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
心灵帮教:未成年人刑事诉讼心理干预的能动介入
【副标题】 以未成年人犯罪的制约机制为指向【作者】 王丽娟
【作者单位】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未成年人;心理症结;帮教;心理干预机制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3
【页码】 56
【摘要】

心理专家介入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的尝试是揭示心理干预司法价值的开始。如果说司法的作用是通过适合的审判方式,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为原则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帮教,那么心理干预机制的作用则在于引导未成年被告人克服心理的矛盾纠葛,揭示诱发犯罪行为的内部原因,瓦解其深层次的犯罪心理结构,建立符合社会道德、法律规范的心理结构,为其提供重返社会的机会,从根本上实现犯罪的特殊预防,是一种特殊层面的司法帮教形式。本文主要探讨了心理干预机制的功能定位、理论与实践依据、宏观和微观机制的运行以及关联性等几个问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333    
  一、心理干预机制的含义和功能定位
  (一)心理干预机制的含义
  “心理”从文义上可以解释为人的头脑反映客观现实的过程,如感觉、知觉、思维、情绪等;泛指人的思想、感情等内心活动,是不具有物质形态和稳定状态的主观意识。{1}犯罪心理则是指影响和支配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各种心理因素的总称,包括认i只、情感、意志、性格、兴趣、需要、动机、理想、信念、世界观、价值观以及心理状态等。{2}
  未成年人犯罪心理是指影响和支配未成年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各种不良心理因素的总称,通常指消极、不良的心境;异常的心理状态;过分压抑或愤懑的心理状态;长期苦闷、自卑的心理状态等等。{3}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多种多样,大多由不良心理所引发。如果只惩治其行为,而不加以心理疏导和干预,往往难以阻断再度犯罪的根源。从2002年开始,海淀法院少年法庭已对11案20名被告人进行了心理干预和疏导(以下统称为心理干预机制),{4}心理干预机制在司法实践中逐渐积淀并形成了相对独立的制度形态,即在未成年人审判中,通过对涉案未成年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进行心理干预,尽量减缓未成年被告人的紧张情绪,并把握其负面或不良的心理状态,帮助其重新建立良好的心理秩序,促使诉讼活动的正常开展,同时对合议庭正确定罪量刑、挽救未成年被告人提供科学的参考。
  (二)心理干预机制的功能及作用
  由于少年身心发育尚未完全成熟,少年犯罪的故意心理状态是一种不同于成人犯罪故意的不完全、不成熟的故意。因此,少年犯罪更多是建立在身心发育不成熟基础上的犯罪,其行为目的、作案动机等往往属于临时起意,对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往往考虑不周,并常常有模糊认识,表现出来的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往往有很大差异。心理专家有必要查明其具体的不良心理动因,为进行心理干预做好准备。
  1.有针对性地进行心理干预,制定相应的帮教方案
  作为司法职能的延伸,帮教回应是完善未成年人犯罪特殊预防的关键举措,也是未成年人刑罚观由惩罚向矫治倾斜的题中之义。心理干预是帮教回应中较为重要的环节。少年法庭在未成年人案件审理过程中,长期坚持寓教于审的原则,经实践证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这一教育不能泛泛而谈,必须根据未成年被告人的自身情况,不仅要找准教育的感化点,更要找到治愈被告人不良心理的落脚点,双管齐下,帮教才能有效果。对于存在心理问题的被告人来说,由心理专家对其进行罪因剖析、责任承担、未来设计、判断心理预期等方面的测评,从心理、性格缺陷等方面分析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的不健康心理症结,找到犯罪的深层次原因,从而制定有针对性的疏导方案并进行心理干预,使其不良心理得到矫治。
  2.为未成年被告人的正确量刑提供参考依据
  统筹运用心理测试结论和社会调查报告,依据高、中、低等层次区分风险系数,并依据风险系数实施有针对性的心理辅导、行为矫正方案,积极进行帮教。风险社会理论认为,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潜在性风险。{5}少年司法领域同样存在风险,比如审前羁押率、起诉率居高不下,取保候审率、不起诉率偏低,短期自由刑判决率过高,会让一些罪错少年心理受到严重影响,羁押中的交叉感染、罪错人格不能得以根本矫正,反而滋生对司法的对立情绪,再犯罪率、回归社会难等问题日益突出。减少风险的必要手段是进行风险评估。在加拿大、美国、英国、瑞典、新西兰等国的少年司法中,以心理测试以及社会调查为主要方法和依据的风险评估,作为“矫治处遇体系”的重要内容,被广泛运用于保释、不起诉、社区矫正等司法裁量中。2001年4月12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9条规定:“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当注意掌握未成年被告人的生理和心理特点,依法准确及时地查明起诉指控的案件事实。”“在具体量刑时,不但要根据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如犯罪手段、时间、地点、侵害对象、犯罪形态、后果等,而且还要充分考虑未成年人犯罪的动机和目的、犯罪时的年龄、是否初犯、偶犯或者惯犯等情况,决定对其适用从轻处罚还是减轻处罚,以及从轻处罚或者减轻处罚的幅度,使判处的刑罚有利于未成年罪犯的改过自新及健康成长。”因此,除了案件事实外,未成年被告人的自身情况也影响法院量刑。心理专家的评估报告中包括对该心理动因的分析和评价,这些因素从“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出发,可以构成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
  二、心理干预介入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的理论和实践依据
  (一)未成年人的心理特点具有特殊性
  按心理学划分的年龄阶段,青少年时期是指少年期(11、12岁至14、15岁),青年初期(14、15岁至17、18岁)。通常说的“青少年”,是指11、12岁至17、18岁,即从少年期到青年初期,这一时期又称为“青春期”,也被称为心理断乳期、危险期、反抗期等,是“危机与机遇并存”的时期。日本心理学家依田新指出:“青年处于儿童和成人之间的中间世界,所以内心摇动大,情绪的紧张程度一般较高,对很小的刺激也容易引起强烈的情绪反应……”{6}他们往往表现为活泼、热情,强烈而不稳定,容易急躁、激动,好感情用事,不善于用意志去控制自己的情感,希望摆脱对成人的依赖,希望在同龄人中寻找支持、帮助和友谊,容易受别人的引诱和暗示,结成团伙,误入歧途。同时,他们好与别人比高低,有强烈的争强好胜之心,容易为一时的胜利而骄傲自大,产生很强的虚荣心,也容易为一时的失败而灰心丧气,产生很强的自卑感。他们社会阅历少,富于幻想,反复性大,辨别是非能力差,容易受到外界的感染,缺乏真正的独立活动和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容易上当受骗。{7}
  随着社会的发展,未成年人犯罪已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未成年人犯罪有别于成年人,具有可塑性强,且易挽救的特点。未成年人犯罪的心理动因很复杂,受生长环境、父母、家庭及社会风气等因素的影响大,因而导致许多案件具有突发性、冷酷性。未成年人犯罪后,由于自身的心理不成熟,思维模式还很幼稚,因此,对由于犯罪而将面临惩罚时的心态也是比较复杂的,常常伴随着悔恨、无脸见人、焦虑、急躁、绝望的心理状态,往往不能正确处理自己今后与社会、学校、家庭这几方面的关系,而学校、家长也因缺乏对未成年人心理情况的了解,使未成年人犯罪后得不到正确引导。如果在这期间,由熟悉青少年特点的心理专家来给他们做心理干预,帮助他们缓解在审判期间的焦虑、急躁,这将对他们度过这段特殊时期,有一个良好的心态面对审判直至判决后的执行或缓刑考验期,克服心理障碍,找到人生前进方向有相当大的作用。
  (二)未成年人刑事诉讼心理干预的国内外借鉴
  对青少年进行的心理干预机制,使犯罪的青少年改恶从善,由于能收到一定的效果,因此被大多数国家重视并利用。
  在我国古代,已有运用心理学知识进行审案的先例。《周礼·秋官·小司寇》记载,以五声听狱讼。“五听”是西周时期形成的审理案件的制度,具体是指辞听、色听、气听、耳听、目听,是审判案件时判断当事人陈述真伪的五种观察方式。从“五听”的具体内容可以看出,西周时期已经开始注意到心理学的一些问题,并能够运用司法心理学的一些经验来处理案件。
  在当代外国法域层面,国外的诉讼心理干预通常在尊重和保持心理学学科体系的基础上展开。美国的青少年法规定,未成年被告人被判刑罚之后、接受以社会为基础的矫正之前,首先会被送进接收与诊断中心,以决定适合的矫正方式。接收与诊断中心是在少年局、少年服务局和矫正局的积极倡导下成立的,其主要功能是根据每一个被处理的未成年人的情况决定适合该未成年人的处理措施以及决定将该未成年人送往哪一种训练学校,对每一个未成年人的分析与诊断一般需要4—6个星期。分析和诊断由心理分析专家、精神专家、社会工作者、学者和牧师一起进行,经过分析和诊断,心理专家要对该未成年人的智力、能力、成熟度以及感情等方面的问题进行测试,以决定将未成年人送往最适合的设施,施予最恰当的处遇方式。{8}同样地,根据日本青少年法的规定,对进入少年院的少年进行各种心理上的处理,如精神状态分析、看心理剧等,能促进他们早期适应院内生活,对某些屡次违反纪律和行为粗暴的少年来说,能稳定他们的情绪,并缓和在院者之间的紧张关系。总之,各方面都能收到很好的教育效果。{9}
  在当代中国本土层面,2013年1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477条规定:“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人民法院根据情况,可以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心理辅导;经未成年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同意,也可以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心理测试。”该规定为我们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心理干预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同时也为我们今后探索未成年人心理干预方面提供了更大的舞台。
  三、心理干预机制的宏观运行
  (一)介入的时间
  1.定罪以前的介入
  在案件审理完毕后,合议庭对被告人已认定有罪、宣判之前,由主审法官将特定少年犯的案情和在审理中发现的问题介绍给心理专家,并让其听取犯罪时未满18周岁的被告人的倾诉,同时了解被告人生活的环境以及交往,挖掘其犯罪的心理动因,掌握其心理状况,将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恶性的大小,心态的优劣,以及在判处刑罚的情况下,其心态能否转变,心理承受社会压力的系数,不至于再走回头路作出科学判断等诸项心理指标,在进行科学分析的基础上,制作社会调查报告,提供给主审法官和合议庭,合议庭在充分分析此报告后,将结合案情对被告人作出科学、准确的量刑,并针对其心理问题适时地进行教育。
  2.判决后的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33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