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论医疗损害责任与医疗事故罪的界限
【副标题】 以过失为分析基础
【英文标题】 On the Limits between the Medical Liability and Malpractice Crime
【作者】 吕群蓉
【作者单位】 南方医科大学法学{副教授,民商法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医疗损害责任;医疗事故罪;医疗过失
【英文关键词】 medical liability;malpractice crime【文章编码】 2095-3275(2014)04-0068-08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4年
【期号】 4【页码】 68
【摘要】 医疗损害责任和医疗事故罪均是因为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违反注意义务、存在过失而产生的法律责任。二者理论上的区分或许清晰,但法律实践中却很难截然分开,区别二者的关键在于过失的严重程度。医疗损害责任的承担以过失为基础,有过失,则有责任,但医疗事故罪却不尽然。构成医疗事故的医疗损害责任,却不一定构成医疗事故罪,医疗事故罪有其立案和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即医务人员承担医疗事故罪的原因为主观要件“过失”(违反注意义务的严重程度达到了“严重不负责任”)加客观要件“造成了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了就诊人的身体健康”(这是“严重不负责任”客观衡量标准)。
【英文摘要】 Medical liability and malpractice crime are legal liability arising from negligence, which medical personnel or medical institutions are in violation of the duty of care. Theoretically they are clear distinction perhaps,but legally theyare difficult to completely separate in practice. The key difference is the severity of the negligence. The responsibility for medical damages is assumed based on negligence. If there is negligence, then there is responsibility, but themalpractice crime does not necessarily. Medical malpractice liability for damage is not necessarily constituted medical crime, which has its filing medical malpractice and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standards. The reason that medical personnel commit to the crime of medical malpractice is the subjective element of “ fault” , namely violatingthe duty of care of the severity to achieve a “ serious irresponsible”.Objective element is“a doctor who caused the death or serious damage to patient health,”which is“seriously irresponsible” objective metric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978    
  
  在《侵权责任法》颁布前,因涉医疗关系产生的纠纷名称繁多,且各种名称的内涵和外延多有重叠,在理论和实践中造成了混乱[1]。《侵权责任法》将涉医疗关系产生的纠纷统一规定为医疗损害责任,并将其作为七种特殊侵权责任的一种[2]。医疗损害责任既应当包括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在医疗过程中因过失所致损害责任,也包括在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无论有无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或者其他损害而应当承担的以损害赔偿为主要方式的侵权责任{1}。但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医疗机构过失是其承担医疗损害责任的最为主要的原因,非过失造成患者损害是医疗损害责任的例外情形,而故意造成患者伤害则按照一般侵权承担责任。
  根据《刑法》335条规定,医疗事故罪是指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行为。严重不负责任是医疗事故罪的主观构成要件,医务人员只有主观上具有过失才能构成医疗事故罪,否则将不构成医疗事故罪,而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对于非法行医造成患者人身伤害或死亡的,则不能按医疗事故犯罪处理,只能按照其他犯罪(如非法行医罪)从重加以处罚{2}。医疗事故罪是一种业务过失犯罪,犯罪主体的主观心态只能是过失,而非故意,过失是追究医疗事故罪犯罪主体刑事责任的必要条件。医务人员在过失状态下,因为造成了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了就诊人身体健康,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医疗损害责任与医疗事故罪的责任基础均是过失,过失是两种责任存在的基本前提。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只对医疗过失承担责任,故意,不管是直接故意还是间接故意[3],均不是二者的责任构成要件。如果在医疗过程中,医务人员故意伤害患者,那么应当按照故意伤害论处和承担责任。同样是基于过失造成患者人身伤害,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何种情形下只需承担民事上的医疗损害责任,何种情形下又必须按照医疗事故罪承担刑事责任呢?过失的严重程度是区分两种责任的关键点。本文将以过失的严重程度为基础,分析医疗损害责任与医疗事故罪的界限[4]。
  一、过失是承担医疗损害责任的核心因素
  医疗损害责任的承担不同于一般的民事侵权行为。一般民事侵权行为只要有损害结果,不管当事人是否有过错,除非有法定的免责事由,侵权人均需承担责任。
  (一)过失是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因医疗行为而致侵权是否需承担医疗损害责任区分点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在诊疗活动中使患者受到损害,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除非法律另有规定或有法定的免责事由,否则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无须承担责任。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因医疗行为承担责任的情形只能是过失,如果是故意导致患者损害,其责任承担就不是医疗损害责任,而将变成一般侵权责任。过错以外的因素致使患者受到伤害,如果为第三人造成,则第三人承担责任;如果患者所受伤害为病情发展的自然转归或纯属医疗意外,此类风险在没有相关保险的情况下,则由患者自行承担。过失是区分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承担医疗损害责任的关键点: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有错(过失)才有医疗损害责任,没有错(过失)就没有医疗损害责任[5]。
  (二)过失是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因医疗行为侵害患者权利时的一种主观状态
  过失,是一种主观心理状态,指医务人员在医疗过程中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的不良后果,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已经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的心理状态。在实际医疗过程中,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有时因为利益的驱动存在故意违反注意义务的情形,此时医疗损害行为所致侵权对于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而言,其主观心理状态是故意。但这种因故意导致医疗损害而具有直接因果关系的医疗侵权在临床中很少见,更多地表现为故意提供费用高、风险可能尚不确定但似乎又较替代方案有些冠冕堂皇的优点的方案或器械、药品,而该方案或器械、药品最终导致医疗损害。主观心理状态的过失,需依附一定的载体才能为外界感知和显性。该种过失通常表现为医务人员违反了注意义务,或造成了患者不应有的伤害,或按照当时的诊疗水平不应当出现某类疾病的不能预防或治疗等。
  (三)衡量过失的客观标准是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对注意义务的违反
  医疗注意义务是指作为善良管理人的医疗专业人士在其专业领域应尽的义务[6],既包括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以及防止危险发生的注意义务,也包括对患者的症状应充分观察和关注,并依据当时的医疗水平考虑治疗效果及毒副作用、确定治疗方案,在尽量低风险的情况下实施治疗[7]。医务人员及医疗机构违反注意义务,通常以对客观的法律法规、诊疗护理规范和常规等的违反为客观标准,或者以违反医务人员及医疗机构应尽的告知保密等法定义务为标准,或者以违反医疗机构的管理规范或管理职责为标准{3}。只要医务人员及医疗机构未履行或违反了前述义务,就应当从客观上认定为有过失。
  (四)因过失而承担医疗损害责任的前提是患者有损害
  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二者设置目的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刑事责任是为了惩罚,以做效尤;民事责任的目的是为了补偿,平衡受损人与获利者或侵权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所以,在民事领域,责任承担的前提是有损害,没有损害,就没有赔偿。医疗损害责任是一种民事责任,其也要求受损人必须要有民事上的损害,如果没有损害,就不能要求损害赔偿。同时,医疗损害责任不同于一般的民事责任,其更应当强调如果没有损害的存在,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就不应当承担责任,因为从医疗机构的角度来看,其开展医疗活动的目的是为了治病救人,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可能存在失误或自身不可控的因素,导致医疗差错[8]。如果出现了这样的医疗差错但又没有给患者造成损害,为了鼓励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大胆地进行医学探索,需要尽量减轻医疗机构的压力。医学是经验之学,医生对疾病的治理,对病情的把握,除了具备基本的医学理论知识外,更多的是需要临床积累的经验,而对新出现疾病的治疗几乎完全依赖临床掌握的经验和资料。临床经验的积累过程很多时候就是总结差错病例的过程。据研究,大多数医师在职业生涯的前四年,医疗事故和医疗差错的发生率较高{4}。因此,在进行医疗损害责任制度设计时,应当考虑医疗法律关系的特殊性,责任的承担应当基于患者的损害,没有损害,就不应当有医疗机构的责任。
  二、医疗事故罪是过失非常严重的医疗损害
  中国大陆医疗事故罪判定的关键标准是非常严重的过失,这样的过失不同于只承担民事责任的医疗损害责任的过失。
  (一)医疗事故罪的主观构成要件是过失
  医疗事故罪的主观构成要件是过失。没有故意的医疗事故罪,如果主观故意,则为故意伤害或杀人,为刑事犯罪行为,民事上表现为一般侵权。故意,包括间接故意,均不是医疗事故罪的构成要件,只有过失才是医疗事故罪的主观构成要件。而在刑法史上,就连过失是否应当受罚都是一直摇摆不定的,或者从不罚渐进到可罚{5}。就一般来说,这种过失主要表现在医务人员对待患者死亡或健康受到严重损害的态度上,即医务人员应当预见可能发生患者死亡或健康受到严重损害,但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虽已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以致造成患者死亡或健康受到严重损害[9]。
  当然,构成医疗事故罪的过失与承担医疗损害责任的过失性质上是相同的,其判断标准是医务人员是否尽到了其应尽的注意义务,也即其行为符合法律法规、诊疗护理规范和常规等。但医疗行为所致损害责任的承担指向医务人员没有尽到的注意义务有时并非以当时的医疗水准为衡量标准。由于我国地域辽阔,医务人员客观上存在水平参差不齐的情形,医务人员的诊疗水平要在达到整个社会普通的医疗水平的基础上,体现一定的差异性{6}。但这种差异性的体现只能通过司法实践赋予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实现,也应仅限于医疗行为实施时时间紧迫、实施该医疗行为的医疗机构地处偏僻和医疗行为的专门性为限,不应当作扩大解释,以免影响医疗水准判断的客观性和统一性{7}。
  医疗事故罪的责任承担只能坚持以过失标准,正是因为过失,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才需要承担责任,没有错,就没有责任承担的基础,不管是民事责任还是刑事责任,因医疗关系引起的责任承担均需行为人有过错,除非法律另有规定。
  (二)构成医疗事故罪的过失是“严重不负责任”
  根据《刑法》的规定,医疗事故罪是由于医务人员严重不负责任而造成的。与《侵权责任法》对医疗损害责任的规定相异的是,医疗事故罪的过失是因为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并非是由或主要由医疗技术水平低下造成。而医疗技术水平低下,如果没有严重不负责任的情形,造成患者受到损害,将不承担刑事责任,但根据《侵权责任法》可能需要承担民事责任。
  1986年国务院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办法》(已废止)将医疗事故区分为医疗责任事故和医疗技术事故,而2002年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却不再进行这样的区分。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因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事故就是医疗事故。凡是造成医疗事故的,就应当承担医疗损害责任,但是否需承担刑事责任则要考察该损害是否符合刑法关于医疗事故罪构成要件中的“严重不负责任”。“严重不负责任”本质上就是医务人员对注意义务的违反,是医务人员在违反了注意义务后实现了刑法所规定构成要件的犯罪事实行为{8},是医务人员在诊疗护理的过程中违反法律法规或诊疗护理规范,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诊疗护理职责的行为。在诊疗护理过程中,主要表现为:一种是以消极不作为的形式履行其本应履行的职责,如当班医生擅离职守,对应当及时处理或抢救的患者不予救治;另一种是以积极的作为方式违反注意义务,如手术过程中因粗心大意遗留物件在患者体内、甚至错误切除身体器官,医护人员打错针、投错药等{9}。
  非常明显,“严重不负责任”是对医疗事故罪中过失这一主观要件的进一步限定:只有在“严重不负责任”情况下的过失,才需要按照医疗事故罪进行惩处,否则其他过失是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在医疗事故罪中,损害结果的造成不是因为技术上的原因,而是因为不负责任造成;损害结果是医疗事故罪客观方面的构成要件,但并非有严重损害结果就是医疗事故罪,只有损害结果是因为医务人员“严重不负责任”造成的,此时的医务人员才需要按照医疗事故罪承担责任{10}。
  (三)“严重不负责任”的客观衡量标准是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的身体健康
  在医疗损害责任构成中,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存在过失,过失的客观标准是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对注意义务的违反。医疗事故罪从性质上论是医疗损害的一种,侵权人也应当承担医疗损害责任,但这种责任的承担除了民事上的责任外,刑事上还应承担责任,因为此种情形下,医务人员对注意义务的违反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即造成了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了就诊人的身体健康;如果医务人员对注意义务的违反没有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了就诊人的身体健康,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立新.医疗损害责任概念研究[J].政治与法律,2009,(3).
{2}崔正军.论医疗事故罪的犯罪主体[J].法学评论,2001,(6).
{3}杨立新.医疗损害责任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2. 107.
{4}Taragin MI,Martin K,Shapiro S,and et al. Physician Malpractice:Does the Past Predict the Future[J],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 1995,10(10),pp550-556.
{5}许玉秀.当代刑法思潮[M].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5.358 -359.
{6}{7}廖焕国.论医疗过错的认定[J].政治与法律,2010,(5):21,22.
{8}大塚仁.犯罪论的基本问题[M].冯军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3.233.
{9}舒洪水,贾宇.信赖原则在医疗事故罪中之适用[J].法学,2008,(10):145.
{10}周伟.医疗过失行为与医疗事故罪之主观要件[J].人民检察,2005,(2).
{11}卢建平,田兴洪.论医疗事故罪中“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之认定[J].湖南社会科学,2004,(2) :48;刘斌.论医疗事故罪的界定[J].黄石教育学院学报,2004,(2) :102;李文玉.论医疗事故罪的犯罪构成及量刑[J].井冈山医专学报,2005,(4) :63.
{12}王晓燕.医患关系紧张诸因素探析[J].中国医学伦理学,2005,(6):61.
{13}吕群蓉.论医疗风险分担的理论基础[J].东南学术,2012,(3) :175.
{14}杨正凯.应以“致人重伤”作为“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界定标准[J].人民检察,2008,(13):63.
{15}陈晓平,李钢.对医疗事故罪认定两个问题的探讨[J].法律适用,2007,(10) ,93 -9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9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