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
社会教育和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
【副标题】 基于陕西省重点青少年的实证研究【作者】 陕西省社会教育和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课题组
【作者单位】 共青团陕西省委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陕西;重点青少年;社会教育;预防违法犯罪;实证研究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3
【页码】 70
【摘要】

通过对陕西省重点青少年接受社会教育情况进行问卷调查与访谈,特别是对重点青少年与普通青少年在社会教育认知与评价、接受社会教育需求、参加校外社会组织活动、新媒体影响等四个方面进行比较研究,探索社会教育和青少年身心发展的相关性,以及社会教育在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方面的机制。社会教育作为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重要手段,通过参与青少年的社会化过程、改善社会环境来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社会教育亦是青少年全面发展的重要环节。当代家庭教育的变化凸显社会教育的必要性,学校教育的现状要求社会教育强化功能,青少年成长发展对社会教育具有现实需求。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338    
  社会教育是指由政府、公共团体或私人所设立的社会教育机构对社会全体成员进行的有目的、有系统、有组织、独立的教育活动。{1}为了把握社会教育和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关系,共青团陕西省委权益部进行了陕西青少年社会教育和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调研。
  一、陝西省重点青少年调研的概况
  课题组主要针对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的重要人群——重点青少年{2}进行调研。由于调研时间、人员等所限,本次研究主要针对以下青少年:一是有不良行为或者严重不良行为的青少年,按照《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关于不良行为、严重不良行为的法律界定,为确定具体样本,调研中主要针对经常受过治安行政处罚(违法或接受工读教育)、劳教或者犯罪(在监所服刑)的青少年;二是不在学或无职业的闲散青少年、流浪乞讨青少年、留守儿童。上述两类青少年群体都是已经具有违法犯罪行为或违法犯罪可能性较大的,是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的重点群体。
  为了能够保证数据反映信息的全面性和可靠性,我们采用了先按照地区配额抽样(涵盖全省主要地区,分为陕北、陕南、宝鸡、省会西安市),然后按照青少年类别来配额抽样,表1 普通青少年的有效问卷分布情况

┌────────┬────────────────┬───────────┐
│所属省内地区  │普通青少年类型         │有效问卷份数     │
├────────┼────────────────┼───────────┤
│陕北榆林市   │榆阳区的中学生         │30          │
│        ├────────────────┼───────────┤
│        │榆阳区的社区青年        │20          │
│        ├────────────────┼───────────┤
│        │米脂县职业学校的学生      │50          │
├────────┼────────────────┼───────────┤
│省会西安市   │西安市102中学(工读学校)的普通 │23          │
│        │学生              │           │
│        ├────────────────┼───────────┤
│        │西安中学的学生         │36          │
│        ├────────────────┼───────────┤
│        │西北政法大学的学生       │50          │
├────────┼────────────────┼───────────┤
│陕南商洛市洛南县│洛南中学的学生         │48          │
└────────┴────────────────┴───────────┘

  表2重点青少年的有效问卷分布情况

┌────────┬────────────────┬───────────┐
│所属省内地区  │普通青少年类型         │有效问卷份数     │
├────────┼────────────────┼───────────┤
│省会西安市   │陕西省劳教戒毒所戒毒青少年   │41          │
│        ├────────────────┼───────────┤
│        │陕西省劳教戒毒所劳教青少年   │49          │
│        ├────────────────┼───────────┤
│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人员(三分之二为│41          │
│        │戒毒人员,三分之一为劳教人员) │           │
│        ├────────────────┼───────────┤
│        │西安市102中学(工读学校)工读学 │27          │
│        │生               │           │
│        ├────────────────┼───────────┤
│        │陕西省少管所服刑人员      │98          │
├────────┼────────────────┼───────────┤
│陕南商洛市洛南县│洛南闲散青少年         │46          │
├────────┼────────────────┼───────────┤
│宝鸡市     │宝鸡市流浪儿童中心受救助的流浪儿│28          │
│        │童               │           │
│        ├────────────────┼───────────┤
│        │宝鸡市闲散青少年        │50          │
│        ├────────────────┼───────────┤
│        │宝鸡市留守儿童         │120          │
└────────┴────────────────┴───────────┘

  每一类中再随机抽样的抽样方法。问卷编码、数据录入和审核,剔除废卷后,共计有效问卷757份,其中普通青少年的问卷257份(表1),重点青少年的问卷500份(表2)。
  为了对课题所涉及到的问题有具体、直观、深刻的了解,补充问卷调查的局限,课题组2012年10月22至24日相继到西安市102中学(陕西省唯一的工读学校)、陕西省未成年犯管教所、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了实地调研。课题组专家和学校负责人、管教干部,以及西安市102中学三名同学、陕西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五名服刑青少年、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四名在教青少年进行了深度访谈。
  二、重点青少年接受社会教育的特点
  (一)对社会教育的认知与评价
  1.对社会教育机构及其职能的认知方面,普通青少年情况好于重点青少年
  绝大多数普通青少年对社会教育机构的情况有所了解。有45.7%的受访者对主要社会教育机构的名称“有点了解”。在对主要社会教育机构的职能认知方面,有32.0%选择“有点了解”,32.8%的人选择“一般”。而关于教育机构名称,重点青少年选择“有点不了解”和“非常不了解”的占到42.6%,高于普通青少年(21.9%)近一倍(图1)。关于教育机构的职能,重点青少年选择“有点不了解”和“非常不了解”的占到43.8%,高于普通青少年的28.1%(图2)。
  图1 陕西青少年了解主要教育机构名称的程度
  (图略)
  图2 陝西青少年了解主要教育机构职能的程度爬数据可耻
  (图略)
  对于政府主办的社会教育机构职能按重要程度排序上,“培训”职能和“管教、监管”职能被认为是最重要的两项职能。对于“培训”职能,普通青少年在排序时将其分别放在第一位(占27.3%)或第二位(占23.0%)。对于“管教和监管”职能,有22.3%的人认为是最重要的,18.8%的人则认为是次重要的。除了以上两项外,“宣传”、“咨询”、“服务”这几项职能在重要程度的排序上大都排位靠后,且在三、四、五位的排序上区别较小。重点青少年群体对此较之普通青少年差异不大:有28.8%的人将“培训”放在第一位,有23.2%的人将“管教、监管”放在第二位。
  2.重点青少年接受公办社会教育机构服务的比例偏低、频率不高
  据调查,有接近一半(48.4%)的普通青少年没有参加过任何社会教育机构的培训,这说明在该年龄段学校教育还是占主导地位。与普通青少年相比,重点青少年有更多的受访者(占61.0%)没有参加过任何培训。在接受过培训的重点青少年中,有24.2%自己掏钱参加培训。参加过共青团、工会、妇联提供的免费培训、政府组织的免费培训、单位或雇主组织的培训以及其他民间组织提供的免费培训的比例都非常低(图3)。
  图3 青少年fe受过社会教育机构的培训情况
  (图略)
  表3 青少年受教育程度和去青少年宫、图书馆的频率的相关性

┌──────────┬─────────────┬────────────┐
│          │普通青少年        │重点青少年       │
├──────────┼─────────────┼────────────┤
│          │去青少年宫的频率     │去图书馆的频率     │
├──────────┼─────────────┼────────────┤
│受教育程度     │0.155*          │0.130**         │
└──────────┴─────────────┴────────────┘

  (注:* p<.05,**p<.01其中*为在0.05显著性水平的显著相关,**为0.01显著性水平的显著相关,下同。)
  重点青少年对传统的公办社会教育机构场所利用较少。在对以图书馆(包括省、市、县区图书馆和社区图书室)、三馆(博物馆、文化馆、纪念馆)、一宫(青少年宫)为代表的传统公办社会教育机构场所的利用情况上看,各机构场所区别较大。其中,图书馆利用状况稍好,普通青少年只有23%的受访者从来不去图书馆,这一数字在三馆一宫方面分别达到了45.7%和79.7%。重点青少年对社会教育机构场所的利用情况较之普通青少年更少。有超过一半的人(53.0%)从来不去图书馆,远远超过了普通青少年的比例。在去三馆的频率上,有59.6%的重点青少年选择“从来不去”。在去图书馆频率上,普通青少年频率为一至两周和半个月至一个月(占21.5%)。
  课题组运用SPSS软件,对问卷中普通、重点青少年受教育程度和其利用公办社会教育机构的相关性进行了分析,发现普通青少年受教育程度和去青少年宫的频率,重点青少年受教育程度和去图书馆的频率均呈显著相关(表3)。
  (二)接受社会教育的需求
  在需要的社会教育种类方面,普通和重点青少年区别较大。虽然普通青少年在迫切需要的教育和培训意愿上不尽不同,但是集中于以下三项:提高个人文化和艺术修养方面(55.1%)、有关个人成才与发展的其他方面(47.3%)和人际关系、心理调适方面(38.3%)。重点青少年在接受培训的意愿上表现出不同的取向。较普通青少年,有更多的人认为自己迫切需要法律知识的培训,这大概和其接受过相关的处罚或教育矫治有关。而且,排在首位(占34.8%)的是迫切需要“人际关系、心理调适”方面的知识(图4)。
  (三)参加校外社会组织活动情况
  图4 青少年目前最迫切需要的教育或培训的类型
  (图略)
  图5 青少年近三年内参加过的校外社会组织的活动
  (图略)
  在参加社会实践方面,绝大多数(88.3%)的普通青少年希望参加社会实践。在所有受访者中,在校就读期间,61.3%参加过夏令营、各种社会服务、参观、表演、竞技等各种社会实践活动,有34.4%的人没参加过社会实践活动,有4.3%的受访者表示从未听说过社会实践活动。
  1.在参加校外社会组织活动方面,两类青少年有一定的区别
  普通青少年接触到的校外社会组织,排在前三位的是:不是学校组织的文体、休闲、学习等兴趣团体(占55.1%)、老乡会、同学会(53.1%)和社会公益慈善类组织(39.1%)。维权性质的组织(7.4%)、五大宗教(6.3%)、除五大宗教外的宗教团体(1.6%)、自发组织的帮派(2.3%)的活动均只有较少人参与。在闲暇时间主要选择的活动中,只有0.8%的普通青少年选择参加宗教活动,可见宗教组织对普通青少年的影响力较弱。
  与此相比,重点青少年接触到的校外社会组织,排在前三位的是:老乡会、同学会等(48.2%)、不是学校组织的文体、休闲、学习等兴趣团体(42.6%)、社会公益慈善类组织(26.8%)。同时,重点青少年参加“自发组织的帮派”的比例超过普通青少年近四倍,其参加维权性质的组织、五大宗教、除五大宗教以外的宗教团体的比例也都明显高于普通青少年(图5)。
  2.在青少年闲睱时间活动方面,两类青少年有共性但也有较大差别
  普通青少年的休闲活动集中于听音乐、看电影、电视和上网三项,选择比例分别为56.3%、51.6%、42.2%,而选择去图书馆、文化馆、博物馆、纪念馆的比例只占5.9%。普通青少年釆取缓解压力的活动,排在前三位的是:听音乐(58.6%)、找朋友倾诉(47.3%)、看电影或电视(33.6%)。对于心理咨询机构,普通青少年并不十分信任,有40.6%的人表示听说过心理咨询机构,但是不想去也没去过。
  重点青少年休闲活动整体情况与普通青少年类似,主要集中于听音乐(占51.0%),看电影、电视和上网。“上网”上升至第二位这一现象应与音乐播放设备的普及和手机功能的升级有关。值得注意的是,其余选项较之普通青少年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显示其闲暇时间活动更趋多样化。例如,金钱消费类休闲活动较普通青少年比例上升。“打牌或麻将”较普通青少年的3.1%上升至10.0%,“歌厅、舞厅、酒吧”较普通青少年的3.1%上升至13.6%,“喝酒或下饭馆”较普通青少年的2.7%上升至9.8%。
  在心理压力疏导方面,重点青少年排在前三位的是:“听音乐”(58.8%)、“找朋友倾诉”(31.4%)和“上网浏览或聊天”(30.8%)。对于心理咨询机构,重点青少年也兴趣不大,有31.6%的人选择了“没听说过”,还有37.2%的人表示虽然听说过心理咨询机构,但是不想去也没去过。当感到与他人沟通、交往困难时,重点青少年有60.0%的人认为主要原因在自己。值得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33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