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
社区干预:发达国家预防青少年犯罪的理论与实践
【作者】 黄进崔春丽章敏【作者单位】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发达国家;社区干预;青少年犯罪;犯罪预防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2
【页码】 96
【摘要】

社区干预是目前预防青少年犯罪理论研究和实践的热点之一,国外主要有社区参与理论、社区警务理论、社会控制理论和一般紧张理论,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都有大量的实践和经验,对我国开展社区干预、预防青少年犯罪具有借鉴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320    
  目前,面对日益呈现高发态势的青少年犯罪这一社会问题,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展开全方位、多角度的研究和探讨,目前社区干预日益成为预防青少年犯罪的热点。社区干预主张将社区的多方面功能融入到青少年违法犯罪预防工作中,重视社区能力的发挥及应用,倡导“社区为本、辅导为主”的预防理念。国外的实践充分证明,社区干预是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有效且至关重要的方法。本文主要综述国外社区干预青少年犯罪的理论及其实践经验,以促进社区干预在我国预防青少年犯罪方面的研究和应用。
  一、国外社区干预青少年犯罪的理论国外社区干预青少年犯罪的理论主要有社区参与理论、社区警务理论以及与社区干预有紧密联系的社会控制理论和一般紧张理论。
  (一)社区参与理论
  社区参与理论是美国学者艾伦·科菲在《青少年犯罪预防》一书中提出的犯罪预防理论。科菲指出,司法体系的功能是有限的,司法体系中警察、法院、矫正机构等只能控制犯罪的一部分,并不能控制全部犯罪行为的发生。因此,犯罪预防需要社区的全面参与,得到公众的理解和支持。
  科菲认为,使社区的人意识到每个人都是犯罪的直接或间接受害者,他们有责任和义务改变这种状况,这是获得社区支持和参与的行之有效的方法。这与美国当代最为流行的“犯罪就是使人受害”的观点有密切的联系,预防犯罪的主要方法就是减少易受犯罪侵害的潜在目标。科菲指出,要想获得公众的理解、支持和参与,就要对暴力犯罪、财产犯罪和青少年犯罪等关系公众切身利益的犯罪给予更多的重视和优先的预防。因为暴力犯罪、财产犯罪给人们带来强烈的不安全感,而青少年犯罪让人同情,他们更希望能够预防。社区通过改善青少年成长的家庭、学校和社区环境,以区、街道、社区三级负责为准则,实现社区治安的综合治理,净化社区环境,引导青少年积极参与正面的主流文化活动,预防犯罪行为的发生。社区参与理论的具体实践是由公民组成团体,分别采取公民巡逻和公民监督报告的方法来监视和监督所在社区的治安,以此来预防和揭露犯罪。公民巡逻是指由公民组成的巡逻队在犯罪易发区和易发时间进行巡逻,以威慑潜在的犯罪人。公民监督报告措施是指鼓励居民监督戒备嫌疑分子和犯罪分子的行动,并将其观察的情况报告给警察。例如,司机可以用他们的收发两用无线电设备参加无线电警戒,向警察报告他们发现的犯罪活动等。这种监视增加了对罪犯的威慑作用,并可以增强邻里居民的紧密联系,减轻社区公众对犯罪的恐惧心理。警民的互动也改善了两者的关系,对于预防犯罪具有明显的效果。[3]
  (二)社区警务理论
  所谓社区警务,在英、美等国是指以社区地理区域为基础,视社区公众为社会治安的主体,把为社区公众服务作为主旨,社区警察紧密联系社区公众,运用各种可以调动的社会力量,警民携手共建社区和谐环境、共创社区安宁生活的模式。{1}英国社区警务旗手安德逊以“社区警务树”来阐明社区警务的本意。其画面是一棵大树,树干是警察机关,树枝、树叶、果实是警察机关中的各个部门和警种,树下的土壤是社区,大树根扎在教堂、学校、工厂、企业之中。“社区警务树”体现下列基本关系:警务的成效依赖社区;社区是打击和抑制犯罪的主体,也是警察建设的主要源泉;所有警察工作,包括巡逻、刑事侦查、交通管理,都离不开社区。
  社区警务预防犯罪理论的基础有三个方面:一是犯罪的根源在社会,控制犯罪的责任也在社会,只靠警察来有效控制犯罪是不可能的,有效地遏制犯罪必须全社会参与。西方警察学家认为,对于控制犯罪来说,“警察只是刑事司法的一部分,刑事司法系统又是政府的一部分,而政府不过是社会的一部分而已”。“只有动员社会和公众参与,才能有效地控制犯罪”。二是不能期望单纯依靠快速反应警务方式而放弃预防为主的思想来解决社会治安和控制犯罪问题。为了有效地控制犯罪,警察机关必须想方设法扩大信息来源,采取多种预防手段,尽量遏止犯罪于未发之前,当然也要有效地打击于发生案件之后,即做到时时处处都处于主动态势。三是不断强化巡逻力量,并不一定能达到使犯罪相应减少和受到有效控制的预期目的,还要寻求新的、更为完善的警务模式。四是警车巡逻脱离了具体的地理区域,不利于熟悉巡逻区域的环境和公众,应该使巡逻同社区警务结合起来,以社区地域为范围部署巡逻。
  总的来说,社区警务预防犯罪理论深受英美历史上以教区地理范围为警务地域范围、按地理区域组织警务、公众把维护社会秩序视为己任的那种古代警务模式的影响。社区警务理论突出以服务公众、警方同社区之间建立密切联系,通过警民的共同努力,创造美好的街区邻里生活,实现社会的安定和安宁。[5]
  (三)社会控制理论
  社会控制理论学派认为,所有人都是潜在的犯罪者,青少年基本上都具有尝试违法犯罪的倾向。大多数青少年没有走向违法犯罪并成长为遵纪守法的成年人,是因为他们遵循传统的规范。控制理论认为个体同合法的个人和组织之间社会联系的强度和方向是预防越轨行为发生的力量。与父母、朋友、老师及其他注重自我形象的人存在亲密关系的青少年可能因为害怕失去在社会中的良好声誉而拒绝违法犯罪的引诱,而没有此类社会联系的青少年却可能因为没有什么顾虑而轻率地选择违法犯罪。
  早期的控制理论认为违法犯罪是低度自尊和自我概念弱化的结果,积极的自尊能够阻止违法犯罪的发生,自我感觉良好的青少年能够拒绝犯罪的诱惑。1951年,Albert Keiss的研究表明,违法犯罪的原因在于缺乏“理想自我”(ego ideals)和自我控制(personal control)。{2}Scotte Briar和Irving Piliavin认为,一般的青少年因为考虑到自我形象和社会关系因素而倾向于遵守社会规范,遵从社会角色。相反,违法犯罪者不太关心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角色,有弱化的从众倾向。{3}还有研究表明自我形象与违法犯罪之间存在相关,如Howard Kaplan发现自我形象感低而需要赞赏的青少年更可能违法犯罪,因为成功的参与违法犯罪能够增强他们的自尊,提升自我。{4}[11][12][13]
  社会学家Travis Hirshi在《犯罪原因》中系统化地建构了社会控制理论,他认为是社会控制而不是道德约束和价值信仰维持了社会秩序。违法犯罪与个体同群体之间所保持的社会联结有关,当社会联结弱化或断裂时,个体就会因为社会对其约束的减弱而倾向于违法犯罪。1992年,Travis Hirshi又进一步提出“自我控制理论”,明确提出犯罪行为的发生源于“低度自我控制”,而低度自我控制的实质是社会价值规范在个体社会化过程中内化的失败。有学者研究表明,社会价值规范的内化取决于其传承的社会心理背景和方式。青少年作为社会关系网络中的个体,为了维持社会生存,不断在社会关系网络中进行能量交换,这种建立在社会支持上的网络化结构存在方式制约着青少年的自我控制水平,所以具有社会化功能的社会支持就是提高青少年自我控制力的核心内容,而作为青少年成长和社会化的主要社会环境社区在社会支持网络的构建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1][14][15]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四)一般紧张理论
  一般紧张理论认为,良好的人际关系和社会支持网络是消除犯罪的重要因素。因此,营造和谐的社区环境十分重要。1992年,美国学者Robert Agrew在默顿传统紧张理论(Strain Theory)的基础上提出了一般紧张理论(General Strain Theory)。该理论指出,人的犯罪行为实际上是一种应付机制,这种应付机制主要用来解决不良的社会人际关系造成的社会情感问题。 Robert Agrew的一般紧张理论建立在社会-心理层面之上,试图解释为什么个人的紧张会导致违法犯罪,其理论可用来解释青少年和其他社会成员的犯罪行为。
  在解释紧张和犯罪行为的关系上,Robert Agrew认为人的负面情绪,如愤怒、沮丧、抑郁等都是重要的中介因素之一。紧张引起负面情绪,负面情绪驱使人们寻求发泄或缓解的方式,犯罪就是其中一种方式。是否选择犯罪取决于多种因素,这些因素的存在与否,可起到加强或削减的作用,比如青少年与传统社会的关系、与违法朋友的关系及个人心理因素和性情特征等。
  对于预防和解决个体紧张的有效途径,犯罪社会学界已经形成有关初步认识,认为社会支持网络可能降低对紧张作出越轨反应的机率。这可以从社会支持发挥作用的两个基本途径予以说明:一方面,社会支持能够减少个体产生紧张的机会或者使个体遭遇极低的压力水平;另一方面,社会支持能够在个体遭遇压力困境时减小紧张的强度,并且能够帮助个体摆脱消极情感体验。
  自Robert Agrew提出一般紧张理论后,国外相关的实证研究逐年增多,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紧张与犯罪的因果关系。浩夫曼和瑟伯恩的研究表明,经历各种不幸生活事件的青少年很容易成为违法者。二是紧张与犯罪的中介机制,即负面情绪与犯罪的关系方面。马泽路里和皮罗克研究发现,大学生在面临各种压力时可引起愤怒情绪,而愤怒情绪可增强他们的暴力袭击倾向。布里兹纳的研究则发现,通过犯罪,如偷盗、暴力行为等可以缓解紧张造成的负面情绪。此外,一些研究也共同指出,愤怒的人可能更容易知道生活中的压力,而压力能够导致犯罪。三是压力与犯罪的条件机制。研究者验证了当人们紧张时,不同的因素对抑制或加强犯罪的影响。如怀特对新泽西州中学生的研究发现,当这些中学生面临紧张时,与违法朋友的密切关系和低自我效能意识会强化他们的犯罪动机。马泽路里及其合作者对美国中西部高中生的研究表明,缺乏良好的社会关系是导致吸毒的强化条件。{5}[2]
  二、国外社区干预青少年犯罪的实践综述
  社区干预兴起于欧美发达国家,在发达国家的经验最为丰富,因此,我们主要总结了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社区干预经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查臣.青少年犯罪预防的理念与方式创新——社会支持的预防功能及对策构建[D].湖南: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2003.

[2]叶丹.一般紧张理论及其研究现状[J].神州,2001(12):26.

[3]康树华.美国青少年犯罪预防体系和措施⑴.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2(2):88-92.

[4]杨敏.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的社区干预的研究[D].上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2006.

[5]雷鸣霞.国外社区警务浅述[J].公安研究,2003(5):88—93.

[6]席晓华.国外社区预防和矫正少年犯罪的实践与启迪[R].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2004:33-42.

[7]王丽华,李慧英.社区犯罪预防初探[J].法学论丛,2007:87-88.

[8]张荆.日本社区预防青少年犯罪的工作模式研究[EB/OL].http: //edu.people.com.cn/GB/8216/147218.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9][英]约翰·格拉海姆,特雷弗·白男德,王大伟译.欧美预防犯罪方略[M].北京:群众出版社,1998.

[10]张胜康.城市社区新居民群与青少年行为越轨[M].四川: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

[11]Award.R.Delinquency: as the fai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Controls .American Sociology Review, 1951(16):196—207.

[12] Scotte Briar&Irving Piliavin. Delinquency: Situational inducements and Commitment to conformity.Social problems, 1966(13):35~45.

[13] Kaplan, H.B. self—attitudes and deviant behavior: New directions for theoryand research. Youth and Society, 1982(14):185-211.

[14]Hirschi Travis: Cause of Delinquency, Berkeley.Calif.:University of Califonia Press, 1969:212.

[15]Hirschi.T&Gottfredson, M. G Commentary: testing the general theory of crime. Journal Research in Crime and D elinquency, 1993(30):47-5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32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