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副标题】 基于北京市和广东省的实证分析【作者】 王正志袁祥飞
【作者单位】 高文律师事务所;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知识产权;经济增长;知识产权评估指数
【英文关键词】 intellectual property; economy growth; assessment index intellectual property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12
【页码】 60
【摘要】

在当前中国经济升级转型的大背景下,研究知识产权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具有现实意义。以北京市和广东省为研究对象,首先从经济增长理论出发,对知识产权作用于经济增长内在机制的相关文献进行了详细梳理和评述,确定了研究方法、研究模型和指标体系,并进行了历史数据搜集。然后利用数理研究模型计算出2001年?2012年间北京市和广东省知识产权对经济增长贡献度,再对研究结果进行了进一步分析,最终给出了相关政策建议。

【英文摘要】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in China, there is practical significance in study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economy growth. This article is based on economy growth theory, processes and reviews the revelant documents of the internal mechanism of the contribu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to economy growth, determines the study methods, the study model and index system, and collects the historical data. Then, this article calculates the contribution degree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to economy growth in Beijing and Guangdong and makes some suggestions by analyzing the research resul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973    
  一、引言
  经济增长一直是各国政府、企业和经济学家所关注的问题。人们最早聚焦于单纯的劳动、资本、土地等要素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们认识的不断深化,知识产权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进入了学者们的视野,并逐渐取得重要的地位。
  在现实经济社会中,知识产权对经济增长的巨大作用已经被世界各国所公认。以美国为代表的多国都制定了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并从实体经济中获得了竞争优势。苹果、谷歌等轻资产公司如今凭借知识产权方面的巨大优势,已经步入世界上规模最大公司的行列,取得了超额利润,而为之代工的富士康等传统生产企业所获得的利润却微乎其微。
  虽然知识产权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与贡献已被不少学者进行过理论分析和研究,然而中国各省份经济范畴内的知识产权对经济增长问题仍然值得进一步探究。本文拟选用北京市和广东省2001年~2012年的数据,研究当地知识产权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二、文献回顾
  从古典经济增长理论到新古典经济模型,再到内生经济增长模型,一个显然的趋势是,愈发重视知识(技术自然是知识的一种形态,同时所谓人力资本的概念也可以认为是知识的一种形态)的作用,因为在资本、劳动和土地等投入要素都存在边际收益递减的理论假设下,只有知识才能提供长期的经济增长来源。
  在古典政治经济学中,斯密[1]最早指出,一个国家经济增长主要源于分工、资本积累和技术进步。马尔萨斯[2]则提出了著名的“马尔萨斯陷阱”,认为一个国家人均收入是有限度的,也就是所谓的均衡水平,一旦该国家的人均收入超过该均衡水平,那么生育率就会上升,而死亡率会下降,最终会使人均收入重新拉回到均衡水平。***图[3]则指出,土地、资本和劳动产出等经济增长要素的边际报酬是递减的,所以经济增长不会是长久的,最终将停止。显然,马尔萨斯和***图在没有引入知识变量的前提下,都认为传统生产要素无法一直支撑经济长期增长。
  在新古典经济学家的研究中,马歇尔[4]认为,企业的外部经济与内部经济会带来经济增长。熊彼特[5]则强调“创新”的重要性,生产要素与生产条件产生的“新的组合”(新产品、新技术、新市场、新原材料的供应以及新的企业组织),即所谓的“创造性破坏”过程,是经济增长的动力。
  现代经济学的增长理论是建立在哈罗德[6]和多马[7]经济模型的基础上的,根据这一模型,决定国家经济增长的要素有两个:一个是储蓄率,一个是资本一产出比率。斯旺[8]和索洛[9]改进了哈罗德和多马模型,并各自独立建立了新的经济增长理论模型,后被合称为:索洛和斯旺模型(新古典经济模型)。在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中,长期持续的经济增长只能来自于技术进步。
  20世纪80年代后期,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开始蓬勃发展。内生经济增长理论非常强调知识和技术在长期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在现实经济社会中,知识产权对于经济增长的巨大作用已经被世界各国所公认。以美国为代表的多国都制定了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并从实体经济中获得了竞争优势。
  根据我们对国内外研究文献的总结,以及多年来对知识产权理论和经验的研究,知识产权概念本身有四个方面能够对经济增长起到重要的作用:即知识产权产出水平、知识产权的流动或者称为转移能力、知识产权的保护制度以及创造知识产权的能力,我们称之为:知识产权创造潜力。
  (一)知识产权产出水平对经济增长的作用
  知识本身是一个难以计量的难题。知识产权作为一种产权制度安排,则相对清晰,且有一些显性指标可以测量和管理。在全球企业的日常经营中,我们发现,新产品是承载知识产权的一个重要载体,而且理论界就新产品对经济增长的研究,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
  在已有的涉及新产品与内生经济增长问题的文献中,一般将新产品划分为两类(这也符合经济生活的实际),即最终消费品和作为生产要素投入的中间产品。按照创新程度不同,又可以分为全新产品和质量改进产品,代表性经济学家主要有:Romer、Young、Helpman、RiverBatiz、Goodfriend、McDermott等。这些研究者都认同厂商研发新产品主要来自于研究与开发(R&D)活动,通过R&D的投入,来实现个体利益最大化,从而从微观层面来推动经济增长。
  在国内,陈军才[10]、赵莉[11]、陈春晖、曾德明、朱丹[12]等人在模型方面都进行了一定的研究。罗爱静、陈荃[13]等人从知识产权对区域经济发展的作用进行了相应研究。
  (二)知识产权流动对经济增长的作用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无形资产,具有显著的外部性。与其他固定资产和投资要素不同,“知识产权具有溢出效应,某个企业的成果能够给产业内其他企业带来借鉴,从而可以带动整个产业的知识产权水平,最终实现产业生产率的提升。经济由此增长。”[14]
  “许多经验研究表明,R&D存在着很强的外部性,可以用来很好地解释长期的经济增长。例如Nadiri (1993)的研究表明,R&D活动所存在的外部性几乎可以解释50%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15]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知识产权交易活动的活跃显然可以表明一个地区知识和技术创新和学习的速度,从而能够充分发挥知识产权的作用,并促进R&D等知识产权的研发。
  (三)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对经济增长的作用
  与前两个方面不同,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对于经济增长的研究观点相对多元化。简而言之,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核心在于激励创新与知识壁垒之间的微妙平衡。
  1.知识产权制度激励了技术创新的积极性
  由模仿而扩散知识的福利效果自古以来一直被认定无害,是社会想要的。但是自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之后,人类意识到抄袭、模仿对创作、创新的不利影响。Pigou[16]、Arrow[17]和Usher[18]在这方面都做了大量研究。
  周寄中、侯亮、赵远亮[19]强调,“技术创新需要知识产权法给予保护,否则会打击、侵害创新者的积极性。” Stiglitz[20]认为,“发明专利所有权的垄断是一种必要的手段和社会代价。”14*161718*202122**25
  2.一国经济发展水平越髙,知识产权保护愈有利于经济增长
  Thompson, Rushing[21]的实证研究结果表明,专利保护对于没有达到一定经济发展水平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不能促进其经济增长。相反,对于经济发达国家来说,专利保护可以有效地促进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帕克[22]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结论。国内学者姚玲[23]、吴凯、蔡虹、蒋仁爱[24]也利用国内数据和经验案例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
  (四)知识产权创造潜力的重要性
  Barney[25]认为,专利权本身并不能直接产生竞争优势,更重要的是产生这种专利权的创新能力和管理,这才是其他企业无法模仿的核心优势。而在竞争市场上,模仿难易程度决定竞争优势的可持续性。基于此,我们将知识产权创新潜力作为一项重要的考察指标,来评价区域内知识产权持续创造能力。
  三、变量及模型
  本文主要探讨知识产权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关于计量模型的选择,我们采用国际上较为成熟的以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为基础,经过适当扩展形成本文研究函数。
  公式1 LnY=LnA+αLnK+βLnL+γLnIP
  其中,Y代表经济产出;
  A代表常数;
  L代表劳动投入;
  K代表资本投入;
  IP代表知识产权。
  (一)解释变量及具体指标
  1.劳动投入选用常住人口数量
  2.资本投入选用全社会固定资本投入额
  3.知识产权评估指数
  根据文献回顾及本文分析,知识产权评估指数由以下具体指标计算而成:
  知识产权评估指数=知识产权保护指数*知识产权创造指数
  (1)知识产权保护强度系数
  在知识产权保护强度指标的构建方面,我们采用韩玉雄[26]的方法。该方法是以Park和Ginarte 的知识产权保护强度指标为基础扩展和改善而来。设PG (t)表示t时刻法律规定的保护水平(根据Ginarte和Park方法计算),L (t)表示一个国家在t时刻的执法力度,那么,修正后的实际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IPP (t)可表示为:
  公式2 IPP(t)=L(t)*PG(t)
  在具体衡量执法强度指标上,采用了4个方面的指标:一是社会的法制化程度及其度量:律师比例;二是法律体系的完备程度:以100年为时间期限;三是经济发展水平及其度量:人均GDP;四是国际社会的监督:是否加入 WTO。
  (2)知识产权创造指数如前所述,评估知识产权创造指数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知识产权产出水平、知识产权流动水平、知识产权创造潜力。其中,知识产权产出水平,使用国内发明专利申请累计授权量和商标核准累计量来评估;知识产权流动水平,使用技术市场成交额来评估;知识产权创造潜力,使用科技活动人员数量和R&D人员经费支出来评估(见表1)。
  表1知识产权创造指数的构建

┌──────────┬────────────┬─────────────┐
│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
├──────────┼────────────┼─────────────┤
│知识产权创造指数  │知识产权产出水平    │国内发明专利申请累计授权量│
│          │            ├─────────────┤
│          │            │商标核准累计量      │
│          ├────────────┼─────────────┤
│          │知识产权流动水平    │技术市场成交额      │
│          ├────────────┼─────────────┤
│          │知识产权创造潜力    │科技活动人员数量     │
│          │            ├─────────────┤
│          │            │R&D人员经费支出      │
└──────────┴────────────┴─────────────┘
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表1中的5项二级指标的计算采取等权重方式,并使用阀值法对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知识产权评估指数由知识产权保护指数乘以知识产权创造指数而来,最终结果如表2所示。
  表22001年~2012年北京市和广东省知识产权评估指数

┌────────────┬────────────┬────────────┐
│年份          │北京市         │广东省         │
├────────────┼────────────┼────────────┤
│20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97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