监外执行案件的审理程序,刑法、刑事诉讼法中有一些原则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司法解释文件中虽有一些操作性规定,但均显零星、分散,且对于暂予监外执行案件的审理组织、参与主体、检察监督等重要问题均缺乏明确、具体规定,从而影响到实践中的认识统一和规范适用。笔者梳理一下,暂予监外执行的实务操作过程中仍暴露出一些立法不足,主要表现在:一是有关罪犯交付执行前的流程节点的法律规定不明,使得不同办案部门在理解适用上存在较大的争议,往往造成审前未羁押判实刑案件的刑罚变更执行成为人民法院一家之事;二是有关法律规范对由谁负责将罪犯送交看守所羁押的规定存在冲突,造成实践中往往出现有关交付执行工作交由作为裁判机关、不具备监管能力的人民法院负责的乱象;三是看守所收押送监服刑罪犯的程序标准缺乏明确法律依据,看守所条例仅笼统地规定看守所监管已决犯,执行有关对已决犯管理的法律规定,至于要具体执行什么法律规定并未予以明确;四是对罪犯交付执行各节点各环节实施同步法律监督的法律规定缺失,造成了交付执行过程中容易出现部门扯皮、相互推脱却又无法得到及时纠正的乱象,影响了刑罚执行的权威。
  (二)鉴别工作难以有效开展且不易审查判断
  虽然上述有关专项清理工作经过扎实深入的开展,但在清理活动结束时,A市两级法院仍有数名罪犯因患病未能交付执行。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罪犯病情的诊断工作难以有效开展,且有关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等解释规定仍缺乏可操作性,主要表现在:首先,人民法院内部刑事审判部门与司法技术部门的分工配合不够明确,司法技术部门往往未能提供客观、科学、明确的鉴别意见,让刑事审判部门在作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时可以参考使用。其次,由于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未联合出台相关操作细则,实践中人民法院难以组织协调省政府指定医院的医学人员共同开展罪犯病情鉴别工作。再次,一些重大疑难复杂病情的保外就医评判标准和适用尺度难以掌握和统一,实践中当人民法院组织诊断得出的鉴别意见得不到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的认同时,重复体检成为常态,且往往由于不同法医或者医疗专家在医学资质水平、诊断标准、对病情的医学认识等方面存在差异,导致不同人员作出的鉴别意见不一,影响审判机关的审查判断。
  (三)送所执行难且刑罚变更执行程序不规范
  对于审前未羁押判实刑案件的罪犯交付执行,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在于如何顺利将罪犯送交看守所羁押以便看守所将罪犯交付监狱服刑。从上述专项清理的工作情况发现,有43名患有疾病的罪犯,虽经人民法院决定收监执行,但当有关机关将罪犯送交看守所羁押时,看守所因担心罪犯疾病突发会发生意外伤亡,往往拒绝将罪犯予以收押。尤其是对于一些需要结合病情的严重程度来综合判定是否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的罪犯,看守所更是坚持判定此类罪犯属于患有严重疾病的情形而不予收押。由此,不得不考虑将罪犯送所羁押未果致刑罚变更执行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如何完善看守所收押罪犯的程序并强化同步法律监督确保看守所依法收押罪犯,在罪犯收押未果时如何启动刑罚变更执行的程序,对于老、病、残罪犯是否需要组织复核诊断,复核诊断工作如何开展,以及在此过程中公检法卫各家如何协同配合等问题。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二、未羁押人判实刑不能交付执行的原因剖析
  目前,我国的刑罚执行的法律规范缺乏统一的形式,有关刑罚执行的法律规范分别规定于刑法、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以及监狱法、看守所条例、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和解释文件中,刑罚执行主体既有人民法院,又有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等。可以说,我国刑罚执行权力配置的多元化在司法实践中主要带来了两个问题,即容易造成权力的僭越、重叠和推诿,以及容易影响刑罚执行质量。[1]从上述问题介绍可看出,罪犯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有关操作难题的产生,是与有关立法规定滞后、各部门的职权配置不明密不可分的。
  (一)罪犯交付执行的法律规范存在缺陷
  关于罪犯交付执行的立法是刑事法律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关于罪犯交付执行前的立法规定存在空白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第五款规定:“在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由交付执行的人民法院决定。”但是,对于何谓“交付执行前”并未作出界定。实践中,对于审前未羁押判实刑案件的罪犯交付执行,看守所大多以对罪犯进行收押视为交付执行完毕,并认为一旦收押后,在将该罪犯送交监狱服刑前,看守所无法再对经检查确属患严重疾病的罪犯的刑罚执行方式进行变更。如此理解,除了导致将罪犯送交看守所羁押受阻以外,还将间接影响到后续刑罚变更执行的规范运行。
  2.看守所收押送监服刑罪犯的程序标准不够明确
  关于已决罪犯的收押,《看守所拘留所执行刑罚罪犯管理办法》第十条和监狱法第十七条均作了明确规定,即先办理罪犯收押手续,再进行身体检查,经检查,对于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情形的,再依法提请有关机关批准。但对于看守所在收押需要送监服刑的罪犯时,是否应当参照上述规定执行,并未予以明确。实践中,看守所往往从监管安全的角度出发,坚持按照看守所条例中有关收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规定来执行,即先检查身体,后决定是否收押。由此,导致一些患有疾病的罪犯,虽经人民法院决定收监执行甚至经检察机关协调,仍无法将罪犯顺利交付看守所收押执行。从上述专项清理的工作情况看,至少有25个罪犯虽经体检并不符合法定保外就医条件,但人民法院往往迫于上述无奈而违规作出暂予监外执行的决定。
  3.刑罚变更的法律规定不适应实践发展的需求
  随着刑事执行实践的不断发展,有关立法滞后的问题愈显突出。对于送所执行难引发的刑罚变更执行,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大多倾向于认为,对因病取保候审的被告人,裁判生效后的暂予监外执行应由人民法院直接作出,而不必通过监所机关。2012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等六部委出台了《关于实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指出,被告人提出暂予监外执行申请的,看守所可以将有关情况通报法院。该规定出台后,看守所更是认为,看守所仅负有将其了解掌握到的被告人在羁押期间的表现情况通报人民法院的义务,而无需就刑罚是否变更执行向人民法院提出意见。检察机关往往对此持相同观点。由此,刑罚变更执行活动变成法院一家之事,更遑论如何优化公检法三家的职权配置。
  (二)保外就医组织诊断工作存在操作的盲区
  现行法律规定,罪犯在交付执行前,因有严重疾病依法提出暂予监外执行申请的,有关病情的诊断鉴别由人民法院负责组织进行。但是,对于人民法院如何组织诊断却缺乏具体的细则规定,或者已有的规定不具备可操作性。
  1.医院出具的临床医学诊断证明文件不够规范
  我国《暂予监外执行规定》九条虽然对医院出具病情诊断或者检查证明文件作出明确要求,但实践中,当省政府指定医院指派两名具有副高以上专业技术职称的医师,共同出具病情诊断或者检查文件时,其往往是按照自己的行医习惯记载罪犯病情和诊断建议,而非紧密结合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中规定的疾病类型和诊断标准等内容,出具符合形式要件或可参照性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25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